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三章 “林夫人” - 极品家丁

第三百九十三章 “林夫人”

.正文 第三百九十三章 “林夫人” “炸山?”宁仙子往那半山间的岩洞瞅了一眼,眉头微蹙:“难怪他们要躲藏的如此隐蔽,原来是有这样歹毒的计谋。只要将火药埋藏在山腹中,等到银车恰巧经过官道时点燃引线,那就是山崩地裂风云变色,别说是银子,就连人也活不下几个。这的确是一着妙棋,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弄到了多少火药?” “恐怕不会少!”林晚荣叹了口气,苦笑道:“我在济宁捞银子弄出这么大动静,这些贼子们声息全无,我早觉得奇怪了,只是没想到他们竟然想出这么一招毒计。难怪他们如此沉得住气,有这几天的功夫,想弄多少火药便可以弄到多少,炸平一座山崖又算得了什么?” 宁雨昔虽是知道对面藏有匪人,却没想到他们竟然歹毒如斯,若非及时发现,山下的数万官军和三十多万两白银就毁于一旦了,想一想也有些后怕。 “仙子姐姐,你知道那岩洞里,躲藏了多少人吗?”林晚荣望着那洞口小声问道。 “他们警惕性甚高,岩洞又只有唯一一个出口,我也探查不得。但从这洞口的大小看来,一旦他们真的藏匿了火药在里面,便隐藏不下几个人,最多不会超过二十余人。”宁雨昔淡淡言道,脸上充满自信。 林晚荣凝神望了一会儿,那悬崖四壁陡峭,难以攀爬,石洞位于峭壁上,天生屏障,易守难攻,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若要引官兵攻打,几无成功之可能,反而可能逼得匪军狗急跳墙点燃引线。即便伤不到人,一旦这山被炸垮了,断了前行的道路,行军的进度将大大延迟,这也是所有人不愿意看到的。 见林大人东张西望鬼鬼祟祟的四处打量着,宁雨昔疑惑的看他一眼,问道:“你在找什么?” “找人!”林晚荣神色严谨:“他们既是已准备妥当随时恭候我们到来,这附近应该有探子,宁仙子,你有没有见到过?” 宁雨昔好笑道:“瞧你这人平时聪明,怎地现在却糊涂起来了。官军没来之前。他们自然要派出探子打听情况,只是眼下你们数万大军到了山下,情况一目了然。这四面又都是你派出的斥候,层层的搜索着,他们还出来做什么?何况还是风雨交加的,躲在岩洞里既安全又舒服,等到天亮行军之时,你们斥候撤去。他们再出来观察情况也不迟。” 林晚荣轻拍巴掌,嘻嘻一笑:“仙子姐姐分析的透彻之极,若不是今夜你救了我的性命。我定然以为你与那匪人就是一家的呢。” “你胡说什么?谁与他们同流合污?”宁雨昔眉毛一扬,脸上浮起一丝傲色:“二十年前,我便辅助皇帝击败诚王,这世上还有什么事是我‘玉德仙坊’不能做的?” 就你们这种恃才傲物的态度,皇帝老爷子不灭了你们家的作坊那才是怪了。见宁仙子自信满满,林晚荣笑着道:“你与匪人当然不是一家了,你和我才是一家嘛。” 宁仙子知道林三的性子,他是越缠越来劲、打也打不死的神棍,不可与他计较,便装作未听到他的话,哼了一声道:“还有两个时辰天就要亮了,到时候大军就要上这官道。眼下你如此的轻松随意,莫非是想到了破敌之计?” 林晚荣嘿嘿笑了一声道:“暂时还未想到,不过能预先发现敌人的阴谋,这事就值得高兴,其他的,等回去再说。” 听他语气似乎要下山了,宁雨昔又扫了对面岩洞一眼,长袖一拂,转身便走。林晚荣一把拉住她衣袖:“喂,姐姐,这黑灯瞎火地,你莫非要丢下我一个人在这里?玩完了就甩,你也太绝情了吧。” 宁雨昔神色一恼,怒道:“你胡说些什么,什么玩完了就甩?” “难道是玩完了也不甩?”紧紧拉住她袖子不肯松手,林大人脸上奸笑,长长哦了一声:“姐姐真个有情有义,小弟弟感激涕零,都快喷出来了。既然咱们一起上山,自然也要一起下山了!” 人怎么能无耻到这个地步?这还是人吗?宁雨昔无奈一叹,指着远远的灯火,峨眉轻扫,淡淡道:“不是我不送你下山,是你的人马找你来了。” 顺着她指引的方向看去,远处的火把星星点点,数量颇为不少,兵甲挂刀摩擦地声音传入耳里,林晚荣精神一震:“是胡不归的两千兵马,这个老胡走的也太慢了些吧,我都到了山顶,他还在山腰!” 他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凭胡不归他们的脚程,要在风雨之中漫山遍野的搜索,三更时分能到这里,已经是神速了。若不是宁仙子神功相助,林大人怕是明日晚上也爬不到山顶。 见林大人迈着虎步从山上下来,胡不归愣了一下,急忙迎上去,满脸赞叹道:“将军果然奇人,竟能后发而先至,末将佩服佩服。哦,这位是----”望着站在林将军身边,不言不笑的宁雨昔,胡不归看的双眼发直,人世间竟还有如此靓丽的女子?我老胡真是白活了这么大年纪。 林晚荣笑眯眯的搂住胡不归肩膀,小声道:“这位么,唉,我不能说的太详细,总之,胡大哥你心里有数就是了。我这个人真的不是很风流。” “了解,了解。”胡不归听得暗乐,朝林晚荣竖起大拇指,林将军太神了,身边的每一个女子都娇艳无比,一个比一个好看,叫人羡慕的紧。 “胡大哥,可有找到发放烟火的那几位兄弟?”林晚荣笑了一阵,想起心里挂念的事,便开口问道。 胡不归摇了摇头:“派出去的十余队斥候,除了两队没有消息,其他的都有人马返回。我们一路行来,发现他们留下的一些踪迹。只是那痕迹不甚明显,时断时续,似乎有人故意擦去了。我们找了好久,便在此处失去了方向。” 宁雨昔点了点头,神色淡然:“那便错不了了。这两队探子,定是搜到此处,被人灭了口,尸骸恐怕都找不到了?” “夫人此言当真?”胡不归面露骇色:“如此说来,匪人岂不就在这附近?” “你说什么?什么夫人?”宁雨昔柔美的面色忽地变得冰冷,仿佛娇艳的牡丹被暴雪覆盖,叫人心里生出股股的寒气。 “你就是林夫人啊,”胡不归是个粗人,一根肠子通到底,大咧咧道:“与林将军在一起的女子,哪一个最后不是变成了林夫人?” “该死!”宁雨昔轻叱一声,手中寒光暗闪,一柄小剑自袖中划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往胡不归脖子抹去。 胡不归在战场是虽是猛将,与宁仙子比起来,却是相差千万倍。眼见这位“林夫人”一言不合动手拔剑,自己眼睛还没眨完,那利剑便迅捷到了身前,快如闪电。 林晚荣早有准备,一个闪身正挡在胡不归身前,搂住他肩膀笑道:“误会,误会,我与这位宁小姐只是普通朋友关系,也就一起吃饭看星星而已,真的很纯洁,胡大哥不要多想。” 见林三挡在了胡不归身前,宁雨昔只得一撇剑锋,长剑擦着他耳朵歘的一声刺过,她恼怒的哼了一声,便自不语了。 胡不归点了点头,这位林夫人脾气如此火暴,也不知道林大人怎生吃的消,找老婆还是要找洛小姐那样温柔的。 林晚荣将方才所见对胡不归讲了一遍,胡不归吃了一惊道:“炸山?***,这群杂种发疯了不成?将军,老胡请命,我带三百死士,一定攻下这岩洞。” 林晚荣摇摇头,踱了两步:“胡大哥,此事万不可鲁莽。那处地形险要,只要守住洞口,就算万人来攻,也凑不了效果。何况,洞里还有数量巨大的火药,只要稍有不慎,就是万劫不复的命运。此事还得好好商议,只可智取,不可强攻。” 这话不假,那洞里若真是堆满火药,别说万人,就是十万人的官军,也一样玩完。胡不归无奈道:“若是不攻,难道便放任他们点炮炸山?如此一来,银饷岂不是全部困在这里动弹不得?朝廷二十万的抗胡大军,可都等着这些银子用呢。” 压力啊,这就是压力!林晚荣眉头紧皱,在山腰上缓缓地迈步,细雨沾满了他的衣衫,连脚踩在泥水里都未曾察觉。 胡不归跟随林大人时间已长,知道这是他在想办法,只得焦急的望着他,一声也不敢吭出来。宁雨昔神色如常,眼神微微转动,目光也落在林晚荣身上。 考虑良久,林晚荣忽地长长一叹,接着又哈哈大笑起来:“胡大哥,你觉得我这人是不是个英雄?” 这时哪里的话?老胡微一发呆,接着便迅速反应过来,大声道:“若林将军不是英雄,世间还有谁当得起这两个字。” 林晚荣嘻嘻一笑,缓缓摇头:“胡大哥,我没你想的那么高尚,我就是一个普通人,一样很怕死,只不过运道好了些而已。” 胡不归茫然望着他,不知道林将军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林晚荣长叹口气,无奈道:“不过这一次,我恐怕真的要做一回英雄了!”他看了看宁雨昔,宁仙子微微一哼:“你莫要打我的主意,我早已说过,我的职责,只是护卫你的安全,其他事情,一概不管。” 有你这句话就成,林晚荣点点头,在胡不归耳边吩咐了几句,胡不归大惊失色:“这如何能行?将军,末将请战!让我去吧!” 林晚荣脸露苦笑,拍拍胡不归肩膀:“胡大哥,你当我想做这什么狗屁英雄么?扯淡吧,我家里大小老婆十几个。个个如花似玉如狼似虎等着我去疼爱,谁愿意把小命交待在这里?可是我不去谁去?胡大哥,你有把握能迅速而又安全的解决岩洞里那些匪徒么?” 胡不归迟疑一阵,无奈摇头:“末将没有把握。可是将军你难道就成?” “我当然不成。”林将军神秘一笑,眼光往宁仙子瞥了一眼,压低声音道:“可是有人能行啊。只要我去了,她就得去。唉,与这位姐姐做一对同命鸳鸯,也勉勉强强吧。” 胡不归听得似懂非懂,林晚荣也不解释,吩咐道:“胡大哥,待会儿你带着弟兄们上崖顶去吆喝一番,吓吓那帮兔崽子。四更时分再下来,然后暗中隐藏,监视那岩洞里的情况。一旦他们派出探子上崖,即刻禀报于我。不得有误。” 胡不归还待再言,林晚荣冷哼了一声,脸色黑了下来:“胡大哥,这可不是讲义气的时候。你要是真心对我好,下次上战场就替我挡几刀。现在,你就得遵照军令去办。” 胡不归无可奈何领命而去,林晚荣静静矗立,沉默不语,不知在想些什么。 宁雨昔走到他身边,略扫他一眼,感慨道:“有时候觉得你这人很聪明,可有时候,又觉得你又傻又笨。” “我有选择么?”林晚荣苦笑着望她一眼:“若我派别人去,仙子姐姐,你愿意去冒这个险么?” 宁雨昔坚定摇头:“我是有原则的,答应的事就一定做到,但也不能无限制的扩大,你手下的安危,不在我职责范围之内。” “这不就结了。”林晚荣无奈一摊手:“说来说去,还不是得我亲自去?仙子姐姐,你不会真的丢下我不管吧!要是那样的话,我绝对不会去。***,我的小命宝贵着呢,又要赚银子,又要泡妞,还要教凝儿玩花样,这么多有意义的事情都没做完,怎么能白白的浪费在了这里。” 他说的兴致高昂,忽觉旁边一片寂静,转头望去,只见宁仙子不言不语,眼神闪烁,似在思考着什么。 林大人愣了愣神,心里顿时紧张起来,眼睛睁得大大问道:“仙子姐姐,你不会玩真的吧?你可是有过承诺的!你们那个作坊,不是一诺千金,失信不活的吗?” 宁雨昔闭目沉思,似是没有听到他的话。等了一会儿,还不见动静,林大人大怒,***,耍我啊,女人靠得住,母猪会上树!让我去送死,当我傻子?他放开嗓子大喊道:“命令撤销!老胡,给我准备一匹最快的马,我有事要走先!此地你负责!” 宁雨昔噗嗤一笑,掩唇道:“你这人怎地没脸没皮,连这等话儿都说得出口?” 她这一笑,由冷变暖,似是寒冬里的百花绽放,林大人长长出了口气,感激涕零道:“我就知道,你不会丢下我的。仙子姐姐,你真是太善良了,小弟弟无以为报,拥抱十下吧!我绝不占你便宜!” 宁仙子强忍住笑,瞪他一眼:“正该吓吓你!若是不然,下次你便要指派我上天去摘星星采月亮了!” “那也要姐姐有本事才行啊。”林大人脸上挂着媚笑,恬不知耻的拍马道:“说真的,这几个小毛贼,还要劳动仙子姐姐亲自出手,小弟实在过意不去。等这件事解决了,我请你吃好东西,三文钱一串的糖葫芦,来上一百串。” 这人变脸比孩子还快,宁仙子也没辙了,只得摇头笑道:“先收起你的糖葫芦吧,当我是三岁小孩子呢。丑话说在前头,那洞里的情形我不清楚,能不能顺利解决现在我也难说,只能尽力而为。你在这里等我消息吧!” “好的,好的。”林大人小鸡啄米般欣喜点头,旋即睁大了眼睛,满脸不可置信的神色:“你说什么?在这里等你?仙子姐姐,你不要我去?” “你去能做什么?”仙子淡淡道:“碍手碍脚的,还不如找一只猴子帮忙来的用处大。” 感动啊,林大人紧紧拉住宁仙子的衣袖,恨不能以身相许:“姐姐,辛苦你了。小弟给你做些上好的鲫鱼汤,等你凯旋回来,我亲自喂你品尝。不过你一定要注意安全,那岩洞门口有人守着,手里定然有箭弩,最好能找人先吸引他的注意力。不过仙子姐姐的功夫这么高超,这点小事肯定难不倒你了,定然手到擒来。小弟在此恭候姐姐的好消息。” “是么?”宁仙子眼珠一转:“你这样一说,我倒想起来了,的确要有个人配合一下。看来只有你----” “胡不归,给我准备一匹最快的马,我有事要走先----” “出来了,出来了。”胡不归气喘吁吁的跑来,叫道:“林将军,匪人的探子出来了。”话音方落,只觉眼前人影一闪,“林夫人”和林将军便似一阵风般,消失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