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八章 奇特的补品 - 极品家丁

第三百七十八章 奇特的补品

. 林晚荣急赶两步,正扶住那摇摇欲坠的娇躯,洛凝身上冰冷的盔甲格在他胸前,感觉不到一丝温暖。 “凝儿,凝儿,你怎么了?”望着洛凝那消瘦的双肩,苍白无血的脸色,林晚荣心里阵阵的难受,紧紧搂住她柔弱的身子急声叫道。 洛凝长长的睫毛抖了抖,美丽的大眼睛缓缓睁开,呆呆望着他,忽然“哇”的一声,扑到他怀里失声大哭:“林大哥,你终于来了,你终于来了。” “是大哥不好,大哥来晚了。”望着洛凝那消瘦的脸颊,长长的睫毛上沾染着晶莹的泪珠,如一株带雨的梨花般楚楚可怜惹人心疼,林晚荣心里也不好受,紧紧搂住了她,任凭她在自己怀里尽情痛哭,尽情宣泄着。 相思最是催人,洛凝与他分别数月,心里早已牵挂万分,又适家逢剧变迭遭打击,全凭一口劲苦苦支撑,如今见了他的面,心中那口气便彻底的散了,泪水顿如泄了闸的洪水般汹涌而出,川流不息。 也不知过了多久,感觉洛凝哭泣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林晚荣定睛一看,洛凝已在他怀中沉睡了过去。光滑细腻的肌肤便如一方上好的温玉般美丽动人,双颊上沾染着点点泪痕,如露珠般皎洁晶莹,樱桃小口因为失水有些干裂发白,却更让人怜爱心疼。 望着她含泪带笑熟睡的样子,林晚荣长长嘘了口气,心中有一种淡淡的满足感,让身边的每一个人都幸福,人生就是这么简单。 他抱起洛凝,正要移动步伐,怀里的娇躯却动了动,美丽的大眼睛缓缓睁开,惊道:“大哥,你要到哪里去?” 这丫头都成惊弓之鸟了,林晚荣温柔笑笑,在她秀发上抚摸几下道:“傻丫头,这春寒露重的,你就这样熟睡下去,肯定要染上风寒的,我带你回府去,你好好休息一阵。” 洛凝缓缓摇头,摇摇晃晃地自他怀里站了起来。林晚荣急忙扶住她,心疼道:“凝儿,你这是做什么?” 洛小姐满面坚毅之色,好看的嘴角弯起一个倔强的弧线,望着他轻道:“大哥,爹爹出了事情,我现在还不能休息,一日找不出那些库银,我就一日不能躺下。” “谁说不能休息?”林晚荣强行将她抱起,哼了一声道:“寻找库银绝非一天两天之事,你这样下去,银子未找到,却先把身体拖垮了,这怎么能行?大哥还没与你洞房呢----” “大哥----”洛凝娇羞不堪的低下头去,自耳后到脖子染上一层淡淡的粉色,更衬的她肌肤如玉,美丽动人,凹凸有致的身体掩映在宽大沉重的盔甲里,如水柔情中,却又平添了一股英气,叫人好生爱怜。 “傻丫头。大哥既然来了,就绝不会再让你吃苦受罪,寻找银子的事情就交给我去办,大哥的本事你还不知道吗?”林晚荣朝她眨了眨眼睛,自信满满地道。 洛凝美丽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望着她,长长的睫毛微微抖动,淡淡的水雾自她眼中升起,她轻轻嗯了一声,心里又酸又甜,紧紧抱住他宽厚的肩膀,轻泣道:“大哥,凝儿是不是很没用,每次都要给你添麻烦?” “怎么没用呢?”林晚荣哈哈大笑道:“我的凝儿能歌善舞,能诗会画,天真善良,关注民生,充满爱心和同情心,乃是一等一的好女孩,大哥最喜欢的就是这样的。” 洛凝小嘴一嘟,轻轻摇头道:“我知道大哥你是安慰我,这样的女子,应该是你最讨厌的才是。我只会些无用的东西,诗诗画画的赚不了银子更救不了人,所谓的充满爱心,也不过是把你辛辛苦苦赚的银子大把大把的撒出去,大哥,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只摆在案上的花瓶,外表光鲜,却百无一用,你是不是很嫌弃我?” 这丫头倒挺善于自我检讨的,虽然你的确挺善于花银子的,但你老公我不在乎,林晚荣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而笑道:“凝儿,你觉得人的这一辈子,最重要的事情是做什么?” 洛凝依偎在他怀里,柔声道:“大哥最会狡辩,我猜什么你都会说错的,还是你说我来听好了。” 汗,这丫头还真是了解我啊,林晚荣打了个哈哈道:“其实呢,人的一辈子,钱财富贵什么的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要过的开心。只要凝儿你喜欢,天天作诗作画又怎样?乱花银子又怎样?做个花瓶又怎样?你老公我有的是银子,就喜欢看你天天作诗作画的,就喜欢你天天花银子,我高兴、我乐意。你心地善良,助人为乐,就算别人说你是花瓶又怎样,你伤害到别人了么?你过的不开心么?” 洛凝摇了摇头,轻声道:“不,我过的很开心。” 林晚荣笑道:“这就是了么!世上本无事,庸人自扰之。人这一辈子,太多的心理束缚,难得像你这样率性而为,以后有老公罩着你,你就尽情的吃喝玩乐,尽情的给我花银子吧,赚银子不就是为了花的爽么?哦,对了,你不是喜欢旅游么,我这次在京城恰好碰到了一个高丽旅游团,其中有一位导游小姐叫徐长今的,见识广博,眼界开阔,性格倒是和你有些像。你若喜欢的话,赶明儿到了京城,我让她带你去高丽转转。” 什么老公花瓶的,听他信口道来,洛凝又喜又羞,待说到高丽导游徐长今,洛小姐再也难以抑制住心中的兴奋,拉住他手道:“真的么,大哥?我真的可以去高丽看看么?” “当然可以了。”林大人胸脯拍的当当响:“你老公我,在高丽的名头可是一等一的响亮。连他们的王子叫做李承载的,见了我也不敢大声说话。你到了高丽,想要什么,想拿什么。尽管开口就是了,千万别客气,客气是犯罪!” 他心里哼哼了一声,***,高丽人这次赚了,幸亏有了这夫人路线,要不是我老婆想到高丽转转,鬼才懒得理你呢。到时候一定要嘱咐凝儿多收礼,收好礼,从济州岛收到金刚山,要不然真对不起咱这番苦心。 洛凝听得噗嗤一笑,风情万种道:“大哥就喜欢胡说八道,说的好像那高丽就是咱们家开的似的。” 林大人听得眉开眼笑。拉住她小手道:“对极,对极,那高丽约等于咱们家开的,你尽管去就是了,我保证你乘兴而至,满意而归。” 洛凝轻轻嗯了一声,脉脉含情望着他,柔声道:“大哥,你对我真好。” “好么?那就亲一个!”林晚荣嘻嘻笑着,在洛凝粉嫩的小脸上吧了一下,洛凝吓了一跳,急忙四周看了看,见四处灯光昏暗,没有人留意这边,她脸上嫣红一片,小手心里满是汗珠,忽地抬起头来。在林大人唇上蜻蜓点水般的啄了一下,又嘤咛一声,双手掩住脸颊,羞涩的低下了头去。 “哎哟,凝儿可真讲礼貌,礼尚往来这么快就学会了。”林大人心怀大乐,拉住她的小手慢慢抚摸着。 对于这世界上的女子来说,林大人的嘴就是最厉害的武器,听他胡吹了几句,又被他占了些便宜,羞喜交加之下,洛小姐心里聚集的郁闷早已一扫而光,连那寻银之事也似乎压不倒她了,小脸兴奋地红扑扑粉艳艳的,在他耳边莺声燕语,说不出的温柔,道不尽的甜蜜。 这么一个娇媚的人儿在自己怀里欲说还休,晕红满面,林晚荣心里便又骚痒起来,琢磨着这么好的夜色,是不是该干点有意义的事情,好好“安慰”一下洛小姐疲惫的、受伤的心灵。幸好身后不断响起的镐头撞地的声音提醒了他,老皇帝只给了七天的期限,今天已经过去,只剩下六天了,浑身冷汗之下,满腔的淫心顿时消散殆尽。 牛皮吹得响,最终还是要靠真本事,若是寻不回银子,今天晚上说的话,就全等于放屁了。 拉住了洛凝的小手,往回走去,还没到南门边,便听前面一个女子声音响起道:“前面可是凝儿妹妹?” 洛凝惊喜道:“芷晴姐姐?是芷晴姐姐么?” 见对面那女子惊喜的奔了过来,洛凝也面色激动,正要挣脱大哥的手去与芷晴姐姐相会,林大人却紧紧拉住了她,抢在她身前嘻嘻笑道:“徐小姐,凝儿今日身体虚,经不得你一抱,我代她领了吧!” “无耻!”徐芷晴躲闪不及,差点撞到他怀里,急急地停住了脚步,脸颊却是嫣红一片,丰满酥胸急剧起伏,划出道道诱人的波浪。 “大哥,你坏死了!”洛凝玉颊绯红,轻嗔了一口,绕到他身前,与徐芷晴紧紧抱在一起,兴奋道:“芷晴姐姐,你怎么也来了?” “我是怕你不小心,受了别人欺负。”徐芷晴拉住洛凝小手,脸上满是喜色,又瞥了林晚荣一眼,轻轻哼出一声。 老子抱了凝儿,凝儿抱了徐小姐,等于我间接与徐小姐拥抱,大家打平,不与你计较。林大人心里安慰自己,看见徐芷晴身后还站着一个虬髯大汉,顿时喜道:“胡大哥,你也来了?” 胡不归笑着迈上两步,抱拳道:“见过林将军。卑职今日傍晚赶到,比将军与徐小姐快了两三个时辰。方才到洛大人府上见到了徐小姐,听她说,将军寻洛小姐去了,我便跟随她一起过来了。” 胡不归善带骑兵,精通相马,有他相助,林晚荣心里放下了许多,拉住他道:“胡大哥,你来的早,可曾到现场去看过?” 胡不归点点头道:“卑职马不停蹄赶来,第一件事,便是去现场察看一番。呶,你看,前面就是那五千骑兵的营帐。” 林晚荣抬头望去,离着立身的不远处,扎着数百个白色的帐篷,外围林立着数百兵士,显然是出事之后被派来封锁现场的。 见洛凝与徐芷晴叙话正欢,林晚荣对胡不归道:“胡大哥,我还没来得及看现场,你带我过去吧。” “我也去!”徐芷晴突然开口道。 敢情这丫头在偷听啊,林晚荣笑着道:“徐小姐,你与凝儿多日未见,你们还是好好叙叙话吧。这些粗活儿,留给我们男人干就行了。” 徐芷晴没有搭理他,望着胡不归道:“胡将军,你带我去看看吧。” 胡不归为难的看了林晚荣一眼,这二位,一个是徐渭的千金,是李泰上将军看重的女军师,另一位是自己心悦诚服的顶头上司,一边一个号令,到底听谁的为好呢? 洛凝见大哥与芷晴姐姐似乎有些不对路子,也不知道他们一路同行是怎么过来的,便笑了笑道:“既然要去,就请这位将军带路,大家一起去吧。” 林晚荣担忧的看了她一眼:“凝儿,你身子虚弱,还是早些回去歇着,我们过去就行了。” 洛凝脸色嫣红,紧紧拉住他的手,坚定摇头道:“大哥在哪里,我就在哪里,我与大哥,永远不分开。” “那我抱你去好了。”林晚荣嘻嘻笑道:“看你多走一步路,我都心疼。”洛凝腮上满是幸福的红晕,脉脉含情的望他一眼,那盈盈一瞥的温柔,便仿佛能拧出水来。 徐小姐浑身一阵肉麻,哼道:“花言巧语,巧言令色,凝儿,你可不能轻易相信,啊----”徐小姐一声惊呼,急退了几步,望着洛凝身后,满面红晕,眼中带怒道:“林三,你,你----” “我怎么了?”林晚荣深深嗅了一口,嘻嘻笑着将那小盒收进怀中:“这一路劳累,我也只是进进补而已,徐小姐,你是不是想看看这奇特的补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