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五章 男朋友 - 极品家丁

第三百五十五章 男朋友

. 一位小姐?不吃饭不睡觉的等我七八个时辰?这是哪家的小姐害了相思病啊,林大人心里疑惑,就听一个女子虚弱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响起:“大,大人,您终于回来了。” 林晚荣抬头一看,就见一个女子皮肤滑腻如凝脂,呆呆望着自己,脸色苍白,接着就软绵绵的倒下去了。 巧巧眼疾手快,急忙扶住她身子,娇身唤道:“徐小姐,徐小姐,你怎么了?” 林晚荣热情的挽起袖子:“巧巧,别慌,徐小姐这是过于担忧和劳累,加之饥饿乏溃,这才失了力道。我力气大,就让我抱她进去吧。” 巧巧乖巧的嗯了一声,便要将徐小姐递到他怀里,徐小姐自巧巧怀里抬起头,虚弱而又坚定的道:“不用了,不用劳烦大人您了,长今自己可以走动。”她站稳身子走了两步,摇摇晃晃之中腿一软便又要摔倒,巧巧站在她身边扶住了她。 徐长今还真是个倔脾气啊,林大人悻悻的笑了笑,便让巧巧扶她进门。进来店中,却见桌上放着一个杯盏,里面盛着早已冰冷的茶水,巧巧解释道:“大哥,徐小姐昨日来找你,便一直静坐在此,滴水未沾,颗米未进,她说便要这样一直等着你回来。” 巧巧说着,就要扶徐长今坐下,长今却坚定的摇摇头,执拗的看着林晚荣,眼神似是责问又似是伤心。 林晚荣摇头一叹:“长今小姐,你这是何苦呢?有什么事情也不能跟自己的身体过不去吧,你这个样子,叫我心里不好受啊。” 徐长今不苟言笑的望着他:“大人真的会难受吗?如果真有这种感觉,那也是对大人您失信于人的惩罚。长今就是要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对大人您进行惩罚,让大人您感到羞愧。让您不再做一个失信的人。” 见过强悍的,没见过这么强悍的!林大人咧开嘴想要笑,但看见徐长今严肃的不能再严肃的脸色,便又把大笑憋了回去。这徐长今的逻辑够奇怪,你受罪来让我感到愧疚?你又不是我老婆!这丫头一本正经,大概以为天下的人都是她想像中那样正直无私。果然不愧为大长今,有性格! “徐小姐,我何时失信于人了?”看着徐长今清澈的眼神、无私的脸色,林大人有种错觉,若再多看她几眼。他自己都会以为自己是十恶不赦的罪犯了。 见林大人犯了错却还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徐长今睁大了美丽的眼睛,轻声道:“您连自己如何失信都不知道?大人。做人可不能这样。您前日答应了我家王子,去镜湖赴宴,昨夜王子派我来请您,您却一夜未归,这难道不是失信吗?大人。您怎么是这样的人?我,我----” 她说的太急,心思又激动,身体摇晃了几下便有倒下去的倾向。巧巧挺同情这个刚正又执拗的女子,急忙扶她坐在椅子上:“徐小姐,你不要着急,坐下慢慢说。大哥是真正的男子汉,一诺千金,绝不是你说的那种人。” 这丫头身体这么虚弱,可别搞出人命来,林晚荣苦笑道:“徐小姐,我什么时候答应你们的邀请了?”三方同时邀请。诚王和突厥的重要性远大于高丽,林晚荣自然要先去那两家了,何况他根本就没答应过徐长今要去赴宴,昨夜又碰上安姐姐离去这样的事情,哪里还有心思去镜湖陪李承载游玩? 徐长今摇摇头,一本正经道:“我邀请您之时,您未表示过拒绝,那自然是应允了。可我昨夜来请您之时,您家里人说您已经出去了,大人,答应了的事情怎么可以不做到?” 不拒绝就表示应允?这丫头的逻辑果然够牛逼,林晚荣嘿嘿一笑:“徐小姐,我要亲你一下,你没意见吧?” “你----”徐长今脸上一红,望着他正色道:“大人,您怎么可以说出这样的话?” 林大人嘻嘻一笑:“你没有拒绝,那就表示应允了。我要亲了----巧巧宝贝,接下来会有少儿不宜的情节,你转过头去一徐小姐,你准备好了吗?” 巧巧噗嗤一笑,果然依言转过头去,徐长今急忙道:“大人,这两件事情怎么可以相提并论,我是可以直接拒绝您的,可是我怕伤了您的自尊。” “然也。”林大人一拍巴掌,呵呵笑道:“徐小姐真是说出了我的心里话,我和你一样,当时没有明确拒绝你,也是因为怕伤了你的自尊。哎呀,徐小姐总算明白我的苦心了。巧巧宝贝,快去厨房给徐小姐弄点好吃的,什么莲子粥当归人参燕窝藏红花,赶好的拿!唉,一天一夜不吃饭,想想我就心疼,可怜的孩子。” “大哥,藏红花也要吗?”巧巧疑惑问道,大哥最会胡说八道了,瞧把人家徐小姐给逼的。 “来点吧,女人熬夜,多多少少总要少点什么的。”林晚荣笑道:“徐小姐是高丽王室最负盛名的医女生,用法她清楚,唉,我考虑真的很周全。” 林大人思维跳跃极快,徐长今虽然自负聪明,却也跟不上他的节奏,见了林大人眉飞色舞的样子,她忍不住开口一叹:“其实大人不说,长今也知道,我高丽国势赢弱,于大华而言,便如九牛之一毛,大人不愿意搭理我高丽,也是情有可原。” 林大人懒洋洋的坐下,打了个呵欠道:“徐小姐,赴宴的事情咱们说清楚了,其中是个误会,你们的心意我领了,这宴会倒也不必了。” “大人----”徐长今刚要说话,却听林大人嘻嘻笑着道:“徐宫女,我问你个私人问题。你可以不回答,我不逼你----不过你不回答,我也不敢保证会回答你的问题。怎么样,我很公平吧!” 徐长今微微一叹,她自负才华智慧皆高人一等,唯独在这位林大人面前,什么小聪明都被他击得七零八落,这人的心思,如济州岛的海水般深沉,让人琢磨不透:“大人想问什么,长今一定如实相告。” 林晚荣点点头,笑道:“长今,你在高丽一定是第一美女了?” 徐长今摇摇头道:“容貌不是女人的唯一,内在才是决定一个女人人生的最重要的因素。美丽与丑陋,在于心灵,而不在于容貌。” 这丫头适合去干思想政治工作,林大人嘿嘿一笑。根据徐小姐推崇的‘未否认即为肯定’的原则,再看她水灵灵晶莹剔透的肌肤,说她不是高丽第一美女,那简直没有天理了。林大人笑道:“你是第一就大方承认了嘛,说什么心灵与外貌,太肤浅了!若真要以心灵美而论,本大人就是世界第一的美男子了----长今啊,你有男朋友了吗?” “什么叫做男朋友?”徐长今不解问道。 “哦,就是像我这样英俊潇洒,像我这样聪明,能和你说话的男性朋友!有没有?”林大人正色说道。 徐长今微微摇头:“什么又英俊又聪明,大人真会开玩笑----不过长今很喜欢和大人说话,若这就是男朋友的话,那大人您就是我男朋友了。” 唉,这怎么好意思呢,要做大长今的男朋友,我还没做好准备呢。林大人骚骚一笑。调戏大长今,实在是人生中一大快事。 “大人----”徐长今见林大人不发问了,便想起赴宴之事,正要继续开口,巧巧端着一碗香浓可口的莲子粥进来了:“大哥,莲子粥好了。徐小姐,趁热吃吧,我在里面加了人参,大补呢。” “不必了,大人。”徐长今坚决道:“王子派遣的事情未办完,长今绝不进食。大人,请您听我说----” “说,说,说什么说?”方才还温言细语的林大人脸色一变,神色一片肃穆:“徐小姐,我不听,你就不吃,是不是?” 徐长今点点头,林大人哼了一声道:“那好极了,你不吃,本大人就不听。咱们就这么耗着,看是你性子倔,还是我个性强。巧巧宝贝,大街上有唱戏的,咱们出去遛遛去。” 巧巧急忙拉住长今地手道:“徐小姐,你就听大哥的话,先把这粥吃了吧。” 徐长今性子却比想像中要倔强的多,闻言摇了摇头,微微闭上了眼睛,不言不语,似是要在此静坐,等候林大人逛街回来。 嘿,这小妞有个性啊,林晚荣接过莲子粥,嘻嘻笑道:“徐小姐,难道是在等我喂你?好,我就试试手,来,小嘴张开,米粥进来。” 徐长今小口紧闭,一言不发,脸上的神情无比倔强。林晚荣冷冷一笑:“徐小姐,你果然有性格!可是我可怜的高丽人民啊,就因为你在本大人面前有性格,不知要多吃多少苦,多受多少难呢?唉,我去给李承载传个信,说是徐长今在这和我斗气,要高丽人民继续等着吧。” 徐长今神色一动:“大人,你的意思是----” “来,小嘴张开----”林大人微微一笑,声音中带着无比的蛊惑说道。 徐长今嘴唇嗫嚅了几下,耳根染上一层淡淡的粉色,面色便如三月的桃花,沉吟良久,终于颤抖着张开小嘴,眼皮却羞涩的耷拉了下来。 “----小嘴张开,我的巧巧小宝贝,这两天辛苦你了,大哥喂你吃粥!”林大人似是没看见大长今的举动,将小勺送到巧巧嘴边,小妮子一惊:“大哥,这是徐小姐的,唔----” 一口甜美的清粥填满巧巧的小嘴,小妮子神色羞红间,脸上却是一片幸福之色。徐长今等了半天,却见他将粥喂给了巧巧,神情发愣一阵,眼泪便盈满了眼眶,急忙默默低下了头去。 林晚荣微微一笑,从巧巧手里取过手娟递给徐长今,柔声道:“不要哭,大长今。这个是要告诉你,没人心疼你的时候,你得学会自己心疼自己。” 徐梦长今愣了愣,林大人趁势将粥碗递到了她手里,她仔细想了想,忽地低下头去,泪珠籁籁落下,声音细如蚊蚋道:“大人,谢谢您,我明白了。” “谢什么,我是你男朋友嘛。唉,跨国恋情最难搞。我与高丽人民一衣带水,一担挑两边,为难死我了。”见徐长今小口小口的吃着清粥。林大人嘻嘻一笑,神色却又没了个正经。 徐长今噗嗤一笑,脸色羞红,急急低下了头去,只觉那清粥格外的香甜。 好不容易等到徐长今吃完粥,林大人额头冷汗涔涔,这丫头,太文雅了。吃粥就像绣花,估计她一生的时间,有五分之一是花在了吃饭上。 见林大人盯住自己猛看,徐长今红唇轻咬,不好意思道:“大人,是不是长今吃粥很难看?” “不是太难看,是太好看了。”林晚荣叹道:“徐小姐,你回高丽之后,千万别在别的男人面前吃饭。否则,别人看了你的样子,定会被你迷死的。” 徐长今笑了一笑,轻声道:“大人,现在可以说了吧。” “我说过了,赴宴的事情就免了。”林大人大手一挥,徐长今闻言脸上一阵失望,却听林大人继续道:“我也不喜欢玩虚的,和李承载谈,倒不如长今你直接告诉我,小王子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情?” 徐长今一喜,急忙道:“大人,我真的可以说么?” 唉,这丫头什么都好,就是太礼貌了,难道以后结婚上床脱光了衣服,她还要说“大人,请进!”?!!嘿嘿,够味!他龌龊一笑,眼中淫光四射,目光落在徐长今洁白无瑕的脸蛋上,细细玩味着。 见林大人色眯眯的样子,徐长今顿时不知所措了,方才那个温柔体贴饱含哲理的林大人哪里去了?她敌不过林大人眼光,平时的镇定也不够用了,心里有些慌张,急忙低下头道:“大人,其实这事和大华也不无关系。您知道我们此次来大华,为什么一定要娶到霓裳公主吗?” 废话,我又不是高丽国王,哪能知道你们心里想什么?想到徐女士无处不在的礼貌,林大人脸上挤出一个假惺惺的笑容道:“哦,是为什么呢?唉,长今,你真有礼貌!” 徐长今听不懂他话里的意思,摇头叹道:“之所以要娶到霓裳公主,是因为我们要向大华借兵。” “借兵?!”林晚荣大吃一惊,这高丽人什么时候这么自觉了,请我大华主动进入? “大人不要误会了我们的意思,我们非是请大华兵丁入驻高丽,而是希望大华能在东南方向和东北方向增兵。”徐长今急忙解释道。 “东南和东北?”林晚荣沉思一阵,抬头道:“徐小姐,你说的是----东瀛?” “林大人果然聪明。”徐长今点点头,神色一片肃穆:“此番来大华之前,突厥和东瀛已经派使臣到了我高丽,要与我们联手对付大华。” 联手?一个在草原上,一个在大海上,这两个家伙也要勾结?突厥实力强大,有此一想,也还说的过去。可那个弹丸大的东瀛也敢妄想大华之地?他们吞不下的!不对,东瀛是想取高丽!只有先在陆地上立稳了脚跟,才能幻想大华。 林晚荣脑中一亮,却不说破,微一沉吟道:“哦,那高丽王是怎么看的呢?” “王上原本甚是意动,但我认为东瀛人用心险恶,绝不会轻掠大华虎须,他们之意,恐怕不是大华,而是我高丽。我找到兵佐辅助大人,请他向王上转告了我的看法,王上也意识到了这件事不妥。但东瀛近些年扩张战备,兵力已经甚是强悍,我高丽远不是他对手。因此,王上派了王子来,请求大华能在东南和东北两向给与东瀛压力,让他们放弃不切实际的想法。只是大华皇帝一直不肯见我们,王子才想通过大人,转告我高丽的意愿。若高丽有失,东瀛可以借地筑巢,与突厥合而进击大华,到时候大华的处境,比现在更加危险。”徐长今一口气将心中所想的事情说完,顿时如释重负般长长出了口气,目光又落在了林大人身上。 徐长今倒确实有见地,高丽有她,也算是福气了。林晚荣笑了笑道:“徐小姐,你跟我说这些也没有用,我只是一个芝麻绿豆大的小官,这些军国大事,我掺和不了的。” 徐长今看他一眼,轻道:“大人不必谦虚了,我虽是高丽人,但也知道皇帝亲题的‘天下第一丁’非同凡响。你在皇帝面前的一句话,胜过十万雄兵。为了我高丽和大华的共同安危,请大人一定将此话转告给皇上,请他早加防范,拜托了!” 徐长今弯下腰去深深一躬,高丽长裙将她修长的身材凸显的淋漓尽致,顺着洁白的颈项,丰满酥胸高高挺起,诱人之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