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一章 仙子姐姐,我爱你! - 极品家丁

第三百七十一章 仙子姐姐,我爱你!

. 捉鬼?宁雨昔微微一愣,接着就明白了,听他方才与另外二人商量的语气,他是要去捉拿东瀛人了。 “你是要我与你做通译么?”宁雨昔微微一笑,这人的鬼心眼真多,明明有求于自己,却偏偏装成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林晚荣哈哈一笑,拍掌道:“仙子姐姐真聪明,我瞧你慈眉善目的,将来一定是个好妈咪,我是好爹地。” 宁仙子根本听不懂他在说什么,摇摇头冷冷道:“我与你之间的协议,并无包括这么多事,你还是另请高明吧。” “梆梆”两声轻响,杜修元在外面拍门道:“林将军,都已经准备好了,就等您发号施令了。” “我马上就来。”林晚荣大声应道,说话间却觉眼前身形一晃,宁雨昔如一缕青烟般飘然而去,留给他一个无限动人的背影。 就这么跑了?林晚荣呆呆愣了半晌,好歹大家是一路人,她怎么能说走就走?跟女人还真是不能讲义气啊! 眼下时间紧迫,先擒住那些东瀛人是正经,他急匆匆开了大门,与杜修元下楼而去。刚才只顾着与宁仙子说话没有留意,盏茶之前还是热热闹闹的西城大街,眼下却人影稀疏。见杜修元笑得诡异的模样,林晚荣奇道:“这是怎么了?人呢,你把他们都赶跑了?” 杜修元哈哈笑道:“末将怎么会做这种事情呢。我只是安排了两个兄弟,在城门外的洼地里捡了两锭金沙,消息流传开来。于是,大家都赶着去了,城门外正排队呢。” “做人怎么能这么奸诈呢?杜大哥,你要向我学习。学习我的坦诚和正直。”林大人摇头一叹,对杜修元的做法“深恶痛绝”。 杜修元还真是一点不含糊,片刻之间,便调集了数千人马,将那小院子团团围住,连一只苍蝇也飞不出来。林晚荣走了过去,盯住那正门,冷冷哼了一声:“杜大哥,里面有动静么?” 杜修元摇摇头道:“一点动静没有,这些东瀛人可真能忍。” “那是杜大哥你不知道他们地名字。他们在东瀛叫做忍者,其实就是曾忍着’的意思。”林晚荣嘻嘻一笑,大手一挥。神机营数百名火箭手,手搭长弓,箭支上染上煤油,箭头熊熊燃烧,对准了那小院。 “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抗拒从严,坦白更严。限你们一盏茶之内出来投降。否则,统统死啦死啦的!”林大人双手荷在嘴边,对着屋里大声叫道。没人翻译,有点为难他了,幸亏他会几句通用的“东瀛语”----哟西,死啦死啦,花姑娘----张嘴就来! 屋里寂静无声,死一般的沉寂,火箭上噼里啪啦的火花乱窜。声响显得格外的刺耳。 “林将军,怎么办?”杜修元沉声问道:“要冲进去么?留不留活口?” “先拿火烧,烧不死再冲。留一个活的,能张嘴说话就行,腿啊,脚啊,小鸡鸡什么的就无所谓了。”林大人嘿嘿一笑,说的甚是轻松,杜修元听了却是阵阵恶汗。他朝后面挥了挥手,一队弓箭手便执着火箭簇拥而上,箭矢对准房梁正要发射,忽听屋内一声尖锐的哨响,数十条黑衣人影如密蝗般一飞冲天,手中弯刀带着凄厉啸声,直往众人扑来,来势极为迅猛。 “弓箭手,射----”杜修元久经战阵,对这场面自是昂然不惧,号令一出,数百只箭矢便如纷飞的蝗雨一般激射而去。这十余名黑衣人,论起个人搏斗术,强于场中任何一人,但要与这经历战火考验的铁血之师相比,却无异于以卵击石,还没哼出几声,便被纷飞箭雨笼罩,手中弯刀拼命抵挡几下,便已被数箭穿心射成了刺猬。尚有几个强悍的,虽是浑身插满了箭支,却拼命的冲破了箭雨封锁,直往林晚荣面前奔来。 “步营,守----”杜修元大吼一声,数百名步骑结阵,手中长矛一起挥舞,在林晚荣与杜修元面前结成一片密不透风的墙壁。那冲破箭雨地黑衣人早已是强弩之末,力竭之下正扑在锋利的长矛上,浑身上下被捅出了无数个窟窿,众兵士用力一甩,便将他尸体扔回了院中。 这一番冲击射杀,随着杜修元的口令,短短时间之内便已完成,干净利落,显示了这支队伍精良的素质。林晚荣看的心怀大慰,这样的队伍,就是碰到了彪悍的胡人,也差不了多少。 数十名东瀛武士,一声未吭,眨眼之间便被消灭的干干净净,林晚荣四处查看一番,却是个个死透了,没一个能张嘴的。 “杜大哥,昨日你清点没有?躲在这屋里的总共有多少人?”林大人皱眉问道。 “总共是十五人。眼下只有十二具尸首。”杜修元自信满满的答道,朝着屋里奴了奴嘴。 林晚荣老怀大定,我说杜大哥怎么如此气定神闲呢,原来算准了里面还有没死的。这些东瀛武士甚是狡猾,若是昨夜杜修元没有清查人数,今日说不定就会有几个漏网的。换句话说,这十二个人做了诱饵,那最后剩下的,必定是重要人物。 “活的,我要活的。”林晚荣对杜修元打了个手势,轻轻言道。 杜修元点了点头,对着身后又是一挥手,数十名弓箭手缓步上前,举弓瞄准了屋里的窗户。那箭支甚是奇特,除了尖尖的准星之外,最为显眼的,是箭支上缠的一层薄薄的小袋子,袋里装着的是粉面一样的东西。 这是什么玩意儿?我还没见过呢,林大人啧啧称奇,杜修元笑道:“这个是李圣想出来的主意,他说,也是跟林将军你学的。” “跟我学,我可不会射箭。”林晚荣笑着道。 杜修元哈哈一笑,扫了弓箭手一眼,挥手道:“对准窗户,射!” “噗”“噗”的轻响,箭支顺窗而入,落地之时,正好击穿小袋,阵阵白色烟雾腾腾升起,在房中弥漫开来。 “迷药!!!”这白色的粉雾,林大人可太熟悉了,正是他随身携带的宝贝之一。这样的招数都能想出来,李圣真是太有才了,林晚荣哈哈大笑,难怪杜大哥说是跟我学的呢,还真没冤枉我。 等了一阵,烟雾渐渐消散,杜修元拔剑一挥:“兄弟们,跟我冲啊!”数百名兵丁一拥而入,眨眼就将小院占得满满,林晚荣跟在杜修元后面冲进屋去,就见两名黑衣人躺倒在地上,不断的咳嗽着,显然是中了迷药,尚未完全昏迷。 早有兵士冲了过去,将二人绑了起来,连带前面死透的,总共也只有十四人。杜修元带着众人前前后后的搜查了一遍,却仍未见到最后一人的影子。 “杜大哥,你没有数错吧?”林晚荣看了一眼被俘的两个东瀛武士,笑着问道。 “绝不会有错,十五个人!”杜修元严肃道:“还有一个带头的,我昨夜认得他的身形,瘦瘦的,今日却一直没有见着。” 要的就是带头的!听杜修元这么一说,林晚荣顿时来了精神,杜大哥他们一直守在门外,没有任何人出去,按理说他应该还在啊! 没有任何人出去?等等,不是,有一个人进来,他又出去了。难道----林晚荣猛地一拍大腿:“哎呀,不好,移花接木,那王八跑了,那王八化装成师爷跑了。许震,快去叫许震。” “什么移花接木?”杜修元脑子没有林大人转的快,还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禀将军,前面院子里发现一具尸首。”一个兵士急急过来禀报道。杜修元一愣,看了林晚荣一眼,林将军微微叹了口气:“不用看了,死的那个是真师爷,出去的那个是假师爷。妈的,这些狗东西,真是狡猾狡猾的。” “将军,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杜修元心有不甘说道,守了一天一夜,却叫带头的给跑了,心中沮丧可想而知。 “他想跑?他能跑的了么?”林晚荣嘻嘻一笑:“杜大哥,有许震跟着他呢,妈的,真是臭棋出妙着啊。” 杜修元也醒悟了,对啊,有许震跟着呢,他跑不了的,林将军还真是有神通,处处都有后手。 “杀了真师爷,装作假师爷,这些狗东西真够歹毒。”林晚荣哼哼了两声,在院子里走了几步,沉吟道:“连自己人也杀,那便只有一个解释----他是急着去见一个非常重要的人,要借这师爷的身份掩护自己!” “总算你还有点小聪明。”窗外传来一阵女子的讥笑,接着便听噗通一声,一个黑影摔落在了院中,正是那方才逃走的假师爷。 “仙子姐姐,我爱你!”林大人兴奋的跳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