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二章 赌约 - 极品家丁

第三百八十二章 赌约

. 在微山湖水面上巡视了一番,除了再一次见证了天空的湛蓝、水面的浩瀚之外,再没有任何收获了。 天色越来越明亮,雾气渐渐散去,一轮喷薄的红日在水青面上露出了半个脑袋,将水面染成一层耀眼的金色,让人感觉异常的温暖。 洛凝依偎在林晚荣身边,金色的晨阳照耀在她脸上,泛----点金黄的红晕,与她雪白的肌肤交相辉映,煞是美丽。凝儿目中满是幸福的光彩,搂住林晚荣胳膊,柔声道:“大哥,若是每日都能与你一起看这红日升起,凝儿一辈子也无他求了。” 女人都是感性动物,方才还在担心找不到银子怎么办,眨眼之间却又如此憧憬美好未来,林晚荣苦笑几声,向一边的洛远道:“小洛,吩咐船上的弟兄们,先把船停下,吃过早饭之后,咱们再继续往前查探。” 洛远点头应是,把消息传了下去。水上人家,衣食住行全靠一条小船,过不了一会儿,便见四周小船炊烟袅袅,阵阵鱼米香味飘了过来。 船家老汉忙活一阵,双手递过一碗鱼汤给林晚荣:“这位官家,尝尝我们微山湖上的鲜鱼汤吧。这是老汉昨夜连夜下湖打的,初春时节在湖里捞点鱼可不容易,本来是想送给洛大人尝尝的,哪知却出了这事。” 林晚荣急忙双手接过,感激一笑,先送到洛凝手里道:“这春天的鱼啊,都是去冬捕捞时漏网的。经过了一个寒冬,吃足了水草,个个都养的膘肥体壮,正是最补的时候。凝儿,你身子弱,先喝一口汤暖暖,昨夜又失了血,该当好好补补。” 洛凝听了前面一句话,本来甚是感动,只是后面一句却变了味道,没个正经,她嗔怪的看了大哥一眼,偷偷在他腰上拧了一把,接过汤碗,小嘴微张,轻啜了一小口。 汤一入口,便有一股浓香沁入口腔,芬芳四溢。洛凝胃口大开,忍不住又喝了小口,赞道:“真好喝。我在济宁这几个月,还没喝过这么好的鱼汤呢。” 林晚荣哈哈大笑道:“那是因为你很少到微山湖来,所以难以欣赏美景,品尝美味。这里湖光山色,景物宜人,是个真正的鱼米之乡啊。” 说到这里,他便想起当日攻打济宁之时,万炮丛中,自己为了救安姐姐与仙儿受伤,后又被她们拼死救出,三人相依相伴,月下泛舟微山湖的情形,一种温馨的、追忆的感觉缓缓涌上心头。人生这样逍遥的日子能有几回?若不是安姐姐那次耍诈,又怎会有这样一番经历?他淡淡的叹了口气。仙儿在京城,可是那个狡诈的、妩媚的狐狸精,如今在哪里?她会不会也回想起这段日子?娘的,老子想死这骚狐狸了。 “大哥,大哥,你快看,是芷晴姐姐。”洛凝忽然拉住他衣袖,兴奋叫道。 徐芷晴?正在沉思中的林晚荣吃了一惊,急忙抬头望去。水面雾气已经全部散开,湖上情形看的甚是清晰。远远的自湖深处摇来一只小船,一个身着青衫的女子俏立船头,神情淡薄,不言不笑,几滴露珠凝结在她的发梢髻边,在晨光的照耀中,闪烁着五彩斑斓的色彩,映得她的脸颊更加俏丽美艳。 “芷晴姐姐,芷晴姐姐。”隔着老远,洛凝就在船头挥舞起胳膊,兴奋的打起招呼。徐芷晴见到洛凝,微微愣了一下,旋即便点头示意,小船也缓缓靠了过来。 “哦,那个,我突然想起来了,刚才经过的那片芦苇荡好像还没有仔细查过。小洛,给我准备一条最快的船,我有事要走先。” 眼前情形不对,林大人当即要拍屁股走人。他心里有鬼,昨夜的事情本来只有天知地知、林知徐知。但徐芷晴这丫头可不是好糊弄的,身上带着连环弩,昨夜还射了老子四箭,谁知道待会儿见面她还会不会发飙?万一她撕破脸皮与我来个鱼死网破,那可就糟糕了,生死事小,失节事大,只要她一诈和,林大人我洁身自好的清誉就要毁于一旦了。 洛凝拉住他袖子,不依的笑道:“大哥最喜欢胡说八道,方才我们一路走来,哪有什么芦苇荡?芷晴姐姐为了我们家的事,天寒地冻的,四更天便上了微山湖,我们一定要好好感谢一番才是。” “是吗?那可够辛苦的!”林大人嘴上打了个哈哈,想要走先,却被洛凝紧紧拉住了,见徐芷晴的小船离得越来越近,他心里叫苦不迭。 “姐姐说的对,徐姐姐为我们家的事跋涉千里,辛劳无比,我们正该好好感谢一番。大哥,反正也不赶这么一点时间,你正好与徐姐姐碰碰面,看看她有没有什么发现。没准你们二人一合计,就有办法了也说不定。”洛远深有同感地点点头,一本正经的分析道。 你这小子,想坑害你大哥我啊,我与你这徐姐姐是水火难以相容,还合计个屁,林大人瞪了小洛一眼,恨不得一脚将这坏事的小子踢下水去。 说话间,载着徐芷晴的小船已经缓缓的靠了过来,洛远和艄公拉住小船,徐芷晴牵着洛凝的小手,便跳上了他们的船。 徐芷晴发间带着清澈的露珠,脸蛋冻得熏红,美丽的双眸微微有些红肿,神色甚是疲惫。洛凝吃惊道:“姐姐,你这是怎么了,是哭了么?” “不是。”徐芷晴淡淡道:“早晨湖上的风露大,刮到了眼睛里,这才有些涨红。” 洛凝拉住徐芷晴,眼圈发红道:“姐姐,你怎么四更天就上湖里去了?天气如此严寒,若是哪里冻着了姐姐,小妹一辈子也难以安生啊。” 徐芷晴微微一笑,素手轻扬,擦了擦发上的露珠道:“凝儿你这是哪里的话,你我姐妹之间。还用的着如此客套吗?我是半夜睡不着,想着趁早到湖上看看,没想到这微山湖如此宽广,我走了几个时辰,还只走了小小几里地。眼见着时辰不早,我担心你们记挂,这就折返回来了。” 听徐芷晴说“半夜睡不着”,洛凝还以为东窗事发,忍不住秀脸生晕,耳根阵阵发热,羞涩地低下了头去道:“是小妹失礼,昨夜----” “昨夜什么事也没发生。”徐芷晴抢先道:“我在你房里等着等着就睡着了,什么人也没见到。” 徐姐姐话里怎么有些欲盖弥彰的意思,难道昨夜她看到了什么,抑或听到了什么?想到这里,洛凝浑身发热,心里阵阵忐忑,羞得连头都不敢抬起来了。她二人都是心中有事。偏又不能向对方吐露,胡乱猜想着,倒好像在打哑谜。 “哦,对了,芷晴姐姐,你在湖上搜寻到了什么?可否与大哥探讨一番,咦,大哥,大哥呢----”洛凝正要拉出大哥与徐小姐好好说话,却四处寻不见了人影,正疑惑着,摇船的舟子自舱后行来道:“小姐,你问方才那位官人么?哦,他抢了小老儿的活计,正在船尾上生火做饭呢。唉,我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和蔼可亲、乐于助人的官人呢,小姐跟着他可有福了!” 大哥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勤快了?洛凝心里的疑问无处诉说,却见洛远推着林晚荣出来了,林大人腰间别着围裙,口中叫嚷着:“做什么,做什么,我还要做饭呢!” “是你?!!”徐芷晴眼中喷火,咬牙怒道。 “站的太近,看不清楚!”林晚荣急退了几步,离徐小姐老远,仔细打量了一番,开口惊道:“啊,这不是徐小姐么,哎呀,你怎么在这里,好久不见,你好吗?”他言辞之间颇见恳切之意,倒像二人是多日不见的老朋友,听得洛远直感慨,大哥待人永远都是这么热情,这么充满活力。 “我好的很,倒不知徐大人你昨夜过的好吗?”徐芷晴冷冷一笑,眼中的寒光似能杀人。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旁边的洛凝刷的一下小脸通红,偷偷瞥了大哥一眼,眉间泛起一股淡淡的风情。 废话,我有香灯美人相伴,芙蓉帐中春情暖,鸳鸯枕里日月足,不知道过得多快活呢。见徐小姐横眉冷对的样子,他嘿嘿干笑了两声:“蒙小姐挂念,我过的还不错,就比小姐好一点点。” “无耻,不要脸!”徐芷晴咬牙痛恨,目中泛上一层淡淡的水雾。 她声音虽轻,洛凝却听了一句不落,见大哥与徐姐姐似乎深有隔阂的样子,她心里焦虑,急忙拉住徐芷晴手道:“徐姐姐,你是不是对大哥有什么误会?大哥这人挺好的,勤劳善良、朴实谦逊、寡言少语、爱护弱小,你与他一路同行,应该能感受到的吧!” 洛远听得嘴巴半天都合不拢,原来大哥在姐姐心里竟然有如此崇高的地位,情人眼里出西施一点也没说错,为何我对大哥地的理解,就与姐姐完全相反呢?林大人听得浑身大舒坦,我的好凝儿,有见地,别人看我都只看我的表面,唯有你,看到了我内心最深刻的东西! 徐芷晴听得哭笑不得,照凝儿的说法,这林三可算是天下最老实之人了。若说林三老实,猪都会笑的。 “是啊,我深深的体会到了他的这些优点。”徐小姐嘴角浮起冷笑,瞥了林三一眼,却见他眼中带笑,目光正偷偷的落在自己胸前,也不知在亵玩些什么。徐小姐脑中顿时热血上涌,有种气得要晕倒的感觉,这样羞人的事偏偏又不能开口对凝儿说,她委屈与羞涩交加,眼中蒙起水雾,急忙躲在了洛凝身后:“凝儿,我们快走!” “走?到哪里去?”洛凝不解地看她一眼,又抱住她胳膊撒娇道:“好姐姐,大哥真的不是坏人,你不要生他的气嘛。姐姐你在这湖上有没有什么发现,也好与大哥协商一下啊。” “对啊,对啊,协商一下。”林大人目不斜视,满面正气说道。见徐小姐甚是顾忌,他也死猪不怕开水烫了,反正都这样了,难道还能把摸到的东西退回去不成。 “我与你无话可说。”徐小姐火道,想起昨夜受的委屈,又想起这人的淫行淫眼,心里悲苦交加,泪珠儿在眼中旋转,就快要滴落下来。 还从没见过好脾气的芷晴姐姐被惹成这个样子呢,洛凝急忙抱住了徐芷晴,又对林晚荣打了个眼色。林大人苦笑摇头道:“好了,徐小姐,就算是我不对了,我给你陪个不是,下次一定注意!” “还敢有下次?”徐芷晴恨得牙痒,一抬头,怒眉而道。 真是的,胸大有罪么?女人身材好,不就是为了给男人看?像林三哥我这种敢于正大光明做淫贼的男人,这世间已经绝种了。你碰到极品了,还不知足?林大人懒散一笑,除非我们不见面了,否则,老子还是要看的。 二人闹了一通,把洛家姐弟看的直瞪眼,大哥与徐姐姐怎么弄的像生死仇敌似的,这以后的日子还怎么过啊? “林将军,林将军----”正当局面陷入死僵之时,湖面上忽然传来一阵兴奋的呼喊声,身后一只小船如箭般向此射来。 “胡将军!”徐芷晴眼力甚好,一眼就望见那小船上的来人,正是昨日奉了将令去搜索的胡不归。 “胡大哥----”待那小船停稳,胡不归一个箭步跨上小船,见他兴奋的神情,林晚荣急忙拉住他胳膊道:“是不是有了什么发现?” 胡不归满面风尘,双眼布满血丝,神情却是高度兴奋,大声道:“将军神机妙算,末将昨夜依照您的吩咐,沿着微山湖两岸挨处寻访,果然有了收获。” 一听他此话,船上众人顿时兴奋起来,就连正与林大人闹别扭的徐小姐也转过头正要听他说话,却见林三正对着自己微笑,她急忙哼了一声,又把头扭了回去。 “末将昨日带了两千弟兄,沿两岸探访,一夜行了一百多里地,遍访两边渔民百姓,终于寻到了一个极为有用的消息。前日傍晚,有几位大哥出湖打鱼。由于是初春时节,鱼儿甚少,因此他们的小船就划得远了些,返程之时,却被几艘小船驱逐了出去。”胡不归大声言道,欣喜之情溢于言表。 “驱逐?”林晚荣眉头一皱:“那他们有没有看清这些人的模样?” 胡不归摇摇头:“他们回程之时天色已晚,看不清那些人的模样。不过据他们所言,那些小船吃水量很大,船上的渔民孔武有力,不似是一般的渔船,将他们赶得老远才折返了回去。有一个渔民经不住好奇,偷偷地跟在他们身后,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原来那几艘小船身后,还跟着一个船队。” “船队?”林晚荣惊喜道:“多大的船?多少只船?” “由于隔着太远,又担心被人发现,他不敢多停留,多大的船他也形容不清,但数量约摸有四五十只。船舱都用帆布蒙着,看起来灰蒙蒙一片。” “四五十只船?”林晚荣兴奋一拍手,转向那划船的舟子道:“大叔,你见过咱们微山湖上跑过的最大的船是什么船?” 舟子老头道:“小老儿在微山湖上打了一辈子渔,见过的最大的船,就是去年初冬的时候,剿灭白莲教之时,朝廷派来的水师。那些大铁甲船,一船就能装上上百号人,船上还有火炮,威力大着呢。不过呢,这些都是海船,到了咱们微山湖上水浅的地方就行驶不开,大多数就是一些摆设。” 林晚荣点点头,剿灭白莲之时,徐渭调动水师的大船封锁微山湖,只是为了避免白莲教从水上逃脱,而非歼敌之用,因此去不去得了浅水倒也无所谓。 徐芷晴思索了一会儿,开口道:“贼人劫了银子,急于转移,定然不敢使用水师船只。一则,铁甲船目标太大,容易暴露,一旦遇了浅水搁浅,他们将毫无办法;二则,大华所有水师皆置于有效监管之下,他们根本弄不到这样地铁甲船。” 徐芷晴是徐渭的千金,说起来还算是李泰的儿媳妇,更是李泰极为看重的女军师,对大华的水师有所了解也不奇怪。林晚荣竖起大拇指,笑道:“有见地,一针见血,佩服佩服!” 徐芷晴轻哼了一声,转过头去:“要你这无耻之人来恭维个什么,大叔,你继续说下去。” 舟子点头道:“其他的船只么,则是大同小异,相差不到哪儿去。咱们这微山湖的深水浅水,小老儿都心里有数。一般的木船,能承上个八百来斤,就是上好的了。” “这就对了!”林晚荣哈哈大笑道:“三十五万两银子,以每船八百斤计的话,那就要三四十多只木船。可不就是那夜的船队么?” 这样一算,那夜偶然出现的船队,肯定就是偷运银子的了。大家皆都兴奋起来。可就算确认了那真是运送银子的船队,也只是应证了林晚荣的猜想,银子确确实实就在这微山湖中。但具体藏在哪里,却还是一无所知。 洛凝姐弟高兴了一会儿,就想到了这其中的关键,兴奋之色渐失,凝儿看了林晚荣一眼,轻声道:“就算是如此,可这微山湖方圆几百里,我们到哪里去寻银子?” 林晚荣摇头笑道:“别慌,有大哥在呢。凝儿,你再仔细想想,老丈人是什么时候发现银子失踪,又什么时候开始封锁湖面的呢?” “爹爹是二更时分发现银子失踪,接着就立即下达了封锁令。快马到达沿岸各地之时,约摸在三更过后。”洛凝想了想,点头说道。 “这也就是说,银子没有上岸是肯定的了。就算他们在初更的时候把银子运上船,到三更时分,也不过三个时辰的时间。一只木船,承重了八百斤,三个时辰能走多远呢?”林晚荣得意洋洋,如是沾上几缕小胡子,就更显得仙风道骨了:“哦,还有一个重要问题,胡大哥,你有没有打听过,事发那日夜里,微山湖上是个什么风向?” “末将急着禀报,这个倒忘了打听。”胡不归不好意思道。他从昨日夜里得了将令,夜行百里搜寻打探,连口水都没喝过,有此一失倒也情有可原。 “前夜刮的是东南风。”徐芷晴淡淡说道,言辞颇是肯定。 “你怎么知道?”林大人惊奇的看她一眼。 “方才出湖之时,我已经打探过。”徐芷晴看都不看他一眼,显然对他深恶痛绝,哼哼了一声道:“明知道银子就在湖里,却连风向都不曾询问,真不知你脑子里整天都在想些什么龌龊的东西。” 这小妞指桑骂槐啊,不过她倒的确是聪明,凡事都思虑的周全,看在你咪咪的面子上,本大人不与你计较了。林大人恋恋不舍的自她胸前收回眼光,心里安慰着自己。 “这位小姐说的不错。前日夜里的确是东南风向。”舟子老头开口道。 “哇,徐小姐又猜对了一回。”林大人嘻嘻笑着,脸上满是装出来的敬佩:“咦,这样算来,那些贼子岂不是逆风行驶?看来老天都来帮助我们啊。大叔,三个时辰,你说这些木船能走多远?” “满载八百斤银子,木船上已经没有多大地方了,顶多四人四浆一起划动,又是逆风行驶,就算他们不间歇的换人手的话,一个时辰也行不了几里路。更何况还是船队结队而行,速度更慢,我估摸着一个时辰十六七里应该差不离。”老舟子斩钉截铁道。 一个时辰十六七里路?那三个时辰不就是五十里路?林晚荣掏出纸笔,比划了一番,正要发号施令,徐芷晴道:“别光顾着计算小船划行的距离,还要考虑一下银子沉在水下,会不会被水流推动?昨夜刮的可是西北风。” “徐小姐你真是太博学了,连流体力学都知道。”林晚荣啧啧一叹,徐芷晴看都不看他一眼,直接无视了。 “不管他是东南风还是西北风,我就再把这水流的力量算上,就算湖水把我的银子又推动了十里地。六十里,六十里之内,这就是我们的搜索方向了。”他在纸上画了一个原点,向四周辐射出几条线径。银子就在这个半径以内了。 见他得意洋洋的样子,徐芷晴不屑的哼了一声,拉住洛凝的小手道:“凝儿,你帮我个忙。” 洛凝点了点头,就听徐小姐继续道:“你去问问那个无耻的人,他如何知道这三十五万两银子没有被贼人分散放置?” 洛凝为难地看了大哥一眼,她若开口问了,那便承认了大哥无耻,若不问吧,又事关紧要。林晚荣打了个哈哈,自信满满的道:“三十多万两银子,定然不会分散放置,就算是分作两堆,可能性也不大。一则,他们没有这么充裕的时间,四十艘船协调起来可不是一般的麻烦。二则,银子分散了沉到水下,极有可能被水流冲击的稀里哗啦,他们不会愚笨到这个程度。三十多万两银子,沉到水下就是一座小山,不会那么容易搬走。他们定然是将所有的银子都固定到了一起,这才敢放心沉入水中。” 徐小姐哼了一声,再没说话,想来是没有意见了。 原本一个没有头绪的问题,竟然被林大人和徐小姐三言两语给具体化了,还按照术数原理,计算出了方圆,众人都心生佩服,特别是徐小姐与林大人一问一答,互为补充,配合的相当默契。洛远摇头叹道:“这事听起来似乎挺简单,大哥和徐姐姐一说我就明白了,为何我自己就想不出来呢?” “这个啊,就叫做知难行易,事后聪明。你要有大哥和徐姐姐一半的头脑,爹爹就不会为你操心了。”洛凝笑着调侃自己小弟,又含情脉脉的依偎在林晚荣身边,脸上满是幸福的神采,柔声道:“大哥,凝儿以你为荣。” “不要这样说嘛,这其实是大家的功劳,我也只是做了一小部分。”林大人谦逊说道。 徐芷晴冷冷一笑:“牛皮还是少吹吧。现在只是算到了银子大概会在这个范围以内,要如何去找寻,依然没有办法。” 这话倒是不假,即便是将搜索范围从几百里,缩小到了六十里,却也是一片不小的地域,要想在六十里地水面里搜索银子,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能不能找些水下的好手,挨个挨个地方的搜索?”洛凝试探着提出了一个方案。 “此法不可取。”见林大人正在思考,唯有自己回答了,徐芷晴摇了摇头:“方圆六十里的水域,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就算派上水中好手,每日能搜索十里地就难得了,而皇上总共只给了我们七天的时间,去掉了昨天,如今只剩六天了,时辰肯定来不及。而且,还有一个严重的问题。这三十五万两银子,定然是沉没到水底的。微山湖水深无比,在水中,越往下就压力越大,人根本就受不了,就算潜到水底也无法停留多少时间,搜寻也无从谈起。” 洛凝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说起诗词,她兴许还能一拼,可要说起万物之理,她如何敌得过博学多才的徐姐姐? 林晚荣点了点头,这徐小姐除了胸大,真本事也不小,连这些原理都知道。他沉思了半晌,朝那艄公开口道:“大叔,我们停留的这个地方,水面大概多深?” 老艄公将手里的竹篙缓缓往下放去,长长的竹篙尽根而没,却还没走到头,老头笑着拔起竹篙道:“我们不过行了四五里地,依小老儿的经验来看,此处还属浅水,也不过五六根竹篙深浅而已。” 洛远倒吸了口冷气,这根竹篙就有三人来高,五六根竹篙深,这还叫浅水?真是没天理了! “要不,我去禀报李泰上将军,把营中弟兄再调五万过来,我们在六十里的地方围湖筑堤,日夜赶工,把这湖给平了!将军放心,我老胡打包票,五日之内,一定完成!”胡不归信心满满拍胸脯道,提出的建议让那老艄公吓了一跳。 林晚荣苦笑道:“胡大哥,你就别吓唬我了。几万兵马调动,吃喝拉撒,填湖造田,这些可不是什么小工程,那三十五万两银子,恐怕还不够你干这个的。再说了,这微山湖是鱼米之乡,声名远播,要真把它填了,咱们如何向子孙后代交代?缺心眼的事情可以干,缺德的事情,可千万不能干!” 胡不归不好意思的干笑了两声:“随口说说,随口说说而已,这位老丈,你千万不要介怀。” 老艄公唉声叹气道:“这位官爷,这种话以后可不能再说了。小老儿听着心惊胆颤。我们这些人,世代生活在微山湖上,都靠打渔为生。春天放鱼,秋天捕鱼,微山湖就是我们的命根子,若是把湖填了,我们还吃什么呢?” “大叔,你刚才说什么?”林晚荣头脑里闪过一道亮光,急忙拉住老艄公的手问道。 “这位官人,小老儿说‘微山湖就是我们的命根子。若是把湖填了,我们还吃什么呢?,”老艄公重复了一遍。 “不是,是再前面那一句。”林大人兴奋说道。 老艄公疑惑不解的看着这位官人,不就是说了一句话么,至于让他兴奋成这样吗:“小老儿说‘春天放鱼,秋天打鱼’,大官人,是这句吗?” “就是这句,就是这句。”林晚荣满面兴奋,口里喃喃道:“春天放鱼,秋天打鱼,放鱼,打鱼,大叔,你们捕鱼用的是什么样的网?” “我们打鱼嘛,用的网就多种多样了。有撒网,一个人可以持的,抖落开来像朵花那样的,这些是用来打小鱼的。还有长长的沾网,几十丈数百丈来长,夜里布在水里,第二天起网时候就有许多大鱼沾在网眼里。还有一种更长的叫捞网,每年秋天打完鱼之后,我们沿岸的渔家聚集起来,商量着把湖里剩下的鱼也给捞起来。选个吉日,大家把捞网展开,分区域划分,几百号人从两头一起拉动,将这湖里的鱼一网打尽,这个是我们每年的最后一笔,所以也叫捞一网。” 说起打鱼,老艄公立即络绎不绝,什么撒网、沾网、捞网的,徐芷晴都听得津津有味,遑论洛凝和洛远了。他们都是生在富贵之家,对这些东西自然都不清楚,林晚荣却是长江岸边长大的,对这些玩意儿熟得不能再熟,听老头唠叨,心里说不出来的亲切。 “好极,好极,捞网,捞网啊。”林晚荣摩拳擦掌兴奋叫道:“大叔,这捞网的孔眼有多大?” “孔眼啊,粗的细的都有,渔民人家,别的没有,这网是一样少不了的,你想要多小的孔,就有多小的孔。” 徐芷晴听了半天,再也忍不住了,哼道:“你莫不是想要借这渔网捞银子?” “咦,这次愿意跟无耻的人说话了?”林晚荣没有回答她的话,嘻嘻笑着道。 徐芷晴不理会他,冷笑一声道:“你若是想借渔网捞银子,那就大错特错了。即便你有再长的渔网,那也不管用。渔网下面缀的是锡块,在浅水里还可以沉到底,到了深水中,能到水面下三成,就算不错的了。” “你就放心吧,我的徐小姐,说起打鱼,我在水里泡着的时候,你还没开始识字呢。”林大人哈哈笑道,将她在路上的话,又送还给了她。 “那你要渔网做什么?”徐芷晴这次不犟嘴了,撇撇嘴角道。 “想知道吗?那你过来。”林大人朝徐小姐勾了勾手指头,满面的笑容意味深长。 “你,你要做什么?”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徐小姐下意识,警惕的向怀里摸去。 林大人潇洒耸耸肩:“无所谓了,你要不想知道,我也不强求,大叔,我们继续我们方才的话题。” 好奇杀死猫,徐小姐银牙一咬,强自克制了心里的恐惧,缓缓走到他身边,小心而又警惕的道:“你说吧,我听着。” “有诚意一点嘛,靠近,再靠近,对了,就应该这样嘛。”看到徐小姐琼鼻上沁出的点点汗珠,林大人也忍不住心中得意,对小妞的杀伤力都到了这个境界,老子自己都佩服自己。 “你快说!”靠近了他身边,想着昨夜他的“淫行”,似乎又感觉到他火辣的目光在自己身上巡礼,徐芷晴心里怦怦乱跳,脸上阵阵的发烧,只得娇声呵斥了一声,为自己壮胆。 “想知道吗?”林晚荣凑到她耳边,看着她烧红的晶莹的小耳,心里颇觉有趣:“可我就是不说!” “你----”徐芷晴又惊又火,被他再一次调戏,况且又是在凝儿等众多人面前,心里的恼火可想而知。望见他嬉皮笑脸的样子,徐小姐恨不得狠狠踢他一脚才解气。 “想来你也是没什么办法才故弄玄虚。”徐芷晴平抑了心中的怒气,平静说道。 这小妞,还会玩激将法啊。林晚荣嘿嘿一笑:“是吗?我真的是故弄玄虚吗?我看未必吧!要不,这样吧,徐小姐,我们来打个赌!” “大哥,赌什么?”洛远一听就来了兴趣,他天生就是一唯恐天下不乱的主。见大哥与徐姐姐的关系有缓和的迹象,洛凝也面带微笑的望着大哥。 徐芷晴没想到自己的激将法反而惹火烧身,这无耻之人竟然反客为主了。若自己退缩了,岂不是又一次被他调戏? “赌什么?”见无耻之人炯炯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她心里有点慌,却有一股不服输的劲头,让她鼓足了勇气抬起头。傲然问道。 “若是我拿这渔网找到了银子,你就答应我一个条件。”林大人面泛淫光,笑嘻嘻地上下打量着徐小姐。正大光明看就是爽啊,这丫头,全身上下就一个字形容,大,真他妈大! “无耻淫贼!”徐芷晴暗骂一声,却又有些无可奈何,眼睛长在他身上,都看了不知几千几百回了,难道我还能把它挖了不成? 她咬了咬牙:“那若是你找不到呢?” “若是我找不到,那就叫我给徐小姐做马,让你骑一辈子。”林大人哈哈笑着,浑然不当回事道。 洛远听得倒吸一口凉气,让徐小姐骑一辈子?此誓言何等歹毒也,也真亏大哥能想的出来。 若你要是找不出银子,我就拿鞭子狠狠抽你,让你一辈子做一匹马驹,徐小姐狠狠想到,她无论如何也猜不透林某人话里的深刻含义。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君子一言,快马一鞭!”徐小姐银牙咬得滋滋响,娇声言道,特意把那个马字念得重重。 “徐姐姐,大哥还没说他对你的条件呢。”洛凝善意的提醒徐芷晴。 徐小姐愣了一下,也是,我都气糊涂了,她看了林大人一眼:“说吧,你有什么条件?” “附耳过来。”林大人得意的勾勾手指头。 徐小姐附耳过去,只觉那淫人在自己耳边吹了口气,轻轻道:“我的条件很简单,嘿嘿,就是摸----” “淫贼,无耻----”徐小姐只觉脑中轰的一声炸开,脸色通红,昨夜种种经历又浮上心头,眼中泪珠盈盈,恍然就要掉落下来。 “喂,徐小姐你误会了----”林大人急忙解释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徐芷晴眼圈通红,泪珠直打转转,猛然偏过头去,双肩轻微颤抖:“你不用说,我知道你的条件了。既是已经答应了你,我就认命了,只希望你尽力,帮助洛世叔找回银子。” “不是吧,我还没说,你就明白?”林大人张大了嘴巴,脸上满是不可思议。 “就你心里那点龌龊心思,不说我都知道。”徐小姐转过身来,眼中明亮亮的,平静无比道:“我答应了你的,这赌约有效。” 自以为是的丫头,林大人叹了一声,懒得与她解释了。洛凝见二人又有些不对劲,急忙拉住林晚荣道:“大哥,你对芷晴姐姐提出了什么要求?” “我让她占我便宜,你信不信?”林晚荣嘻嘻笑道。 洛凝坚决的摇头:“我不信,大哥就会胡说八道。” 林晚荣望了徐芷晴一眼,叹道“是啊,别说是你,就是我自己也不信。大叔,刚才咱们说到哪儿了?” “说到捞网!”艄公笑着言道:“大官人问我孔眼大小呢!” “哦,对对对,大叔。你们这捞网,最长有多少距离?”林晚荣想了一下问道。 “这个啊,最长的有一里多地的。想想我们每次拿捞网要几百人一起拉动,多长可想而知了。”艄公笑呵呵道。 “那你们能不能弄些再长点的,例如,好几里地的。”林晚荣循循善诱,徐芷晴听得眉头轻皱,要这么长的渔网,这家伙难道真的要去捞银子?傻!笨! “要是把几部捞网接续起来的话,一部网倒可以凑足三四里长。再长就不行了,拉的时候不好使力啊!” 林大人一拍大腿,笑道:“好,就三四里长。大叔,这网接续起来难吗?能不能多给我弄几部这种长长的捞网?我想要三十部!” 老艄公摇头一笑:“这有何难?我们渔民船家,补个网接个线,是最起码的手艺。你想要多少捞网,那都没问题。我们就靠这个吃饭的,少不了这东西。” “太好了,太好了。”林晚荣激动的拉住他的手:“大叔,能不能麻烦你尽快的帮我弄些渔网,最好明天就能派上用场的,我派这位胡不归大哥还有他手下的两千精兵协助你,您看成不成?” 见这位官大人满面焦急的样子,艄公点点头道:“这个应该不难,让这位胡官人到三乡九里联络一番,大家今夜赶赶工,明天保证给你弄三十部长渔网,四里长的!” 大家听他说了半天,根本不知道他要这东西做什么用,徐小姐更是纳闷,心里又有些隐隐的欢喜,若是他不成功,便不用履行那赌约,受他侮辱了。只是若他不成功,凝儿全家就要人头落地。一时之间,处于两难之境,选择哪边都让自己为难。 “大叔,方才听你说,你们这些时日正准备往湖里放些鱼苗,是不是真的啊?”扯完了网,林晚荣话题一转,又扯到鱼上了。 老艄公点点头:“确有此事,每年春天放鱼,都是渔民集资一半,官府资助一半。鱼苗都是现成的,有银子就成,前些时候本已商量好了,已经开始集资,只是不凑巧的,洛大人出了这事,就给耽误下来了。” “别啊,别耽误啊!”林大人心急火燎道:“春天放鱼,事关咱们微山湖上的渔民兄弟全年生计,是天大的事,怎么能耽搁呢。放,一定要尽快放!” “我们比大人您更着急啊!”艄公愁眉苦脸道:“可是眼下没有银子,我们也没办法。” “大叔,缺多少银子?”林晚荣问道。 老头伸出了三根手指,林大人一见,胸脯拍的当当响:“三百两?大叔放心,我包了。” 小老头弯腰恭敬道:“大人,是三千两!” “三----千----两----”林大人龇牙咧嘴,眼睛都要瞪出来:“大叔,你没有弄错吧?三千两银子,这简直是抢钱嘛!” “没有办法,现在就这世道。三千两银子,三十万条鱼苗,这是我们全微山湖打鱼人的希望。”老头叹了口气,满面忧虑之色。 三千两银子买三十万条鱼苗?妈的,物价上涨的够凶的!老子虽然是个土财主,但我赚钱也不容易啊,巧巧整天忙里忙外的打理酒楼,赚的银子都是辛苦钱。那香水卖出一瓶,老子也就小赚五六十两银子,三千两银子就是五十瓶香水,我容易吗我? “大哥,”洛凝轻轻拉了拉他衣袖,眼中含着泪珠:“你真的要买鱼苗?” 我又不打鱼,我买鱼苗干什么?还不是为了你老爹!他苦笑着点点头:“是啊,我要买鱼苗,在这微山湖上当渔民,凝儿你还愿不愿意跟着我?” 洛凝羞涩一笑:“大哥最讨厌了,凝儿是你的妻子,你愿意做什么,凝儿都支持你。大哥,祖母去京城前,给我留下了些首饰,说是要给凝儿做嫁妆,价值怕有千两之多。凝儿就都给了你吧,你想做什么就放手做去。” 这丫头可真够体贴,林大人拍了拍她小脸,嘻嘻笑道:“乖宝贝,大哥这次为了你,可是大出血啊,今晚你一定要好好补偿补偿我。” “如何补偿?”洛凝脸上泛起一阵淡淡的嫣红,望着他,轻轻咬了咬嘴唇,眼中似是要滴出水来。 林大人在她娇俏的小臀上捏了一下,淫笑道:“今夜我们来个后入式,保准我的小凝儿试了还想试。” “大哥----”洛凝轻唤一声,羞不可抑的低下了头去。 “大叔,三千两银子我掏了。”林大人脸挣得通红,从怀里掏出银票,小心翼翼地数了半天,心里一阵肉疼:“不过我有一个条件。现在你就赶回去,那鱼苗和渔网在明天早晨一并收齐,再把这十里八乡的渔民壮劳力都给我拉来,就说本大人三千两银子喂鱼,征用他们几天。这个生意做不做的?” “做的,做的。”小老儿激动的一跪倒地:“大人真是天上的菩萨下凡,小老儿与周围父老乡亲感激不尽啊。” 林晚荣扶起他,叹口气道:“大叔,我不是菩萨,我也有私心。这三千两银子,若能找回来那三十五万两银子,我是大大的赚了,这生意划得来。若是找不回来,就算我替我老丈人积功德了,给乡亲们办最后一件实事吧!” “大人,您放心,我现在就回去通知乡亲们。我们就是拼了老命,也要在您要求的时辰内,把鱼苗和渔网都准备好了。小老儿斗大的字不识几个,也不明白什么叫私心公心,可有一件事是明白的,只要能帮乡亲们,不管您是什么心,那都叫善心。” 小老头将船交代了一下,交给一个伙计,跳上另外一条小船,恭恭敬敬的给林晚荣磕头,林大人想扶已是来不及了,只得任他去了。 洛远冲他竖起了大拇指,洛凝小脸儿惩的通红,紧紧的依偎在他怀里,柔声道:“相公,你是天底下最好的人!凝儿永远为你而骄傲!” 三千两银子,买回来一个骄傲,老子这生意也算值了。林大人欣慰一笑,将头埋在凝儿肩头道:“乖凝儿,老公受伤了,心在流血,你抱老公回去,我们白日宣淫一下,安慰一下老公吧!” 洛凝羞的一下子捂住了面颊,细嫩的小腿在大哥腿上轻触了一下,说不出的销魂滋味。 “恬不知耻的淫贼。”徐芷晴正站在二人身边,将那闺房私语一字不落的听入耳中,昨夜的遭遇又涌上心头,她心里阵阵的愤恨。想起他又是要网,又是要鱼的,看起来颇有自信的样子,虽不知他要如何捞银,心中却有一种隐隐的预感,这次怕是要输了,难道真的要给这淫贼再摸一次?只怕这淫贼摸着摸着就习惯了! 她脸孔一阵发烧,偷偷打量过去,只见那淫贼埋头凝儿肩上,正对着自己微笑,那笑容,阴森诡异,说不出的淫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