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七章 请你尊重我的人格 - 极品家丁

第三百八十七章 请你尊重我的人格

.正文 第三百八十七章 请你尊重我的人格 银箱捞了上来,林晚荣不敢耽搁,就地将箱子拆开,派兵士把银子和锡块分开放置,待到重新装箱完毕,核算一遍,三十五万两银子一分不多一分不少。他这才完全放下心来,将库银打上封条,派了大军层层把守,洛远亲自在军中监督,想来应该出不了事了。 忙活完这些事,已是入夜时分,正要喝口水,就见胡不归飞骑而至,自马上翻身而下,兴奋道:“林将军,听说银子找到了,这是真的么?” 林晚荣笑着一摆手,指着场中的封好的银箱:“那还能是假的?三十五万两银子,分文不少,全在此处。” 胡不归满面欣喜:“林将军真乃不世奇人也。现在这济宁的百姓都传开了,说你慷慨大方,关怀民生,撒播三十万鱼苗于微山湖中,孕育一方希望,乃是济宁诸县的大恩人。还说你是天上的星宿下凡,专门破解疑难,拯救百姓的,我今天返程的一路上,听到的都是你的传说。唉----”他懊恼的摇摇头,面上现起一丝沮丧之色:“只可惜我老胡今日公事在身,去抄那什么竹平县衙,错过了这样大长见识的机会。” 林晚荣哈哈大笑道:“什么星宿下凡?是济宁的父老乡亲抬举我了。我的为人你还不清楚,吃喝玩乐,样样都是第一,何谈忧国忧民、拯救百姓?对了,胡大哥,你去查抄那竹平县衙,可有什么收获?” 胡不归满面懊恼的摇摇头:“那群狗东西狡猾之极,我率兵赶到竹平县衙之时,他们已撤走半个时辰,我拼死追击一阵,截下了他们末尾数人,其他的都逃掉了。” 这个早在意料之中,倒也没有什么奇怪的,林晚荣点了点头,拍着胡不归地肩膀笑道:“胡大哥,这个差事你办的很好,回到了京里,我会向皇上好生禀报的。咱哥俩一起升官发财,银子滚滚来,哈哈哈哈。” 胡不归听得好笑,这林大人看起来倒像是个地地道道的奸商,只是每逢大事却从不含糊,叫人敬佩。 三十五万两库银已经闹过一次贼了,这次绝不容有失。有了胡不归坐镇,这老哥办事,林大人百分之两百的放心,再加上洛远的辅助,肯定不会有问题了。他这才如释重负的长出了一口气,大声喝道:“来人啊,八百里快马,给京城送折子,向皇上报喜!” 帐外早有随军的师爷捧着笔墨纸砚进来,林大人缓缓踱了两步,笑道:“我对写奏折不熟,你就看着办吧。主要的宗旨,是要突出此行的艰辛,数万将士不分昼夜辛苦找寻,胡不归将军两夜不寐跋涉千里,力擒真凶。总之,要写的长,要多提提手下弟兄的名字,让他们在皇上老爷子面前也露露脸,也算我林某人对大家有个交待。” 胡不归眉开眼笑,跟着林将军真是没话说,上次是沙场演兵,这次是湖里捞银,每次都能在皇上面前长脸,不出个三年五载,皇上也能记住我老胡的名字了。 师爷也是个机灵人,林将军一再强调要突出众多弟兄,试想连手下兵卒都上了奏折,这林大人的名字还能少提?领悟了精神,师爷下笔如有神助,每段开头都加上一句“将军躬身力行,以身涉险,亲率诸军”云云,洋洋洒洒写了两页信笺,尽是歌颂林大人丰功伟绩,以及微山湖人民如何爱戴拥护将军。 林大人接过信笺欣赏一番,面不改色道:“写的很客观!有前途!以后的战报都由你来写了。”在那信笺最后,落上自己的名款,派了八百里加急的快马给京城报信去了。 回到府里的时候,只见府衙门前喜气洋洋,张灯结彩,还挂上了大红灯笼,洛凝正在门前指挥着众人打扫收拾。 “这是做什么啊?”林晚荣笑着走过去,扶住洛凝柳腰轻轻揉搓一阵:“凝儿,咱们要办喜事吗?那可好得很,今夜又要洞房一次了!” 洛凝脸色嫣红,妩媚嗔他一眼,羞道:“大哥就没个正经。今日咱们寻到了银子,我洛家扬眉吐气,一扫多日颓势,正该好好庆贺一番才是。另外一件喜事,爹爹方才醒转过来了,正要见你呢!” 老丈人醒了?我银子一找到他就醒了,还真是会挑时候啊,这老小子不是故意装晕的吧?林大人心里鄙视,脸上做出欣喜状:“哎呀,那可太好了,今日真是双喜临门啊。凝儿,咱们快去拜见岳父大人!” 凝儿轻嗯了一声,拉住大哥便往父亲宅子而去,刚到门口,就听洛敏的声音从房里传出:“外面是凝儿么?” “爹爹,我和大哥看你来了。”洛凝轻轻推门而入,就见洛敏在丫环的搀扶下,缓缓坐在椅子上,含笑看着二人。 “哎呀,洛大人,好久不见了。”林大人抱拳打了个哈哈,嘻嘻笑道:“我还真有点想你呢。” “想我做什么?”洛敏笑着摇头:“怕是想我家凝儿才是真吧?” 洛凝粉脸染霞,娇嗔一声:“爹爹,您也来取笑女儿!”林晚荣嘿嘿笑道:“都想,都想,一个也不能少。” 洛敏深深一叹:“说起来也是数月不见,没想到一见面,却又连累你与芷晴侄女为我日夜奔波操劳,老朽心里深感过意不去。” 见洛敏似是苍老了许多,再不见以前那副狡诈奸猾模样,林晚荣急忙笑道:“哪里的话,咱们是一家人嘛!以前在金陵的时候,老泰山你很照顾我,我也应该替老泰山你分忧才是。” 听他一口一个老泰山,洛敏惊疑的看了洛凝一眼。只见凝儿粉腮桃红,头都低到脖子下了,再看那小子眉飞色舞占足了便宜的样子,他顿时恍然大悟,心里苦笑一声,罢了罢了,生米都煮成熟饭了,我还与这小子客气个屁。他哈哈一笑,点头道:“原来如此,甚好甚好!贤婿啊,听说这一趟你又是鱼跃龙门,又是木船捞银的,咱们济宁城的百姓对你夸赞有加,这事要是传到皇上耳朵里。那可就不得了了,你飞黄腾达指日可待啊。” 废话,皇帝老爷子的公主,是我亲亲的仙儿老婆,我不腾达谁腾达?林大人哈哈一笑,四周望了一眼,神秘道:“老泰山你也不要担心,我从京城出发前,皇上发过话了。” 洛敏大喜,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激动道:“皇上怎么说?” “皇上说,在济宁的地界上,三十五万两官银被人劫走,致我数万大军无米无粮,羁留京中,边关告急,洛敏实在罪不可恕。” 洛敏听得脸色煞白,一屁股坐了椅子上,林晚荣摇头叹道:“老丈人,不要怨小婿多嘴。您老人家在金陵,多大的风浪都经过了,怎么到了济宁就放弃了警惕心呢?这济宁是个什么地方,那是白莲教的发源地,水深着呢。您老人家刚直不阿,朝廷有多少人想要借机除掉你?三十五万两官银过界,你换了关文就该让他们快些滚蛋,怎么能留他们过夜呢?别人都是避之不及,你这不是自找麻烦吗?” 洛敏懊恼道:“我也是一时糊涂。当时那领兵之人对我说要补充粮草,否则行程就无法保证,我也是为皇上分忧才让他们驻扎一夜。哪里知道,唉!贤婿,你快说说,皇上还说什么了?” 听父亲与大哥谈起政事,洛小姐对这些并不关心,当下告辞了出去。 见老洛对皇帝忠心耿耿,林晚荣也不好意思吓唬他了:“得知官银出事,皇上当然是龙颜大怒,当场就要下旨将您老人家法办了。幸亏我与徐先生拼死相劝,在皇宫外跪了十二个时辰,皇上才怒火稍平,宽限了七日。他说,若是七日之内,我们找回了银子,他便既往不咎,让你官复原职,可若是找不到,那后果就不用我说了。” “皇上真是这么说的?”洛敏又惊又喜,叹道:“这样说来,我这次反而是因祸得福了?唉,即便是官复原职,老朽又有何面目去见皇上,去见诸位同僚呢?” “这个么?就看老丈人你还想不想当官了。”林晚荣嘻嘻一笑,满脸地神秘之色。 “哎呀我的贤婿,你就不要与老夫打哑谜了,我把女儿都许配给你了,咱们可是一家人,你就替我出出主意吧。”洛敏也是成了精的狐狸,焉能听不出贤婿话里的含义?当下拉住了他的手,亲热无比道。 这老家伙脸皮不比我薄啊,林晚荣嘿嘿笑道:“这个么,就要看老丈人你怎么处置了。银子在济宁地界上丢失的不假,你想赖也赖不掉,依我之见,你不如上个陈罪书,老老实实将这事都揽过来。” “陈罪书?”洛敏满脸惊疑:“若我上了陈罪书,岂不正给了诚王借口?” “你不上陈罪书,他就没有借口了么?”林晚荣拍拍他肩膀:“老泰山你放心,陈罪书只是前奏,更精彩的还在后面呢。银子丢失了不假,可咱们花了不到三天,就把银子找回来了不是?而且你还抄了竹平县衙,抓住了一窝蟊贼----”林大人眨了眨眼,脸上浮起一丝笑意:“这伙呢,就是白莲余孽,有数千人之多。老泰山你亲率大军,冲锋在前,查抄竹平县衙,当场击杀白莲余孽数千,擒拿反贼数十名,一举拔除了白莲在山东的最后势力。银子没有丢,你还顺藤摸瓜剿灭了白莲,你说,这是过,还是功?” 洛敏也不是省油的灯,既然贤婿把功劳都算到我头上,我也不能客气,当下点头道:“是功!可谁知道皇上怎么想?再说,这些是不是白莲反贼还没个定数呢!” “是不是白莲反贼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事有人替你担了。既掩住了天下人的嘴,皇上也能下台阶!”林大人嘿嘿笑道:“等到银子和反贼都押送京城,你再连夜上一道折子,就说虽将功赎罪,却自觉愧对圣恩,请皇上放你告老还乡。嘿嘿,你说后果会怎样呢----” “皇上绝不会放我----妙啊!”洛敏一拍手,兴奋大叫,上上下下打量林晚荣一眼:“真个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贤婿你才去京城数月,便对官场之事如此熟悉精通,胜过老朽百倍了。” “那是老泰山教导有方!”林大人眼也不眨的说道,两人同时大笑起来。 洛敏毕竟是大病初愈,说了一会儿话。林晚荣便告辞出了门来,寻了一圈,却没见着洛凝,正要回房,忽见一个小丫环跑过来禀道:“大人,大人,徐小姐有请!” “哪个徐小姐?”林晚荣奇道。 “跟您一起从京城来的那位徐小姐啊!”小丫鬟眨着眼睛说道:“徐小姐说,她在房中等您!” 徐芷晴找我?还是在她房里?林大人嘿嘿干笑几声,脚步加快到了后院。洛凝的房间里没有灯火,似乎还没回房,倒是她旁边那间厢房里灯火通明,一个娇俏地影子映在窗纱上。 林大人一眼扫在那挺拔高耸的酥胸上,暗自吞了口口水,看胸识女人,这房里的是徐小姐无疑了。 在门上轻轻拍了两下,屋里沉默了一阵,徐芷晴的声音微微颤抖着传来:“是,是谁?” “咦,不是凝儿?!对不起,我摸错门了。”林晚荣骚骚一笑,转身作势要走。 房门哗啦一声打开,徐小姐立身门前,银牙轻咬,小声道:“林----你,你等等!” 林晚荣转过身,奇怪的看她一眼:“这么晚了,徐小姐还没睡么?” 见他装模作样,徐小姐心里暗恨,四周打量了一眼,见空旷无人,她秀臂伸出,狠狠将他拉了进来,又啪啦一声将门关上。 “你,你要做什么?你不要乱来啊!”林大人睁大了眼睛,满面惧色,惊恐说道。 “乱来?”徐小姐又好气又好笑,恨不得上去踢他一脚:“这世界上,还有人比你更会乱来么?” 林晚荣嘿嘿淫笑道:“徐小姐,你不要揪住我的优点不放嘛。虽然我有把柄落在你手里,但是你也有漏洞需要堵上,大家彼此彼此了。” “胡说八道,谁愿意抓你的把柄了?我又有什么漏洞。”徐小姐哼了一声,见他目光在自己胸前乱窜,粉脸阵阵发烧,急忙转过身去,心里噗通噗通直跳。二人都不说话,房间里一时沉寂之极,只剩下两人的呼吸清晰可闻。 林晚荣将目光在她诱人的曲线上巡视一圈,望着她隆起的丰臀,暗自吞了口吐沫,屁股像磨盘,适合生儿子,这徐小姐还是个宜男之相,有搞头啊! “那个,徐小姐,你深夜叫我来此,是有什么指示呢?”见徐小姐始终不转过头,林大人便放心大胆的看她,口中假惺惺说道。 “你,你不许看了!”徐小姐脸如火烧,哼哼道。 “看,看什么?”林大人不解道:“我目光正直,平视前方,什么都看不见啊!” 和这无耻人根本就无法讲道理,徐小姐拿他没有任何办法,心中微微一叹,看吧看吧,反正都被他贼眼瞅了无数次了,也不在乎这一次两次了。她淡淡开口道:“林三,你今天的表现,让人震惊,以前是我小看你了。” “哪里哪里,彼此彼此!”林晚荣嬉皮笑脸,没有一丝正经模样。 “林三,我在你心中,是怎样的印象?你能不能告诉我?”徐小姐微微叹了口气,柔声说道。 “印象?哦,大,非常的大!”林晚荣抹了嘴角口水道。 “什么大?”徐小姐疑惑道,见他神情猥琐,目光落在自己胸前,瞬间便明白了他的意思,秀脸刹那变得通红,小拳头捏得紧紧,她有一种忍不住要揍这猪头的冲动。 “林三,我愿赌服输!”徐芷晴银牙几乎要将玉唇咬破,她将丰满的酥胸高高挺起,双眼微闭,长长的睫毛轻轻抖动,淡淡的水滴凝结在睫毛上,声音带着微微颤抖:“给你,拿去!只求你动作快些!” “快?快什么?”林大人疑惑不解道。 “你又要作弄我?!!”徐小姐泪珠籁籁而下,忽地双眼圆睁,怒声道:“我答应过你的条件,此刻便可兑现。你不是要摸么,那便给你了!” 见徐小姐酥胸高挺,直往自己面前送来,林大人眼睛睁得比猩猩都大,哗啦跳开两步,大惊失色道:“徐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什么时候说过要摸你----摸你那个?请你尊重我的人格!” **** 尊重三哥的人格,来点月票鼓励吧!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