第三百五十三章 做戏 - 极品家丁

第三百五十三章 做戏

. 论起交往,安姐姐与林晚荣真正接触的时间并不多,在微山湖上那种半敌对半友情的时光,算是他们共同拥有的一段最温馨的日子,其他时候则是聚少离多,就连被大小姐撞见的最为暧昧的那一次,也是安姐姐故意使了手段挑逗,还不及昨夜的情感来的真实。这个特立独行的女子给林晚荣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她敏感、骄傲而又孤独,外人只看到她妩媚放荡的一面,却没几个人能读懂她心里的寂寞和孤独。 妈的,老子是精虫上脑了,关键时候犯糊涂,教训啊教训,林晚荣懊恼的拍了拍脑袋。 恋恋不舍的出门来,他忽然想起一事,安姐姐只说苗寨苗寨,我连苗寨在哪里都不知道,到时候到哪里去找她?是四川、贵州还是云南?他想了一想,唯有摇头苦笑,管他呢,挨个找去,我就不相信找不到她。 从房里出来的时候,诚王早已在厅中端坐等着他了:“林大人,昨夜感觉如何啊?” 感觉个屁,要不是你这老小子逼安姐姐,安姐姐能离开我么?他心里不爽之极,对这诚王愈发的鄙视,嘿嘿笑道:“还好吧。只是今早起来,这位小姐怎么不见了?王爷,你知道她住在哪里吗?我想去寻寻她。” 诚王哈哈大笑道:“林大人果然是多情种子,本王佩服。但这位小姐天性高傲圣洁,处处与人不同,对自己看中眼的男子也只愿一宿相待,一宿缘尽,便自己离去了。她是自由之身,本王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林晚荣轻轻的哦了一声,叹道:“可惜了,可惜了。”他可不能向诚王问起苗寨的事情。那样只会害了安姐姐和她的族人。 诚王走到他身边,拍着他肩膀道:“林大人,能与如此天仙般的人儿有一宿之欢,该当知足了。要知道天下有无数的男人,千金散尽,就只为见她一面呢。” 这个倒是,以安姐姐艳绝天下的容貌,肯定是无数人心中的偶像,想见她的人估计从京城排到金陵还得绕两圈。 “既是这样,那我就谢谢王爷的盛情款待。林三告辞了。”林晚荣抱拳道。 诚王眼神急闪,这人脸皮确实够厚的,想当什么事都没发生,吃完了不擦嘴就想溜?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他哈哈笑了几声,拉住林三道:“慢来,慢来,本王还有事情与林大人你协商。” “与我协商?”林晚荣奇道:“王爷,你贵为龙子龙孙,富可敌国,有什么事情我可以帮的上忙的?老王爷实在太客气了。” 诚王微微一笑:“林大人,你知道昨夜那位小姐的真实身份么?” “不知。”林晚荣装糊涂道:“王爷莫非知道?快请告诉我。” 诚王缓缓跺了两步。笑了一笑:“算是知道一点吧。林大人,听说你在山东曾经帮助徐渭剿杀过白莲教,还亲手轰杀了白莲圣母,夺下了济宁城,皇上因此格外的看重你,有这回事吗?” “有的。”林晚荣老老实实答道:“昔日小弟在徐大人军中做参谋将军,曾率兵攻打过白莲。” 诚王眯眼一笑:“这样说来,林大人可以说是因白莲教而发家,本王说的对吗?” 见林晚荣点头,诚王感慨一叹:“林大人啊,你现在圣眷正隆,正是如日中天,只是这白莲教与你有解不开的宿怨,真可谓成也白莲,败也白莲。” “王爷,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林晚荣睁大了无辜的眼睛,望着他不解道。 诚王摇头苦笑:“这事说起来,也是本王疏忽。昨夜与你共度良宵的这位小姐,实际是本王在山东所识,当时并不知她真实身份,我也派了人一直在调查,直到今晨方有结果反馈回来。没想到她竟是----” “竟是什么----”林大人一副惶恐模样:“王爷,莫非她是白莲----” “唉,她竟然是白莲余孽,林大人,是本王害了你啊。”诚王眼神闪烁,一抱拳诚恳说道。 林大人面如死灰,一屁股瘫坐在了椅子上,口中喃喃道:“白莲余孽,白莲余孽,她竟然是白莲教的人。完了,完了,怎么会这样?” 诚王神秘一笑:“林大人,你本是靠剿杀白莲而起家,如今却又同白莲余孽搅在一起,若这事传到皇上耳朵里,唉,不说你的锦绣前程,能保住脑袋就算不错了。可惜了,可惜了你这么一个英雄人物啊。” “王爷,这可如何是好?你要为我作证,我不是故意的啊,我根本就不知道她是白莲余孽。”林大人脸色煞白,匆忙拉住诚王的手说道。 “你以为皇上会相信你吗?为帝王者,只能相信自己。”诚王冷冷一笑:“林大人,你入朝时间尚短,不知朝中险恶。你年少便蒙圣宠,看似光芒万丈,实则危机四伏。有多少人在嫉妒你,有多少人想要扳倒你,你知道吗?不说别的,就说那新科状元郎苏慕白,在你出现之前,他最得皇上崇信,可你来了之后,一切都变了,这一起一落,让他如何承受。偏你在这个时候出了这样的岔子,若他得知了这个天大的消息,那会怎么样?” 林大人面色发白,双目无神,额头汗珠滚滚,一副被打懵了的样子。诚王对这效果甚是满意,缓缓行到他身边,拍拍他肩膀,脸上露出一个和蔼的微笑道:“其实,事情并没有那么糟糕的。此事出在本王府上,只要本王不说,别人怎么会知道呢?林大人,你说是不是?” “是,是!”林大人急忙点头,眼中闪过一丝戏谑:“王爷,这件事你一定不能说出去啊,要不然我的小命就完蛋了。” “那是自然。”诚王爽朗一笑:“你是本王看中的人才,怎能就如此轻易的让你被陷害呢。林大人,我听说徐渭对你很不错,还将你推荐给了上将军李泰,是不是有这回事?” 来了来了,终于说到正题了,林晚荣心里暗笑,诚王昔年败给看似软弱无能的老皇帝,外人皆替他鸣不平,可有谁知道老皇帝做了多少事才顺利上位?那才是真正的心机!老皇帝心思之深沉举世无双,手段更是无所不用,单说安姐姐与自己的关系,唯有寥寥几个人知道,且都是亲近之人,老皇帝却能查证地一清二楚,这一点上,诚王就远远不如他。 “这个,好像是有这么回事情。”林晚荣点头道:“李老将军数次邀请我到他帐中帮忙,可是我一直忙于其他的事,就婉拒了。” “林大人啊,不是本王说你,参军辅佐李泰,如此的差事有多少人争都争不来,你怎能拒绝呢?李老将军年事已高,眼下又要远征突厥,保不准在阵上会出个什么事,凭你在皇上心中的地位,凭借徐渭和李泰对你的看重,只要你运用得当了,三军统帅轮到你头上,那也说不定啊。”诚王面带浅笑,似是有心,又似是无意说道,却是字字珠玑,振聋发聩。 三军统帅?!诚王让我做三军统帅?!林晚荣吓了一大跳,瞬间明白了诚王的心思,这老小子是要通过我掌控军权啊。他说保不准李泰会在阵上出什么事,难道是在暗示什么?若李泰出了事,大华就塌下了半边天,谁能有李泰的威望和经历服众?谁又有本事来领兵对抗突厥铁骑?越想越是后怕,这一次不用演戏,身上的冷汗已经嗖嗖的往外冒了。 “王爷说的话,林三不太明白。”他打了个哈哈装糊涂道。 诚王微微一笑:“林大人过谦了,凭你的聪明才智,任何事情都是一点就透,本王就不多说了。你回去好好考虑考虑,想好了就给本王带个话,本王一定会全力支持你的。” 支持我做三军大元帅?还别说,有老皇帝的信任,再加上诚王的暗中使劲,做个大元帅还真有可能。但林晚荣自家知道自家事,他在军中虽有些威望,却不能与李老将军百年功业相比,兵法战术更是不能相提并论。为了大华百姓,为了军中兄弟,这统帅还是老李来干为好,何况带兵打仗这么辛苦的事,不太适合林大人这种享受族。 诚王见他思考,眼中露出一丝满意之色,略略点头道:“林大人好好想想吧,不急的。”他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端起茶杯轻轻喝了一口。 林晚荣心中大乐,你这老小子话说了一半就要送客了,也好,我就叫你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最好把你一锅端了,为安姐姐出口恶气,以后安姐姐和她的苗寨,由我林三林大人照顾,保他万年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