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三章 开导 - 极品家丁

第三百六十三章 开导

. 在后山转来转去,却一直没有找到仙儿为她娘亲结庐守墓的地方,心里正在想着是不是老皇帝忽悠自己,却见远远的半山腰处,袅袅青烟随风升起,看的甚是分明。他心里一喜,脚步加快了许多,直往青烟升起处奔去。 离着还有几十丈的距离,便见一大片的竹林茂盛清翠,颗颗的竹笋刚刚冒出头来,长势旺盛。竹林里搭着一座小屋,全是空竹制成,甚是轻巧简便。想起在杭州城外龙泉村见到的情形,仙儿的娘亲性喜翠竹,仙儿定然在这里没错了。 他往前走了两步,轻轻唤道:“仙儿,仙儿----”竹林空旷,寂静无声,无人应答。 走到竹屋前,轻轻推了推竹门,吱呀一声轻响,大门打开,只见屋内摆着一桌两椅,一张绣床,除此之外,再无他物。屋里收拾的干净整洁,一尘不染,还点着一抹上好的檀香,阵阵幽香传来,叫人心旷神怡。这么高雅的地方,一定是仙儿为了纪念娘亲特意收拾的,林晚荣点点头,在屋内巡视了一番,却没有见到仙儿的影子。 屋内犹有余香,说明这里一定有人居住,只是不知道这丫头到哪儿去了。他出了门来,继续向林里面走去,行进了片刻功夫,就听一阵清脆的淙淙流水声传入耳膜,眼前现出一条清澈浅显的小小溪流,竟是从山上流下。 溯流而上,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座藓苔遍地的青冢,正依偎在溪流泉边、竹林之侧。一个浑身缟素的身影,背对着自己跪在地上,香肩轻轻颤抖,似是正在哭泣,她身边处,方才燃过的火纸犹有余温。 “仙儿----”他轻轻唤了一声。那跪在地上的女子闻言一颤,急忙转过身来,一张素丽的脸庞出现在眼前,秀美的细眉,清澈的眼神,微微蠕动的樱桃小嘴,颊边沾染着晶莹的泪珠,不是仙儿还有谁来? “相公----”仙儿凄厉的娇呼一声,飞一般的投进他怀里,紧紧抱住他有力的身膀,失声痛哭起来。 “哭吧,哭吧。”林晚荣轻轻拍着她的肩膀,心里满是怜爱:“哭出来就好了。” 仙儿倒在他怀里,香肩一阵阵的颤抖,哭得似乎要断过了气去,哗哗的泪水,湿透了他胸前的衣襟。 林晚荣将她紧紧搂在怀里,唉的一声轻叹。明明是国色天香、身份尊贵的大华公主,却偏偏亲眼目睹了一幕人伦惨剧,与父亲反目成仇。一个人在外面颠沛流离这么多年,这其中的辛苦心酸也不知道她是怎么熬过来的,真是苦了这丫头。说起来,安姐姐和仙儿的经历真的很相像,都是一样的漂泊天涯、四处为家,难怪她们师徒两人关系如此之亲切,竟差点超过了她老公我。 “咦,怎么还有一条小溪?”林晚荣在仙儿耳边轻轻言道,语气中甚是诧异。 秦仙儿抬头四处望了一眼,美丽的大眼睛已经哭得红肿起来,抽泣着道:“相公,你说什么,什么小溪?” 林晚荣笑着在她鼻梁上刮了一下,将她脸颊上的泪珠缓缓擦去:“你要再哭下去,别说是小溪,就连长江黄河,也要多出几条了。” 秦仙儿秀脸一红,哼了一声,忽地从他怀里脱出来,嘟着嘴偏过头去,轻轻言道:“你到这里来做什么,怎么不去找你的青旋?” 这丫头竟然还记得那天的事?!也难为了她这记性。林晚荣拉过她小手笑着道:“今天我谁也不想,就想着我的好仙儿。仙儿,几天没见,你长得越发漂亮了,啧啧,看这眼神多么清澈,这小嘴多么红润,我看要不了几天,你就是天下第一的美人了,我就是天下第一美人的老公了----天下第一公。” 秦仙儿本是聪明伶俐的女子,若是别人对她拍马屁,她连听都懒得听,偏偏这人不是别人,是她自己亲手挑选的郎君,听闻他话,心里欣喜,脸上阵阵发热,却执拗的哼了一声,不肯看他一眼,说道:“你说这么多好话来哄我,是不是在你的青旋那里碰了钉子,拿我来找些乐子?我是天下第一美人,那肖青旋排第几?” 这个小醋坛子,还真是有些味道,林晚荣哈哈大笑道:“当然是你第一了----并列的。仙儿,好些日子不见了,可把我给想坏了----别闹别扭嘛,来,老公给你称称重,看你是高了还是矮了,胖了还是瘦了。” “啊----”秦仙儿一阵轻叫,却是林晚荣将她一下抱起,原地转起了圈来。秦仙儿原本想他的紧,这些日子闹别扭,拼命地忍住了相思不去看他,今日得见,心里又是惊奇又是欣喜,便嘤咛一声扑在他怀里,任他闹去了。 将仙儿柔弱无骨的娇嫩身子放下,林晚荣将头埋在她秀发里深深吸了一下,抬头长吁一口气道:“我的仙儿身上是越来越香了。唉,小乖乖,几日不见你,你怎么有的地方胖了,有的地方瘦了?” “我哪里胖了?”秦仙儿哼了一声,娇俏小鼻子一皱,嘟嘴道:“人家天天想着你,好不容易见了你的面,你却叫着我最讨厌的那女人的名字,我还能胖的起来?” “误会,误会,绝对是个误会。”林晚荣尴尬的打了个哈哈,没皮没脸的道:“要不这样吧,以后我见着她的时候,也叫你的名字,这样大家就打平了。” “你想的倒美,我才不要你见她呢。”秦仙儿小嘴一嘟,又道:“你说,我哪里胖了?” “当然胖了。”林晚荣嘻嘻一笑,眼光落在她丰满的酥胸上,吞了口口水道:“这里,又大了!我的小乖乖发育的越来越完美了。” 秦仙儿轻啐一声,玉脸发红,心里羞涩的紧,却又骄傲的挺了挺胸,让他看个够。 林晚荣魔爪伸出,正要比划一下尺寸,却见秦仙儿双目通红,两行清泪缓缓滴落了下来。 “怎么了,仙儿?”他急忙改摸为抓,拉过她小手道:“见着了老公不高兴么?” 秦仙儿望了他一眼,忽然紧紧抱住他,泪珠籁籁流下:“相公,你是不是把我忘了?” “这怎么可能?仙儿,你可不能冤枉我,我就是忘记天、忘记地、忘记空气,也不可能忘记小乖乖仙儿的。”林晚荣摸着良心,指天发誓道。 “可是,你明知道人家在宫里面等你。你为什么一直不来看我?”秦仙儿嘤嘤道:“我知道,你有萧家的大小两个狐媚子陪伴,定然是早就把我忘记了。” “唉,仙儿,你也知道,我是做男人的,怎能随便进宫?我和皇帝又不熟,他要知道我来追求你,还不得拼命拦着我?这些天,我日思夜想,早晚琢磨,终于趁着今天皇帝召见我的功夫,使了个计谋,得知了你的行踪,这就匆匆赶来了。”林晚荣眼也不眨的说道,心里默念一声,老丈人,委屈你了。 “他敢?!!”秦仙儿愤火一哼:“他答应过我的,只要我回宫,就给你----”她眼神一眨,急忙住口不说了。 “给我?给我什么?”林晚荣一惊,问道:“仙儿,有一件事我一直想问你。” “我知道,你是想问我为什么会突然回宫吧?!”秦仙儿小心李翼看他一眼,低下头去轻声道:“相公,你不要生气,我真的不是故意隐瞒你的。当初师傅急召我进京,我也不知道她要做什么。师傅对我说,你这么大的本事,若是埋没于民间,就太可惜了,要想个办法帮你才是,就叫我回宫看看。一方面,与那个人虚与委蛇,帮你出人头地,另一方面,刺杀于他----” “刺杀?!!”林晚荣倒抽了一口冷气,这安姐姐也真能想的出来,叫亲闺女去刺杀她亲老子。安碧如叫仙儿进宫帮自己,其实说穿了,也还是想要自己引起老皇帝的注意,从而接近宁雨昔。***,这个安狐狸瞒着我做了这么多事,还一直不跟我汇报,幸亏她跑的快,不然的话,我一定将她小屁股揍烂。 “仙儿,你当真的刺杀皇帝了?莫非今天的事,就是你----”林大人睁大了眼睛,龇牙咧嘴,小心翼翼问道。以安碧如的狡诈奸猾,什么可能都是有的。乖乖,这事可不是闹着玩的,刺杀皇帝诛九族不说,还是亲闺女杀亲老子,这是大逆中的大逆啊。 “你不要插嘴,先听我说嘛。”秦仙儿轻瞟了他一眼,娇声说道,目中温柔盈盈流转,说不出的娇俏美丽。 “好,好,你快说。”林晚荣收敛了心神,听秦仙儿继续说话。 “师傅劝说了我几天,我心里想着你,又想着给娘亲报仇,最后就答应了。师傅说,我娘亲葬在这相国寺后山的竹林中,那人每年春天都要来此,我便在此处守候。你也知道,我和我娘亲相貌极像,那人一见了我,就认出了我,大喜之下,就要带我回宫。”秦仙儿四处望了一眼,似乎是又想起了当日的情形。她口里的那个人,自然就是当今的大华皇帝了,只不过他们父女的关系似乎还未恢复。 林晚荣听得暗中摇头,安姐姐也太小看老皇帝了,她以为老皇帝并不知道仙儿的存在,殊不知,老皇帝早就将仙儿的身世容貌查的一清二楚,还派了人暗中保护。若不是担心仙儿的身世为诚王所利用,他早就将仙儿接进宫去了。 “所以,你就叫他提拔我,以此作为你回宫的条件?”林晚荣苦笑问道,难怪老皇帝的态度转变如此之快,原来是因为仙儿的关系。不过,以老皇帝的城府,若真是为了挽回女儿,只需要提拔重用我,没有必要又是赐牌匾,又是赐宅子的。看来还是林大人我的真才实学起了作用,他自己安慰自己道。 秦仙儿见他神情郁闷,对此事甚是在意,心里一阵惊慌,急忙道:“相公,我只是想帮帮你。其实,凭你的本事,比那些碌碌无为、贪赃枉法的狗官要强上千倍万倍,封王拜相这些都是迟早的事。” 事情哪是这么简单啊,比这个复杂多了,林晚荣无奈一笑,抚摸着仙儿秀发道:“那后来呢?后来你刺杀他了吗?” 仙儿点头嗯了一声,低下头道:“我回宫之后,便住在昔日娘亲所在的居所里。本来,我是想伺机动手的。一切都已准备妥当,只是有一日整理娘亲遗物的时候,我却意外发现了昔年娘亲亲手所书的一封信。原来娘亲她是,她是----” 仙儿转身望了那青冢一眼,哭泣着说不下去了。林晚荣淡淡叹了一声,他心里清楚,仙儿之所以能如此凑巧的发现那书信,定然是老皇帝做的手脚,这是他为了避免出现父女相残的人伦惨剧,精心策划安排。让仙儿自己发现真相,既保全了仙儿的面子,又挽回了父女感情,可谓一举两得。 “那你现在还恨你父亲吗?”林晚荣将仙儿抱进怀里,紧紧拥着她,轻轻问道。 仙儿像个小猫般蜷缩在他怀里,抱住他宽厚的肩膀,嘤嘤哭泣道:“恨!我当然恨他!若不是他要做什么皇帝,哪里会有人来刺杀他?若没有人刺杀他,我娘亲怎么会甘心情愿为救他而死?我又怎会颠沛流离,连为娘亲守孝都要晚来这么些年?我就是恨他,恨他。相公,他不是我爹爹,我恨他!” 秦仙儿情绪激动起来,抱住他失声痛哭,肝肠寸断,让人看了忍不住的心酸。 林晚荣轻轻拍着她柔弱的肩膀,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这还真是一本理不清的糊涂帐,老皇帝追求大统,这本不是错事,只是他就算有千重心机,大概也不会想到,他要做皇帝,竟然也成了女儿怀恨他的借口,真是事事难料啊。 秦仙儿哭泣了一阵,慢慢的恢复了些,趴在他怀里轻声道:“相公,娘亲葬在这里,只有寥寥几个人知道,是他告诉你来这里寻我的么?” “这个待会儿再告诉你。”林晚荣抚摸着她柔顺的秀发,叹了口气道:“仙儿,我来问你,你刚才说,皇帝每年都来相国寺后山,他是来做什么?这竹楼便是他盖的么?” 仙儿哼了一声:“我娘亲已经死了,就算他来一百年,盖一百座楼,又有什么用?能赎回他的罪孽吗?” 林晚荣微笑着摇头,在她小脸上亲了一下:“傻丫头,如果爱也是一种罪孽的话,那我们就是罪孽深重了。” 秦仙儿愣了一愣,摇头不可置信的道:“相公,你说什么,难道他对我娘会有什么感情?昔年在江南之时,他就只不过当我娘是一个玩物,我才不相信他会怀念我娘亲。”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林晚荣微微一叹,拉着她的小手说道:“皇帝也是人,他与你娘亲朝夕相对,又生下了你,这是永远割舍不去的骨肉亲情。要说他对你娘亲一点感情都没有,我绝对不相信。只不过,他身为万圣之尊,心思深沉,凡事不能轻易外露,更不能轻易表达感情,这是一种压抑,是他做皇帝的代价。” 秦仙儿听得似明非明,凝神沉思着,神情甚是专注。 “你娘亲虽是因他而死,却非他主观意愿所致,就凭他数十年如一日的来此祭奠,足以表明,他对你娘亲,绝非如你所想的玩弄,而是有着极深的感情。他是君临天下的皇帝不假,可是他也是一个丈夫,一个父亲。你一夜之间失去了母亲,也失去了父亲,可是换个角度想,他何尝不是失去了妻子,失去了孩子?他与你一样的伤心,只不过,你可以大声哭出来,他却什么都不能说。仙儿啊,不为人父母,不知父母之心,他做皇帝或许有错,但作为父亲,他还没有做错过。”林晚荣苦苦一叹,想起了自己再也见不到的年迈的父母,心里一阵阵的发酸。 “相公,相公。”也不知沉默了多久,仙儿推了推他,在他耳边温柔地叫喊着。林晚荣擦了下眼角,笑着道:“什么事,是不是我说的不对?” 仙儿摇摇头,痴痴呆呆的望着他,眼中亮晶晶的满是柔情:“相公,你哭了?” “没有,我怎么会哭呢?是风太大了嘛!”林晚荣哈哈大笑,劝诫道:“仙儿,其实退一万步来讲,你有没有想过你娘亲为什么会留下书信来开导你?她就是不希望你因为这件事,而与你父亲反目成仇,如果她还活在这个世界上。看到你们现在这种关系,她会开心吗?” “相公,让我想一想,我的心好乱。”秦仙儿幽幽说道:“你要抱紧我,一动也不许动。” 林晚荣嘻嘻一笑:“抱紧你可以,不过既然来了岳母坟前,我拜上几拜,这总是应该的吧。” 秦仙儿脸上一红,又是羞涩又是欣喜,急忙自他怀里坐起身来。林晚荣在秦如仙的坟前跪下,恭恭敬敬的磕头。秦仙儿依着他跪倒在地,泪落满脸道:“娘亲,仙儿和相公一起给您磕头了。” 一声幽息轻轻响起,一个满脸病容的华服老者,站在远处不引人注意的角落里,望着跪倒在地的二人,眼中升起一阵蒙蒙雾气。 “主子,时辰不早了,您该回去了。”瞎眼魏老头在他身边搀扶着他,轻轻言道。 “秦妃,霓裳----”老皇帝嘴唇缓缓蠕动,声音细小,就连他身边的魏老头,也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主子,有林三开导霓裳公主,应该不会出岔子,您还是早些回去歇着吧。”魏老头恭敬言道。 “让朕再站一会儿,陪陪秦妃,陪陪霓裳----”老皇帝微微一叹,望着远处依偎在林三怀里幸福的霓裳公主,眼中满是疼爱之情。站立一会儿,他突然开口道:“小魏子,你说这林三最喜欢什么?” “喜欢?”魏老头愣了一愣,要说这小子喜欢什么,银子,美女,似乎一个也没落下,样样都在兜里揣着呢。“奴才不知。”他弯腰说道。 “他最喜欢的,是自由,是天马行空。”老皇帝脸上满是笑意:“那朕便给他自由,让他自由发挥去。北边地地方那么大,又是沙漠又是草原,够他闹的吧。” “皇上,您是说胡人?!您要让他领兵?!”老魏一惊道。 *********** 二人在坟前拜完,仙儿满心欢喜,上次是拜师傅,这次是拜娘亲,自己与相公算是完美了。林晚荣找来锄头工具,将秦如仙的寝陵修葺一番,秦仙儿虽是素服在身,但跟在相公身侧,心情开怀,笑容也多了许多。 忙完这些事情,已是夕阳西下时分,林晚荣想起吩咐宁雨昔去办的事情,不知道怎么样了,这丫头会不会溜号了? 秦仙儿见他心神不宁的样子,奇怪道:“相公,你怎么了?” 林晚荣神色一紧,拉住她的手道:“仙儿,我跟你说一件事,你千万不要着急。”秦仙儿嗯了一声,点点头:“相公,你说吧,我不会急的。” 林晚荣盯住仙儿秀美的脸颊,缓缓说道:“今天早晨,皇帝遇刺了!” 仙儿脸上神情急剧变化,时而惊诧,时而愤怒,小手却是变得冰冷,她美目轻闭,两颗泪珠滚出眼窝:“相公,他伤得重么?!” 想起今天亲眼所见的情形,他也不想对仙儿隐瞒,便老老实实的点头道:“据我看来,伤得很重,只怕----” 秦仙儿倏的站起,抹干眼泪,娇声道:“相公,我们走!” ********* 汗,封推时忘了要票,俺也算是旷古绝今了!现在补上,俺要票,兄弟们,俺要月票、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