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章 拜上一拜 - 极品家丁

第三百六十章 拜上一拜

. “什,什么意思?”林晚荣结结巴巴说道,他心里噗通噗通跳个不停,脸上涨的通红,只觉整个人都不是属于自己的了。疯了,老皇帝疯了! “你心里如何想的,那便是何意思。”老皇帝轻轻咳嗽了一下,煞白的脸色带上一抹潮红,沉声道:“高平,取画像来!” 门外的高公公急忙推门而进,双手捧着一副画卷,恭敬递到林晚荣手里,便又急忙退了出去。林晚荣手里捧着画卷,心中却是疑惑重重,老爷子还没把事说清楚,怎么又扯到画像上去了。 “你打开看看。”老皇帝掩住口鼻,费力的咳嗽了一声,缓缓望了他一眼,开口说道。 “这是什么?”林晚荣小心翼翼的问道,老皇帝今天处处透着古怪,还是问清楚了再打开为好。 “朕叫你打开,你便打开,啰唆什么。”老皇帝重重哼了一声,眼中射出一抹精光,不耐烦道。 看你是病人,不和你计较,林大人安慰了一下自己,缓缓摊开那画卷,却见一个模样俏丽的女子跃然纸上。他吃了一惊道:“仙儿?!!” 老皇帝双眼微闭道:“你再看清楚了,她到底是谁?!”林晚荣细细打量那画上女子,只见她和仙儿长得极像,就连神态也有七分相似,只是年纪似乎要大上一些,想到在杭州龙泉村仙儿家里见到的那画卷,他恍然大悟道:“不是仙儿,这是仙儿的娘亲,是秦妃!” 老皇帝轻轻点了点头,叹道:“你说的不错,她正是秦妃。朕这一生,虽是位及人尊。但上天待我甚是苛责,共育有二子三女,两位皇子年纪轻轻便遭了暗算,三位公主中,霓裳自幼与朕失散,吃苦最多----” 霓裳公主就是仙儿了,想起老皇帝昔年危机之时,将秦妃拉在了自己身前抵挡刺客,林晚荣心里甚是鄙视。但从他身为大华皇帝地角度来看,他一人身系天下安危。别人都可死,唯独他必须活下来,林晚荣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唯有微微叹了口气。 “事情并非像你想像的那样。”皇帝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脸上升起一丝薄怒:“那是有心之人诚心往朕身上泼污水,要将朕丑化成一个六亲不认、残忍暴戾的君王。朕是威驾天下的大华皇帝,万人军中也不会皱一下眉头,秦妃为朕生下了霓裳公主。乃是我的至亲之人,朕岂会拿她挡剑?” 看老皇帝愤火的胡子都在颤抖,林晚荣迷惑了。看老皇帝的样子,不像是在说假话,难道是仙儿搞错了?也不对啊,仙儿说她亲眼所见的,有这么个当皇帝的老爹是一件多么荣耀的事啊,若无深恶痛绝的事,仙儿是绝对不会跟安姐姐走的。 “老爷子,您越说我越糊涂了。”林晚荣苦笑一声:“你和仙儿说的都像是真的,我实在分辨不清楚。难道秦妃不是为你而死?” “秦妃的确为我而死不假,但却是她自愿的。”皇帝急剧地咳嗽了几声,脸上一片潮红,眼神之中却是一片清明:“昔年先皇驾崩之日,也是诚王作乱之时,那一日朕遇刺受袭,身体损伤严重。登基数年之后,朕对后宫嫔妃渐渐冷淡。霓裳是朕最小的女儿,那时候也才几岁年纪,生的粉雕玉啄,跟个瓷娃娃似的,朕不爱妃嫔美女,可是对年纪最小的这两个女儿,却是无比的疼爱。” 年纪最小的两个女儿,一个是仙儿,另一个是谁?林晚荣心里疑惑,正要开口发问,老爷子却虎目一瞪道:“你先不要插嘴,等朕说完。”他顿了一顿,平抑了一下气息接道:“因为霓裳的关系,朕也经常与秦妃相聚。初时,秦妃亦非常欢喜,以为朕对她宠爱有加,直至后来时日一久,却发现朕再未宠幸于她,心里顿生哀怨,再加上后宫嫔妃之间的争斗与倾轧,她一个生于江南水乡的柔弱女子,玩弄阴谋诡计自然不是她人对手,便时有精神恍惚之举。” 林晚荣点点头,这倒也不是没有可能,仙儿的娘亲生于江南长于湖畔,性情应该是像水一般温柔的,自然不能适应宫中的尔虞我诈,长期压抑的生活让她换上抑郁症也不是没有可能。 “那一日朕与她母女二人在花圆赏花,却突然有刺客闯入,秦妃情急之下,竟然用身体挡在了朕的身前,而霓裳回头之时,就只看见刺客的利剑穿透她娘亲的身体。”老皇帝眼中泛起淡淡的水雾,神情一片沉寂,似乎又沉浸在了当日的情形之中。 “可怜的丫头。”想想一个懵懂不知世事的小女孩,见母亲鲜血横流的躺倒在父亲怀里,这是怎样一种心碎欲裂而绝望的画面,难怪仙儿与她母亲的性子截然相反,谁受了这样的刺激,还能保持原来的清纯与童真?想到这里,对仙儿的刁蛮和任性,他有了一种更深的要去包容她爱护她的心态。 “后来的事情也许你已经知道了。秦妃为救朕而死,霓裳也在那一夜失踪,朕一夜之间,又失去了两个亲人。朕发动了所有的力量去寻找霓裳公主,却一无所获。直到许多年后白莲教犯事,我派人暗中查探教中匪首,却发现白莲圣母座下,有一个叫做秦仙儿的女子,我便知道,那就是朕的霓裳。”皇帝脸上满是坚强的神色,眼中泪珠却已滚滚而下,此时的他看起来如此的孤单和凄凉,早已不是那君临天下的大华皇帝,而是一个步入暮年的垂垂老朽。 林晚荣看的有些心酸,这老头子就算有再多不是,但他对仙儿的一片关怀之情,却绝不是做假能做出来的,他叹了口气,轻声道:“老爷子,那你是如何判定仙儿就是你女儿的?” “这个你就有所不知了。仙儿母亲姓秦,我在江南遇到她时,她有个闺名,叫做仙苓!秦仙苓,秦仙儿,再看她的年纪相貌,便是活脱脱的一个秦妃再世,朕如何糊涂,却也不会认不出自己的女儿。”老皇帝干瘪的脸上浮起一丝笑容,似乎又回想起了当时的情形。 这倒也是,只看这画像,便知她母女二人如何的相象,老皇帝一眼认出自己的女儿自然不难。不过,老皇帝既然认出了仙儿,却为何不立即相认,反而要拖了这么久呢? 老皇帝眼光毒辣,看他神情便知他所想,忍不住轻叹了一声道:“朕知道你的想法。但当时仙儿对我误会极深,我若贸然相认,定会引起她极大的反感。我已经失去过她一次了,绝不能再失去第二次。而且她身处白莲教中,若是身份暴露,再加上她对我的误会,定然会给有心人造成可乘之机。因此,对于仙儿的身份,朕对谁也不曾泄露,只是暗中派人保护。那日你攻打济宁城之时,令仙儿陷入万炮之中,消息传来,朕恨不得砍掉你的脑袋。” 林晚荣浑身冷飕飕的,我还说大捷之后,皇帝怎么只字不提我的功劳呢:“老爷子,这事可不能怪我,要怪就怪那个什么佟成居心叵测,让我和仙儿都差点完蛋了。” “所以,你部下的许震在半路射杀佟成之后,诚王上了折子要追究罪责,朕却只字未提。”皇帝冷哼一声,眼中闪过一丝浓浓的杀气,目光落在林晚荣手持的画卷上,见了秦妃温柔如水的模样,他眼神渐渐变得柔和:“秦妃死后,朕将她寝宫封锁,任何人都不许踏入一步。在捡拾她遗物时,我却意外的发现了一封书信。” “信上写的什么?”林晚荣急忙道:“是不是给仙儿的?” “你倒有些聪明,可我那秦妃也不差。”皇帝脸露苦笑,叹道:“她生于江南水乡,原本是钟灵毓秀的女子,只是受困于宫中,心中烦恼日盛,又对朕爱恋之极,才会毫不犹豫的为朕挡下了刀剑。她担心自己的举动会让仙儿与我反目成仇,特意留下了书信开导于她。哪知仙儿连这书信的影子都未见到,当夜便失踪了。这信落到仙儿手里,却是数十年之后了。” 林晚荣一阵沉默,迟到总比不到好,相信仙儿看了她娘亲的书信,对老皇帝的仇视会有所减轻,但能不能原谅他,那就说不定了。“老爷子,仙儿呢,现在在哪里?!”林晚荣急忙问道。 “你先答应朕一件事,朕再告诉你。”老皇帝神色肃穆道。 “答应答应,我全都答应,老爷子你快说。”林晚荣念着仙儿,心急火燎说道。 “你要答应我,一辈子爱护仙儿,照顾仙儿,你能不能做到?”老皇帝眼中闪过一丝神采,提高了声音问道。 “能做到,一定做到的。” 皇帝微微一笑道:“好,那你便与仙儿拜上一拜吧。” 老丈人要我和仙儿拜堂?真是的,这么着急干嘛,找到仙儿再拜也不迟嘛!见老皇帝目光如炬,脸上满是坚定,他只得手持仙儿的画像,缓缓跪了下去。 皇帝开口道:“朕说一句,你跟着说一句。我林晚荣自愿,与霓裳公主结为----” “我林晚荣自愿----与霓裳公主结为----”林晚荣老老实实跟着念。 老皇帝眼中闪过一丝厉色,轻声接道:“----结为兄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