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六章 求亲了 - 极品家丁

第三百九十六章 求亲了

.正文 第三百九十六章 求亲了 回到萧家的时候,却没见着巧巧和大小姐等人,连萧夫人也出去了。这倒叫林晚荣疑惑了,几天不见,怎么家里的几个女人都如此忙碌? 小丫鬟环儿笑着道:“三哥,是高丽来的徐长今小姐将巧巧和大小姐请走了,好像是有什么稀奇的玩意儿玩,连夫人也去了。” 徐长今?她还没有回高丽么?巧巧她们怎么和大长今搅到一起了?林大人心里忍不住的疑惑。 洛凝早闻徐长今大名,更听说她与大哥勾勾搭搭,瞥了林晚荣一眼,笑着道:“这位长今小姐倒是好手段,一下拉拢了萧大小姐和巧巧二人,以后为她说话的人可就多了。大哥,你说是不是?” 林晚荣尴尬一笑,问环儿道:“徐长今怎么和巧巧她们如此相熟了?她邀请大小姐和巧巧做什么去了?” “三哥,你到山东之后的第二天,徐长今小姐就来寻你,恰巧你不在,巧巧小姐便与她说上了几句话。也不知道她说了些什么,巧巧小姐兴致大增,连大小姐也与她聊了许久,一来二去就这么相熟了,这几日一有空闲,二位小姐便去访这位徐长今,交好的很。”环儿将事情经过大概讲了一遍。 徐长今滞留大华,大概是因为她所求之事,我还没有转告皇上,她们没有得到肯定的回复,自然不肯轻易离去。这丫头倒是有心计,知道从我老婆身上下手,她学识丰富,个性坚韧,很容易讨得巧巧和大小姐的欢心,三人交好倒也不是什么难事。 林晚荣定下心来。与洛凝说了会儿话,又带她参观了一番。洛凝见着大哥房里的鸳鸯枕,想来巧巧每日和大哥便是在此绻宿缠绵,脸上一红,急忙拉了拉他手,心里坚定了要搬出去住之决心。 “大哥,是大哥回来了么?”巧巧小妮子欢快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声到人至,粉嫩的小脸因急行兴奋的红扑扑的。望见大哥笑嘻嘻的站在眼前,忍不住嘤咛一声直往他怀里扑来。 林晚荣哈哈笑着抱住她,在她脸上叭嗒亲了一下,巧巧哎呀一声惊呼,通红满脸,望着他身后的洛凝,惊喜道:“凝姐姐,你怎地也来了?” 洛凝笑着拉住她手,在她鼻子上点了一下:“我早就来了。只是你与大哥亲热,未曾看到而已。嫁了相公,果真便与以前不同了。”洛凝脸儿一热,后面一句倒好像在说自己一样。 巧巧羞得低下头去,在洛小姐耳边低声道:“姐姐还不是一样?大哥这次去山东,姐姐定然宿怨得偿了!咯咯,小妹恭喜姐姐了!” “死妮子!”洛凝娇呼一声,扑到她身上,二人拥倒在小床上闹成一团。林大人看的眼睛直眨个不停,好啊,先做热身,今晚再上演好戏。 巧巧身后跟着的女子。望了调笑中的二女一眼,微微一叹,便要退出去。林晚荣眼疾手快,一下拉住她手,惊奇道:“咦,大小姐,几日不见,你怎地消瘦了许多。” “哪里消瘦了。”大小姐抽开小手,冷冷哼道:“是你眼界变宽了,别人入不得你眼中。” 见她眼光落在洛凝身上,面色凄苦,林晚荣恍然大悟,大小姐在金陵时原本就对洛凝有些芥蒂,现在看我将她带来,自然是恼火了。 他急忙拉住她的小手,将她牵出屋外,愁眉苦脸道:“大小姐,你也知道,我有苦衷的。” “你有何苦衷?”大小姐看他一眼,气道:“如此的如花美眷红颜知己,个个皆都倾心于你,这是天下男人梦寐以求的艳福,你苦恼什么?是还嫌招惹的小姐不够么?” 她挺胸怒眉,身段细长优雅,秀美光滑的双颊嫩白里透着些懊恼的粉红,腮似点露,鼻若粉脂,双眸中升起薄薄的雾气,丰满酥胸一起一伏,煞是惹人爱怜。林晚荣看得呆了呆,喃喃道:“大小姐,你真好看。” “要你说些好听话做什么?以为这样我便不气你了么?”萧玉若偏过头去,微微哼出一声,声音小了许多。 “唉,大小姐,你生气是有道理的,其实我也很苦恼。”林大人皱皱眉头,做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我的事情你大概也知道一些,不管是凝儿还是巧巧,我从未刻意追求过,都是自然而然发生的感情,想要躲避也来不及,而且她们与我有患难之情,难舍难弃。若你是我,你该怎么办?能抛弃她们中间的一个吗?” 偷偷打量了一下大小姐的脸色,见她静静倾听,并无说话,林晚荣松了口气,嘿嘿一笑:“其实从另外一个方面看,我这么受欢迎,不是更说明了大小姐有眼光吗?你总不能喜欢一个别人都不喜欢的人吧!” “谁喜欢你了。没皮没脸。”大小姐扭过身子,脖子根上一片红色。 林晚荣拉住她的小手,缓缓抚摸了几下,笑道:“你不喜欢我,那是我喜欢你,总行了吧。大小姐,其实我去山东的这几天,天天都在想你,就连昨晚儿上做梦,还梦见与你一起回了金陵。” “我才不信你的鬼话。你天天有洛凝相伴,哪里还能想起我。”大小姐面若火烧,小手甩了几下,未能摆脱他大手,便不去做无用功,任他拉着了。 “真的,我对天发誓。”林大人右手高举,神色无比虔诚:“我若不是天天想着大小姐,便给大小姐做牛做马,让她骑一辈子。” 萧玉若噗嗤一声轻笑,旋即又觉得不对头,急忙正了脸色:“谁要骑你一辈子,你想的倒美。你这般花言巧语,想是在别的女子身上使得多了,才会信手拈来,我信你才怪。” 话虽如此,她小手却是握紧了他手掌,晶莹如玉的肌肤泛上一层淡淡的玟瑰色,秋水双眸中色彩闪动,妩媚动人。 林晚荣看得一阵心痒,在她手心里拨拉几下,一只手掌缓缓向她腰间抚去。 “你,你做什么?”萧玉若嗓音微颤,小声道:“巧巧她们还在房里呢!” 林晚荣搂住她细腰。将她身体抵在墙上,在她耳边轻吹口气,笑道:“她们聊她们的,我们谈我们的,两不耽误。” 感觉他身体似着了火般向自己靠来,大小姐心跳加速无数倍,小手似是无处可放,正搭在他腰背上轻轻捏了几下:“不要过来,坏蛋,唔----” 林晚荣头一低,正吻上她娇艳欲滴的红唇,将她的嗔怪全掩回了口中。大小姐浑身酥软,几日的相思如同火山喷发一般汹涌而出,明知时间与地点都不对,却难以抵挡他那火一般的热情,嘤咛一声,融化在他热烈的攻势里。 林晚荣臂膀有力之极,二人紧紧相拥,似是完全融为了一体,大小姐头晕目眩间,只觉呼吸都困难起来。她的腰肢细腻柔软。高耸的酥胸丰满而富有弹性,二人紧贴之下。便如两团凝脂顶在林大人胸膛,大手顺着她柳腰缓缓向下摸去,正要触及她臀尖,忽闻一声轻咳,大小姐身体一颤,急忙推开了他,再看清来人,脸色顿时涨地通红:“娘,娘亲----” 林晚荣匆匆转过身来,萧夫人立在庭院正中,满面愠色,正冷冷望着自己。大小姐忙轻轻推了他一把,林大人一急,脑子顿时有些短路,开口就叫:“娘,娘亲----” “哎呀!你作死!”大小姐羞臊的捂住了脸颊,小脚轻跺,转身就往外跑去。 林晚荣狠狠的甩了把冷汗,日,老子秀逗了,怎么喊出了这两个字? 萧夫人脸色平静,缓缓言道:“林三,你这是在提亲么?” 还是夫人机灵啊,林大人连忙点头笑道:“正是,正是,小生正准备说起,没想到倒是夫人先提了。” 萧夫人哼了一声道:“你可要想好了,莫要再出变故。我萧家虽是孤女寡母,却也不是任人欺负的。你若有个交待便还罢了,若是只想闷声占便宜,那就算你是天王老子,我也要与你追究到底。” 偷吃人家闺女,还被抓了个现行,林大人心里惭愧,嘿嘿笑道:“夫人说的哪里话,什么闷声占便宜,如此无耻的事情,是我林三干的出来的么?我今日就向夫人提亲,请夫人将小姐许配于我。这是聘礼!” 他往怀里掏了半天,什么银票、蜂针、火枪、蒙汗药,行走江湖的家事一应俱全,凡是身上有的,全都掏了出来,放于夫人面前。 萧夫人脸色稍转,取过当前一本花花绿绿的小册随意翻看起来,哼道:“只凭这些乱七八糟的物事,便想娶我的女儿么?未免过于简单了些。哎呀,你做死啊,这是什么?!!” “啪啦”一声,那花花绿绿的小册被狠狠的摔在地上,萧夫人转过身去恼怒不已,脸上浮起一层鲜艳的粉色,美丽动人。 林晚荣拣起那小册,只见龙腾虎搏蝉附,两个小人栩栩如生,各式花样俱全,正是那藏于身上已久的春宫画册,方才一时大意随手掏出,没想到竟让未来的岳母大人抓了个现行,惭愧啊惭愧。 “你这人怎恁地厚颜无耻,竟藏有这般淫秽的东西,叫我怎能放心将女儿许配于你。”萧夫人脸上烧红未褪,看他一眼,又是害羞,又是气恼。 “这个,夫人误会了。”林大人拣起小册,无比严肃道:“我在萧家这许多时日,夫人难道还不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吗?不瞒夫人说,宅子里的兄弟姐妹们,背地里送了我一个外号。”“什么外号?”萧夫人冷道。 林晚荣眼也不眨,大义凛然道:“我这个外号,叫做‘风度万人迷,正气无人敌’!试想我林三如此正经之人,怎地会做出这样猥琐之事?不要说我不信,就连夫人你----也肯定不信,是不是啊夫人?” 萧夫人狠狠瞪他一眼,哼了一声:“事实俱在眼前,你还想狡辩?” “何谓事实?你看到的,未必是事实。”林大人嘻嘻一笑,警惕的四周望了一眼,压低声音道:“今天,我就告诉夫人一个天大的秘密。夫人请看----” 他从地上取出蜂针,开动机关,哗啦一声。蜂针密密麻麻激射而出,正射在院中的一盆花木上,那花木转眼之间黑烟阵阵,瘫软了下去。 “这,这是什么?”萧夫人急急退了两步。惊道。 “这是我行走江湖,随身携带的一种暗器,叫做蜂针。还有这个,叫做火枪。”林大人拿起火枪摆弄了几下,顶针撞击哗哗的乱响。 “行走江湖?蜂针?火枪?”萧夫人疑惑的望他一眼:“林三,你这话是何意思?” 林晚荣前所未有的正经道:“请夫人想想,在金陵的时候,我与徐先生素不相识,徐先生为何会如此看重我?我与大小姐被擒于白莲教中,又为何安然逃脱?公主比武招亲,胡人为何惧怕于我。皇上又为何信赖于我?夫人仔细想过没有?” 不说不知道,将林三所遇到的事情和人物前前后后联想一遍,确实处处透着不平凡,莫非这里面真的有什么玄机?萧夫人满是疑惑的看他一眼,皱眉不语。 “实话不瞒夫人。我表面上是萧府的一个小小家丁,但实际上我是一个一顶一的武功高手。江湖人称‘快感炮王’。这个秘密只有夫人和巧巧你们几个人知道,一般人我不告诉他,请夫人一定注意保密。我之所以能够帮助萧家完成这许多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就是因为我有神功相助,才会让胡人惧怕、皇上信任。” “神功相助?!”听他越说越玄乎,萧夫人半信半疑,可是除了这个原因,还真没办法解释他那些神奇的经历。 “夫人方才所看到的这本小册,表面看起来是一本春宫图,但外相是用来迷惑凡夫俗子的,庸俗的人才看它的表面,只有深刻的人才能看到它的不凡。这本春宫图,实际上是一门特殊的功法,叫做‘洞玄子三十六散手’,你看,这式叫做飞龙在天,这式叫做猛虎出闸,这一招就更神奇了,叫做金蝉附尾,可作后庭花用,都是我师门的不传之秘。夫人看一眼就罢了,千万不要透露出去。” 夫人轻呸一口,小手一摆,将那画册打了开去掉在地上,偏过头道:“你好好说你的,拿来给我看什么?” 林晚荣诚恳道:“我今天之所以将这个天----大的秘密告诉夫人,就是为了取信于你,让夫人不再误解于我。” “我不管你什么快感炮王。”萧夫人哪是那么好唬住的,不动声色的哼了一声:“你既是与我萧家有合约,那自然要按约执行,想跑是没门的。” “我还没想过要跑呢。”林大人眉开眼笑道:“夫人,那我与小姐的事呢?你是不是答应了?” “林三,你莫与我打马虎眼。”夫人微微一笑道:“你口口声声要我答应你与小姐地事,可我萧家有两位小姐,你到底是向哪位求亲呢?” “这个----”林晚荣犹豫了一下,正要老着脸皮说两个都要的时候,萧夫人脸色一变道:“我家玉若、玉霜,个个都是人中之凤,你若想两个都要,我劝你早些死了这门心思。玉若、玉霜,你只能娶其中一人!” “不会吧!!!”林晚荣大惊失色,这种话岳母大人你也能说出口?你明明知道我与两位小姐都是奸情火热,为何还要从中作梗?若是真的只能娶一位小姐,那我到底是该偷大姨子还是小姨子呢? “什么不会,”萧夫人不满道:“你身边红颜知己众多,叫你娶她们姐妹中的一人,已是委屈了我的孩儿,你还想怎地?” 看夫人的样子甚是决绝,似乎真的要棒打鸳鸯,林大人急忙叫道:“夫人,我们再打个商量吧,不如这样,今天我给二小姐做姐夫,明天我给大小姐做妹夫,一人身兼两职,唉,辛苦就辛苦一点了,能者多劳嘛!” 今天给二小姐做姐夫,明天给大小姐做妹夫?林三话里尽是弯弯道道,夫人思索了半晌才缓过神来,顿时心火大盛,怒道:“你这无耻之人,竟想两个都要?想的倒美!我萧家两位小姐,绝不同侍一人。是要玉霜,还是要玉若,林三,你可要思虑周全了。想好了,便备好聘礼,请徐大人做媒,正大光明上门求亲,我萧家女子,绝不做那偷偷摸摸之事。” “啪啦”一声,夫人小脚扬起,将遗弃在地上的“洞玄子三十六散手”踢得老远,怒而转身,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