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九章 家有喜事 - 极品家丁

第四百零九章 家有喜事

. 肖青旋缓缓转过身来,一张朝思暮想的绝色面庞出现在林晚荣眼前。 如云的秀发微微飞舞,细腻不带丝毫瑕疵的肌肤吹弹可破,细细的柳眉,似是三月的春水,漆黑深邃的眸瞳,宛如浩瀚的星空。鲜红的小口唇如绛点,洁白如玉的脸颊上,两行泪珠缓缓滴落,峨眉微蹙间,似有无限的愁怨。曼妙的身形立于桃花林中,便如含怨的洛神,犹胜仙子几分。 “青旋----”林晚荣轻唤一声,双腿如同灌了铅,重逾千斤,一时竟然拿不动脚步。 肖青旋呆呆凝望着他,红唇嗫嚅几下,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泪珠儿簌簌,像是断了线的珠子,滚滚落下。 “青旋----”林晚荣心中大痛,佳人便在眼前,他什么也顾不得,拔腿便往前奔去。 “不要过来。”肖青旋转过身去,香肩一阵阵的急颤,哽咽道:“你,你快些回去,我与你夫妻缘尽,莫要害了你。” “你说什么?”林晚荣一愣:“夫妻缘尽?这是什么意思?” 肖青旋香肩抖的更加厉害,声音哽咽:“你莫要多问,快些回去,叫人看见了,会伤害你的性命。我不能害你,更不能害我们的----”她哽咽着说不下去了,长袖微拂,似是催促他尽快离去。 林晚荣是什么人物,生成是催着不走、打着倒退的主,见了青旋凄苦的面色,心里更加倔强。历尽千辛万苦方才寻着青旋,怎么能说走就走,这绝不是他的性子。事到临头,他反而不急了,走到青旋身边,伸出大手握住她的小手,坚定无比。 久违了的青旋,小手柔软如绸缎,却冰冰凉凉,没有丝毫的热气,被他大手握住,青旋有些惊恐,更多的却是温暖,想要推辞,心中却如针刺,恍如幸福便要从指尖溜走,她又喜又痛,泪落如雨,洒在两人紧连在一起的双手上。 “你怎地还不走?要把我气死了才甘心么?”肖青旋哽咽着,用尽了所有力气,小手却不自觉的把他抓得更紧。 “我走什么?”林晚荣笑道:“我和我老婆说话聊天,雷公电母都不敢劈我们,我要到哪里去?要是走了,不仅是你,就连我自己都要被自己气死了。” 肖青旋听得悲喜交加,双目微闭,泪珠儿不停。声音却是不由自主的温柔了许多,呐呐道:“你怎地还是这般无赖的性子,我便是前世欠了你的。” 林晚荣拉住她的手,放声大笑道:“这性子不好么?若不是这性子。怎能娶了你为妻?我一辈子就这样,除了你,谁也不能叫我改动半分。” 他的嘴比蜜还甜,肖青旋纵是超脱尘世的女子,与他做了恩爱夫妻,也受不得他的糖衣炮弹,小手急忙掩住他口唇,细声道:“莫要大声。叫人听见了,我们一家可就都完了。” 我们一家?林晚荣一喜,在她青葱似的玉指上轻吻一下,欣悦道:“我就知道,青旋你是舍不得我的。你叫我小声,我就小声。” 肖青旋欣喜几分,心中便刺痛几分。脸色发白,泪珠沾满了脸颊:“冤孽,我与你便是宿世的冤孽了,如此纠缠不清,只怕会害了你性命,更害了我们----” 林晚荣急忙道:“你是不是担心你师傅还会杀我?这个你放心,我现在和宁仙子是很好很好的朋友,从前有些打打杀杀的误会都已经消除了。” 肖青旋微微摇头:“你不会明白的。师傅疼我爱我,私心里向着我,她若是要杀你,定然留不下你的性命的。圣坊之事,纷繁无比,师傅身为武宗宗主,也管不了这许多大事,唯有我----”她微微叹了口气,落泪道:“这些时日来,你所做的事情,我都听说了,你现在扬名天下,人人敬仰,能与你做一回夫妻,我终身无悔。只可惜青旋福薄,难能消受尘世的美好岁月,更会与你带来杀身之祸。你便忘了我,好生过你的快活日子,若是因我而误你,我便活在世上,也难以心安。” 林晚荣听得大骇,青旋话语字字句句都有交代后事的意思,难道她---- 他急忙拉住她手,正色道:“你不要胡思乱想,我们夫妻一体,有什么事情我和你一起承担。这个世界上,再难的坎我都过来了,说句不谦虚的话,能难倒我的事情,还没出生呢。你可千万不要想不开,若是没了你,我向你保证,我真的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肖青旋摇头苦笑:“你想到哪里去了?我何时说过会轻生----”她声音小了许多,脸上染上一层鲜艳地粉色,轻声道:“便是轻生,也要等到五个月后,你我夫妻一场,我定要给你一个交代。” 青旋脸色苍白中带着一丝晕红,便如漫天的白雪中生出一丝桃花,清丽而又高贵。数月不见,她的脸庞清丽的了许多,身段却愈加的丰腴,脸上泛起一层柔和的光辉,宛如出尘的绝丽仙子,高贵而又美艳。望着他,林晚荣心中无比的安宁祥和,这种感觉,是谁也不能带给他地,在这一刻,什么安姐姐、宁仙子,再美丽的女子,都比不过绝世的青旋。 五个月后?这是什么意思?林晚荣望着青旋痴呆了一会儿,心中思索她的话,正疑惑不解,肖青旋却银牙一咬,将他身体往外一推,泪眼婆娑道:“你快些下山去,不可多留一分。若叫院主看见,便会送了你的性命,我再也无法芶活下去。” 什么狗屁院主,要这样拆散我与青旋,林晚荣听得大怒道:“怕他做什么?不就是个院主么。我连皇帝都不怕,还怕他?惹火了我,我拿大炮把这青山给轰平了,为了我老婆,我丧尽天良,我又疯又狂,我什么事情干不出来?” 肖青旋听得心中眩晕。幸福越深,痛苦越深,泪水如同三月的春雨淅沥而下,哽咽着将他往外推去:“你快下山去,莫要说些瞎话,惹恼了院主,那就什么都没了。就算你不怕,可还有我们的孩子----” “你说什么?”林晚荣如遭雷击,脑子顿时停止了思索,只觉空白一片,紧紧拉住青旋的手:“青旋,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我们的孩子?我们的孩子?!!” 肖青旋一惊,再也顾不得推他,双手捂住了脸颊,泪珠从指缝里流下来:“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恨你,我恨你,你怎地现在才来?”说到动情处,肖青旋再也忍耐不住,一下子扑倒在他怀里。香嫩的小拳如乱鼓般砸向他胸膛,泪珠儿便如泄了闸的洪水汹涌而下,积累数月的感情,在这一刻彻底爆发。即便肖青旋平日里恬静如水,在思念与担忧、喜悦与惊恐中度过了这数月的日子,再坚强的意志也坚守不住了,倒在他怀里,哽咽的快要昏了过去。 “我们的孩子,我们的孩子----”林晚荣浑浑噩噩,头脑里什么也装不下,念叨的便只有这几个字了。任青旋拳雨打在自己身上,一点也感觉不到。 我来晚了?林晚荣倏地大惊,急忙松开青旋柔软的腰肢,目光往她腹部看去。不看不知道,一看便欣喜若狂。只见肖青旋穿着一身柔和的缎黄衫子,身形曼妙无比。只是她掩饰的好,若不仔细打量,竟看不出她小腹处微微隆起,早已有了身孕。 “哎呀----”林晚荣发疯似的将肖青旋抱了起来,旋转了几个大圈,欣喜的放声大喝:“我要当爸爸了,我要当爸爸了----” “你快些放下我,快些放下我。”见了他疯狂地举动,肖青旋又是欣慰,又是担忧,急忙拍打着他肩膀轻声道:“莫要伤着孩儿。” 他奶奶地,老子高兴的糊涂了,林晚荣急忙小心翼翼的将她放下,让她安坐在凳上,脸上的神色惊喜交加,激动得双手都不知道放在哪里。 肖青旋心中感动,主动握住他的手,微微一笑,如百花绽放,那和蔼的母性光辉,直令天地万物失去了颜色。 拉住青旋小手,林晚荣生出一种从未有过的虚幻而又真实的感觉,这是一种血缘相连的滋味,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隔断。望着青旋微微隆起的小腹,那里有一个新的生命正在孕育,林晚荣忽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我竟然有后了,到达这个世界这么久,这是第一次真实的感觉自己与这里融为一体。 林晚荣笑了笑,嘴唇发干,喃喃道:“青旋,你知道吗,直到今天,我才有了一种落地生根的感觉,很真实,谢谢你!” 这句话中蕴含了太多的含义,虽然肖青旋是这个世界上了解他最深的人,却也不能完全领会他的意思。肖青旋心中酸楚喜悦交加,似是能体会到他心中澎湃的感情。 与他相处这么久,还没见他哭过呢。她伸出小手,温柔擦去他眼角的泪痕,轻轻道:“都当爹的人了,怎地还像个孩子似的?若是我们孩儿出世,见到你这副模样,还不叫他笑死?” 林晚荣笑着擦了擦眼角,蹲在青旋身边道:“我是高兴,太高兴了。青旋,给我听听我们儿子的动静。” 肖青旋面色不悦,哼道:“你重男轻女?” “没有,绝对没有!”林晚荣急忙指天发誓:“我重女轻男,重女轻男!” 青旋噗嗤一声,掩唇轻笑:“没见过像你这样的爹。”二人重逢以来,肖青旋落下了数不尽的泪珠,这还是首次露出笑脸,那柔美的温和的光辉,仿佛把仙子都比了下去。 林晚荣看的呆了呆,喃喃道:“青旋,你真好看。” “不要你来夸赞。”肖青旋柔柔道,紧紧拉住他的手,脸上泛起淡淡的红晕,两人之间无声相处,仿佛回到了金陵萧宅林三的小房中,简陋而又温馨。 “我来听一听。”林晚荣嘻嘻一笑道。 肖青旋脸色发红,轻道:“不要,若叫别人见着了,哦,你这无赖----”林晚荣贴着青旋隆起的小腹,倾听自己的血脉微微跳动的声音,肖青旋微声一叹,脸上乏起苦楚而又幸福的红晕,紧紧抓住他的头发,为了这一刻,所有的痛苦与等待都值了。 听了良久,林晚荣抬头笑道:“我估计这里面的是个小子,踢腾的欢着呢,就像有四个脚在动。” “你才四个脚呢。”青旋脸泛红晕,不依道:“休得欺负我孩儿。不管生丁生女。你都不许欺负他们。” “哪能呢?”林晚荣拍着胸脯道:“生个儿子长得像他爹这么帅,生个女儿就像她娘这样俊俏,我老林家的后代,那是个顶个的品质优良。不过,话说回来,青旋,你可为我老林家立了大功啊,我林家数代单传,人丁单薄,没想到到我身上,一炮就开了花。唉,能耐大,没办法啊。” “什么一炮开了花,难听死了。”青旋脸儿通红。噗嗤一笑,打了他一拳。听他胡扯几句,不宁的心绪便平和了许多。这种厚重的安全感觉,是任何人无法比拟的,也是他吸引自己的所在。 林晚荣站起身来,搂住她腰肢,肖青旋脉脉依偎在他肩头,二人等待多日历经磨难方才重逢,其中温馨处,外人绝难懂得。难得这短暂的安宁祥和,就是给个神仙,他们也不愿去做了。 “哎呀,我忘了一件事。”林晚荣忽地跳起来大声道。脸上满是懊恼之色。 “何事?”肖青旋拂了拂鬓角散乱的秀发,轻声道。 林晚荣扳着手指道:“我忘了置办婴儿用品,什么奶粉,尿布,棉衣,婴儿床,老妈子,哎呀,路数多了。回家还要把园子翻修一下,以后宝宝学走路免得磕磕绊绊。” 肖青旋听得摇头轻笑:“现在时日尚早,要你来考虑这些做什么?况且我住在山上,你便是准备了这些又怎样,难道还能送上山来么?”说到后来,她神色又黯然起来,望着林晚荣幽幽一叹,没有说话。 想想青旋原是神仙一般不可亵渎的仙子,去了一趟金陵之后,回来便身怀六甲,又是云英未嫁之身,在这礼教之防甚于防贼的年代,她又住在这正义标榜的“玉德仙坊”中,吃了多少苦楚可想而知。 林晚荣哼了一声道:“我知道了,是不是有人拿我们的宝宝来威胁你?这‘玉德仙坊’自称孔孟之学,儒家大道,竟也做出这些龌龊之事?青旋,不如我们直接回家,看他们能拿你怎样?” “你莫要胡说。”肖青旋泪水涟涟:“没有人逼我,都是我自愿的。年幼之时,我便发下了誓言,只是后来遇到了你,才会生出枝节,眼下只是践行昔日诺言。你今日下山之后,便莫要再回转,等我们的孩儿出生,善待孩儿才是正经。” 想起李香君说过的,错过今日,他与青旋便再无夫妻缘分,林晚荣拉住她的手摇头道:“叫我下山,那是万万不能的,除非你和我一起走。” 肖青旋哽咽道:“你不要命了?就算你不要命了,可是我们的孩儿怎么办?难道叫他一出生便没爹又没娘?你这狠心的无赖,这般执拗,我早晚要被你气死!” 林晚荣认识的女子当中,能这般骂他的,也唯有肖青旋而已,偏偏他生得贱,心里听着又舒服又感动,笑着拉住她道:“谁说我不要命了,我林家今日方才有喜,哪能这么快就丢掉性命?我只是做一个正常人该做的事情,陪着我的妻子孩子,开心快活的度过每一天。难道这样也算错么?就算你们那什么院主亲来,我也敢与她辩上一辩。退一万步来说,就算你有错,我这做相公的也替你认了,他们有什么惩罚就冲我来好了,与你无干。” 就算青旋不下山,只要她还住在这里一天,老子就派兵把这山峰团团围起来,管你什么院主宗主,只要我老婆还在这里一天,我就让你们龟缩在里面动弹不得。你这里不是标榜清高么?你们不是不食人间烟火么?我就每天送粮食,送棉衣,送奶瓶,过几天老子还要带着庞大的家属团上山慰问,把你们拆散有情人的事情闹得天下皆知,看你这个作坊能怎么办?总之一句话,找到了青旋,就绝不能让她溜了。林晚荣嘿嘿一笑,心中早打定了主意,这种办法,也只有以他的脸皮才能办的出来。 肖青旋辩他不过,心中暖如艳阳高照,轻轻依偎在他肩头,无奈一叹:“为何我不早些遇上你?” “都是我的错,让你受苦了。”林晚荣嘻嘻笑道。 “贫嘴!”肖青旋温柔一笑,知道他的性子,也不再催促他,拉住他手簌簌落泪道:“你既是如此执意,我们一家便生死都在一起,永不分离!” ****** 这一章不好写,呵呵。三哥有喜,大家月票拿来恭喜吧! 另,今晚有精楼,大家投票领精,每人两层,呵呵!谢谢支持! .com/showbook.aspbl_id=105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