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章 前卫的想法 - 极品家丁

第三百七十章 前卫的想法

. 杜修元和林晚荣急忙向前望去,只见那门口站着一个老头,左顾右盼一番,便抓起门环轻轻拍门。 “接头的来了。”许震和杜修元同时神情一震,回头望着林晚荣,向他请示,要不要立刻动手。 “再看看吧。”林晚荣淡淡摇头:“这事应该没有这么简单,杜大哥,若你要与这些东瀛人接头,会这样冒冒失失的闯过来吗?” “不会,最起码要先试探一番。”杜修元猛地一下醒悟过来:“林将军,你是说,这只是试探?难道这来的,不是我们要等的人?” “大鱼哪有那么容易上钩。”林晚荣嘿嘿一笑:“再等等吧,好吃的留给最后。” 说话间,那老头拍门良久,屋内一直没有动静,他疑惑的看了大门一眼,转身往回走去。许震和杜修元顿时紧张起来,说试探,那始终是猜想,若这人就是正主,就这样放他走了,岂不是功败垂成? 林晚荣缓缓摇头,轻轻道:“再看看。”话音未落,那老头已走到拐角处,胡同里突然闪出一人拉住他,对他嘀咕了几句,一锭银子扔过来,那老头便欢天喜地的走了。 林晚荣长长的吁了口气,妈的,果然是狡兔三窟,还好老子也不是省油的灯。杜修元和许震也是一阵惊异,林将军真是神机妙算,要是方才就冲上去,只怕正主早就望风而逃了。他二人敬佩的望了林将军一眼,论起斗智。还真没见过谁能敌的过林将军呢。 胡同里钻出一人,却是个身着华服的中年人,留着两撇小胡子,看那模样。似乎是哪家大户的师爷。他三步一停留,五步一回首,不断的四处张望着,警惕性甚高。见到周围并无异动,才小心翼翼的跺到门前,背转身拉动门环长叩三下,又短叩了两下,静待了一会儿,那大门哗啦一声打开,师爷模样的中年人回头迅速张望了一眼。闪身进了院子。 “终于等到了。”许震兴奋地一拍手,叫道:“林将军,我们什么时候动手?” “不急在一时。”林晚荣哼了一声。摇摇头道:“这些还不是大鱼,充其量不过是小虾米,等他们见完之后,再行打算。” 林将军算无遗策,杜修元和许震亲眼所见。对他的话自然没有异议。三人耐心等待了一会儿,久久不见那师爷出来,只是已经证明了宅子里有人。自然也不如何焦急了。 林晚荣自怀里掏出一个比食指略长略狙的白色的小筒,叼在嘴上,划上火廉子,一阵火光烟雾之后,缕缕青烟冉冉升起,林大人长长的吐出一口淡蓝色的烟雾,舒服的叹了口气。 许震和杜修元看的目瞪口呆,这吞云吐雾的家伙是个什么玩意儿,怎么林大人如此享受的样子。许震吞了口口水道:“将军。这难道是李圣大哥新近发明的火器?又是光又是火的。” 林晚荣哈哈大笑道:“这个可不是什么火器,这是我老婆为我卷的烟草。这玩意儿可是个好东西啊,我们大华要走向世界,这烟草可以充当急先锋。只是可惜----” “可惜什么?”杜修元急忙问道,林大人学问渊博,他说烟草是个好东西,它就一定是个好东西。 “可惜,这么好的玩意儿,却长在了突厥。”林晚荣深深一叹,叭嗒吸了一口,脸上满是遗憾之色。 “突厥?”许震到底年轻,轻轻松松就上了林大人的当,他哼了一声道:“那我们就打到突厥去,把这烟草抢回来。杜大哥,林将军,不瞒两位说,我心里一直有个困惑,我大华幅员辽阔,百姓聪慧,却为何会一直受到外来欺侮?为什么会是胡人一直来欺负我们?为什么我们就不能去欺负胡人呢?二位大人,我说了你们可别笑话,其实我一直有个梦想,就是将我大华的旗帜插遍胡人的土地,让我大华的士兵在那里可以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林晚荣倒抽了一口冷气,果然是少年英俊,把老子想说而不敢说地话都讲了出来,唉,这个想法太邪恶了。 杜修元大概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想法,一时惊得目瞪口呆,细细一想,又不得不承认,许震说的有道理啊,为什么我们大华就不会欺负别人呢?是因为我们已经习惯被别人欺负了么? 林晚荣感慨的拍拍许震肩膀,笑道:“小许,我不得不说,你的观念真的非常非常前卫,都快接近于我了。唉,和平与发展,乃是皮这世界永恒的主题,不过局部的战乱和冲突也是在所难免嘛,等你在胡人土地上无恶不作的时候,全大华人民都会为你而欣慰的,嘿嘿----” 三人一起大笑起来,颇有些兽血沸腾的感觉,冤冤相报或许是错误,但以德报怨这样的事,他们也绝不会干,和平不是靠嘴喊,是血与火锤炼出来的。 林大人将烟卷递给二人尝了几口,呛的许杜二人连连咳嗽不止,口中辛酸苦辣,却又有些超出寻常的过瘾感觉,又抢着吸了两口。林大人看的暗自忏悔,我有罪啊,这大概就是本世纪第一代烟民的雏形了。 闹了一会儿,林晚荣一挥手,另二人便停止了说笑,只见对面大门打开,那师爷小心李翼的探头出来张望一眼,迅疾的跨门而出,往人群中行去。 林晚荣嘿嘿一笑:“杜大哥,找几个机灵点的兄弟跟着他,记住,一定要谨慎,不能打草惊蛇。妈的,这师爷竟然会讲鬼子话,京中能养出这样的门客的,又能有几家,嘿嘿----” 他虽然没有言明,杜修元却从他的话里嗅出了那么点意思,沉默了一阵:“确实要小心,这事可不是闹着玩的,许震,你亲自去吧。” 林晚荣点点头,许震又机灵又忠心,确实是块好料子,虽然观念略微超前了那么一点点,不过正对了林大人脾胃。 “将军,接下来怎么办?屋里的那些倭人要如何处置。”待许震离开,杜修元小声问道。 林大人嘿嘿道:“杜大哥,你带了多少兄弟来?” 杜修元笑道:“在这周围的,大概有百余。西门外,还有两个千人队,另有火炮三门,神机营火箭手百人。” 乖乖,这杜修元果然不是吃素的,里里外外安排了小三千人,还有大炮助阵,老子就喜欢这样的阵势,欺负人最爽了!林晚荣嘿嘿两声,阴阴笑道:“好极好极,你安排兄弟们将这宅子给我团团围住,动作一定要轻,要让这些忍者们忍在里面不敢动。人数也不要多,随便安排两千人好了,火炮三门也就将就了。唉,欺负人的事情我真的干不了,杜大哥,你说我是不是很厚道?” “厚道,确实厚道。”杜修元哈哈一笑,跟在林将军身边,他的脸皮也不知不觉增厚了许多。 待到杜修元调兵遣将安排去了,林大人坐在窗边抽了口烟,忽地一拍巴掌,哎哟,忘了件事,那师爷会说鬼子话自然可以与鬼子交流,老子又不懂鸟语,却要如何与东瀛人对话? “宁仙子,宁仙子,雨昔,雨昔----”想起仙子姐姐精通鸟语,正是做那翻译官的上好人选,也不管她此刻在不在身边,林大人故计重施,张口大叫。 屋内一片宁静,他的声音空空回响,却久久不见人影,宁仙子便如空气一般,不知道躲在哪里。 “办完了事还不回来,你这叫渎职,你知道吗?”林大人狠狠叫了几声,颇有些气急败坏模样。酒楼下面闲人越来越多,这是杜修元调兵进来,马上就要动手了,可是翻译的问题还没搞定,叫我如何和东瀛人交流追问那三十五万两银子的下落? “你这人怎地如此无耻?”一个轻飘飘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宁仙子浑身素衣,静静的立在了他身前,冰肌雪肤,秀眉微扬,身材挺拔俏立,如月宫里的嫦娥般美丽动人。 “谢谢夸奖。”林晚荣嘻嘻一笑:“你不说,我还真的不知道我有这么个优点呢。姐姐,一天不见,你长得越发大、越发的好看了,像花儿一样。” “你又有什么事?”宁仙子眉头轻蹙,摇头一叹,她现在最后悔的事情就是遇到了这个人,又不能打,又不能杀,看着真是别扭。 “其实也没什么大事。”林大人轻轻一笑,望着她道:“青旋在哪里?” “你还在痴心妄想么?”宁仙子冷冷一笑:“我早说过,青旋绝不会对你产生感----” “省点口水吧。”林晚荣不屑一笑:“我和我老婆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插嘴。你不告诉我青旋的事情,我也不勉强你。现在我要捉鬼了,你去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