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章 抓的太紧 - 极品家丁

第三百九十章 抓的太紧

.正文 第三百九十章 抓的太紧 春雨绵绵延延,直到傍晚时分还没有停下。这种阴冷天气,便连马匹都困倦不止,更别说是人了。路上泥泞不堪,又正赶上这段官道年久失修破败不堪,运银的马车不时陷入泥中,要靠着官兵推动才能前行,这种情形下,推进速度可想而知。 “***,”胡不归吐了口口水,将雨披摔在一边,露出满脸的大胡子:“这样走下去,再走十天也到不了京城。误了抗胡大业,咱们就是千古罪人。山东的这群狗官都是做什么吃的,连个官道也不修一修,破败成这个样子,野驴都不走的道,让咱们官军过?” 他手下的这些兵马都是临时调配的山东驻军,一个百户抱拳道:“胡将军您多年未回故乡,自是不知这其中情形。咱们山东的税银,每年也有大几十万两,可都被朝廷一文不剩的提走了。赶上前两年,还有白莲教闹内乱自立为王,百姓两头交税银,贫苦不堪。即便是想修这官道,上头的大人们也凑不出银子,实在是为难。说句大不敬的话,这官道不好走,怨不了别人,只能怨朝廷上的大老爷们,他们根本就没考虑过咱们山东的地方建设问题。” 论到朝廷的是非,胡不归也没辙了,只得哼了一声:“晦气,真晦气。还是跟着林将军好,有他一人在,谁吃亏都轮不到咱弟兄吃亏。若有朝一日他执了朝纲,以他的聪明才智,弄些银子建设地方,那是手到擒来。” “胡大哥你在发些什么牢骚?”一个清朗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胡不归转过身,却忍不住笑出了声来。只见林大人也不知从哪里寻来的一把小小油纸伞,举在头上刚刚遮过个头顶,扮出个假斯文模样。在这万军之中显得不伦不类,煞是可笑。 “在说这官道呢。”胡不归咂了咂嘴,无奈道:“下雨天,到处是泥洼,马车陷进泥里起不来,今天这一天时间,大军才走了十几里地,这样下去,还没到京城,咱们人马都耗死了。咦,林大人,你在哪里寻来的这小伞?与您的威武雄壮比起来,真的很另类呢!” “没办法。老婆心疼我,非得给我弄把小伞。就他妈这么个小玩意儿,又不遮雨,拿在手里还是累赘,要不是老婆一片心意,我早丢了。”林大人将凝儿千叮咛万嘱咐相送的油纸伞折了起来,嘻嘻笑道。 “原来是洛小姐相送的,难怪将军如此爱护。能有如花美眷相伴,将军可是艳福不浅啊。”胡不归脸上露出个男人都懂的笑容,两个人一阵放浪大笑。 林晚荣立定身,朝前望去。前面是一座险峻的大山,高耸入云,威武挺拔,气势甚是不凡。官道自山腰间绵延而过,便似是悬在山梁上一样。林晚荣眉头一皱,这么一座大山,藏上数千人都不成问题,这条路晚上可走不得。 天色已暮,风雨又大,前面的银车推进非常困难,林晚荣沉思一会儿,毅然道:“胡大哥,叫弟兄们扎营吧,今日不走了,咱们便在山下驻扎一晚。” “这么早便扎营?”胡不归不解道:“今日我们行进速度太慢,若不往前赶上一程,怕是更要耽误了行程。” “那也没办法。”林晚荣沉声道:“这风大雨大的,车马行进困难。前面又是山地,地形险要,泥泞不堪,若是摸黑冒进,只怕危险更大。安全第一,吩咐弟兄们停马扎营,严密警戒。就在此地驻扎一晚,明日一早再走不迟。” 胡不归往前望了一眼,只见前面的官道绵延到山上,崎岖拐弯,甚是难行,数万大军的先头部队已经到了山下。若是此时不扎营,今夜便只能歇在山上了,押运着三十五万两库银在山上过夜,怎么都不踏实,还是宿在山下稳妥。当下点点头,对林将军的英明决定深表赞同。 “对了,胡大哥,斥候都派出去没有?”见胡不归把将令传了下去,大军停了下来,林晚荣又道。 “派出去了,十余个小队,二百余号兄弟,都是机灵人,预计今天后半夜便能返回。”胡不归答道。 林晚荣心里稍微安定了点,正要转身回去,就见远处行来一个人影,撑着一把油伞,踮起小脚向此处行来。 “徐小姐,你怎么下车来了?”见徐芷晴长裙湿了大半,头发上沾满雨丝,林晚荣愣了一下,赶忙开口问道。 望着远处的山峦叠嶂,徐芷晴微蹙眉头,轻轻开口:“前面山陡林密,今天不能前行了,要赶紧扎营才是正经。” 这倒是和林晚荣的观点相同,听胡不归说林将军已经下令扎营,徐芷晴点了点头,一手提起长裙,踏着雨水继续往前行去。 胡不归急忙拦在她身前:“徐小姐,前面已经扎营了,你还是早些回去歇着吧!” “我想到前面山上看看去。”徐芷晴脚步不停,淡淡言道:“这是往京城去的最后一道坎了,若是贼人再无异动,那他们便没有机会了,我不相信他们会如此轻易放手。” 徐芷晴神色倔强,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胡不归为难的看了看林将军。林晚荣苦笑一声,这丫头个性刚强,易疏不易堵,当下点点头,朝胡不归道:“胡大哥,你去安排弟兄们驻扎下来吧,注意加强守卫,岗哨延伸两里,流动哨换班巡逻,任何时候都不能大意。我陪徐小姐到前面看看去。” 徐小姐摇摇头,小鼻子里哼出一声:“要你陪什么,我自己能去得!” 你这丫头顶嘴上瘾了?还造反了你!林晚荣面色一整,板着脸道:“我说去。那就得去!此行是我领军,不管你服不服气,都得听我的。若敢不听军令,我管你是谁。一样砸板子打屁股!” 说到打屁股,他心里忍不住一荡,想起那夜偷摸的美好感觉,眼神又忍不住偷偷的瞥了过去。 徐小姐似是想到了同一件事,脸上发热,恼怒地低下头去,轻哼一声:“不要脸!”只是见他此时神态,与平日里嘻嘻哈哈完全是两种模样,竟也颇有些威严,叫她再也不能顶嘴。 这春雨是越下越大,似乎没有一点停下来的迹象,沿着坡路往前行去,积水越来越多,越来越难行,前面的将士们已经停下了脚步,正在扎营。 走了几步,闻见后面的脚步似乎离得远了些散乱了些,林晚荣回头望去。只见徐小姐长衫湿透,长长地秀发在风雨中飞舞,油纸伞刮破了好几处根本遮挡不住风雨。徐芷晴银牙紧咬,一声不吭地跟在他身后,深一脚浅一脚的踏着水窝前行。 自讨苦吃的丫头,林晚荣无奈摇头,赶回去几步,正要将手里纸伞递给她,徐小姐倔强摇头:“我不要!你自己留着用吧!” 雨点飘落她脸上,更映得她脸颊晶莹剔透,一尘不染,林晚荣叹口气道:“你先回去吧,我去看过了回来向你汇报!” “你能去,我为什么不能去?”徐芷晴神色严整,一丝不苟:“这是行军打仗,不分男女,我们是平等的!” “平等?平等个屁!”见这小妞倔的跟石头似的,林大人也忍不住恼羞成怒,伸出手道:“把手给我。” “你要做什么?”见他脸色比这天色还黑,徐小姐一惊,急忙向后退了一步,却正踩在雨水中,绣花鞋湿了个通透。 “麻烦的丫头!”林晚荣暗哼一声,不由分说拉过她小手,带着她向前行去。 “你做什么!男女收受不亲!”徐小姐又羞又恼,急急叫道,见林三不理不睬,拉着自己一路前行,两边的兵士惊奇地望着自己二人,她羞红上脸,声音小了许多:“莫要叫别人看见了。你,你快些放开我。” 二人急行了一阵,已冲上山路,林晚荣才丢开她小手,徐小姐酥胸急喘,脸上抹上浓浓的嫣红,气恼道:“你这人怎地如此粗鲁?” 粗鲁?还有更粗鲁的你没见过呢!林大人脸色一黑,怒道:“徐小姐,好话歹话我都和你说过了,你可不要挑战我的底线。要么你就闭嘴,老老实实跟着我,要么你就回去!” 徐小姐哼了一声没有说话,林晚荣扫她一眼,只见她衣衫湿透,嘴唇冻得发紫,却执拗的一声也不吭出来。这样的女子,还真是不多见那!他心中暗叹,脸上做出恶相,狠狠道:“你听清楚没有?” 徐芷晴咬咬牙,点了点头,见他又向自己伸出手来,脸上微微一红,便任他执住了。方才走的快还没有多少感觉,此时再握住他粗糙的大手,却觉一股热力向自己身上传来,将那寒冷驱散了许多。她手心一阵微微地颤抖,不由自主的又握紧了些。 他二人立身于陡峭的山坡之上,前方除了隐隐约约的流动哨外再无他人。林晚荣四处打量着,远方青松翠柏,云雾重重,长长的官道盘旋山中,一眼望不到边。官道两旁落满树叶松针,滑腻不堪,甚难行走。 “你怎么看这形势?”被他握住了小手不放,徐小姐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奇怪感觉,脸上一阵阵的发热,假装无所觉的开口问道。 “我刚才还在诅咒老天,现在看来,倒是老天爷帮了我们一个大忙,这春雨落的可真是时候啊----咦,当心,徐小姐,你抓紧我的手,可不要滑倒了。”林晚荣嘻嘻一笑,在徐小姐手心里轻轻划了一下,柔软的感觉让他心里一荡,脸上一本正经,指着远处浓密的树丛道:“这官道长有数十里不止,又盘旋山腰,我们数万人马一字排开,失去了密集优势,那便是处处薄弱。” “难道你还担心贼人从山上冲下来与你厮杀不成?”徐小姐想要将小手抽回,只觉他手掌如虎钳一般抓得紧紧的,自己丝毫动弹不得,唯有恼怒瞪他一眼,偏过了头去,心道,是他抓得太紧,与我无关。拿这个理由安慰了下自己,心里顿时平和了许多。 “厮杀?除了傻子,谁会来劫官军的道?”林晚荣摇摇头,脸色忽然郑重起来:“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若不是这一场及时的春雨,此时,这漫山遍野怕已经是一片火海了,纵有十万大军,也架不住这一场火烧。只要他们在两边撒满桐油,火借风势,我就是三头六臂,也无可奈何了。***,今晚回去要烧高香!” 徐小姐瞥他一眼,显然对他口吐脏话甚是不满,哼了一声道:“总算你还有些头脑,没犯这愚蠢的错误。我们行军打仗,也有规矩的,雪不过桥,夜不过林,便是为了防止给敌人以可乘之机。若是贪功冒进,到头来定会吃大亏。” 见林三老老实实听自己训话,也不知怎地,徐小姐心里有一种淡淡的惊喜,她领十万雄兵抗击胡人,也未曾有过这种成就感,仿佛教他一人,胜过教百万之兵。 我刚才教训了她,这丫头是找场子要把我教育回来了。见徐小姐衣衫尽湿,嘴唇冻得发紫,林晚荣想要与她斗上几句也张不了嘴,拉住她小手微微一笑:“我们快回去吧。” 他几时变得这般温柔了?望着他眼里闪过的怜爱之情,徐小姐心里咚咚直跳,正要说话,就见林三的面色突然郑重了起来。 远远空中,一丝焰火腾空而起,在风雨中转瞬凋谢,留下一道长长的青烟。 “不好,出事了!!!”徐小姐惊叫一声,林晚荣的大喝早已传遍全军:“胡不归,整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