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四章 鱼跃龙门 - 极品家丁

第三百八十四章 鱼跃龙门

. 只见沿湖两岸,密密麻麻的挤满了人头,队伍一眼望不到边,黑压压的一片,老的少的,男的女的,伸长了脖子向湖里张望着,似乎在企盼什么宝贝。 这是个什么阵仗?林大人一阵傻眼,拉住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头道:“大爷,这大清早的,天还没亮,怎么就这么多人聚集在这里了?” “小伙子你是外地人吧?”老头神秘兮兮的四处望了一眼,小声道:“告诉你,出大事了,大的不得了----咱们这微山湖里,长出银子来了!听说有好几百万两呢,朝廷专门派了大官前来此处捞银子。你想想,几百万两银子,那是个什么模样啊,堆起来怕不比泰山还高?咱们这微山湖可真是出宝贝啊。我们这些乡亲,活十辈子也见不到这么些银子,一听到这个消息,三更天便都起来了,冒着寒风,要看看朝廷的大官是怎样打捞银子的。没准他们收网之后,咱们还可以下湖里捞捞呢!” 微山湖里长银子?还是好几百万两?林大人听得浑身冷汗,谣言是怎样传播的?这就是明证。昨天只是让洛远传播出朝廷丢的官银在微山湖里找到的消息,却没想到一夜之间,竟然演变成了这个样子,人言可畏,林大人总算意识到了! “大哥,大哥----”洛远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发髻散乱,双眼布满血丝,一望便知昨夜没有安睡。 “小洛,这是怎么回事啊?怎么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林晚荣指着四周的人群,摇头叹道。 洛远一阵苦笑:“大哥。咱们还是低估了乡亲们的创造能力啊。我昨天故意放出话去,说官银找到了,谁知在湖里巡逻一夜,今早起来,就听到了各种各样不同的版本。有说微山湖里长银子的,有说水下埋宝藏的,还有说龙宫就在咱微山湖里的,总之,乱七八糟,什么传说都有。甭管哪种传说,反正微山湖里要出大宝贝不假,这可是千年难遇的盛事啊,这不,乡亲们一大早,就携家带口的结伙看热闹来了。” 向伟大的人民群众致敬!洛远一席话说的林大人哑口无言,他千算万算,却忽视了伟大人民群众以讹传讹的能力,才导致这么个万人空巷看捞银的千古奇迹。有此一举,他林大人也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该当载入史册了。 在几万人的众目睽睽之下捞银子,若是捞到了还好说,若是捞不到。那会是什么样的一种情形?几万人口口相传,什么谣言造不出来?他林大人还不如直接找块豆腐撞死了算了,丢不起那脸啊。 这不是自找难受吗?林大人唉声叹气的摇摇头,拍拍小洛的肩膀:“兄弟,你大哥这次真是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几万人看着,压力太他妈大了!” 洛远双眼通红:“大哥,我也没想到会闹成这样,是我连累了你。” 林晚荣连连摆手:“小洛,这个和你无关,是大哥我算计有误。奶奶地,我现在算是明白了。一百个计谋,也敌不过十张嘴。” 噗嗤一声轻笑在他背后响起,林晚荣急忙转身,却见徐芷晴带着洛凝正站在两人身后,方才的轻笑乃是徐芷晴所发,不用说,定然是嘲笑林大人的失策了。 “凝儿,你怎么起来了?现在时辰还不到,你们多睡会儿嘛!”见洛凝小脸冻得通红地样子,林晚荣心疼的道。 “大哥,我和徐姐姐三更就起来了,当时见你睡得正香,就没叫醒你,我们两个先出来了。”洛凝轻轻言道。 林晚荣老脸一红,原来这两个丫头比我起的还早,亏我还以为他们没有睡醒呢,他打了个哈哈道:“没想到啊,小小一件事,竟有这么多父老乡亲给面子捧场子,实在令林某人受宠若惊,蓬荜生辉啊。” 洛凝心疼的看他一眼,柔声道:“大哥,你不要给自己太多压力,不管此事成与不成,我和小远还有爹爹、徐姐姐永远都支持你。” “对,大哥,我们都支持你!”洛远坚定道。徐芷晴扫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林晚荣苦笑一声,对洛远道:“小洛,昨夜巡湖,可有什么发现?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那些猴崽子不蹦出来几个,也太对不起我一片苦心了!” 洛远兴奋地点点头:“大哥,你真是神人。一更时分,我们巡查湖面的时候,发现有几人鬼鬼祟祟的划着小船在芦苇中游荡,后来我们围了上去,抓了两个,还有两个潜水跑了。” “当真?”林晚荣欣喜地大叫:“他妈地,我就说我没有这么背嘛!这几个狗东西关在哪,我亲自去审一审!” “大哥,”洛凝嗔怪的看他一眼,柔声道:“勿要说脏话,徐姐姐在这呢!” 徐芷晴摇摇头道:“我不会介意的,对有些粗鲁之人,我本也没打算听他说出什么好话。” “徐小姐说的不错,我真的是个‘粗’人,只可惜你品尝不到!”林大人挤眉弄眼的怪笑几声,徐芷晴弄不清自己话里哪里出了毛病,瞪了他几眼,就听林晚荣道:“小洛,走,我们去看看那几个兔崽子去!” 洛远抓的那两个人,就在湖上的一艘小船里绑着,林晚荣到时,二人绑在一起昏昏大睡。一个是皮肤细腻的胖子,另一个瘦得跟猴精似的,一望便知不是什么好鸟。 林大人早起之后心情不爽,见这二人睡得香甜,心中一阵恼火,大手一挥:“来啊,给这胖猪和瘦猴浇点水。” 早有兵士取来木桶,往湖里舀起水来,狠狠往二人身上浇去。胖子和瘦猴同时打了一个寒战,哇的怪叫一声,冻得醒了过来,只见一个皮肤健康的年轻人站在自己二人面前,面带冷笑,浑身泛出一股寒意,杀气凛凛。 “你,你们是谁?”胖子一哆嗦道:“为何要抓我们?我们可都是微山湖上的渔民!” “渔民?”林晚荣冷冷一笑,大吼道:“来啊,把他手掌给我剁了!” 两个兵士上前,将那胖子按住,拔出钢刀一阵比划,胖子吓得面无血色,哆嗦道:“大,大人,小的真的是渔民啊,你可不能滥杀无辜!” “渔民?!”林晚荣大怒道:“就你这双细皮嫩肉的胖手,连个茧子都没有,你也敢自称渔民?你他妈掉到湖里,就是一秤砣,泡都兴不起一个,你还渔民?来啊,把他爪子剁了,让他在老子面前装佯!” “不是啊,大人。小人有罪,小人有罪!小人不是渔民,小人是这附近的庄户。”胖子急忙磕头道:“昨夜听说这湖里长出了银子,小人一时贪婪,就想趁着天黑来看看,却没想到叫几位大人给拿了,小人该死,小人该死!”胖子眼中闪过一丝狡光,惶恐地磕头。 林晚荣哼了一声。转向那瘦猴道:“你呢,你也是渔民么?” “大人,小的和这位掌柜的一样,也是一时起了贪心,过来看看而已,请大人恕罪,恕罪!”瘦猴也拼命磕头道。 林大人嘴角扯起一丝冷笑,阴阴道:“你们二人抬起来来看着我。” 胖子和瘦猴急忙抬头,却见这位大人眼中射出一丝阴冷的光芒,似是能把他们心思看透,二人一阵惶恐,急忙低下了头去。 “你们认识我吗?”大人开口问道,语气中不带一丝情感,听不出是个什么心思。 “不认识,不认识!”二人连忙摇头。 “不认识?!那也好,今天就叫你们认识一下!”林大人不急不慢的说道:“本人叫林三,去年曾在这微山湖上剿过白莲教,亲手斩杀白莲第一勇士,擒拿反王陆坎离,这济宁城就是老子攻下来的。手上沾着的人命,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了。”二人听得心惊胆颤,额头的汗珠刷刷而下,双腿不断的打哆嗦。 “跟你们说这些,其实也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就是想让你们记住我地名字,到了阎王爷那也好告状。”林大人嘿嘿一笑,不经意的挥挥手:“好了,时辰到了,来啊,将这胖子和瘦子,拖出去砍了!” “不可,不可,大人怎可随意杀人?我要告你!”两人一起大声喊叫起来。 “告我?!”林大人猛地一拍桌子:“老子统兵数十万,杀两个人就跟捏蚂蚁似的,算个屁事。斩了,斩了!” 胖子吓得面无血色:“大人,饶命,饶命!” 林大人不屑一笑:“饶命?你他妈说饶命,我就饶你命?你总得给我个理由,让我自己能说服自己,是吧?” “大人,其实我们是奉命----”胖子正要开口,却见旁边的瘦猴眼睛一瞪,他顿时噤若寒蝉不敢开口了。 “将这猴精给老子斩了!”林大人刷的一声站起,怒声斥道。早有两个兵士将那瘦猴拖了出去,过不多久,便听啊的一声惨叫,胖子吓得一屁股坐倒在地上。 “该你了!”林大人淡淡说道。 “大人饶命啊,大人饶命啊,小的全招!小的是受人指使,前来此处探查情况的。” “受谁指使?探查什么情况?”林晚荣冷哼说道。 “我是济宁府竹平县衙的师爷,昨夜奉大人之命,前来查探这微山湖水面的情形。大人叫我着重观察离济宁城南四十至五十里的水域内有无异常。小的知道就这么多了,请大人饶命,饶命啊!” 竹平县衙?林晚荣哼了一声,走出船舱,洛远眉开眼笑的站在门口,冲他竖起大拇指:“大哥,你太厉害了,三两下就把那小子吓得屁滚尿流!” 林晚荣笑道:“吓唬人嘛,黑脸一扮就行了。那瘦猴呢。叫他领路,吩咐胡不归,带齐人马,赶紧去把那竹平县衙给我抄了。没准,还能在里面挖出大鱼呢。” “遵命!”洛远兴冲冲的正要离去,忽然想起一事,又停下脚步:“大哥,这胖子说,竹平县衙嘱咐他特别留意四十到五十里之内的水域,银子是不是就藏在这个范围里呢?” 林晚荣想了想,笑道:“无妨,反正六十里内都是我们的搜索范围,四五十里地时候再重点搜索好了。” 下了船来。就见洛凝和徐芷晴正候着他,凝儿兴奋道:“大哥,我听小远说。已经审出些眉目了,是不是?” 林晚荣笑着揉了揉太阳穴:“算是吧,价值不大,唯一的收获,就是知道了贼人在济宁周围的巢穴所在。我已经吩咐胡不归去缉拿了。如果能抓到大鱼,直接找出藏银子的地点,那就再好不过了。不过我估计这种可能性不大。这些狗贼滑得跟泥鳅似的,昨夜那府衙的师爷一夜未归,他们定然嗅到了味道,连夜转移了也说不定。所以啊,这事,还得靠我们自己。” 洛凝冲着他甜甜一笑:“凝儿相信大哥,大哥一定能做到的。”她从身旁取过一个小篮递到林晚荣手里:“大哥,吃早点!这是我和徐姐姐早晨起来亲手做的,还热着呢!” 徐小姐亲手做的早点?这怎么好意思呢。林大人哈哈笑了两声,朝徐小姐拱了拱手:“徐小姐太客气了,林某我受之有愧啊。” “受之有愧就不要吃,虚情假意!”徐芷晴哼了一声。不过,这态度,比起昨日已经好了许多了,最起码还能为林大人做点糕点,也不知道凝儿和她说了什么。 天色麻麻亮的时候,沿湖两岸看热闹的百姓越来越多,将大堤两岸挤得水泄不通。 林大人在凝儿的服侍下吃完早点,站起来拍拍浑圆的肚子,望见眼前的情形,顿时目瞪口呆。人的好奇心,真是无穷无尽那。幸亏昨夜调集了兵马,守住了沿湖两边,要不然,光这看热闹的百姓,就能让微山湖上乱成一团麻。侥幸那侥幸,林大人抹了把额头冷汗。 洛远去传达完将令就回来了,身后还跟着昨日那船家老头和数百名结实的壮汉。 “大人!”艄公老头赶过来抱拳道:“小老儿幸不辱命。从昨日早间到今日晨时,我们共结网六十部,每部四里,足足二百四十里长!那三十万尾鱼苗也已到达,只要大人一声令下,便可以放入湖中。我们沿湖两岸的渔民壮劳力数千人,等待大人召唤” “太好了!”林大人欣喜的拉住他的手:“大叔,你叫大家把六十部网全部撑开,一部分放置在六十里外的湖面上,大家乘坐小船分别拉!另一部分放置在岸边,自两岸拉起。每部网之间保持数丈的距离,不要离的太远。有一条要谨记,一定要将这六十里的水面,全部包在网里!” “这个没问题,网我们有的是,劳力我们也有的是!”老头骄傲笑道:“只是小老儿搞不懂,眼下是初春时节,这湖里可没什么鱼,该捞的我们都在去年冬初捞光了,现在要这么多网,能捞起什么?” “去年的鱼是捞光了,可今年的鱼还没捞啊!”林大人神秘一笑:“放鱼,打鱼,大叔你自己说的,你就不记得了?” “放鱼,打鱼?哦,大人说的是这新放的鱼苗?!可是大人,这鱼苗新放下去,为何又要捞起来?这不又断了我们的收成么?”老头不解道。 林晚荣哈哈大笑:“放心吧,大叔,我不是要把鱼苗捞起来,只是借它们一用,让它们跳跳舞。” 老头听不懂,不过这位大官人为人和蔼,又为渔民们解了燃眉之急,看起来不似是坏人,他心里也放下了。 “大叔,这三十万尾鱼苗要是就放在这六十里的水域内,那会是个什么情形?”徐芷晴突然问道,她眉头轻皱,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老头笑着说道:“整个微山湖,方圆几百里,三十万尾鱼苗也足够了。若只是在这六十里的水域内,只要一放下去,那就是鱼头攒动,鱼追鱼,鱼撵鱼,只要拉网一捞,就能看见鱼儿飞奔的场面。” 徐芷晴默默的点了点头,她似乎有些明白了,却又拿不准,就像林三这个人一般,无耻得紧,却也聪明的紧,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他,她始终弄不明白。 喷薄的红日缓缓自水面升起,高高挂在空中,柔和的阳光照在人身上脸上,浑身暖洋洋的。这也正应证了林三昨日的预判,今日艳阳高照,万里无云。 往日里平静的微山湖上,却是人头攒动,热闹异常。自济宁城南门算起,六十里的水域内,竟然集结了七八百条小船,两百多里的渔网,数千名渔民壮汉如同过节般兴奋。此情此景,比秋末时候微山湖上的捞一网还要热闹。 鱼苗早已通过小船运到,船上架起高高的木箱,箱子里装满了水和黑压压的鱼苗,都在一手来长,万头攒动,甚是热闹。数百条鱼苗船停在六十里的水域正中,只待林大人一声令下,便要放入湖中。 林晚荣静静站在船头,望着四周忙碌地船与人,心中忽然升起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如此热闹的场面,真的是我一手造就的么?若这一次成功了,我就是天才中的天才,可若是失败了,洛敏一家就会万劫不复,自己也会抱憾终生,压力不是一般得大。 他静静立在那里一动不动,心中激动到极点,忽有一种平静的感觉涌上心头,热闹的湖面在他眼里仿佛不存在了,除了自己的心跳,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 压力到了极点,原来就是这个样子,连身体都感觉不存在了?他苦涩一笑,任谁也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 望着大哥山一般的背影,洛凝仿佛看见了压在他身上的千斤重担,所有的事都由这个背影一力撑起。他平日里嬉笑怒骂,看似快活无比,可那只是有苦不说而已,他内心的沉重,又有谁能了解呢。 “大哥----”洛凝眼含泪珠,呢喃轻唤了一声,心里说不出的感动与幸福。 徐芷晴凝望着他的身影,如果这世界上还有徐小姐看不透的人的话,那就非这林三莫属了。徐芷晴捏了捏小拳头,柔声道:“凝儿,让他静一静吧,到了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无用,只有他自己才能帮助自己!” 林晚荣缓缓举起了手,原本熙熙攘攘的湖面顿时安静了下来,千余人的呼吸一起同步了起来。洛凝紧张的连自己的心跳都感觉不到了,她紧紧的咬住了嘴唇,望着大哥的背影。 “不要紧张,不要紧张!”徐芷晴一次又一次的告诫自己,只是手心里的汗珠,却不由自主的流淌了下来。 林晚荣手臂高举良久,忽地用力砸下,湖上响起一声接一声的大喊:“放鱼!” “放鱼!” “放鱼!” 百余艘小船上的艄公,拉动栓门,木槽打开,槽中水流倾然而下,带着数不清的鱼苗一起落在水中,哗啦啦的脆响。黑压压的鱼头一片片的集中,又一片片的消散,沉没在湖水当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三十万条鱼苗眨眼便已放完,方才还群鱼嬉戏的湖面,转眼又平静了下来,波澜不惊,便似什么都没发生过。 过了盏茶功夫,还没见到林晚荣的动静,洛远耐不住性子,轻声问道:“大哥怎么还不发号施令?” 徐小姐摇头道:“还要等等,要等这三十万尾鱼苗,分散游到六十里的水域内,这需要时间。” 洛远点了点头,原来这里面还有这么多学问,也不知道大哥和徐姐姐是怎么想到这么多的。 湖面上鸦雀无声,鱼苗不时跃出拍打着水面,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在林晚荣身上,等待着他下一步的号令。 小半个时辰过去了,林大人点点头,对着船尾的兵士道:“点烟火!” 两树璀璨的烟花冲天而起,在空中发出啪啪两声轻响,划出两道五彩的轨迹。围在湖岸和湖中的千余名壮丁见到烟花升起,精神一震,齐声喊道:“起网----” “起网----” “起网----” 长长的捞网缓缓的拉动,抖直,入水,兴起一片片的波浪。渔民们将粗大的网绳背在肩上,喊着号子,慢慢拉动了起来。如此盛大的场景可是百年难遇,沿湖两岸的百姓看的兴高采烈,人声鼎沸,就像过节一般热闹。 六十多部渔网,仿佛一条移动的堤岸,将这六十里的水面团团围起,缓缓的拉动,逼近着。 林晚荣立在湖中心处一动不动,遥遥传来的渔民的号子声,粗犷而又豪迈,让他心里不住的欢喜,仿佛又回到了故乡,忍不住跟着号子一起轻轻吆喝了起来。 “大哥在做什么?”凝儿看的眉头轻皱,不解问道。 “谁知道他在做什么,古里古怪的。”徐小姐摇头微哼了一声,二人目光正落在林晚荣身上,忽闻洛远一声惊叫响起:“快看,这是什么?” 顺着洛远所指的方向望去,只见三人所处的小船周围,冒起黑压压的一片鱼头,一眼望不到边,正迅捷向湖中心移动。再遥望远处,更加庞大的鱼群正从四面八方赶来,向着中间移动,就仿佛是一个移动的大圆。 “是鱼苗回来了!四周拉网起了作用,这些方才放下水的鱼苗无处可去,只得调头向湖的中心聚去。”徐芷晴细细地观察了一番,叹道:“那渔网离着还远,这才是开始。到了收网的时候,那才叫壮观。” “我明白了,大哥是故意放这么多鱼苗,然后把它们赶回来,让它们往湖中间游。”洛凝一拍小手,脸上露出一个甜甜笑容:“大哥真聪明。” 徐芷晴在她小脸上刮了一下,笑着道:“小丫头,聪不聪明是要用结果来证明的,可不是你说说就能算的。如果不能找到银子,不要说放三十万尾鱼苗,就算是放三十万只河豚也是无用。” 听徐姐姐调笑,凝儿脸上一红,拉住徐芷晴的手,坚定道:“不会的,大哥的为人我再清楚不过。没有把握的事情,他绝对不会做,他既然这样做了,那就一定是有道理的。徐姐姐,你可是答应了大哥的条件的,若你输了,就要履行承诺哦。”洛凝嘻嘻一笑,脸上闪过一丝捉狭之色。她可不知道大哥要徐姐姐做什么,但像大哥那么正经的人,应该不会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吧。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徐芷晴心里跳了两下,那个可恶的声音仿佛又在自己耳边响起。徐小姐秀脸染上一层淡淡的晕红,看着洛凝纯洁无暇的小脸,轻轻叹了一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随着渔网的层层推进,鱼苗活动的空间越来越狭窄,无数的鱼儿从四面八方跃出水面,多的有一尺余高,便仿佛湖面掀起了层层银色的波浪,场面煞是美丽壮观。 按照林晚荣的计划,两边同时拉网,赶在湖面上会合,因为一边是顺风,一边是逆风,那会合的地点应该在离岸四十里处,这也是那胖子交代的位置,正好仔细查探一番。 只是事事并非尽如人愿,六十多里的水路,又是拉着沉重的捞网行进,速度之慢可想而知。幸亏这些都是微山湖上的渔民壮劳力,拉网打鱼驾轻就熟,又是轮番换人,他这计划才得以顺利执行。 两个时辰之后,渔民们早已筋疲力尽,四周的渔网终于可以慢慢合拢了,南北向遥遥相望,还隔着数十里的距离。湖面上早已翻腾一片,无数的鱼苗跃出水面前行,此起彼伏,层出不穷,就好像这湖面平空长高了一尺。 湖岸两边观战的百姓看的眼花缭乱,兴奋之极,年年看打鱼,却从没见过像这样鱼儿漂满水面的,当真是百年难得一遇。只是,那位朝廷来的大官人不是说要捞银子么,怎么鱼都要捞完了,却还不见一分银子起来? 林大人额头汗珠滚滚,干裂的嘴唇都要咬出血来,心中的焦虑难以言表。六十里的湖面搜索已近九成,却一直风平浪静,没有任何异常出现。难道是我推测不对,那银子不在湖里?还是我这赶鱼的法子,根本就不灵? 他在船头站了两个时辰,双腿早已麻木,又一直处于高度重压之下,饶是他心志无比坚定,却也有种心力憔悴的感觉。万一事败,凝儿全家就要完蛋,我输不起啊!他叹了一声,忽觉一只温暖的小手握住了自己,回头一看,洛才女满面坚定的站在自己身边,美目盈盈,无比温柔:“大哥,我相信你,你一定能成功的。” 徐小姐便站在洛凝身旁,望他一眼,嘴唇蠕动几下,脸上蒙上一层羞红:“你,你放心去做,即便不成功,那条件,我,我也应了你。”她嘤咛一声,急急的转过了头去,雪白的颈中泛起一阵迷人的粉红。 “天那!徐姐姐,大哥,你们快看,你们快看,鱼跃龙门,鱼跃龙门了----”洛远的一声惊呼,打断了所有人的思索。 众人抬头望去,湖上异像突现。原本平整的湖面上,被无数的鱼苗围出了一个直径数十丈的大圆。鱼苗到了这里,便仿佛撞了墙般,一条赶一条,一跃数丈来高,在空中划出一个完美的弧线,轻轻落在水里。 无数的鱼儿此起彼伏,一飞冲天,在湖面上用身体筑成一个百丈见方的碗盆,就仿佛那传说中的鱼跃龙门。 林大人一下子蹦了起来,也不管身边的是谁,吧嗒在她脸上狠狠亲了一口,挥舞着拳头放声大吼:“找到了,我找到了!” ********* 股市大跌,损失惨重,郁闷!俺一怒之下就多写了点,本章八千字,嘿嘿!来点月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