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三章 太不要脸了 - 极品家丁

第三百七十三章 太不要脸了

. 杜修元和许震虽是不明原委,大概意思却是听得不差,知道这些东瀛人为了银子,竟然毒杀了如此多的大华同胞,顿时义愤填膺,拉住了佐佐木让他丝毫动弹不得,林晚荣重重踢了几脚,拔出钢刀架在佐佐木脖子上,冷冷道:“老子再问你一遍,那五千兵士,都被你们东瀛人毒杀了么?” 佐佐木哼了一声:“他们的,没用。死的,很好!” 林晚荣额头青筋根根绷起,强自压制了愤火,阴阴一笑道:“许震,我把他交给你了,你要向我保证,一年之后他必须还活着,但是,要比死了还难受。” “得令。”许震嘿嘿一笑,眼中喷出阵阵怒火:“末将一定完成任务。” 挥挥手,许震便将佐佐木压了下去,杜修元见林将军心情似乎不太好,便乖巧的退了出去,留下他一个人静静思索。 “你真的要杀了这倭人么?你不想知道他们藏银子的地方了么?”一个女子声音在林晚荣耳边响起,轻柔缥缈,淡淡的幽香飘进他鼻孔,让他心思也活动了几分。若换在平日,他定会好好调戏一番,只是今日,却没了那兴趣。 “这些是东瀛忍者,是他们培养的死士,藏银子的地方,你认为他会说吗?三十五万两白银,可不是那么轻易搬的走的,只要在济宁地界内,就是把济宁挖地三尺,也要找寻出来。至于这个杂碎,我不是要杀他----我是要让他生不如死。让他后悔在这世界上投了胎。”林晚荣咬牙哼了一声,眼中射出愤怒的光芒:“五千人,足足五千人!这些倭人,在我大华的土地上,毒杀了我五千同胞,仙子姐姐,若是换了你,你会怎么做?” 宁雨昔眉头轻皱,淡淡说道:“倭人固然毒辣,可是你有没有想过,这五千人是背弃了皇帝,投入到了另一个阵营当中做了反贼。说的不客气些,他们是助纣为虐,死有余辜!” 林晚荣看了她一眼。眼神中有一种说不出的轻蔑味道,与从前的色迷迷眼光绝然不同,这是一种彻头彻尾的轻蔑。这种神情出现在他身上还是头一次见。宁雨昔凝眉道:“怎地?我说错了么?!” “你没错!错的是你师傅。”林晚荣轻叹口气:“她把你培养成一个高高在上、不识人间烟火的绝代仙子。你代表的是正义,是公信,看起来人人敬仰,风光无限,可是,你真的以为自己了不起么?” 宁雨昔恼怒道:“不许你背后议论我师傅。” “议论她?我没那兴趣。我是在教你,教你一个最浅显的道理,你和你师傅从来没有弄明白过的道理。”林晚荣冷冷一笑,说话如疾风骤雨,丝毫不留情面。 宁雨昔转身便走,懒得听他废话,林晚荣看着她疾行,摇头轻蔑一笑:“你们根本就不明白人是为了什么而活着。” 宁雨昔缓缓止住了脚步,转过身扫他一眼,淡淡道:“你说什么?” “我说的不清楚么?仙子姐姐,你知道人是为了什么而活着吗?”林晚荣斜靠在桌边,脸上满是玩世不恭的神情。 宁雨昔思考一阵。正色道:“每个人都有理想,这是他们活在世上的动力。” “扯淡吧。”林晚荣嘴边浮起一丝微笑,不屑的挥挥手:“让我来告诉你吧,仙子姐姐,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就是为了吃饭。什么理想,什么追求,那都是吃饱了撑的,和饱暖思淫欲是一个路数。你说那五千兵士是反贼,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对他们来说,效忠皇帝和效忠诚王有区别么?一样是要卖命,一样是要换口饭吃,注定只有少部分人可以飞黄腾达,其他人一样是要战死在沙场,他们很多人一辈子都不会明白,自己究竟为了什么而战斗,可是大部分人都没有选择的机会。说穿了,他们不是罪人,更不是我们的敌人,他们和我们一样,都是被人利用的可怜虫,不管是皇帝还是诚王,在他们面前,人民永远都是被利用的对象----我说的这些你能听懂么?” 宁雨昔脸上满是惊愕之色,显然对他这番惊世骇俗的话语难以理解,林晚荣摇头苦笑,心中忽然想起肖青旋,在金陵之时,每日在自己的小房子里与她聊天,胡聊海侃的,那丫头总是喜欢听他讲起各种各样的惊奇理论,然后深深思考,针对性发问,叫他都应付不过来。说起政治抱负,唯有青旋是他的知音。他长长出了一口气;轻声叹道,“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宁雨昔有些吃惊,她少女时代便已是万人敬仰的对象,这些年下来更是见惯了盛世繁华人间美景,何曾有人如此教训过她?偏林三这番话语字字珠玑、处处深刻,观点极为新颖独特,叫人忍不住的深入思考。 “说的过于复杂了,你可能听不懂。”林晚荣嘻嘻一笑:“不过,以你的智商,听不懂也情有可原。” 这一句倒不用想也知道是什么意思,宁雨昔扫他一眼,哼了一声:“你这人,好端端的,为何又要骂人?” “不是骂人,只不过情不自禁的比较了一下你和安姐姐。仙子姐姐,你和安姐姐相互之间斗争了这么多年,彼此应该都是知根知底了。恰巧小弟弟我,又和两位姐姐都有过亲密接触,你知道在我心里,我更喜欢谁么?”林晚荣嘿嘿笑道,抛出了一个诱人的糖果,是个女人都逃不开这个诱惑。 宁雨昔微微一笑:“我不听你胡说八道,我与安师妹的事情,不是你想像的那么简单,你喜欢谁也与我无关----就算你喜欢她多一些又如何?” 这仙子姐姐真是大大的狡猾,林晚荣哈哈笑道:“你说的不错,我的确喜欢安姐姐胜过仙子你----至于原因么,唉,仙子姐姐一定不想知道,我还是不说为好。” 宁雨昔摇摇头,无可奈何道:“你这人还真够无聊的,整日里不会做些正事么?不听你胡说八道,我要走了。” 林晚荣心中偷乐,你平日里说走就走,哪像今日这般拖拉,还提前预警一声?看来仙子也有思凡的时候,她也是女人,女人的那点小心思,她也逃不脱。 “原因很简单,安姐姐虽然败在了你手中,但是她不断的挣扎、坚强不屈,外表狡猾,内里却是温柔如水,叫人感动和爱怜,她活的更真实,更像个女人。而仙子姐姐你,高高在上,高不可攀,就像那水中花、镜中月,触不着,摸不到,虚无缥缈,难以接近。说的粗俗点,恕我直言,除了胸前有肉,其他地方,还真看不出来你有什么女人味道。”林晚荣笑眯眯的在她丰满的酥胸上打量了一番,脸上神色正义凛然。 “你----”宁仙子涵养再好,听他在自己面前口出粗俗,也忍不住气结:“你,你这卑鄙小人,无耻。” “姐姐你骂的还不够恶毒。”林晚荣嘻嘻一笑:“其实骂人也很有学问的,例如刚才这一句你就可以这样骂----嗯,你坏死了!!!关于这一点你可以虚心向安姐姐请教,一定会有不少的收货。当然,什么时候学会了勾引我,你就勉勉强强可以出师了----哎哟,哎哟,你做什么,君子动口,女人动手,猴子偷桃可以,但是打人千万不要打脸----” 杜修元和许震在外面听得面面相觑,这动静闹的,林将军在里面演双簧么?一个人扮两把声,学的惟妙惟肖,绝了! 咣当一声,大门推开了,杜修元二人望着推门而出的林大人,嘴巴张得老大,久久合不拢来,足可以塞下两个鸡蛋。 “看什么,没见过男人打腮红么?”林大人捂住面颊,恼羞成火的说道。 “见过,见过。”二人忍住了笑道:“将军想人所不敢想,为人所不敢为,实在是有想法,有创意,末将等佩服佩服!”二人说着,却还贼头贼脑往屋里张望着,似是在寻找什么宝贝。 “来人啊!”见了这俩小子挤眉弄眼的样子,林大人一阵恼怒,大声吩咐道。 “卑职在!”几个军弈速速上前,听候林大人差遣。 林晚荣毫不犹豫的下令:“去大街上买十斤腮红回来,把这俩小子脸上屁股上全给我涂满了,少一个地方也不行。”众人哄堂大笑,杜修元和许震哗啦一声跑开,溜的比兔子还快,只留下一串大笑洒落在院中。 远远的屋顶上,宁仙子出神的望着自己娇嫩的双手,脸上满是不可置信的神色。我修身养性这么多年,今日竟被他激的发了怒火,这人真是太不要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