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五章 找到了 - 极品家丁

第三百八十五章 找到了

. “你干什么?”徐小姐猛地推开了他,俏脸染上一层动人的粉色,眼中带着薄薄怒意,狠狠瞪着他。 林大人得意忘形之下吃她一推,站立不稳,差点落下水去,幸亏洛远眼疾手快,堪堪拉住了他。洛凝见徐芷晴脸带怒色,急忙解释道:“徐姐姐,大哥不是故意的,他只是太过于兴奋,一时忘了礼数而已,你千万不要怪他。” “是啊,是啊,徐小姐千万不要误会,我只是情不自禁而已。”林晚荣嘻嘻一笑,咂了咂嘴,唇边余香未尽,忆起方才那轻轻一触,温滑柔软,火热细腻,这位徐小姐还真是勾人那。 徐芷晴羞得转过了头去,咬牙道:“无耻之人,我懒得与你说话。” 洛凝也瞪了大哥一眼,见他欢天喜地的样子,便转移话题道:“大哥,你方才说什么,你找到了,是找到银子了么?” “那是自然。”望着眼前鱼跃龙门的盛况,林大人眉飞色舞,春风满面,一扫片刻之前的颓废之势,对着洛远挥挥手:“小洛,看到那个大圆没有,叫兄弟们沿着这数丈之内放下浮标。” 洛远顿时兴奋起来,大声道:“大哥,你的意思是说,银子就在这龙门下面?” 林晚荣点头微笑:“八九不离十。” 洛远欣喜的领命而去,数十只小船如箭一般冲了过去,围着那鱼跃龙门形成的大圆放下浮标。层层跃起的鱼苗啪啪落在小船上,形成一道奇异的风景。随着渔网越拉越近,大圆四周的鱼苗越聚越多,越跳越高,就像在湖面上筑起了一道银光闪闪的龙门。周围围观的百姓见此异状,惊骇不已,有些虔诚的已经跪伏在地上,高呼着:“鱼跃龙门,龙神显灵!” “你说银子就在这龙门之下?”徐小姐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嘴角浮起一丝淡淡的笑意。 “怎么,徐小姐有不同意见么?你看看,这可是鱼跃龙门啊,千年难得一见!”林大人一副兴高采烈模样。 徐芷晴脸色变得严肃无比:“林三,别怪我没有提醒过你,你知道三十五万两银子,占地是多少吗?” “知道知道,当然知道。”林晚荣嘻嘻一笑:“一卡车就拉走了,这个我比你清楚。” “那你还有如此把握?”见林晚荣信心满满的样子。徐小姐也忍不住的疑惑了起来,难道是我怀疑的错了?还有,这家伙说的卡车是什么东西? “十成把握没有,八成胜算还是有的。”林晚荣微微笑道:“徐小姐,我很佩服你的耐心和细心,但遇事不要太拘谨,要把所有的情况串在一起想。三十五万两银子,占地并不大,怎样埋在湖中才放心?四十条船运银子,你不觉得目标太大吗?用脑子,多用脑子!” 林大人对着自己太阳穴轻拍了两下,一副小人得志模样,气得徐小姐哼了一声,再也懒得与他说话,只在心里默默思索着他说的话。 待到洛远带人将那浮标完全放下,林晚荣一挥手,早已聚集起来的数百水下好手,乘坐小船赶了过来。林大人兴致甚高,哗啦几下扯掉身上长衫,只穿着贴身衣裤,露出精壮的上身。徐小姐吓得“啊”了一声,忙又偏过头去,怒道:“你,你做什么?” “还能做什么?下湖游泳呗。”林晚荣在两边臂膀上摩擦了几下,活动一下血脉,兴致高昂道。 洛凝到底和他是夫妻,虽觉得大哥在光天化日又是徐姐姐面前脱了衣衫,有些伤了大雅,不过他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她小脸微红的拉住林晚荣手臂,柔声道:“大哥,你也要下湖里去么?有这么多水里好手,就让他们去吧!” 林晚荣笑着拍了拍她小手:“凝儿放心,要知大哥我号称‘陆上两杆枪,水中一条龙’,绝非浪得虚名,你就在这里等着,我去去就来。” 数百水下好手已经齐聚,虽然眼下是初春时分,天气还有些寒冷,但这些都是微山湖上的渔民,熟习水性,体格健壮,天气不是问题。尤其见这位大人竟脱光了衣衫,要与自己等人一起下水,心里更是兴奋。 林晚荣看了一下浮标的方位,将数百人沿着浮标围成一个大圆,然后一挥手,数百人便同时跃下,水面上兴起一圈圈的波浪,眨眼之间又恢复了平静。 见大哥下了水去,洛凝等了一会儿,心里焦急,银牙轻咬,小声道:“大哥怎么还不上来?急死人了!” 林晚荣一下水,徐小姐便恢复了正常,闻听她话,摇头笑道:“凝儿,你兀的心急了些,他方才下去,哪能这么快便上岸?你放心,这人脸皮如此之厚,冻不坏他的。” 洛凝脸孔一红,拉住徐小姐的手不依道:“芷晴姐姐,你也取笑我。我是担心大哥找不到银子,心里难过。” 徐小姐微微叹了口气:“原先我也预计他判断错误,只是,他说的如此有信心,倒叫我好生犹豫目,莫非,银子真的就埋在这里?” 旁边的洛远插嘴道:“徐姐姐,我相信大哥的话。要不然,为何大哥使出个捞鱼的计策,却能弄出个鱼跃龙门的千古奇景?”洛凝深表赞同的点点头,大概也没有想通这其中的诀窍。徐小姐思索良久,望着远处漂来无数的小船,忽然眼中一亮,秀脸染上一层嫣红,呢喃道:“难道我真的要输了么?这无耻的家伙,原来早有算计了!” 见洛远姐弟疑惑的望着自己,徐小姐情不自禁的低下头去,羞赧道:“鱼跃龙门的道理,我原本也弄不清楚。不过见他做了这么些事情,再加上他方才的提点,我大概也猜出了一些。洛远,你说说,这三十五万两银子,要是放在陆地上,会占多大的地方呢?” 洛远仔细想了想,笑着道:“我也没见过这么多银子,不过那些贼人既然是运了好几十船,自然是要占好几十船那么大的地方了。” 徐小姐轻轻摇头:“好几十船的地方?那是你想当然了。按照纯正的白银的比重来算,三十五万两银子,若是整个浇筑成一块,大概占用的面积,就是你三个洛远站在一起这么大一块地方。” 洛凝开口道:“芷晴姐姐,不能这么算的。这些白银皆筑成了银锭,占用的地方要足足大上一倍还多。若排在一起,长宽高应该各在一丈见方。” “原来凝儿也研究过的。”徐小姐在凝儿鼻子上轻轻一点:“小凝儿可真聪明。你说的不错,这些官银算起来应该在一丈见方。可是一丈见方的银子,为什么要用四十只船来运呢?你不觉得奇怪吗?” 这个问题方才大哥也问过,倒着实难住了洛小姐,凝儿笑道:“芷晴姐姐,你越来越像大哥了,事事都喜欢打哑谜。” “好端端的提他做什么?”徐小姐脸色晕红,似抹了胭脂:“我们说自己的事呢,就你一刻也忘不了他。贼人用四十只船运银子。难道都是空城计?我看未必,四十只船运银子,目标太大,极易被人发觉,他们完全没有必要冒这个险。” “是啊。”洛凝皱眉,哼了一声:“大哥一定知道,可他就是不告诉我们,气死人了。” 还真是一刻都少不了那无耻的人啊,难道嫁了人就都是这个样子么?徐小姐微微发愣了一下。就听洛凝在自己耳边道:“徐姐姐,到底是为什么,你就快些告诉凝儿吧。” “你若不再提起那可恶的人,我就告诉你。”徐小姐笑着道。 洛凝噗嗤一笑,轻掩小口:“姐姐不让我提,却偏偏自己又挂在嘴上,倒真个叫凝儿为难了。” 这丫头好一张利嘴,越发像那无耻之人了,徐芷晴脸上微微一热,开口问道:“凝儿,若你是贼人,偷了银子埋在这微山湖中,只占了一丈见方的地方,你会放心么?” 洛远在旁边听了半天,好不容易有个可以插上嘴的地方,抢过话头道:“不放心,肯定不放心了。那可是三十五万两银子啊,要是被水冲走了,就什么都没了。要是叫我说,最好把这些银子堆成一个小山埋下去,这样才放心。” “洛远说的对极了。”徐芷晴赞许一笑:“就是要埋成一座小山,在水里立的稳,这样才够安全。若我所料不错的话,那四十只船上,不仅仅是运送的银子,怕还有别的东西填充在里面。” 填充?洛凝一拍手,兴奋道:“是了,是了,大哥方才说的话,肯定就是这个意思。将这银子占的地方加大加高,抵抗水流冲击,这样才更安全,更放心。芷晴姐姐,你真聪明!” 那个无耻之徒比我聪明多了,徐小姐摇头一笑:“四十只船运银,若我预料不错,那银子里定然还填充有大量的锡块或者铜块,这样在水下占地大,放的才能稳妥。估算一下,长宽应在五六丈见方,高度也有两丈,正巧与这鱼跃龙门的面积吻合。林三放下三十万尾鱼苗,是为了增加这水域里鱼的密度,从四面下网捞鱼,逼迫鱼苗向湖中心靠近。鱼苗成群结队的自四面八方急急游来,遇到银山,一时阻塞无法通过,深水里的自然就要往浅水里挤,浅水里的就要往上跳跃。鱼儿密度越高,此处越是拥挤。狗急跳墙,兔子急了也咬人,当拥挤到一定程度,后有追兵,前进的道路又完全堵塞,于是,鱼跃龙门这种百年难得一见的情形,就被他硬生生地给造出来了。” 洛远长长的哦了一声,笑着道:“大哥真厉害,这样的办法都能想出来,我对他是心服口服。咦,不对啊----”他似是想起了什么。接道:“大哥说过,这些捞鱼的网缀的是锡块,沉不到湖底,为何鱼苗不从网底钻过?” 徐母芷晴点了点头:“小远说的不错。这也正是我不解的地方。不过从实际情形来看,鱼苗甚少漏网的,这倒奇了。” 旁边摇船的舟子听了哈哈大笑道:“这位公子,两位小姐,你们定然没有打过鱼。若照您这样的推算,我们微山湖上就永远打不到鱼了,因为,没有一部渔网可以完全沉到水底,那鱼儿还不都跑了?” 徐小姐脸孔一红,虚心道:“这位船家,你能不能跟我们讲讲这是怎么回事?” 船家笑着道:“这个道理其实很简单,我们老百姓有个俗语,叫做灵猫昏鱼!猫的眼睛,一日三变,有时大有时小,可不管白天黑夜,它都看的一样清晰,这个叫做灵猫。” “那昏鱼又怎么解释呢?”洛远问道。 “昏鱼么,就是与灵猫相对了。不同的鱼有不同的生活水域,有的在深水,有的在浅水。海里的鱼,大多生活在深水,像咱们微山湖里的鱼,大部分习惯浅水,小部分在深水。你一网下去,习惯了浅水的,极少往深水钻,都是直接往前游,就正好钻到网孔里,由于它们不知变通,所以我们才能捞到鱼,这个叫昏鱼。今日三十万尾鱼苗一起下去,湖里拥挤,有部分鱼苗钻到深水,但它们又不习惯,就迫不及待往上挤,这也是造成群鱼跃水的一个原因。” 洛远恍然大悟道:“灵猫昏鱼,原来是这么回事,还真够昏的!平时见大哥吃吃喝喝玩玩闹闹,也没见他读什么书,他从哪里知道这么多学问?” “你怎么知道大哥不读书?”洛凝哼了一声,维护着自己的相公:“叫我说,大哥是胸中有丘壑,才能处处料定先机。” 徐小姐沉默半晌,才叹了口气:“看来我是坐井观天了,学了许多书本,便以为自己什么都懂得,实在错的太远。真正有用的知识,是在生活里积累起来的,这一点上,我确实不如林三。” 她与林三二人,一个是学院派,一个是实践派,几番碰撞之下,都未占得上风,有此感慨,倒也不奇怪。 三个人正说着话,忽见远处的湖面上阵阵气泡冒起,一个一个的脑袋钻了出来,正是方才下水的百余名壮丁,个个脸色憋得通红,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水珠自头发滴答答的往下流。 “大哥呢?”洛凝搜寻了一番,却没见着林晚荣地身影,正在焦急,忽觉脚下的小船一阵轻轻颤动,凝儿吓得啊的一声尖叫。 徐小姐眼尖脚快,小脚伸出,绣花鞋正踩住一双扶住船舷偷偷晃动的大手,用力踩了两下,娇哼道:“无耻鼠辈,快快露头。” “哎哟----”林大人的惨叫从船下响起:“徐小姐,你玩真的啊?!” “大哥?!”洛凝一声惊叫,急忙俯下身子,只见林晚荣扒住船底,正龇牙咧嘴的朝自己微笑。 “坏死了!”凝儿一声心疼的轻唤,伸出小手便去拉他,洛远急忙过来帮忙,徐小姐转过头去偷笑,叫你这无耻之人做坏,也让你尝尝苦头! 林晚荣翻身上船,长长的喘了几口气,凝儿急忙递上一碗热腾腾的姜汤,看着他咕嘟咕嘟几口喝了下去,这才放心下来。 “大哥,怎么样,找到银子了吗?”洛远最是心急,待到林晚荣歇息了一阵,急忙开口问道。 林晚荣似是有意无意的看了徐小姐一眼,眼睛一眯,笑嘻嘻道:“徐小姐,你刚才踩了我好几脚,是故意的吧?嘿嘿,你是希望我找到银子,还是找不到?” 徐芷晴心里一慌,不敢答话,洛凝已嗔道:“大哥你这是什么话,徐姐姐千里迢迢赶来,可不就是为了帮我们找到银子么?” “是吗?哦,我忘了。”林晚荣摇头笑道,接着脸色一变,语气沉重起来:“对不起,凝儿----” “什么?”徐芷晴惊叫一声,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无耻的人下水之前信心满满,难道都是骗人的吗?他怎么可以这样? 洛凝欢喜的脸色顿时变得雪白,豆大的泪珠在眼里滚动着,坚强的咬了咬樱唇,缓缓抚摸着林晚荣的脸颊,柔声道:“大哥,不要紧的,你不要责怪自己,这是凝儿的命,能与你做成夫妻,凝儿心满意足,什么都不在乎了。” 林晚荣深深一叹,将她柔软的身子抱在怀里,咬着她耳朵道:“对不起,凝儿,大哥竭尽全力,也只找回----三十五万两!!!” “什么?”两个女子同时一愣,互相看了一眼,接着便发疯似的一起扑到他身上,小拳头如雨点般砸下:“我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