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一章 拒绝 - 极品家丁

第三百六十一章 拒绝

. “什么?”林晚荣一下子跳了起来,将手中画卷收起,大声叫道:“不可能,这绝不可能,仙儿是我老婆,绝不是什么兄妹。” “不可能?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是不可能的。”老皇帝神色转冷,阴阴说道:“仙儿之身份,对于常人或有诱惑,但对于你来说,则是一个大大的阻碍。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你必须要学会舍弃,方能修成正果。” “正果?什么是正果?老爷子,你修炼了一辈子,这就是你想要的正果?”林晚荣不怒反笑,紧紧的捏住了拳头。方才还在想着要好好待仙儿,眨眼之间,她老爹却来了这么一记当头闷棒,怎不让他郁闷。 “话我已说尽,是好是坏你自己选择,不要说我没有给你机会。”老皇帝阴阴一笑,眼中射出一阵寒光,与方才那慈祥和蔼的样子相比,就像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林晚荣脊背一阵嗖嗖的冷汗,不自觉朝后退了两步,咬牙道:“老爷子,是不是我不答应,就走不出这间屋子?” “林三,朕不否认,你是个人才。但皇家事,皇家知。朕与你说了这些,你以为是在讲故事?不传的秘辛既然传入你耳,要么,你便答应我说的事,要么----”老皇帝双眼微闭,不再说下去,脸上泛起一股浓浓的杀意。 想想今日老皇帝所说的话,每一句每一个字都包含着深意,都是绝不允许第三者知道的秘密。看来这次不是闹着玩的,是真的要掉脑袋的。屋里一时静谧之极。沙漏缓缓流下,老皇帝闭着眼睛寂静无声,似是熟睡过去了。 林晚荣站在那里直直发呆,没想到事情竟然演变到这个地步。想想仙儿柔弱无依、肝肠寸断的样子。他心里如同刀搅一般,呼吸渐渐的急促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老皇帝一言不发仿佛冬眠了一样,房间里死一般的沉寂,林晚荣只能听到自己沉重的呼吸,一声重过一声。 仙儿,我该怎么办?他双手紧握,默默无语,头脑飞速运转,思忖良久,终于咬了咬牙,一转身便往房外走去。 老皇帝没有阻止他,一步,两步,三步,林晚荣心里默念着,往前每走一步都是重逾千钧。手刚刚拨到门栓的一刹那,老皇帝那微弱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你想好了么?你知道你的下一步是什么吗?” 林晚荣手拨在门上,停住脚步,头也不回的道:“皇上,我想的很清楚。不管下一步是什么,就算丢了性命,我也过的快活。倒是皇上你,虽然贵为至尊,威仪天下,可你这一辈子却稀里糊涂,从来就没有快乐过,真是不值。” “你是在教训朕吗?”老皇帝眼睛猛地睁开,一丝精光射出,有如实质般穿过他的胸膛。 林晚荣微笑道:“论起坚韧毅力,论起国家大事,当然是老爷子你来教训我,但在如何过的快活这件事上,我来教教老爷子,这也说不上错。皇上你这一辈子,皆是在算计与被算计中度过,虽享尽了荣华富贵,伴随你的却始终是孤独寂寞。就算有女儿在侧,也无人能陪你说话。皇上,你击败了诚王,你成功了,可是你输给了你自己。” 话音一落,他毫不犹豫的拉开门栓踏步而出,只见院中满是神机营地兵士,数百只弓箭对准他一人,只要他稍微动一下,就会被射成刺猬。 林晚荣无奈苦笑,强买强卖到这个份上,真是要了人命了。他站在门口不敢有丝毫动弹,房里却是一声不发,也不知里面那人在想些什么。 一阵难捱的寂静,二人都不说话,便像是一潭死水般,兴不起一丝的波澜。也不知过了多久,林晚荣忍不住回过头去,却见老皇帝面沉入水,正死死盯住他,眼中神色阴晴变化,时而暴怒,时而平静,让人心惊。 “你走吧。”老皇帝终于开口了,语气中却带着说不出的悲哀与凄凉。 望着瞬间苍老的皇帝,林晚荣犹豫了一下,才小心翼翼地开口道:“老爷子,你说真的?” 老皇帝挥挥手,示意他快走,林晚荣心里大喜,正要迈步而去,目光扫在老皇帝苍老的面颊上,却又有些说不清的失落。若自己真的走了,老皇帝怎么办?大华马上要和突厥开战,东瀛要攻取高丽,诚王要掌控兵权,老皇帝却又偏偏在这个时候遇刺,他万一要是撑不住,那可就真的全完了。 方才还无比坚定的心志,猛然间有了些动摇,他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不知从哪里开口。 “你怎么还不走?!”老皇帝怒道:“当真当朕不敢杀你吗?来啊----” 林晚荣急忙摆摆手道:“别慌别慌,老爷子,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想问问,有没有别的办法,最好能够两全其美的?” “两全其美?”皇帝看了他一眼,沉默一阵,忽然开口笑道:“你想的倒美,这世间的美事难道要都让你占完了不成?” 见他开口笑了,林晚荣长长的出了口气,不怕了,最起码小命保住了。他腆着老脸嘿嘿一笑:“老爷子,你看我和仙儿都是那种关系了,咱们都是一家人,正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有好处也该给你女婿留着不是?怎么样,老爷子,你考虑考虑,想个两全其美的办法,不为难你,也不为难我----” “来啊,将林大人轰出去。”老皇帝愤愤开口道,便有数十名护卫飞奔而上,架住林晚荣往外拉。 老皇帝一声轻叹,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让林晚荣听见:“秦妃葬在相国寺的后山,仙儿在那里结庐。找着了她好好待她,莫要叫她伤心难过。” 待到林晚荣走的不见了踪影,老皇帝凝神沉思一阵,才轻轻挣扎着要坐起来。一个身影从里屋急急出来,扶着他坐起,皇帝叹口气道:“小魏子,这林三倒是个倔性子啊。” 瞎眼老头急忙跪倒在地,惶恐道:“主子,是奴才无能,让您失望了。” 老皇帝摇摇头道:“朕并未失望,相反,更多的是惊喜。” 魏老头不解道:“奴才不明白您的意思。” “小魏子,你跟随朕多年,你来说说,选人最重要的是要看什么?”皇帝沉声道。 “坚韧与忠心!”魏老头毫不犹豫答道。 “你说的不错,这林三表面奸诈狡猾,可真正面对诱惑之时,却能坚守底线,不为外物所动,这一点甚为难得,比那些见风倒的墙头草要强上许多倍。他今日不会舍弃仙儿,来日自然也不会舍弃我。有此一点,朕对他更是放心。”皇帝点头说道。 “可是,他似乎对这些事情不太感兴趣。”魏老头看了主子一眼,小心翼翼说道。 皇帝嘿嘿一笑,却引发了一阵剧烈咳嗽,魏老头急忙轻轻捶打他的背心。皇帝咳嗽平缓了些,才接着说道:“他不是不感兴趣----天下没有人能拒绝的了这种诱惑,他只是不满意我采取的方式而已。若是没有仙儿,今日之事,怕就是另外一种结果了。” “可是公主对林晚荣情意深重,他们二人不可能分开的,一旦硬生生将他们拆散,只怕会适得其反。”魏老头皱眉说道。 “急不得,急不得,好事还要多磨。”皇帝又咳嗽一阵,缓缓叹道:“可惜,只有五个月了,上天只留给朕五个月的时间了。。。。。。” ******************* 出了相国寺后门,林晚荣身上衣衫全部湿透,方才与老皇帝一席话下来,已经将他的能量全部耗光。他轻轻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仔细玩味着老皇帝说过的话,只觉其中的阴险刺激,是他这辈子经历过的最为心跳的一回,差点就一步登天,这种感觉,想想就让人激动。 在后门歇息了一会儿,便沿着小路往山上而去。相国寺的后山他来过一次,上次安姐姐故作神秘,邀请他在天池相见,种种经历在眼前浮现,就仿佛发生在昨日一般。 仙儿既是结庐守墓,自然不会在山顶上,相国寺后山范围广阔,他找了半天,也没看见一处草庐,只得继续前行。 越走越远,越走越偏僻,攀上一块大石,回首眼望相国寺,却见此处离相国寺竟已有十数里的距离,花台楼宇都只能看的模模糊糊。他正在疑惑间,就听见一阵叽叽喳喳的低语声,自下面的低谷中传来。 ******************** 凌晨两点才码完这一章,现在睡觉,七点还要起床上班,兄弟们,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