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五章 我有罪 - 极品家丁

第三百七十五章 我有罪

. 大小姐目瞪口呆,呆呆的望了他半晌,良久才恢复了些神智,四处打量了一番,见无人听见,才压低了声音颤抖着道:“你,你不要命了?这么大逆不道的话也敢说出口?” “嘿嘿,我开个玩笑的。”林大人哈哈笑道:“若是我做了皇帝,我定然封你个大贵妃,让你荣耀乡里,人人羡慕。” 大小姐急忙将他往里拉了拉,提防这大逆不道的言论被别人听见,柳眉一竖道:“你是过糊涂了么?天还没全黑,你怎么就做起梦来了----我做贵妃,那谁做皇后压着我?” “啊,那个,我随便说说的,天色不早了,你早些歇着吧,我明天早上再来看你。”林大人话完便要遁走,大小姐哼了一声,火道:“你究竟还养了多少狐媚子,快些老实招来。” “真是的,我是那种人么?”林晚荣嘿嘿道:“你看我的样子,就知道我有多清纯了。” 大小姐望着他的脸颊,伸出手轻轻抚摸着,忽地泣道:“这是她打的么?她怎么下的了手?还没过门便会这样欺负你了!公主了不起么,我这就找她理论去。” 汗,这都是哪跟哪啊,能欺负我林三哥的女人,还没出生呢。他打了个哈哈,急忙拉住了怒走的大小姐:“你误会了,这跟公主没有关系,她在我面前跟猫似的。” “那你这是----”大小姐温柔的摸着他的面颊,柔声问道。 “是工伤,也是意外。”他大言不惭地道:“好了,先不说这些了。我明日打早,要往山东去一趟,家里这摊子事,你和巧巧多照应一些。” “山东?你去山东做什么?”林三这两天忙的跟子似的。大小姐连他的影子都没见着,嘴上骂着,心里却是无比记挂,听闻他回来之后便又要走,自然大惊失色。 林晚荣想了一想,拉住她手道:“玉若,按说这件事大如天,本来是不能告诉你的。但是你也不是外人,我又诚实正直,不想说谎话骗你。你答应我,听了这件事之后,一定要保密再保密,绝不能让外人知道。” 林大人精通的就是这个,大事不瞒小事瞒,一句话说下来,萧玉若中了他的糖衣炮弹却不自觉,见他无比郑重的脸色。大小姐心里甜甜,乖巧的嗯了一声,点头应是。 “山东出事了,洛家出事了。”林晚荣深深一叹,将此事的前因后果讲了一遍。大小姐是做生意的,对银子的认识比任何人都深刻,听闻在济宁丢失了三十五万两银子的军饷,顿时惊得脸色煞白。她是女人,天生爱吃醋,对洛小姐与林三的事有些介怀,却也知道此时不是争风吃醋的时候,望着林三担忧的道:“那你准备怎么办?” “怎么办?”林晚荣苦笑着摇头:“当日在金陵的时候。洛敏对我有扶助之情,洛远是我兄弟,凝儿又和我勾搭那个啥,我要是撒手不管,那还算人么?今日一早我让老徐进宫去求情了,希望皇上宽限几日我想办法帮他们找回这些银子。” “贼人既然敢劫银,自然早已安排妥当,你这一去,盲人瞎马的,万一找不回来----”大小姐忧心忡忡的看了他一眼,不敢说下去了。 “若真找不回来,我就是变卖家财,也要救他们。”林晚荣斩钉截铁道,脸上没有一丝犹豫之色。 大小姐眼中蒙上一层淡淡的水雾,哀怨道:“散尽家财,那你以后怎么办?为了洛凝,你真的什么都愿意付出?” “换了你,我也是一样的。”林晚荣嘻嘻一笑:“对我来说,钱财都是身外之物,没了可以再挣,可若是失去了喜欢的人,那人生活的就没有趣味了。” 大小姐沉默良久,忽的抱住他痛哭,小拳头如雨点般砸上他胸膛:“你这个花心的死人,我恨死你了,恨死你了。” 林大人满脸正气地纠正道:“不是花心,是多情,有本质区别的。” “就是花心,就是花心。”大小姐擦了泪珠,依依不饶的看他一眼,忽地轻声道:“你等一下,我去去就来。”不待林晚荣说话,她转身就走,咣当一声关门出去了。 林晚荣眉头一紧,这丫头干什么去了,神神秘秘的。等了好大一会儿,大小姐才推门而入,递给他一个小包袱,柔声道:“这个,你拿着。” “这是什么?”林晚荣惊奇道,这小包袱很轻,摸着没什么重量,似乎就只有几张薄薄的纸片。 “这些,是我萧家在金陵、杭州、京城等地的地契,合计起来也有十余处,估摸着能值些银子,还有我萧家在各地的分号,典当之后,价值也是不菲。”大小姐淡淡说道,眼中满是坚定之色。 “这怎么能行?”林晚荣大吃一惊,急忙将那小包袱塞回她手里:“把这些给了我,萧家就什么都没了。你如何向你的宗亲族戚、如何向夫人交代?” 大小姐哼了一声:“萧家现在是我当家,娘亲不会说什么的。倒是你方才说过的话,自己都忘记了么?‘钱财都是身外之物,没了可以再挣,可若是失去了喜欢的人,那人生活的就没有趣味了’,这是你教我的,我都牢牢记着呢。” 大小姐总是这样,外表看起来冷漠严厉,可真是要温柔起来,每次都让老子感动的要去投江,林大人眼角湿润,心怀激荡,正要去抱紧她,忽见大小姐手里多出了一把明晃晃的剪刀,正对准了胸口,剪刀锋利,在窗外射进的淡淡月光照耀下,闪着幽幽的寒光。 林晚荣满腔的柔情顿时化作惊骇:“大小姐,你这是干什么?千万不要想不开啊。” 萧玉若哼了一声,冷冷道:“我萧家的一切都是你的了,除了你,我什么都没有了。从现在起,这把剪刀就跟随在我身边,若你辜负了我,我就拿这把剪刀,先捅你,再捅我。”大小姐神情冰冷,对着他狠狠比划了几下,又对着自己胸口比划了几下,神情决绝,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 林大人背上冷汗刷刷而下,仿佛见到自己做了陈世美浑身上下被捅出十八个窟窿的样子,大小姐的性格够特别,够火辣,我太他妈喜欢了。他小心翼翼的取过那剪刀丢在地上,紧紧抱住大小姐,感激涕零道:“大小姐,玉若,小心肝,你对我太好了,我要是辜负了你,我就太不是人了。” 大小姐依偎在他怀里,脸上泛起一阵胜利的微笑,柔声道:“只要你一辈子对我好,我就什么都知足了。” 多么朴实的话语啊,天下的好女子都让老子碰到了,林大人心里阵阵的惭愧,紧紧搂住大小姐,眼泪鼻涕一起流下:“大小姐,我坦白,我有罪,我对你的心思不纯,每次都想占你便宜。” 废话,没我的默许,你能占到便宜?大小姐脸上阵阵的火热,装作若无其事的搂住他,拍拍他肩膀道:“你知道就好,以后可要改正了。” “不仅于此,我还有更大的罪过。大小姐,我的心思龌龊,每次见到你和二小姐在一起,我就想,我就想----” “你想什么?”大小姐捏紧了小拳头,心里噗噗跳了两下。 “我有罪,我想把你们剥光了一起骗上----啊----”一阵凄厉惨叫惊天动地,传入萧夫人和巧巧的耳膜,巧巧凝眉道:“夫人,你听到了么?像是大哥的声音!” “是么?我怎么没有听出来?是你太想他了吧。”夫人笑道:“他和玉若说话,玉若的性格你还不清楚?她对你们家林三心疼的像宝贝似的,还能出什么事。” 这倒也是,大哥不对大小姐做出点什么已经是异数了,若说大小姐制住了大哥,那才是滑天下之大稽了。 心里正想着,忽见门口出现一个身影,巧巧吓的啊的尖叫一声:“大哥,你怎么了?” 林大人衣服也被扯破了,头发乱成鸡窝,紧紧捂住脸颊,尴尬笑道:“没什么,刚才一不小心,又撞树上了,与大小姐无关,真的无关。” 大小姐含笑自他背后走了出来,将那小包袱塞进他怀里,温柔而又甜蜜的为他整理了一下乱糟糟的发髻,将他衣衫梳理整齐,脸上浮起一丝甜美的笑容:“我方才与你说的,你都记住了么?路上要当心安全,注意饮食,防火防盗。不要朝三暮四、朝秦暮楚,否则,我会很生气,后果你知道的!” “知道,知道,后果很严重。”林大人捂着脸颊,谄媚笑道。那神态落在巧巧与夫人眼里,二人互相看了一眼,心里同时浮起一个词:诡异,说不出的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