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一章 寻到你的敏感点 - 极品家丁

第三百九十一章 寻到你的敏感点

.正文 第三百九十一章 寻到你的敏感点 哗啦哗啦一阵大响,正忙着扎营的兵士们急忙放下手中的活计,整队集合起来。 胡不归健步如飞跑了过来,顾不上大脚踏着的泥水,气喘吁吁道:“林将军,这是我军斥候放出的烟火,前面定然有异常情况。” 徐芷晴眉头微蹙的向远方望了一眼,脸上满是忧色:“天色已暮,又是山高林密,只能判断大概的方向,具体位置难以辨别。唯有等前方斥候返回,才能知道发生了何事。” 这是老成持重的办法,胡不归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林晚荣叹了口气:“徐小姐,你说的这办法固然稳妥,只是你有没有想过,这放出烟火的几位兄弟能不能活着回来?若他们无法安然返回,我们就是等上十天十夜,也不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 徐芷晴熟习战阵,深知林三所言有理,但是眼前这情形却容不得大军大举上山,想了一下才道:“山上情形险恶,不可孤军深入,依我之见,可由胡将军带领两千兵马沿途搜山,前后衔接紧密,不要急着推进,要与大军保持首尾相接,稳步向前,寻找前方斥候。” 这个办法不错,以胡不归的本事,当出不了大岔子,林晚荣点了点头:“胡大哥,就以徐小姐说的去办吧。要注意,安全第一,不要盲动,寻着前方斥候便立即停止前进。” 胡不归领命,点齐兵马,缓缓向山上行进。见林三望着前面一言不发,徐小姐白他一眼,哼道:“现在可以放手了吧?” “放手?放什么手?”林晚荣奇怪的看了她一眼。 徐小姐挣扎几下,终将小手从他魔掌里脱开,恼怒望他一眼,没有说话。 林大人没有丝毫的难为情,嘻嘻笑道:“如此轻易就可以拿开的,徐小姐偏偏赖着不动,一定是我手掌太温暖了。你不用感谢我,我这个人一向都是这样急公好义的。” 和这人实在无话可说了,徐小姐在山坡上凝立了一会儿,将地形观察得清楚仔细,才转身下山。坡路陡峭,满是积水,泥泞不堪,徐小姐提着长裙,小心翼翼的踮脚前行。 见她走得歪歪扭扭,随时都有滑倒的可能,林晚荣赶到她身边,正要拉她,徐小姐倔强的一摆手:“你做什么?不要你管!”说话间心神分散,一脚踏入前方的水坑里,“哎哟”一声惨叫,一只绣花鞋深深的陷入淤泥里。林晚荣眼疾手快,赶紧扶住了她。 徐小姐脸色苍白,额头冷汗隐现,一只小腿已抬不起来,看样子是扭了脚踝。林晚荣摇头苦笑,用的着这样躲我么?我又不是洪水猛兽,这下吃了苦头吧! 见林三摇头晃脑的样子,徐小姐心里凄苦,咬了咬牙偏过头去:“要你看什么,我就是摔断了腿,也不要你管!” 春雨浙沥而下,落在她的脸上,分不清哪是雨水哪是泪水。这小妞的脾气还真是一绝,林晚荣无奈叹了口气,正要扶住她,徐芷晴却猛地一把将他推开,倔强的迈开步伐就要前行。脚踝一吃痛,她再也立不住,直直向前扑倒过去。 林晚荣踏步上前,用力张开臂膀,迎接她的“投怀送抱”。徐小姐摔进他怀里,心里通通地乱跳,急叫道:“放开我,你快放开我!” “放什么放?闹起来还没完没了了?”林晚荣脸色一黑,在她臀上轻轻拍了一下:“怎地?不怕我军法处置你?” 算是故地重游了吧,几天没摸,这丫头的小屁股似乎又长了几分,这弹性,这韧劲,啧啧,真够味!看来“军法”还得多来几下! 徐小姐还来不及省悟便又被他占了便宜,正要发火,就见林三弯下腰来,笑嘻嘻的背转手搂住了她双腿,徐芷晴心里一慌,急叫:“你做什么?快放我下来!” “军法处置!!!”林大人哼了一声,扬起巴掌又在她臀上拍了一下,这一次加了些力道,甫一触着她紧绷的翘臀,便有一股柔滑香腻的感觉传来,手腕却被那惊人的弹性甩开了几分。 被他施展“军法”,只觉他大手一触及自己身体,身上就有一股过电流般惊颤的感觉,徐小姐羞怒交加,泪珠不争气的流下。“无耻!卑鄙!不要脸”她奋力挣扎着,使劲叫喊着,双拳如同雨点般砸向他颈上肩上。 往日里看着温和而又充满知性的徐小姐,发起怒来,却也与一般女人无二,拳打脚踢一阵,似乎也累了下去,势头渐渐的弱了下来。 打吧,就你那小拳头,挠痒痒都比你有劲,林晚荣嘻嘻一笑,背起她身体就往下行去。那凹凸有致丰满玲珑的玉体压在身上,就像触到一匹上好的丝缎般,柔到了心里。 “啊----”一阵剧痛自肩头传来,林大人一声悲呼,转过头去怒声吼道:“你属狗的啊?咬我干什么?” 徐小姐双眼通红,望着他脖子上清晰可见的整齐牙印,心里一阵茫然,却倔强的哼了一声:“你欺负我便可以,我咬你却不行么?” 好心好意背你下山,遭你“毒口”却还振振有词,和女人真是没道理可讲。林晚荣嘿嘿冷笑道:“你有本事就咬着我不放,我就不信治不了你!”话一说完,不管三七二十一,将她小臀往背上托了托,迈步往山下急行而去。 “你敢背,我就敢咬!”徐小姐脾气更倔,见他不理不睬,一怒之下,小嘴一张,望他脖子上咬去。 两人都是倔强之人,一背一咬就像在打仗一样,谁也不愿意服输。虽然脖子上不时有疼痛传来,但林大人也不是吃素的,趁托举之极,双手时常越界,在她翘臀上捏上几下,以作补偿。徐芷晴毕竟是女子,在他身上颠簸了一阵,气力渐渐的减小了许多,先前还能支撑着不让自己伏在他身上,待到走了几步,厮打一阵,力气衰竭,只得软绵绵的靠在他身上,娇喘不止。 林晚荣只觉两团白玉凝脂挤压着自己胸背,说不出的滑腻柔软,心中顿时一荡,故意将她身体向上托了托,任她酥胸摩擦自己后背。这个“胸推”可是货真价实,林大人急行之中,舒爽的叹了口气,就凭这丫头完美无缺的身材,老子今天被她咬断脖子也值了。 徐小姐感觉到他的异常举动,只觉娇嫩的酥胸一阵发烫,身体燃起一阵热浪,羞怒焦急之下,小口一张,正咬到他耳朵之上。 林大人转过头嘻嘻笑道:“徐小姐辛苦了,咬了这么长时间,终于找到我的一个敏感点了,这个敏感点只有我几个老婆知道呢。当然,我身上还有更敏感的地方,你继续啊!” 徐小姐听得脸腮通红,想要打他,却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了,只得软软叹了口气。罢了罢了,受他欺负又不是一次两次了,慢慢就习惯了。 心态平和下来,顿觉浑身酸软乏力。与他这一仗,似乎消耗了她一生的精力,浑身疲累之下,只想躺在他背上,安安静静的走下去。 春雨下个不停,夜色更加的深沉,山脚下士兵的帐篷已经扎好,昏暗的灯火自牛皮灯笼中透过,暖彻心窝。 徐小姐将身体贴近他后背,藕臂不知不觉便搂住了他脖子。见他背着自己深一脚浅一脚的在泥泞里跋涉,脖子上全是自己种下的“种子”,颗颗的汗珠渗出,在雨水里都看的清晰。她呆呆地凝望一阵,心里忽起忽伏,就像划着小船漂泊在峰尖浪颠,那种忽上忽下的感觉让她一阵阵的眩晕。 这丫头怎么不说话了?眼见着山脚在望,林晚荣长长的出了口气,浑身的衣衫都已湿透,唯有背上的那滚烫的躯体带给他一丝丝温暖。占便宜虽好,只是这该死的雨却一直下个不停,让他浑身忍不住地颤抖。 百忙之中偏过头去,却见徐小姐两眼亮晶晶,正温柔的盯在自己脸上,二人近在咫尺,她小口吐出的芬芳喷在脸上,暖暖的,说不出来的香甜。细看她的小脸,却是红得通透,那股热浪,直往自己背上袭来。 “徐小姐,你怎么了?不是发烧了吧?”林晚荣一惊,这春雨透凉,徐丫头身体又单薄,若是染了风寒,这一路跋涉的那可就糟糕了。 “我没事。”徐小姐的声音平缓里带着丝丝不可察觉的颤抖,似是与他争吵的累了,她咬了咬牙,轻声道:“林三,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不是问我下一个敏感点在哪里吧?这么隐私的问题,我怎么好意思回答呢?”林晚荣嘻嘻笑道。 “你便胡说八道吧,我也没有力气咬你了。”望着他脖子上一排排的牙印,徐小姐脸上越发的滚烫,这可如何向凝儿交待呢!她微微叹息一声,软软道:“林三,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有多少个红颜知己?” 这个问题么,还真不好回答,林大人苦恼道:“徐小姐这个问题问的好,说起来真不好意思,在这个世界上,我遇到的女子,若不是我老婆,那便是红颜知己,我也一直弄不清楚为什么会这样。唉,魅力太大真的很苦恼。” “吹牛皮。”徐小姐哼了一声,似又恢复了几分活力:“莫要以为世间的女子都似凝儿那般好骗。只要些微有些警惕之心的,都不会上你的当。” “那是那是,像徐小姐这样的女子便不会上我的当。”林晚荣哈哈大笑着,却一脚踏进水窝里,差点将二人同时摔倒下去。 “小心一点。”徐小姐轻嗔一声。 “是,是,下次一定注意。”林大人心里暗自恼火,刚才还拼死拼活的不让我背;现在倒好,叫我不要摔着你。***,再摸你十下也不解气,我摸! 感觉林三大手又有所动作,那火热的魔掌托住臀瓣,似轻似缓地揉捏着。徐小姐脸上发赧,心道习惯就好了,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她装作不在意道:“林三,我再问你一个问题,你一定要老实回答我。你有好几个夫人,另外又有好几个红颜知己,你对她们每一个都是一样的喜欢么?” 这丫头怎么转变了风格,不谈学识谈风月了?林大人正色道:“这个问题么,真的很难回答。因为人与人是不同的。她们每个人给我地感觉都不一样,巧巧温柔善良,凝儿痴情火辣,大小姐果敢坚强,萧夫人成熟----哦,这个不是,应该是二小姐,二小姐天真多情,哪一个我都喜欢。就像一个人爱吃鱼,但并不代表他不喜欢吃肉了。这些女孩都是不同的风格,舍弃哪一个都是割我的肉。干脆大家一起洗白白,谁也不怨,你说对不对?” “洗白白?洗手?”徐小姐疑惑不解的问道,她还记得洛凝是这样对她解释的。 洗手?林晚荣一愣,旋即大笑起来:“对,洗手,大家一起洗手,团结一心,共同建设美好大家庭。唉,你要知道,身为一个男人,要对每一个喜欢我的女孩负责,这是一件是多么的困难的事情。幸亏我有着无比宽广的博爱的胸怀,才能坚持到今,这其中多少心酸多少泪水,我向谁诉说去?” “你有何心酸?”徐小姐轻呸一声:“世上的便宜都让你占尽了,你还不知足?巧巧、洛凝、萧家小姐,任何一个都是世所难求,也不知你几生修来的福气。” 林大人眉开眼笑,气喘吁吁往前走了几步,顺便将她身子往上挪动做了个“胸推”:“徐小姐过奖了,应该说是她们慧眼识英雄,要不然怎么都看上了我呢?我们都是真心相爱的,比真金白银还要真。” “真心相爱?”徐小姐不屑地冷笑:“一个男人拥有数位妻子,却还自诩与她们都是真心相爱,此言何其可笑!世人流传的男女相悦的故事,哪个不是一男一女挚诚爱恋?偏你一人有了这么多妻子,还口口声声说真心相爱,实乃滑天下之大稽,你爱的过来么?在我看来,唯有一男一女忠贞相守,生死不移,这才是真正伟大的情爱。” 原来这小妞是一夫一妻的拥护者,女权思想浓厚,难怪对我横挑鼻子竖挑眼呢。林大人在她隆起的翘臀上抚摸了几下,嘻嘻笑道:“我有一句名言,叫做‘死了都要爱’,爱不爱得过来的问题,徐小姐就不用担心了。我与凝儿、巧巧她们相知相守,快快乐乐过完一辈子,那就万事大吉。至于我有几个老婆,嘿嘿,一个茶壶,配上十来个茶杯,那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若是一个茶杯,配上十来个茶壶,那才是世间奇事了!这就是道理啊!” 见他放爪肆无忌惮的摸过来,徐小姐脸颊发烧,又听他什么茶壶茶杯的歪理,心中更加恼怒,狠狠在他手背上抓了几下:“你这是什么歪理,懒得与你争辩。我徐芷晴,这一辈子只会喜欢一个一心一意对我的男子!” 林晚荣不以为然的一笑:“很美好的愿望啊,幸亏我不喜欢你,要不然我那些老婆就惨了!哎呀----”话未说完,便觉腰间一痛,徐小姐横眉怒挑,面带严霜,眼中升起薄薄水雾,抬起小脚正踢在他两边肋间。咣当一声轻响,林大人重重摔倒在地,徐小姐正压在他身上,溅起的泥水,洒满了二人手臂脸颊,情形甚是狼狈。 这丫头又发疯了!林大人躺在水窝里,心中哀叹。徐芷晴压在他身上,酥胸不断的起伏,眼中水雾蒙蒙,便好似这浙沥地春雨般迷人:“无耻之徒,我会记住你今天说的话的!” “我今天说了很多话,你到底记住了哪句?”林大人苦笑着问道。 “打死你!”徐小姐在他胸口重重的锤了两拳,站起身来,抬脚便要往他身上踢去。见林三躺在那里懒洋洋的笑着,满身的污泥顺着雨水流下,却掩不住脖间那清晰的齿印。徐小姐愣神半晌,小脚重似千斤再也落不下去,雨滴飘在她的脸上,映衬着她晶莹如玉的脸颊温美动人。她双肩微微一颤,忽地掉转身,踏着雨水急驰而去,动人的身影,便如水岸的杨柳一般摇曳生姿。 这丫头不是扭了脚么?望见徐小姐飞一般奔去的背影,林大人心里止不住的疑惑,再想想她今天说过的话,哪句是真,哪句是假,就像这遍地生花的春雨一般虚无缥缈,难以分辨。苦恼啊,苦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