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八章 死了? - 极品家丁

第三百五十八章 死了?

. “出事?”林晚荣一愣神间,张嘴就道:“驾崩了?!” 徐渭气得差点晕倒,这小子就不会说点好听的?真是什么话都敢说出来!他摇摇头苦笑:“林小兄,你这话可不能乱说,会砍头的。总之你就别问了,快些跟我走吧。”他二人出了门来,外面早有马车等着,徐渭一言不发拉着他上车,神色肃穆无比,一看便知出了大事。 皇帝出事,老徐这么着急拉我去干什么?林晚荣数次开口相询,徐渭皆神情郑重,摇头不答。马车急急行驶,往城外而去,林晚荣抬开车帘子看了一下,这条路以前走过,是往相国寺方向去的。想起今早徐渭说过,老皇帝去相国寺烧香了,莫非他是在相国寺出的事?这老皇帝可不能死,他是仙儿的老爹,又是我的老丈人,他要一死,诚王当了道,林大人我就要玩完。 心里胡思乱想着,马车已到了相国寺的山脚下,今日的相国寺不同于往日,一路上兵士林立,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个个披盔带甲,刀枪鲜明,透着一股肃杀之气。越靠近相国寺门前,守卫便越森严,无数的兵士神情肃穆,警惕的望着每一个人。 林晚荣急忙拉了拉徐渭袖子:“徐大人,皇上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你快些跟我说了吧,唉,我看这形势,好像不太妙啊!” 徐渭往外看了看,见已到了相国寺跟前,这才无比郑重的开口道:“林小兄,你要答应我。今日看到的事情,绝不可以对外泄露,否则,不但你我人头难保,就连我大华,怕也要陷入一场战乱之中啊!” 泄露个屁啊,我还什么都没看到呢,想泄也泄不了。见徐渭的脸色前所未有的严谨,又将事态描绘的如此严重,他只得点点头:“徐先生,你还不相信我吗,我这个人出了名的诚信,今日见到的事情,绝不会说出去。” 徐渭脸现苍白,神情憔悴,喟然一叹道:“徐小兄,皇上遇刺了!” 遇刺?!林晚荣一把拉住了老徐:“这怎么可能?老爷子前几天还跟我说他守卫严密,叫我不要担心,怎么到了今天就遇刺了?老徐,你可不要糊弄我。” 徐渭苦笑道:“这都什么时候了,我怎么还敢拿这样的事情跟你开玩笑。今日早晨,皇上在相国寺中烧香,遇到十余个死士突然袭击。他们隐藏在金佛肚中,待到皇上叩拜之时,趁侍卫松懈之机。突然杀出,皇上他----”徐渭眼眶一红,哽咽着说不下去了。 “皇上他----他死了?!!”林晚荣喃喃说道,满脸的不可置信,浑身都冰凉了起来。老皇帝死了?!!他怎么能就这样死了?昨天还在边威胁边教寻我,怎么今天就没了?我还没名正言顺的当上驸马呢,太没天理了。 徐渭见他神情呆了,急忙拍着他肩膀道:“小兄勿慌,现在情况未明。皇上是生是死,我也不清楚。” 林晚荣听得心里一振,急急抬头道:“徐大人,你玩我是不是?是你去叫我来的,怎么连皇上是生是死都不知道?那些刺客突然从佛像肚子里杀出,老爷子身边又没几个侍卫,那还不凶多吉少?” “具体情形我也不清楚,我与李泰皆是奉高公公的口谕。李泰调集兵马,封锁京城,我则去召你前来。宫里的御医全都来了,看高公公的脸色,皇上的情形怕是----”徐渭顿了一下,没有接着说下去,言语里的意思却表露无疑。 林晚荣紧紧的捏了捏拳头,心中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他与老皇帝接触的时间不算久,老皇帝对他威逼利诱恐吓欺诈,手段使了不知道多少,偏偏他对这老头就生不出恨意来,连他自己都感觉奇怪。一个风烛残年的老皇帝,在外人眼里是懦弱无能、毫无建树,远远比不上风流倜傥地诚王,可这些都只是表面,论起隐忍与坚毅,十个诚王也不是老皇帝的对手,谁是真正的枭雄,二十年前便已证明了,只是有人看不明白而已。 林晚荣心里感慨着,却见对面走来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将军,腰配宝剑,身披盔甲,甚是威武雄壮,正是上将军李泰。 “老将军,怎么样了?”徐渭急急迎上前去,焦急问道。 李泰神色肃穆的摇摇头:“御医们全部都在里面,外人谁也不准进去,一直都没有消息传来,我也不知道皇上到底怎么样了。” 徐渭看了林晚荣一眼,外人不准进去,那林三来做什么? “老将军,京中的形势怎么样?有没有发现异动?”林晚荣忽然开口问道,脸上的神色无比郑重。 “老夫得了消息之后,便立即率兵封锁了四处城门,只准进不准出,目前消息暂时封闭着,京中也未发现有何异动。林三,你有什么想法,快说说看!”李泰沉声说道。李家世代从军,忠君爱国,在军中有着崇高的威望,只要有李泰坐镇,京城就出不了大乱子,这一点林晚荣倒颇为放心。 林晚荣缓缓地踱了两步,皱眉道:“眼下突厥,东瀛,高丽三国的使节都在京城,京中势力庞杂,皇上又突然遇刺,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关联?” 徐渭和李泰听得同时一惊,林三说的不错,这三国中,突厥与大华开战在即,东瀛对大华向有觊觎,就连那最为羸弱的高丽,近年也变得不听话起来,若他们联手对付大华,派出刺客来刺杀皇上,也不是没有可能。 “我这就派人去盯住他们。”李泰急忙说道,正要转身离去,却听林晚荣道:“李老将军稍待。” 李泰停住脚步望他一眼,林晚荣沉吟道:“是不是他们干的,目前还说不准。不过这些刺客既然敢动手,那自然不会是普通人物,老将军手下的弟兄们,战场厮杀是好汉,可要做这侦听之事,怕还是为难了。依我之见,倒不如守株待兔,等他们自己露出马脚来。” “守株待兔?!”徐渭听得奇怪,问道:“如何个守株待兔法。” “徐先生你想一想,你与李老将军,乃是皇上左膀右臂,连你们都不知皇上现在是生是死,别人会知道么?”林晚荣沉声说道。 “我与李将军都不清楚,外人更不可能知道。”徐渭点点头:“林小兄,你有什么想法,快说说看。” “你们想知道皇上的安危,但有人会比你们更着急。只要二位封锁了消息,每日照常喝茶,照常饮酒,过不了几天,自然会有人露出马脚的。” 徐渭和李泰对望了一眼,林三说的有道理,与其大海捞针去寻找刺客,倒不如让他们自己现出原形。 “林三,那我们现在要做什么?”李泰道:“老夫封锁城门,若是时间太长,只怕会引起流言蜚语,到时候反而对我们不利。” 林晚荣微微一笑道:“李老将军,你要相信我的话,就把城门四处的岗哨都撤了吧。贼人既是来刺杀,那自然已经有了万全的准备,封锁城门不仅于事无补,反而会引起不必要的恐慌。我建议这相国寺周边保留部分兵力,剩下的兵马全都撤走,另外,暗中增派精干人手,护卫在皇上房间周围,确保万无一失。其他的,该怎么着就怎么着,李将军继续练兵,徐大人处理朝政,二位大人各行其事,就当这事没发生过。” 徐渭一拍手道:“好,这个就叫做欲擒故纵。老将军,你意下如何?!” 李泰点点头:“好,就这么办。林三,我留下数万儿郎驻扎后山,他们都归你指挥了,这是印信。” 李泰说着,便将一方小印塞进他手里,林晚荣正要推辞,却见李泰虎目一瞪道:“好男儿自该金戈铁马、浴血沙场,你这样婆婆妈妈的,如何担当大任?” 这老头子,还真是有股虎劲啊!林晚荣无奈一笑,接过印信在手里,李泰脸上露出一丝微笑,迈开大步,虎虎生风而去。 徐渭点点头,正色道:“林小兄,老将军是真的器重你,来日抗击胡人,希望你可以为我大华分忧。” “别说什么分忧不分忧了。”林晚荣苦笑道:“还是看看眼前的事情怎么办吧。皇上生死不明,难道我们就要在这里一直等下去?” 徐渭摆摆头,示意我也没办法,望着他那花白的头发在风中飞舞,林晚荣不禁笑了笑,幸亏有老徐和李泰这样的栋梁顶住了大华的天,若都是我这样偷懒的奸商,那大华可就惨了。 “林大人,林大人----”一个尖细而又焦急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皇上请您进去!” *********** 正在加班,嘿嘿!如果你能等到十二点的话,还会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