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章 摸错了 - 极品家丁

第三百八十章 摸错了

. “我爱洗澡,皮肤好好----”听着屋里大哥传出的欢快的歌声,洛远站在门外直纳闷了,大哥这是怎么了,难道是寻到银子了?为何从南门外回来便一直兴致如此高昂,还没进门就大声叫嚷着要洗澡,丫环都进去送了数十次热水了,他在里面泡了大半个时辰了也不见要出来的样子。 “大哥,大哥----”他轻轻拍了拍门,就闻林晚荣在里面叫道:“是小洛啊,快些进来吧。” 洛远推门而入,只见大哥懒洋洋的躺在洒满花瓣的大木桶里,头枕着木檐,脸上泛着神秘的笑意,嘴里哼哼着不知名的小曲,甚是快活的样子。 “大哥,是不是银子有消息了?”洛远见了他逍遥的模样,顿时心里一喜,搬了把木凳坐在他身边,焦急问道。 洗澡的时候被这小子盯住还真有些难为情啊,林晚荣用热水洒在脸上,美美的喘了口气,这才点头道:“是有些眉目了----” 洛远大喜:“大哥快说,什么眉目?是不是找到藏银子的地方了?” “地方倒是找到了,”林晚荣苦笑了一下,长长叹出口气:“小洛,你说,要是那些人把银子藏在微山湖里,你能寻着么?” 洛远倒吸了口冷气,欣喜的脸色顿时黯淡了下来,垂头丧气道:“大哥,你说的是真的?那些银子真的藏在了微山湖里?” 这个应该是没跑了,见洛远有些丧气的样子,林晚荣哈哈笑道:“银子藏在微山湖里,应该是八九不离十了。这几百里的微山湖虽是难寻。但也不至于吓倒了我,大不了咱们把水抽干了,弄它个水落石出,你说是不是?” 洛远听得精神一振。以大哥的聪明才智,一定会有办法的,他心里有了底气,点头大声道:“大哥说的对,大不了咱们发动周围百姓,把微山湖给它填了。我就不信,大活人还能叫尿憋死?” 两个人嘿嘿笑了几声,虽然一时还没寻着办法,心情却已好了许多。洛远见林晚荣美美的闭目养神,便问道:“大哥,你是不是遇到什么好事了,我还没见人洗澡能洗上一个时辰的呢。” “有一个时辰了么?”林晚荣大惊道:“哎呀,这可耽误了良辰美景。小洛,你姐姐住在哪里?” “姐姐和徐姐姐她们住在后院的厢房。”洛远大概说明了位置,笑着道:“这么晚了,她们大概都睡下了。” 没有我,乖凝儿可不会睡的,他满脸淫笑的拍了拍小舅子的肩膀:“我去找凝儿说些事,很重要的事,一定要晚上说才行的。你回去准备一下,多凑些人马,要熟悉水性的,最好是微山湖周边的渔民,明儿个一早,咱们就上微山湖上扫荡去。” 听到大哥安排正事,洛远兴奋的点了点头,竖起大拇指道:“大哥连沐浴中也不忘正事,小弟佩服佩服,我这就去安排。”林晚荣老脸一红,他自然不好意思说。这是我找借口让你快些滚蛋,只得微微一笑,满脸神秘之色。 待到洛远离去,他刷的一声自木桶中跳将出来,匆匆穿上衣服,向那后院而去。洛敏的这府衙虽是破败,地方可不小,急急匆匆来到后院,却见院中好几个房间亮着灯火,也不知凝儿在哪间房里。 洛远刚才说,凝儿的房间是北边的第一间厢房,他目光向前望去,就见北边两间厢房,并排连在一起,屋里都点亮着灯火。 看来没有寻错地方,他嘿嘿一笑,蹑手蹑脚往第一间厢房走去。屋内灯光朦胧,窗纸上模模糊糊现出一个女子的影子,那女子穿的甚是单薄,曲线动人,曼妙美丽。 他心里骚痒,淫火满腔,找准房门位置,正要轻轻拍门,却见那大门竟是虚掩,便似专门为他而留的。 好凝儿,积极主动,我喜欢!他捂住嘴唇,嘿嘿偷笑了几声,轻轻推开虚掩的房门,蹑手蹑脚的走了进去。 这是一间厢房,外围是一间小小的书屋,里面便是洛凝的闺房了。他偷偷朝里面看了一下,只见一层粉红的轻纱笼罩在里外屋之间,透过轻纱,一个女子穿着一身单薄的睡袍,背对他而坐,一只小手拖住香腮,正在窗前沉思。 侧面看去,那薄薄的睡袍质地柔软,掩不住她美妙的身材,胸前双峰似失去了束缚,挺拔玉立,杨柳般的细腰盈盈不足一握,美妙的香臀高高隆起,便如一方新起的磨盘,真个是前凸后翘,曲线玲珑,看上一眼便叫人血脉喷惩。 乖乖,我的小凝儿越长越丰满了,这小屁股,啧啧,没得说了。他心里就像着了火,狠狠吞了口口水,急急掀开那粉红的纱帐,缓缓走了过去。 那女子坐在窗前,想心事想的入了神,对他的到来一无所知。三步,两步,一步,林晚荣脸带淫笑,轻轻摒住了呼吸,脚步轻如狸猫般来到她身后,目光正落在她胸前,脑中顿时嗡的一声,如同几百只蚊子同时飞舞。 薄薄的丝质睡袍,掩盖不住那凸起的双丸,细腻如晶玉的两团柔软大部露在了外面,圆翘挺拔,两只手都难以握下,将那睡袍高高撑起。两只丰乳紧紧挤在一起,形成一道深不见底的沟壑,伴随着她轻轻的呼吸,两粒相思红豆时隐时现,便如惩潮的海水,一浪高过一浪。 此情此景,就是石头人也会雄起,林大人哪里还忍得住,一把抱住她柔软的娇躯,双手正搭在那波涛汹涌的双峰上,使劲按了下去,口里淫笑道:“凝儿,我的小乖乖----” 那女子猝不及防地被他抱住,顿时吓得“啊”的大叫一声,双腿拼命踢腾着,口中惊呼着:“来人啊,来人啊,有淫贼----” 这声音听着似乎有些不对劲,林大人愣了一下,那女子却已转过头来,四目相对,二人同时发出一阵惊叫,那女子又羞又怒,大声道:“是你?” “不是我!”林大人直直喊道,心里却是轰的一声炸了开来。坏事了,坏事了,摸错了! “死淫贼,放开我,你快放开我!”徐小姐狠狠一脚踢在他腿上,眼中似要喷出火来,那模样,便似是暴走的母老虎。 林晚荣哎哟一声,生生的吃了她一脚,疼得龇牙咧嘴,怒声道:“放,放什么?!”一句话说完,双手习惯性的一抓,只觉入手光滑细腻,似是刚洗过牛奶般的柔顺,哎哟,老子摸着舒服,忘了松开了,再摸一把就丢手! 他在徐小姐胸前又揉了一下,这才恋恋不舍的丢开双手,只见徐芷晴睡衣松散,胸前那雪白的双峰露出大半,微微耸动着,波涛汹涌间,让人眼花缭乱。 “不好意思,摸错了,摸错了。”林晚荣讪讪笑道,眼光却盯在了她胸前,一动也不肯动一下。 “死淫贼,我和你拼了。”徐芷晴双目蕴泪,发出一阵凄厉尖叫,连衣衫也来不及掩好,便向他冲来。 “误会,误会啊,我是来找凝儿的!”林大人慌忙躲过她一爪,眼光却不争气的在她胸前又扫了一把,***,大,真大! 见他贼心不死的盯在自己胸前,徐芷晴心中的羞怒无以言表,泪珠儿簌簌落下,哗啦一声抓过放在身旁的连环弩,举箭就向他瞄准。 哎哟,这丫头够火辣,林大人惊出了一身冷汗,转身拔腿就跑,怦的一声大响,那房门重重关上,徐芷晴抬头正要扫射时,就见那林三如同断了尾巴的兔子般,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淫贼,我不会放过你的!”徐小姐怒吼一声,手中连环弩哗哗哗哗四箭连射,羽箭深入木梁半尺,尾翼震颤,嗡嗡作响。她刷的一声将连环弩丢开,呆了半晌,忽地掩面痛哭了起来。 林大人躲在厢房隔壁,心里噗通噗通的跳个不停。四只羽箭射出的声音一丝不落的听进耳里,他背上全是冷汗,这小妞真敢干啊!我又不是故意的,只是误摸,误摸,懂不懂?!妈的,倒霉透了,老子今天是不是没洗手啊。 说到洗手,他便将大手放在鼻子边闻了闻,一阵淡淡的芳香传入鼻孔,忆起方才那销魂一摸,他心里又急急跳了两下,平时看出徐芷晴的身材好,却没想到竟是如此的魔鬼,丰乳肥臀,那味道,啧啧,就像是一个熟透了的桃子,要不是今日误打误撞,他连个香味都闻不到呢。 轻轻拍了胸口几下,四处瞅了一眼,只见院中寂静无声,方才逃出的那厢房中,似有一阵微微的哭泣,听得不甚分明。唉,今日这事,老子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小洛那个兔崽子故意耍我吧,他郁闷的想道,心里却没有一点后悔的意思。 按照小洛的说法,那间厢房应该是洛凝住的,这个应该不会有假,可是这位徐小姐有事没事跑别人屋里干什么呢?这不是诚心找误会么?凝儿呢,凝儿又在哪里? 他顺着后院又往里走了几步,离着洛凝的闺房有一段距离,忽听前面的小屋子里传来一个声音道:“外面的是芷晴姐姐么?方才是你在叫喊么,我离得太远,听不清楚。” 她说话的同时,屋里传来一阵轻轻的水响,林晚荣恍然大悟,哎哟,原来凝儿还在洗澡,这个小乖乖一定是听我的话,洗的白白的。 听到了凝儿的声音,这次可不会有错了,方才心中升起的邪火顿时又扑愣起来,他嘿嘿一笑,缓缓推门而入。只见房中置着个素雅的梳妆台,台上安放着一面小小的玻璃镜子。镜子旁边是一道白色的屏风,屏风后面热气腾腾的水雾袅袅升起,一个朦朦胧胧的身影靠在木桶里,正在轻轻擦洗着。 闻听脚步声,洛凝娇声道:“徐姐姐,是你进来了么,怎么不说话?” “不是你徐姐姐,是你老公我。”林晚荣嘻嘻一笑,转身绕过屏风,正站在了洛凝身前。 一只硕大的木桶掩住了洛凝娇俏的身子,只露出两只洁白的手腕,欺霜赛雪的肌肤如同牛奶般顺滑。洛凝啊的一声轻叫,脸上染上一片熏红,急忙双手抚在了胸前,半遮半掩间却更有一种诱人的风味:“大,大哥,你怎么来了?” “大哥来看你啊。”林大人眼光落在洛凝胸前,虽是隔着淡淡的水雾,她的酥胸又掩映在水中,却依然能看到一个清晰的轮廓,丰满而又坚挺,如同高高耸立的山峰,随着她轻轻的呼吸,在水中荡漾起阵阵眩目的乳波。 “大哥,你坏死了!”感觉大哥火辣辣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洛凝心里如同小鹿乱撞,脸上红得像是染上了十层胭脂,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急忙低下了头,洁白的脖子里泛起一片诱人的粉色。 林晚荣急急吞了口口水,缓缓拉住了她的小手,轻柔道:“我的小凝儿,你洗完了没有?大哥找你有事商量,很重要很重要的事,关系到我们一辈子呢。” 洛凝顿时霞飞双靥,想动却又不敢动,小嘴微微张开轻嗯了一声,又把头急急的埋进了桶里。 见她娇羞不堪的模样,林晚荣心里忍不住的升起一阵柔情,这丫头,还真是个乖巧的可人儿啊!他缓缓伸出手去,搂住洛凝光滑玉洁的香肩,洛凝浑身轻颤,娇呼一声“大哥”,便再也不敢抬头。 湿热的水汽中,洛凝灼热的肌肤渗出颗颗细小的汗粒,散发着让人激荡的体香。粉红的桃腮,在微微灯光中,闪烁着诱人的荧光。 “哗啦”一声轻响,林晚荣搂住洛凝细嫩的腰肢,将她从水中抱了起来。洛凝小口嘤咛一声,羞涩的闭上了眼睛,却又骄傲的挺起胸膛,任自己冰清玉洁的身子裸露在大哥身前,心里满是羞涩与欢喜。 她的身形修长,一双毫无瑕疵的玉腿圆润笔直,紧紧的夹并,露出凝脂般的小腹,丰满的酥胸浑圆挺拔,两粒鲜红的相思豆微微抖动着,闪出道道迷人的波浪。林晚荣取过旁边的毛巾,小心翼翼的为她擦拭着身体,洛凝身躯一阵轻轻的颤抖,心里涌起阵阵的温暖,眼眶有些湿润,忽地扑倒在他怀里,失声痛哭了起来。 “傻丫头,哭什么?大哥不是在这里么?”林晚荣抚摸着她湿漉漉的秀发,温柔说道。 “大哥,我是太高兴了。”洛凝轻轻泣道:“你知道,我等这一天等了多久么?” 洛凝的身躯在他怀里微微颤抖着,林晚荣心里有些惭愧,急忙在她鲜红的樱桃小嘴上啄了一口,温柔笑道:“凝儿,你真美!” 洛凝轻轻“嘤”了一声,星眸半闭,俏脸晕红,光洁的手臂紧紧抱住大哥脖子,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凑到他耳边轻声道:“大哥,你抱凝儿回去,凝儿要做你的妻子!” 这个要求恐怕不能答应,你房里还有一只母老虎呢,林晚荣无奈苦笑了一下,洛凝也立即想到了这个问题,俏脸颊刹那一片嫣红。 “大哥----”洛凝羞红满面,却勇敢的睁开了眼睛,痴痴望着他。她美丽的眼里有些羞涩,也有些心醉,酥胸微微起伏,秀美的脸庞满是幸福的光彩:“凝儿一刻也不想等,我要做你的妻子,就现在!” 刹那之间,洛凝似是换了个人般,抛却了往日的羞涩,身体靠在梳妆台前,急声喘息着,眼神阵阵迷离,樱桃小口微微张合,散发着淡淡的芬芳。她紧紧抱住林晚荣的臂膀,丰满的酥胸挤压着他的胸膛,以无比魅惑的声音道:“大哥,要我!” 没想到知书达理、外表柔弱的洛才女,也会有这么狂野的时候,妈的,还让不让人活了。林大人心里一阵阵的火烧,哪里还忍耐的住,正要撕开自己衣裳,却觉一双温暖的小手已经搭上他衣衫上的纽扣,缓缓的解了开来。 善解人衣!我的凝儿可真是小宝贝啊,他心里得意,双手扶住洛凝光滑的脊背,自腰间缓缓抚下,捧住那香嫩的臀瓣,轻轻一捏。 洛凝如遭电击,芳心急颤,小口里吐出阵阵芳香,娇呼一声扑倒在他怀里,眼光却正落在梳妆台的镜子上。只见镜中的自己粉脸桃腮,春情荡漾,与大哥紧紧拥在一起,刹那之间便要结为一体,她心中又是企盼,又是害怕,俏脸升起两朵红霞,更显娇媚动人。 “小乖乖,你可真是迷死人了。”林晚荣心里着了火,将洛凝粉嫩的娇躯压在了梳妆台上,洛才女臀瓣绷紧,两条圆润修长的玉腿紧紧盘在他身上,翘臀缓缓下压去。 “哦----”一声轻哼之后,便再也分不清是呻吟,还是啜泣。。。。。。 (创建和谐社会,此处省略十万字左右,嘿嘿,这一章应该不算超标吧?创建和谐社会,来点月票吧,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