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四章 真正的英雄 - 极品家丁

第三百五十四章 真正的英雄

. 出了王府大门,回首望去,只见朱红大门上“诚王府”三个金色大字熠熠生辉。他对王府绝无留恋,只是与安姐姐的那段记忆,却无法抹去。想想昨夜安姐姐温柔的泪水,安碧如那妩媚却又带着黯然心碎的眼神便在自己眼前浮起,他啊的大叫了一声,心里越发堵的慌----苗寨,苗寨到底在哪里啊?! 细想安姐姐与诚王周旋二十年,却能坚守清白,这份操守何其难得。从前她有白莲教在手中,有与诚王对话的资本,诚王不敢过分相逼。可如今白莲教被自己所灭,安姐姐手中无了凭借,再也没有与诚王讨价还价的资本,才会被诚王以她族人安危相威胁,说来,也算是自己连累了她,这帐真是越算越糊涂。 想起安碧如,他便想起了仙儿,这丫头做了霓裳公主就一直悄无声息,连老公都不要了么?她与安姐姐是师徒,关系无比亲密,安姐姐要回苗寨,一定会跟她辞别,她一定知道苗寨在哪里。 想到这里,他心里顿时升起一丝的振奋,拔腿便往皇宫跑去。诚王的府宅与皇宫遥遥相对,到了护城河前却看见徐渭从宫中出来。 “老徐,老徐,皇上在不在?”他气喘吁吁的赶过去,大声喊道,事急从权,也不玩虚的了,直接叫老徐得了,亲切! “是林小兄啊。”徐渭笑着道:“你怎么在这里?昨日听芷儿说,皇上赐你的宅子,正巧与蜗居为邻,老朽高兴了一宿。跑到你府中,却没见着人,只见到巧巧姑娘。她与芷儿两个忙上忙下,把你的宅子打扮的焕然一新,你去看过没有?” 这老徐怎么废话这么多呢,林晚荣拉住他焦急道:“我说徐老哥啊,你就别说些没用的了,皇上在不在,我想进宫去见霓裳公主。” 徐渭摇摇头:“林小兄,你来的真不巧,皇上今日去相国寺上香去了。本来说是昨日去的,可后来又折返回来了。” 昨天他在我宅子里教训我,当然不能去了,听闻皇帝不在宫中。林晚荣顿时满心的失望,要进皇宫内院还要皇帝示谕,麻烦之极。要什么时候皇宫内院是我家开的就好了。 徐渭听闻他要见霓裳公主,以为他还在考虑那日招亲的事,便拍拍他肩膀道:“林小兄,功败垂成固然可惜,但若是强求那就更为不美了。你与霓裳公主若有缘分,早晚会再相见的。” 林晚荣哭笑不得,强求个屁啊。我和仙儿在安姐姐面前三拜九叩行了正礼,她是我真金白银、货真价实的老婆,怎么老公要见老婆,还要向老丈人打报告,娶个公主真是麻烦啊! 其实,就算现在找到了仙儿,恐怕也于事无补,安姐姐诚心要避开自己,昨夜使了手段让自己昏睡。此时定然已经离去多时,想要追赶也来不及了。他苦笑着摇摇头,对安碧如执拗而又坚定的个性有了更深刻的了解。安碧如出身苗女,公认的身份卑贱,却偏偏出落的国色天香,敏感和骄傲让她的心像水晶一般容易破碎,自己昨夜真是犯了一个愚蠢的不能再愚蠢的错误。 苗寨!!!一定要去苗寨!!!一定要把安姐姐抢回来!!懊悔已是无用,不如多付诸实际行动。泡妞大如天,反正老子有的是时间。他心中的信念越发坚定,心情豁然开朗起来,想到有朝一日安姐姐重新见到自己的惊诧与欣喜,他仿佛已看到了那狐媚子飞一般的奔向自己怀里的情形,忍不住眼泛亮光,嘴里嘿嘿几声,脸上浮起一丝习惯性的贱笑。 徐渭看的眼发呆,这林小兄到底在想什么啊,怎么眼中有泪花,笑得却又说不出的下作淫荡,奇人,真乃奇人也! “徐先生,李泰老将军的大军什么时候出发?”放开了心怀,心情轻松了许多,想起今晨诚王对自己说过的话,林晚荣心系李泰安危,便开口问道。 “粮草饷银还未准备完毕,从各地调集粮食过来,大概还需要月余的时间。小兄怎么突然问起这事了?”徐渭奇怪问道。 “我担心有人要对李老将军行不轨,你叫他一定要加强戒备。不仅要提防突厥人,还要提防内鬼。”林晚荣眉头深皱,正色说道。诚王说的模模糊糊,背地里的手段肯定不会对他言明,几无防范之法,唯有让李泰加强戒备了。 徐渭点头笑道:“这个是自然。李老将军乃是我大华顶梁柱,是军中的定海神针,早已成为胡人的眼中钉。针对他的行刺,从来就没有停止过,这些年来,我们都习以为常了。林小兄,此事你为何不亲自去对李老将军言明,他现在与你也是邻居了。” “我的邻居?”林晚荣大吃一惊,旋即想起昨天看到自己两边的府宅,一边姓徐,另一边姓李,原来那里就是李泰的宅子了。徐渭和李泰一文一武,乃是国之肱股,是大华的两根擎天大柱,老皇帝赐给自己的宅子恰好就在这二位重臣之间,看来的确是大有深意。 “可不就是邻居么?我徐家和李家人丁都嫌单薄,唯有你夫人多,以后定然多子多孙,热闹之极,咱们可要多走动走动。”徐渭笑着说道。 “多子多孙?呈您吉言了。”林晚荣嘻嘻笑着一抱拳:“我也祝您老树开新花,让苏姐姐早日做娘亲。” 徐渭老脸一红,却忍不住开怀大笑起来,老来得子乃是人生之福,能够充分证明一个老男人的各方面能力,林三这小子每次说话都让人听着舒服。 辞别了徐渭,又到新宅子里面看了看,却见里面窗明几亮,一尘不染,打扫的极为干净,但巧巧却不在宅里,想来应该是和大小姐、萧夫人她们在一起。往萧家分号赶的时候,却见一匹快马匆匆赶到,李圣从马上跳下来道:“林将军,可找着你了。” 林晚荣眼中一亮,笑着道:“李大哥,是不是有好消息?” 李圣点头道:“不负将军所托,您要的那法克炮,我们拼拼凑凑,已经做好了。”说到法克炮,李圣强忍住了笑,通过林将军的解释,他们早已明白了法克的意思,用林将军的话来说,法克就是欢好----狠狠的欢好! 不提这事还好,李圣一提起,林晚荣顿时想起昨夜与赵康宁离的近时闻到他身上的烟草味道,按照禄东赞所说,这“辣鼻草”唯有突厥才有,那是不是意味着----李圣他们动作够快的,昨天才吩咐下去的事情,今天就办好了,看来神机营巧手之人的确不少,用好了神机营,在战场上将是一个大大的臂助,林晚荣对这一点深有所感:“李大哥,你派两个信得过的兄弟,将法克炮送到城外隐蔽好。妈的,就这么个打不响的破玩意儿,我还得把它当宝贝糊弄人。” 李圣哈哈大笑,听林将军说话就是爽快,林晚荣挥挥手道:“还有一件事,你和胡大哥什么时候有空,过来看看那汗血宝马,看看能不能和大华的马种相配,生出些小汗血马来。这件事要是做好了,咱们大华骑兵骑上了好马,那战力肯定会再上一个台阶。当然,要是配不了种,我就自己留着骑了。” 李圣先前还在大笑,听到这里,却是肃然起敬。谁说林将军游戏人间,就凭这两句话,他就是一个真正的英雄。试想汗血宝马如何宝贵,别人都是像金子一样的珍藏起来,唯有他大手一挥,将汗血宝马割舍出去,这精神这气魄,有几人能比? “我代表骑营兄弟,谢过将军了。”李圣深深一躬,竖起大拇指:“林将军,你是个真正的好汉。” “好汉谈不上,有时候做点傻事倒是真的。”林晚荣淡淡一笑,话里的意思只有他自己明白。 一路走走谈谈,与李圣约定了法克炮在城外的隐蔽地点,到时候让禄东赞他们直接过去就是了,估计这些突厥人还没开过大炮呢。给他们十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当众放炮,只要不试炮,凭李圣他们的手艺,糊弄几个胡人绰绰有余,林晚荣对自己手下的弟兄有充分的信心。 悠悠晃晃,回到萧家分号的时候,天色已经近午了,还没走近,便看见巧巧站在门口东张西望,似乎正在寻找什么。 “小宝贝,这么热情的出来迎接老公么?”林晚荣腆笑着迎上前去道。 巧巧小脸一红,急忙拉住他手:“大哥,你可回来了,有位小姐在店里,从昨夜等到现在,说是不见到你,绝不离开。八个时辰水米未进,都快昏倒过去了。” ************* 看到大家为安姐姐鸣不平,俺很欣慰,写这么个人物出来,就是要让大家记住她,心疼她,要让三哥珍惜她。嘿嘿,不要着急,俺从不拆人姻缘!! 另外,今晚和明天,书评区都会有精楼,兄弟们投完票后进来领精,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