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六章 治他 - 极品家丁

第四百一十六章 治他

. 沉默了半晌,再抬头时,只见青旋还在身边,却看不见徐小姐的踪影了,林晚荣呐呐道:“徐小姐呢?” 方才到他跟前的杜修元急忙附在他耳边道:“将军,徐小姐下山去了。” 下山去了?不是吧,偷吃完了就跑,世界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林大人拍拍手上泥灰,哼道:“不像话,太不像话了,说悄悄话口水都喷到我身上了,明天好好找这丫头理论一番。” 杜修元似还有什么话没说完,肖小姐扫了林晚荣一眼,似笑非笑道:“真是说悄悄话么?林郎,你与徐姐姐是什么关系?” “我发誓,还没有来得及发生关系!”林晚荣急忙举手表忠心,杜修元急忙拉了拉他衣袖,小声道:“将军,将军,末将还有事禀----” 林晚荣眼睛一瞪:“有事直接说,这是我娘子,说话用不着背着她。我说青旋啊,其实刚才的事是个误会,我和徐小姐纯粹的工作关系,你千万不要想岔了。” 肖青旋神色淡淡,也不说话,看不出是个什么想法。杜修元犹豫半天,才道:“将军,方才有人托属下转告,说是明日早间,请您务必过府一叙。” “过府一叙?”林晚荣奇道:“是谁邀我,过哪个府?哎呀,我说杜大哥,你说话怎么吞吞吐吐的,平时的你可不是这个样子的。” 肖青旋拉住林晚荣,白他一眼。平静道:“可是过徐府?” “这个,这个----”杜修元嗫嚅一声,不敢说话,林晚荣一惊,我靠,你个老杜,这不是故意拆我的台么?你还是男人么。这样的事情也敢当着我老婆的面禀告,你怎么对得起我? 杜修元也是满面为难,这可是林大人你要求我当着您夫人的面禀呈的,怪不得我。 那边的小丫头李香君也是个鬼精灵,哼了一声道:“师姐,方才那个女子是什么人?林大哥可是你夫君,要她亲个什么亲?还过府一叙,莫不是提亲去的?” 林晚荣听得龇牙咧嘴,你这丫头,不说话没人会把你当哑巴。“啊,哈哈,小妹妹,其实事情不是这样的。我与徐小姐呢,是工作上的搭档,她有时候说话就喜欢恶作剧,刚才只是咬耳朵而已,大家都误会了。杜修元,快去寻柄轿子来,我老婆走不动路。”林晚荣脸皮足够厚,急忙为自己辩解。听他一声嘱咐,杜修元一溜烟的去了,看得林晚荣直咬牙,***,老杜,你可别让我抓到你在外面包二奶。 见肖青旋既不发怒,也不微笑,林晚荣实在摸不透她心里想什么,呐呐干笑两声,试探道:“青旋,那咱们办学堂的事情就这么定了。只是你说要筹集银子,却到哪里去弄呢?我手头上还有个几万两,要不你先拿去花吧!” 肖青旋面无表情道:“你也不用来讨好我,我说是能筹集银子,自是有办法。你明日过府的时候与徐姐姐说明白了,就说我们这论坛和学堂办起来之后,便邀请她来做教习。看在你的面子上,想来她不会推拒的。” 一听到过府两个字,林晚荣立即头大如牛,徐芷晴这丫头莫非是发疯了不成。明明看到我老婆在旁边,还来这一出,不是故意要我的命么。 “过什么府,我不知道啊。青旋,我们历经磨难才在一起,明天我哪儿也不去,就在家里陪你和儿子。”林晚荣腆着脸道。 肖青旋眼中一柔,急忙压下心中温情,平淡道:“我把话与你说了,腿长在你自己身上,你去与不去我还能拉着你不成。” 肖小姐说话不温不火,听不出态度,林晚荣心中暗暗叫苦。他应付各种女子,经验极为丰富,不怕你哭,不怕你笑,就怕你不哭不笑。眼下青旋的态度就是最为难缠的一种,想想自己夫妻二人分别多日,今日重逢正该是温情脉脉两情相悦之时,哪知道徐丫头却闹了这么一大出,搞什么第三者插足,就连我自己都受不了,更何况是为我受尽苦头的青旋了。林大人即便是口灿莲花,但面对青旋,也有些派不上用场。一时之间,把那徐小姐恨得牙痒,要不是看在她身材暴好的份上,早就在心里将她蹂躏死了。 “林大哥,那你明天还去不去过府呢?”李香君唯恐天下不乱,笑嘻嘻问道。 “不去,坚决不去。”开玩笑,这个时候打死也不能吐口,林大人深有觉悟,坚定说道。 李香君笑嘻嘻的对师姐做了个鬼脸,肖小姐掩唇轻笑,见林郎贼眉鼠眼正在打量自己,忙又收敛了笑容,做平淡之态。 将静安居士遗体掩埋在青山之上,想起往昔种种、今日恩怨,肖小姐百感交集,止不住的泪珠低垂。她活在世上二十余载,所有的泪珠便都在今日流了。林晚荣担心她身子,跟在她身边寸步不离,照应周全。 直到晚间时分,山上诸事才交代完毕,经安抚后,作坊中人心态才渐渐平息下来。只是今日适逢剧变,今夜无人入睡怕是免不了的,这个就没办法了,阵痛总是要有的,唯有用时间来平息了。 “将军,轿子来了!”杜修元自山下带着一柄小轿上来,硬着头皮前来禀报。 “是吗?”林大人两道目光便如一双利剑刺在他身上,杜修元嘿嘿干笑了两声,忙又将头缩了回去。 “林郎,我们家的宅子大么?”肖青旋想起一事,忽然开口问道。 “大,大,非常的大。”林晚荣笑着道:“可以在宅子里放羊呢。”幸好这次去山东期间,巧巧忙着把宅子整修一新了,要不然这次找到了青旋,难道还住在萧家?虽然大小姐满心情愿,但是青旋呢?即便青旋不在意,但我老爷们的尊严往哪儿搁啊?说到底,还是萧家的事情没搞掂。要真是两家变一家了,处处都是我的家,哪里还有这么多忧虑。 “林郎,林郎----”肖青旋的几声呼唤打断了他的沉思,林晚荣急忙道:“啊,什么事?” 肖小姐看他一眼,轻道:“你在想些什么?我方才说让小师妹也住到我们家去,你看好不好?她从小跟在我身边,把她一个人丢在山上我不放心。” “好啊,好啊。”林晚荣急忙拍掌笑道:“欢迎小师妹入住我家。” 李香君上上下下打量他一眼,不屑道:“眼神不正,嬉皮笑脸,你这欢迎之词,毫无真诚,虚情假意得很。” 这小妹妹眼神真毒啊,林晚荣哈哈笑道:“哪能呢,你是青旋的师妹,便是我的妹妹了,没有你今天引路,就没有我们夫妻团聚,我是真心实意欢迎你的。” “免了。”李香君冷笑道:“你还是把你的真情实意留给我师姐吧,她为了你,也不知吃了多少苦头。” 林晚荣望了肖青旋一眼,只见肖小姐微微一笑,眼中射出万般柔情,叫人心里火一般的温暖。唉,博爱虽然是一个很崇高的目标,就是有些对不起青旋了,林大人难得检讨一回自己。 “若你敢瞒着我师姐和别的女子勾勾搭搭,我就----”李香君扬了扬手中宝剑,比划了一个划脖子的手势。林晚荣立即老老实实的噤声了。 “轿子来了,青旋的快些上轿吧。”林晚荣扶住轿帘子,拉住肖青旋小手道。 肖小姐回头张望了一眼,这相伴二十余年的青山绿水,此刻就要离自己遥远了。她眼眶有些湿润,沉默良久,才弯腰入了小轿。 林晚荣放下轿帘子,正要吩咐启程,肖小姐却从里面探出头来,娇声道:“你也快些上来啊!” “我?”林大人满面惊喜,指着自己鼻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地耳朵,青旋不生我的气了?还是老婆心疼我啊。 他笑眯眯地正要跨步上去,身后却有人拉住了他,小姑娘笑嘻嘻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林大哥,让让,师姐叫我进去呢。” 小轿子启程往山下行去,听着里面两个女子欢快的笑声,林大人唉声叹气的耷拉着脑袋,四周寻杜修元,却见那家伙走在队伍的最前列,微风凛凛,得意洋洋。 见他垂头丧脑郁闷无比的样子,肖小姐抿唇一笑,放下帘子,喃喃道:“叫你这人处处留情,若不治治你,家里还不被你闹得天翻地覆了。” “哼,世上男人,都是忘恩负义之辈,没有一个好东西。”小姑娘突然开口,恨恨道。 肖小姐吃了一惊,一个十三四岁的小丫头,怎么能说出这般话来,莫不是林郎的事刺激了他。 “师姐,心疼你的林郎了?”李香君嘻嘻笑道:“你这夫君发起怒来倒是火暴得很,手往哪里指,大炮就往哪里轰,在你面前倒是乖巧得很。” 肖小姐目现柔情,轻轻道:“他是心中有我,才会如此委屈自己,要不然,以他不吃亏的性子,哪会这么好说话。只是他处处招惹别家小姐,也不知惹下了多少孽债,我要不治治他这毛病,家里怕是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了。” “治?”小姑娘不屑道:“师姐,男人花心的毛病,这世界上有谁治好过么?你这林郎,便是花心中的极品,我瞧着有些悬!” “再悬,也得治!”肖小姐微笑一声:“就从这徐芷晴开始!” ****** 嘿嘿,谁也不是省油的灯!今日一万二千字完成,求月票,哗啦啦!加精大会即将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