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二章 我是你的老虎油 - 极品家丁

第三百六十二章 我是你的老虎油

. 这是什么鸟语?听着有点耳熟,又有点陌生。他心里疑惑,急忙在大石后掩住身体,探头往山谷中望去。 这谷底怪石嶙峋,或圆或扁,奇兀凸起,看不见那几个说话的人躲在什么地方。他们说话声音极小,等他细耳聆听之时,谷底静悄悄一片,已听不见了动静。 这里是相国寺的后山,地处偏僻,兔子都不拉屎,什么人会到这里来?他寻思一阵,想起今日老皇帝遇刺之事,心里顿时警觉起来,急忙躲在大石后隐藏好身体,一动也不动。 谷底安安静静,听不见一点声息,林晚荣苦等了一阵,没有任何动静传来,他正要起身张望,耳中忽然传来一阵轻响,似乎有人走动了起来。 林晚荣伸首望去,只见山谷里出现了几个人影,正在警惕的四处张望着。这些人黑衣黑袍,劲装在身,腰间配着刀剑,模样甚是干练。其中领头一人,腰间挂着一柄奇异的长刀,那佩刀与大华长刀形状不同,通体狭长,刀尖上翘,林晚荣眼力甚好,一眼便认出那是东瀛人用的武士刀。 东瀛人?林晚荣心里一凛,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今日刺杀皇帝,莫非就是他们干的?“所嘎,摸达依娃死。”那领头之人四处张望一眼,眼中闪过一丝狡光,对其余人轻轻一挥手,手下众人便脚步放轻,缓慢向四周寻去。 林晚荣白眼一翻,妈的,这些家伙学大华语学个半调子。将大华字取一半甚至四分之一,就造出了东瀛字,真难为他们想的出来。 语言不通,听不懂这些东瀛武士在说什么。他躲在石后抓耳挠腮,想起李泰给自己的调兵印信,山下尚有数万兵马可用,正犹豫着要不要立即下山调兵让他们死拉死拉地,却闻一阵幽香传入鼻中,背后清风袭来,甚是轻柔。他吓得一转身,惊道:“是谁?!” 一个白衣女子似是从天而降,站立在他身后,望着他不言不语,微风吹动她的长裙,在猎猎山风中,仿佛上天谪落的仙女,圣洁而又高雅。 看清她的模样,林晚荣心里一喜,丫的,我怎么把她给忘了?有宁雨昔在,一百个东瀛武士也不够看。不过这宁仙子脚步轻的像猫,乍然间在身后出现,要不是我心脏好承受能力强,早晚要被她吓死。 “他们,统统地,死啦死啦地!”林晚荣大手一挥,意气风发,自觉颇有气概,便要指挥宁仙子去灭了这伙东瀛武士。 宁雨昔微微看了他一眼,偏过头去,对他的话不闻不问,就仿佛他是空气一般。林晚荣讨了个没趣,心里恼火,这丫头欠揍了是不是,又敢在本老爷面前摆谱。他正要说话,却见宁雨昔眉头轻皱,缓缓说道:“你勿要得寸进尺,我‘玉德仙坊’的职责是保护你的安危,不是帮你打架,你要想打,自己下去。” 靠,你当我是傻子啊,老子手里有几万精兵,只要调集上来,有多少倭寇我不把它灭了,还要本大人亲自动手?傻子才干傻事。他愤愤地哼了一声,又往下看去,只见那东瀛人的首领,带着数十人,正在谷里四处搜索,言谈越发轻微,模样甚是紧张。 莫非他们发现了?林大人心里一急,正要下山调兵,却觉身边香风飘过,宁仙子眨眼间便出现在他身前,正靠在大石另一侧竖耳聆听,神情很是专注。 装的跟真的似的,林晚荣嘿嘿发笑,我都听不懂这鸟语,难道你比我还厉害?见宁仙子专注之间,眉头轻皱,如西子蹙颦般温柔美妙,微风吹动她耳边发髻,将她耳后晶莹如玉的肌肤映衬得更加洁白动人。林晚荣看的愣了愣神,这宁仙子不是一般的美丽,那是美得冒泡啊,也不知是哪里的青山绿水,竟然养育出这么一个钟灵毓秀的女子。 “这些是东瀛人。”宁雨昔瞥了他一眼,淡淡说道。 林晚荣一竖大拇指:“仙子果然聪明,一眼就看出他们是东瀛人,小弟佩服佩服。” 宁仙子听出他语含讥讽,也不以为意,又聆听一阵,才道:“他们发现你了!” 废话,发现我?我还发现他了呢。林晚荣嘿嘿一笑,正要反驳,忽然想起一事,吃惊道:“你,你听得懂东瀛话?” 宁雨昔淡淡道:“这东瀛在大海之东,传说是秦时徐福率领五百童男童女东渡时的留下的后代,世代栖息于海岛之上,他们的文字便是取自我大华,稍加修改后沿用。先师昔年周游各地,东渡扶桑,游历东瀛,与他们打过交道。我能听得懂他们说话,也不是什么稀奇事。” “原来你师傅是海归啊,难怪能听懂这东瀛话呢,了不起,了不起。”林晚荣嘻嘻一笑:“不过我对这些偷工减料的文字不感兴趣,听不懂也情有可原。” “海龟?”宁雨昔眉头一皱,脸上闪现一丝怒色:“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辱我恩师。” “我可没有侮辱她,海外归来,可不就是海龟么?”林晚荣笑道:“仙子姐姐,其实我也是个海归,昔年我也曾闯荡过法兰西和英吉利,和拿破仑握过手,和伊丽莎白共进过午餐。哦,这两个人,一个是法兰西皇帝,一个是英吉利女王,对我都还不错。”反正宁仙子也听不懂,林大人满嘴跑火车的瞎吹,能唬一个就唬一个,唬不到一个就唬半个。 “你这人说话毫无可信之处,”宁仙子一语戳穿他道:“那西洋与我大华远隔千山万水,坐船也要数年到达,以你小小年纪,最多不过二十来岁,就算在你娘亲肚子里开始下西洋,只怕到了现在也还未返回。” 姐姐,有个玩意儿叫飞机。唉,说了你真不明白的。林大人摇头笑道:“信不信由你,林大人我忠直诚信,美名远扬,那是众所周知的,用不着我自己夸耀。我在白金汉宫散过步,在郁金香大街泡过妞,在艾菲尔铁塔玩过蹦极,还有个好听的英吉利名字。嘿嘿,仙子你这么博学,你一定听过的。” “英吉利?”宁仙子眉头微蹙:“这个地方我倒是听说过,一个人可以有两个名字么?这倒是怪了?” “为什么不能有两个名字呢?”林大人循循善诱道:“例如仙子姐姐你,芳名叫做宁雨昔,小名就可以叫做哈尼或者甜心,这两个都是西洋人惯用的称呼,很好听的,我再叫你两声吧。哈尼,甜心,小哈尼,小甜心。” 他脸皮厚到无敌,什么无耻就说什么,宁雨昔浑身打了个冷战,只觉被他叫上这两声,浑身的不自在,急忙止住他,问道:“那你的西洋名字叫做什么?” “哦,我的西洋名字很好听,姓爱,叫做老虎油。(注:英文“i love you”,即“我爱你”)”林晚荣淫笑说道。 “爱老虎油?!!”宁雨昔轻轻念叨了一声,眉头一皱道:“这是什么名字,古里古怪的。” “不古怪,不古怪,习惯就好了。以后没人的时候,仙子姐姐可以叫我爱老虎油,我就叫你哈尼,这样才显得亲切嘛。”林晚荣打了个哈哈,大言不惭说道,见仙子沉思的面色,心里早乐开了花。 “爱老虎油,这名字,实在难听,还是林三比较符合我大华的个性。爱老虎油林三,华语与洋文合璧,难听之极----”宁仙子说着忍不住的捂唇轻笑,绝丽的面颊上闪烁着一层淡淡的光辉,说不出的动人。 林晚荣听得心花怒放,太他妈强了,仙子姐姐竟然知道举一反三,比林大人我还牛叉,他点头就像鸡啄米:“对滴,对滴,把我两个名字连起来一起念,我最喜欢听了,姐姐,再来一遍。” 宁雨昔瞟他一眼,微微摇头,正要说话,却听下面又传来一阵叽哩哗啦的语声,宁仙子眉头一皱:“东瀛人寻过来了。” 林大人调戏宁姐姐正是得意之时,却被东瀛人搅了好事,心里甚是恼火,怒道:“可恶,竟敢妨碍我与花姑娘谈心,死啦死啦地!仙子姐姐,你听得懂东瀛话,这些家伙是什么来头?今天皇帝遇刺,是不是他们干的。” 宁雨昔摇头道:“他们谈话很是谨慎,我只听得出他们来自东瀛,至于怎么来的,来这里又是做什么,我就不清楚了。” 林晚荣心里思索,不管是不是他们干的,在皇帝遇刺这样一个敏感而又关键的时刻,东瀛人出现在这里,若说与这些鬼子无关,那是绝计无人相信的。他们之所以还留在这里,可能是因为相国寺四周已经被李泰大军和宫内侍卫重重包围封锁,他们无法冲出去。可是东瀛为什么要刺杀皇帝呢?以他们的实力,千里迢迢深入大华,若无内部接应,肯定连老皇帝的行踪都摸不准,更不要说组织刺杀了。 “仙子姐姐,你说我们怎么办?是擒下他们,还是----”林晚荣声音顿了一下,神秘一笑,下面的话却没有说出来。宁仙子神情淡然,瞥他一眼,没有说话。 这个神仙姐姐,还真是有一套,变脸就跟翻书似的,林晚荣苦笑一声,探头一望,就见那几个东瀛武士正向大石这边搜来,神情极为谨慎。 林晚荣从怀里掏出笔和纸,简简单单写了几个字,和那调兵的印信一起塞到宁雨昔手里:“姐姐,你拿着这个令牌,到山下的军营里找一个叫做杜修元的人,就说林将军有事交代他办,把这信给他,他一看就明白了。” 宁仙子将他书信印封推回到他手里,淡淡言道:“我应承过你的事,仅限于你的安危,其他事情,一律不管。” “怎么能不管呢?你是我的哈尼,你不管谁管呢。我知道你是担心我留在此地的安危,可我是什么人,我是你的老虎油,浑身上下都是机关,谁也动不了我分毫的。”林晚荣嘻嘻一笑,不由分说的将两样东西塞进她手里。 宁雨昔哭笑不得,这个人自我感觉太好了,她还要推辞,却见林大人神色一整,严正说道:“仙子姐姐,你这事做好了,也就等于救了我的性命,若是失败了,你也不用费心保护我了,本大人自个儿直接抹脖子得了。就这么说了,你看着办。” 林大人神情突变,再也不与她说笑,转过头去望着那攀岩而上的东瀛武士,目光如炬,脸上满是严谨之色。 宁雨昔愣了一愣,呆立了半晌,数次要将那书信递回,又数次收了回来。林晚荣等了半天不见动静,忽觉身后一片寂静,转头一看,身后空空如也,宁雨昔不知何时已经离去。 这个哈尼,来的快,走的也快,林晚荣嘿嘿干笑两声,忽然想起一事,顿时一拍额头,哎呀,我他妈傻了,刚才和宁仙子聊的这么开心,怎么不顺便套套青旋的消息呢,没准她一高兴,就透露点什么呢。即使她不愿意透露青旋的信息,我还可以问点别的啊,安碧如与宁仙子乃是师门姐妹,二人自幼在一起学艺,安姐姐走了,宁仙子定然知道安姐姐的苗寨在哪里,总胜过我盲人瞎马的到处乱闯吧。 懊悔已是来不及了,见那几个东瀛武士小心翼翼的沿岩石而上,距离自己越来越近,他狠狠捏了捏拳头,做出一个挥拳打人的手势,然后不屑的哼了一声,拍拍屁股,转身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