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六章 捞银 - 极品家丁

第三百八十六章 捞银

.正文 第三百八十六章 捞银 嬉闹一阵之后,洛凝和徐小姐才缓缓平静下来,洛才女不依的扭住林晚荣的胳膊,满面喜色,娇嗔道:“大哥坏透了,如此戏弄我与徐姐姐,亏得徐姐姐性子好,要不然,定要和你闹个没玩。” 见洛凝由惊转喜,脸上还挂着点点泪痕,让人怜爱交加,林晚荣嘻嘻一笑,拉住她手,塞给她一样东西。洛凝接过一看,原来是一锭银子和一团锡块,银子底部烙着官府的火印,正是丢失了的库银。 洛凝惊喜交加,紧紧抓住那元宝,眼泪刷刷刷的流了下来,猛地扑到林晚荣怀里,嘤嘤泣道:“大哥,大哥,爹爹有救了,我们找到了,我们终于找到了。” 望着凝儿手里的银子和锡块,徐小姐微笑着点了点头,事实果然不出所料。她心里也是一阵阵的激动,一件无头的悬案,只有七天的期限,竟然被他办成了,从推理到部署,直到最后找到银子,他分析别人心思,计算移动距离,寻找藏银地点,一头也没有落下,真可谓丝丝入扣,牵挂人心。 旁边的洛远猛地跳了起来,抱住林晚荣的肩膀,大喜道:“太好了,大哥,我就知道你能行的。兄弟们,走,走,跟我捞银子去。” 他说着,便招呼众多渔民弟兄催动渔船,往那埋银子的地方划去。徐芷晴急忙止住他道:“洛远,你做什么去?” “那还用说,大哥都把藏银子的地方找出来了,我们当然是捞银子去了。”洛远兴高采烈的道。 “捞银子?如何个捞法?你有没有想过。那可是三十五万两白银,还有同样无数的锡块绑在一起,重逾几万斤,你怎么捞?”徐小姐微笑道。 洛远兴奋之下。哪里想到这么多,闻听徐小姐的话,顿时傻了眼,对啊,几十万两银子,怕是都埋在淤泥里了,我要怎么捞呢?他想了半天也没头绪,只得嘿嘿干笑了两声,不好意思的望着徐芷晴:“徐姐姐,那你说,我们要怎么个捞法?” “这个,就要看看水下的具体情况了。”徐芷晴抚了抚耳边秀发,轻轻瞥了林晚荣一眼,那意思很明白,请林大人说一下水里的情形,也好对症下药。 林晚荣打了个呵欠,懒洋洋道:“凝儿,我有些累了。能不能吃点东西顺便洗个澡,然后再来说这事?” 这摆明了是不给徐小姐面子,凝儿脸现难色。若是答应了大哥,定然挫伤了徐姐姐的积极性,若是答应了徐姐姐,她又有些心疼大哥。正左右为难之际,徐芷晴看了林晚荣一眼,银牙一咬,哼道:“你不说,我便不会自己去探么?凝儿,你守住舱门,我去去就来。” 她在随身携带的包裹里搜寻了一番,竟取出一身黑色的水靠,转身往舱房走去,看那意思,要准备自己下水了。 真看不出来,这丫头竟然还会游水,不知道她的丰乳肥臀暴好的身材,若是掩映在紧身的水靠里,会是怎样一种惊心动魄的模样,真的很期待啊。林大人嘴角习惯性的浮起一丝奸笑,双眼睁圆了,放心大胆的等待着美人鱼的出现。 “大哥----”洛凝一急,赶忙拉住了徐小姐,同时回头看了林晚荣一眼,满脸的哀求神色。 “凝儿,不要求他。”徐小姐不屑的撇撇嘴:“身为昂扬五尺男儿,却无丝毫气度,拥兵自重,目中无人。我就叫他看看,离了他,我们也一样能行。” “我一个天底下最无耻的人,还要什么风度气度,徐小姐太高看我了。”林晚荣笑了一下,脸色忽地变得正经:“既然徐小姐如此感兴趣,那我就汇报一下。水下的确有三十五万两银子不假,但是银块之中也掺杂了大量的锡块,体积庞大,重量不轻。所有的银子和锡块,分装在二十余个大箱中,又通过一张大网,牢牢的捆绑在一起。要想将三十五万两银子和锡块同时捞起,凭咱们现在的条件,恐怕很难实现。” 徐小姐眉头轻皱,若真是这样的话,那要打捞这些银子,怕要大费周折了。 洛远哼了一声道:“要是一下捞不起来,咱们就分开捞,把那些箱子砸开,派上几百水下好手,每次捧上数十两,总有捞完的时候。” 还真是笨人想笨办法啊,林晚荣笑着在洛远头上拍了一下:“你小子就不能学点聪明的?这样的馊点子也能想的出来!几百人一起下水,隐匿点银子易如反掌,到时候少上个几千几万两,你来赔啊?” 洛远见大哥眼中闪烁着笑意,似乎早已胸有成竹,顿时恍然大悟,一拍手道:“大哥,你一定有办法,是不是?我就知道你一定能行的。” 洛凝也仿佛看到了希望,抱住林晚荣胳膊,娇声道:“大哥,你是不是有办法了?讨厌,你快些说嘛。” 这洛才女撒娇又甜又腻,林大人心里酥麻难止,拿着胳膊在她丰满的酥胸上蹭了两下,在她耳边嘿嘿一笑:“想知道也可以,不过,今夜可不许跑了,把你那徐姐姐给我扔一边去。” 洛凝听得面红耳赤,娇躯轻扭间,粉嫩的酥胸却是紧紧压在了他胳膊上。 林大人骚骚一笑,偷偷在凝儿丰臀上摸了一把,手感滑腻丰满诱人,他脸上满面正气,胸脯拍的当当响:“凝儿小洛你们放心,捞银子的事情就包在我身上了,唉,谁叫我生的聪明呢?” 听大哥一口应承下来,洛凝姐弟自然满心欢喜,徐小姐也不敢说话了,她现在对林三已经完全没有了把握。不知道这人到底是在吹牛,还是有真能耐。 林大人在湖面上四处张望了一番,不耐烦道:“船呢,我要的船呢?胡大哥怎么还不把船给我送来?” “什么船?”洛远听觉灵敏。闻言立即问道。 “哦,没什么,昨日我叫胡不归到江南水师给我借了两艘大木船,顺便准备一些东西,算算时辰,现在也应该快到了啊。”林晚荣摇摇头道:“要不这样,小洛你再去催催,记住,一定要找两艘最大的木船,船上要装满沙子,装的越多越好。另外,多准备些结实的木料,还要找一些又粗又结实的绳子。” “沙子,木料,绳子?大哥,你要这些做什么?”不仅是洛远听得傻了眼,就连徐小姐也直发愣,这家伙又要搞什么鬼? “废话,还能做什么,当然是捞银子了。”林晚荣嬉皮笑脸,一脚踢在他屁股上:“快些去办。” 听说是捞银子,洛远立即一蹦三尺高,乘了小船飞快的去了。 林晚荣找了个无人的小船,蹦了上去,在船舱里躺下,舒服地叹了口气。洛凝跟在他身后,坐在他身边温柔道:“大哥,是不是很累?” 林晚荣点头笑道:“是有点累!好久没下水了,肌肉都快萎缩了,看来生命在于运动这句话还是有一定道理的。凝儿,不如我们做一下水上运动吧?” 水上运动?洛凝不解的看他一眼,林晚荣凑在她耳边嘻嘻一笑:“昨晚叫你跑了,今天可不行。唉,真的很久没试过水上运动了,眼下风光明媚、风和日丽,正是白日宣淫的好时机。” 洛凝吓了一跳,小脸羞红,耳根发烫,喃喃道:“这如何使得?现在可是大白天,更何况徐姐姐还在对面船上歇息,唔,羞死个人了!” “她歇她的,我们干我们的,两不相干。白日宣淫真的是一件很有意义的工作,我们一定要努力尝试一下。”林大人嘿嘿淫笑,搂住洛凝娇躯,双手搭在她细细的杨柳腰肢之上,在她香甜的樱桃小口上亲了一下。 洛才女浑身酥软玉体无力,感觉大哥的身躯火一般的热烈,便似要将自己燃烧般,想想至亲至爱的芷晴姐姐便在对面船上,没准还正在朝这边打量,她心中一阵阵的羞赧,却又有一种说不出的刺激畅快的感觉冉冉升腾。 春天正是发情的好时节,见凝儿欲拒还迎的模样,林大人哪里还忍耐的住,在她背臀上轻轻摩擦着,两只大手已移到洛才女胸前,正按住一对白嫩柔软的玉乳轻轻揉搓。 凝儿黛眉微皱,贝齿轻咬,娇靥晕红,桃腮羞红似火,急促地娇喘呻吟,玉体起伏柳腰款摆,早已忘了身处何地。 “凝儿,凝儿----’徐芷晴的声音从舱外传来,洛才女吓得啊的惊叫一声,只见自己酥胸半裸,羊脂白玉的酥胸任大哥把玩,她美丽的面颊顿时羞红如火,樱桃小嘴发出一声娇呤,小拳头如雨点砸在林晚荣身上:“臭大哥,坏大哥,羞死了!” 又叫徐小姐坏了好事,林大人脸上的肌肉急剧的抖动了几下,在凝儿臀瓣上捏了一下,怒狠狠道:“这徐丫头和我有仇是怎么回事,如此美好的春光都叫她糟蹋了。” 凝儿噗嗤一笑,羞道:“明明是你耍坏,怎地怪的了芷晴姐姐,她又不知道我们在,唔----”洛凝掩面奔了出去,就见徐姐姐正站在对面船上,似笑非笑的望着自己,那神情,似乎看穿了什么。 洛小姐心里狂跳,说话也不那么利索了:“徐,徐姐姐,你,你叫我?” 徐小姐点头一笑,指着远处漂来的两艘大船道:“去告诉那无耻之人,洛远带着大船回来了。” 洛凝抬头望去,只见远远行来两艘巨大的木船,洛远站在船头,正在拼命朝自己招手。她急忙转身,正要离去,却听徐小姐道:“凝儿,还有一件事。”徐芷晴神秘一笑,对着洛凝胸前指了一指。 洛小姐低头一看,顿时啊的叫了一声,脸红似火,头也不回的奔回舱里去了。原来她方才出来时候慌乱,竟连衫上的纽扣都系错了一个,露出一片白花花的粉嫩酥胸正落进了徐小姐眼里。 “都是你,都是你!”洛凝死命的锤着大哥胸膛:“徐姐姐一定什么都知道了,叫她看我笑话。” “笑话?有什么好笑话的?”林晚荣大言不惭道:“叫我说,她应该是羡慕才对,羡慕你有这么一个好老公。凝儿,既然都拆穿了,那就索性不用怕了,咱们继续吧,哈哈。” 白日宣淫真的是一个很伟大的梦想,可惜,林大人今日是没法完成了。洛远带着江南水师的两艘大木船已经到了,林大人心里悔恨,这小洛干嘛要走这么快,坏我好事。 水师的这两艘大船,长有十余丈,宽广雄壮,承载量极大。看见船里面装满了泥沙,吃水甚深,徐小姐眉头一皱,这家伙真的叫人装了两船的泥沙来,他到底要干什么?她情不自禁的瞟了林晚荣一眼。 站在大哥身边的洛小姐心怀鬼胎,见徐姐姐往这边看来,顿时羞得低下了头去,那盈盈如水中蕴含的点点春情,让她艳丽的如同水里的洛神,叫徐小姐也看的呆了呆。 凝儿真好看,她微微叹了口气,眼中闪过一丝自己都未觉察到的黯然。 “大哥,大哥,接下来我们怎么办?”洛远神气的自大船上跳下,正落在林晚荣身前,大声叫道。 “别慌,我方才对你说的,准备上好的木料,结实粗壮的绳子,你都带来了没有?”鉴于小洛坏了林大人的好事,林某某甚为不满,对小舅子也严格苛刻了许多。 “这些啊,胡将军今日早晨去抄竹平县衙之前,都已经准备好了的,我方才只是恰好遇到这两艘大船而已。”洛远嘻嘻笑道,一副得意模样,浑不知打搅了姐姐与姐夫的恩爱好事。 “算你小子好运气!”林大人哼了一声,笑道:“现在开始,都听我统一指挥。先把这两艘大船并排绑好,中间保留一丈左右的距离。再把你寻来的上好的木料用上,搭一个结实的架子,横跨在这两条船上,记住啊,一定要结实。” 两艘大船并在一起?还要搭架子?大哥不是发疯了吧!洛远心中有疑问,但见了大哥一丝不苟的神色,不似是说笑,便老老实实的遵照他的话去做了。 两艘巨大的木船,满载着泥沙,深深的吃到水里,洛远带领着工匠,将木料紧紧的钉在两艘大船上,在两船之间搭建了一个结实无比的架子,小半个时辰便一切完工了。林晚荣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番,甚至踩到架子上跳了几下,检验牢实程度。 徐芷晴看的一阵阵的迷惑,终于忍不住开口道:“你这是要做什么?” 林晚荣不答她的话,反而微笑道:“徐小姐,我很郑重的拜托你一件事。” “何事?”徐小姐疑惑道。 林晚荣嘻嘻一笑:“下次我和凝儿亲热的时候,拜托你不要打断我们,好吗?你试过那种欲断未断的感觉吗?真的很要命唉!” “呸----”徐小姐脸红似火,急急转过了头去,小脚在船上轻跺一下,再不敢说话了。 取过胡不归准备的粗绳,用力拉扯了几下,感受了下力道,林晚荣点头微笑,老胡办事是真牢靠,这绳子拉火车都没问题。 “下面的这一步至关重要。”林晚荣手持绳子,神色严肃无比,徐小姐急忙竖起了耳朵偷听:“洛远,派两个水性最好的渔民兄弟潜到水下,将这绳子的一端绑到那装银子的箱子上,记住,一定要绑的牢靠,不能松散。” 听大哥说的郑重,洛远不敢丝毫大意,在两个壮丁耳边仔细交代了一番,才叫他们下水而去,过了盏茶功夫,二人浮起水面,示意绳子已经绑好。 林晚荣踏到两船之间的木架上,寻到正中位置,将绳子缓缓拉起,直到合数人之力再也拉不动,才小心翼翼的将绳索的这一头牢牢绑在木架正中。 徐小姐凝神看他的动作。到此时才有些明白,开口询问道:“你要用这船拉动银子?可那些银子沉在水底的淤泥里,即使再多的人划船,也拉不动它。” “是吗?”林大人嘻嘻一笑:“徐小姐如此有把握?那不如我们再打一个赌吧。” 说到赌,徐芷晴顿时霞飞双颊,他已经找到了银子,我也要履行承诺了,难道真的便任他轻薄?她心里升起一股难以叙说的感觉,苦涩,惊颤,还有一些她自己也难以明了的味道,想起凝儿方才衣衫凌乱奔出的那一幕,她一咬牙,哼道:“坏痞子,谁要与你打赌了,你不愿说那便罢了!” 林晚荣哈哈大笑道:“不是我不愿说,其实只要你仔细观察,就一定会明了。你注意了,下面的这一步至关重要。” 林晚荣一挥手,大声喝道:“掀沙,将泥沙全部铲进湖里,一颗也不许留下。” 随着他一声令下。随船的众多兵士手持铁铲,将两只大木船里的泥沙往湖里倾泻而去。随着泥沙渐渐的减少,船身慢慢向上浮。拉着银子的绳索越绷越紧,林晚荣紧紧盯住绳子,心也跳的厉害,胡大哥,你可别玩我啊,这绳子可关系着我老丈人一家的性命呢。 船里的泥沙越来越少,绳索绷得笔直,终于,那绳索微微松动了一下。林晚荣大喜,动了,动了,银子动了。派下水去的两个壮丁浮上禀报道:“大人,银箱已经自水底浮起。” “快,快,把泥沙全部倒了。”林大人急声叫道,兵士们动作越发疾快,待到最后一颗沙子落尽,银箱已经悬浮在了水中。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徐小姐激动的嘴唇微微颤抖,满面欣喜的望着林三,眼中闪过一丝敬佩。不管这无耻之人人品怎样,可他的聪明,确实天下无人能敌。 “徐姐姐,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洛凝喃喃道:“银子怎么就浮起来了,就像做梦一样。” “不是做梦,是真的,你们家林三,是一个天下无双的人才。”徐芷晴点头道:“他是巧妙的利用了水的浮力,倾泻了泥沙,将银箱拉起,悬浮在水中。这个法子当真是妙绝,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划船!”林大人大手一挥,两艘大船上的兵士一起开动,将木船向岸边划去,银箱便跟在木船身后缓缓拉动。 附近的渔民百姓看的目瞪口呆,鱼跃龙门,银箱长腿,这两件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奇事,竟在今日一同发生,这位朝廷派来的林大人,莫非是天神下了凡尘。 待到木船着了岸,不待林晚荣吩咐,洛远也知道怎么做了。趁着银箱还在水中悬浮,众人一起拉动绳索,银箱在水面露出半截身子,终于着了地。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多了,洛远有样学样,换了绳索,再将两艘木船装满泥沙,又拉回一箱银子。这神乎其神的经过,让无数的百姓叹服不已,若世上真有神人存在的话,那就非林大人莫属了。 待到傍晚时分,二十余个银箱杂七杂八的散落在浅水滩上,洛远兴奋的大叫,摸摸这个箱子,又摸摸那个箱子,一副没见过银子的模样。 凝儿咯咯娇笑着,在沙滩上竭力地奔跑着,对着林晚荣大声喊道:“大哥,凝儿爱你,你是世上最厉害的人!”那脸上娇艳的神采,就连西边的夕阳也比了下去。 要不是为了小乖乖凝儿,我才懒得浪费这么多脑细胞,***,这活真不是人干的,累死我了!林大人抹了抹额头的汗珠,浑身湿透,一屁股坐在了岸边的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一方带着幽香的丝巾缓缓递了过来,他接过来擦了几下,正要道谢,忽觉有些不对,转过头来,就见徐小姐美妙的背影匆匆而去,消逝在霭霭暮色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