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打进萧宅(1) - 极品家丁

第四十章 打进萧宅(1)

对面走来一个家伙,和林晚荣一样,一身崭新的青布小衫,左胸口袖着一个“萧”字,咦,这家伙莫非是萧家大院里的院友? “兄台----”两个人一起迎了上去,同时大声叫了起来。 那家伙脸上流露出一脸的惊喜之色,抱拳道:“兄台,是否也是萧家今年新晋家丁?” “正是,正是。”林晚荣脸上堆笑,装作热情的说道。 “我也是唉,如此看来,咱们也可以算的上是同榜进士了,失敬,失敬。”这家伙就是一个真的书呆子,说了几句话,不断的掉文。这位应该就属于昨天那三个老头所说的极为老实、可以去守仓库的那种人了。 同榜“进”士,这可是一点不假啊,林晚荣从来都有着结党营私的强烈愿望,眼见在路上也能碰到同党,心里自然也有几分高兴,急忙也是抱拳道:“好说,好说,但不知这位兄台尊姓大名啊。” 老实的家伙谦虚道:“不敢,不敢,在下贱姓小名,进门之前姓乔,单名一个峰字。入门之后,蒙夫人赐姓萧,所以在下现在叫做萧峰。” 日,林晚荣差点一头载倒在地,乔峰?萧峰?这般的猥琐劲也敢叫这等豪杰之名,南院大王萧峰大人若是知晓此事,恐怕早就已头撞地了。 “原来是萧峰兄,久仰大名,久仰大名啊。”进了萧家大门之后,大家就都姓萧了,喊萧兄实在无法分辨,所以就称呼萧峰兄了。 “但不知兄台高姓大名?”萧峰兴冲冲的问道。 “我叫林三。”林晚荣笑着说道,从此之后,林三便是他的一个代号了。 “咦,林兄你莫非不知道,进了萧家之后,咱们都被赐姓萧,你应该叫萧三才是。”书呆子萧峰一本正经的说道。 见这书呆子确实有着几分可爱,林晚荣便讲了自己的合同制员工身份,书呆子萧峰一拍大腿道:“哎呀,林兄,你糊涂啊。” “我哪里糊涂了?”林晚荣奇怪的道。 “你可知道,这萧家家丁身份,有多少人抢都抢不到?一旦进了萧家,就相当于捧上了一个金饭碗,终身不用发愁了,你怎么能把这么好的机会放弃了呢。不行,不行,我去帮你向管家大人求求情,让他跟夫人小姐们说说情,把你改成终身制。” 这萧峰虽然是一个书呆子,倒也有几分义气,不错,以后在萧家大院,我罩着他了。林晚荣笑着拍拍他的肩膀道:“萧峰兄,无妨,无妨,我这般做,只求个快活无事,自由自在,其他的都不是我想要的,这可比你们灵活的多了。这样吧,以后你在萧家大院中,有什么事就来找我吧。” 萧峰见林晚荣如此洒脱,只得惋惜的叹了口气,也不再劝他了。 两个人说说笑笑,直往萧家行去。路上林晚荣才知道,这萧峰是金陵城东的一个贫穷子弟,他父亲却是一个十榜不中的落第秀才,所以教出来的儿子,也是这般的迂腐不堪。 不过,这萧峰心眼好,为人实在,不会打小报告,这点倒也颇为符合林晚荣胃口。 林晚荣二人来到萧家门口,只见门口站着两个满脸横肉的家丁,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 林晚荣经验丰富,只看了一眼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这是老家丁在给新家丁们下马威,就像新生报道,老生总要耍耍威风立立威一样。 林晚荣自然也不是什么好鸟,做新生的时候还没见任何老生在他身上占过便宜呢。他拉着萧峰,往那正门而去。 萧峰急忙拉住他的手道:“林兄,你要到哪里去?” 林晚荣道:“还能到哪里去,当然是进门了。” “不是的,林兄,我们是新人,第一天报道,应该从那个门进去。”萧峰指着旁边一个极为低矮的门说道。 林晚荣看了一眼那小门,只有半人来高,比那狗洞好不了多少,在二人之前来的几个家丁,弯着腰,双手甚至趴在地上才钻了进去。 “狗洞?你的意思是让我们钻狗洞进去?”林晚荣睁大了眼睛,心里雷霆大怒。 萧峰奇怪的看了他一眼道:“林兄,这是哪里话,这门这么大,都可以并排走进两条狗了,比那狗洞强多了。” 可以并排走进两条狗的狗洞?萧峰说者无心,林晚荣听者有意,他心头无名火起,正要发作,却听萧峰接着道:“再说了,林兄,你又不是不知道做家丁的规矩。新家丁第一天进门,到哪一家一户,都是这样的。” “规矩,什么规矩?”林晚荣没好气的道:“难道钻狗洞也是规矩?” 萧峰讪讪笑了两下道:“凡是新晋的家丁来报道之时,都要钻这小门,取意为入此一门,便为下人,永远都要低人一等。你别看那两位大哥站那门口威风,他们当年进门时也必定是从这里进去的。不但是萧家,所有的高门大户的家丁都是这样的。不过也只此一次,以后便可以从侧门进出了。” 原来这狗洞是专门教训新晋家丁牢记自己的身份而用,虽说是仅此一次,可是只有这一次,便可以让一个人一辈子打上耻辱的烙印。 林晚荣心里火大,老子是来打工的,可不是来钻狗洞的。他眉毛一挑,拉着萧峰道:“兄弟,你别走那儿了,跟我一起走正门吧。” “不行,不行,林兄,我和你不一样,你可以来去自由,无牵无挂,可是我不能学你那样洒脱,这份工对我很重要,我家里高堂都要靠我挣钱养活的,再说天下的豪门大户都是如此,到哪里都逃脱不了这个命运。林兄,我,我这就进去了。” 他说完话,便摆开林晚荣的手,跑到那矮洞之前,缓缓钻了进去。然后转过头看了林晚荣一眼,眼里满是泪水。 林晚荣并没有鄙视萧峰,他能体谅萧峰的心情,他们和自己不一样,因为从小就生长在这个世界,他们熟悉这个世界的规则,认为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所以就多了许多束缚,行事只能按照规矩来。对于萧峰来说,这样的生活,也许他会活的很累,但这是他的宿命,谁也无法改变。 林晚荣理解萧峰的做法,便对他友好的笑了笑。 萧峰见他并没有看不起自己,急忙不好意思的抹了把眼泪,在门里面叫道:“林兄,你快也进来吧。” 林晚荣摇了摇头,钻狗洞?开玩笑!男子汉大丈夫,跪天跪地跪父母,腰杆是用来顶天立地的,怎么可以为了三斗米折腰? 他朝萧峰做了个安心的眼神,便迈开大步,朝那正门处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