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八章 叫你今夜睡不着觉 - 极品家丁

第四百一十八章 叫你今夜睡不着觉

. 对啊,林晚荣猛地省悟,青旋才二十岁不到的年纪,又自幼在山上长大,怎么会是皇后呢?老子是忙糊涂了。有此一悟,心里顿时豁然开朗,笑着道:“我才不管你是不是皇后呢,反正你是我娘子,为我老林家生儿育女、开枝散叶的重任就交到你身上了。” 肖小姐轻呸一声,耳腮羞红,却不自觉的抚住小腹,脸上浮起温柔的光辉。将那腰牌递回给肖小姐,肖青旋缓缓抚摸着那金光灿灿的腰牌,泪珠闪烁,柔声道:“林郎,青旋的身份来日再与你细说。只请郎君放心,青旋家世清白,不会辱没林家门楣。” “我家有什么门楣,”林晚荣笑着拉住她的手:“在这世界上,我无父无母,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就是那石头缝里蹦出来的猴子,辱了谁也不会辱了我。” “贫嘴,你是那猴子,那我们的孩儿岂不就是小猴子?”肖小姐掩唇一笑,红晕上脸,想起一事,忙压住心思,脸色平静的拉住李香君上了轿子:“我有些困了,快些回家吧。听说咱们家便挨着徐府,是也不是?” 林晚荣正说的高兴,见肖小姐神情变淡,又听她话语,顿时心中一哽,哎哟,青旋还没消气啊,都是那徐丫头做的好事,现在连做邻居也成了罪状了,我他妈真冤啊。 “巧合----绝对的巧合!”林晚荣急忙正色言道:“青旋你也知道,我这个人一向处事平淡,与人无争。那宅子是皇帝赐的,也不知怎地,老徐一家听到了风声,就偷偷搬到了我们家隔壁。此事与我绝对无一点干系。” “处事平淡,与人无争?”李香君讥笑道:“林大哥,你倒是谦谨,这世上像你一样甘于‘平淡’的人倒也没有几个了。” 小姑娘家家地。懂得什么,我不和你争辩。见那轿帘子放下,也不知道青旋是个什么想法,林大人左也不是,右也不是,一时难办之极。 有“皇后”娘娘撑腰,前方还有谁敢拦路,诸人早已散去,大路一片平坦,兵马开拔。直奔城中而去。杜修元行在林晚荣身边,小心翼翼问道:“将军,到底哪位是皇后娘娘?末将也好拜见拜见,可不能怠慢了。” 对啊,谁是皇后娘娘?林晚荣也愣了一下,青旋三两句话就把这事给揭过去了,闹到现在,我还是一无所知啊。 “皇后娘娘啊,我老婆跟她熟!”林晚荣左右看了一眼,神秘兮兮道:“杜大哥你好好办差。改天我让老婆跟皇后娘娘说说,再提拔你做个上将统帅什么的,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 他随口乱开空头支票不要紧,杜修元却是听得大喜。林将军是什么人物啊,通天达地,他说的事情还从来没有落空过。当下压住心中的惊喜,神采奕奕道:“谢将军栽培。末将一定尽忠职守,报效将军的恩德。” 今日之事,杜修元出了不少力,也担了不少风险,林晚荣自然心里有数。反正在皇帝老丈人面前说几句好话。又不浪费银子,便点头道:“杜大哥的心意,小弟谨记在心。你回去跟胡大哥、李大哥还有许震他们说说,就说我林三说地,你们在军中好好干。千万别丢了我们粮草军的脸面。兄弟们有什么事我兜着,这次上前线。只要你们奋勇杀敌,我保证你们小功大奖,大功巨奖,这点义气我林三还是办的到的。” “谢将军。”杜修元感激涕零,抱拳一笑,又小声道:“若是将军能亲率弟兄们上前线,那就更好了。” “杜大哥,这话,是有人教你说的吧。”林晚荣望着杜修元,神情似笑非笑。 “将军果然慧眼。”杜修元尴尬一笑:“是徐小姐叮嘱属下的,她还说,将军足智多谋,勇猛无敌,只要你上了前线,我军中将士伤亡至少可降低五成。” 今日我被你这丫头害的还不够惨吗?一事未息,你又叫杜修元给我敲边鼓,林大人恼羞成怒,摆摆手道:“眼下我要陪老婆,还有准备棉被、奶粉、宝宝内裤、尿不湿,事情忙不过来,打仗的事,过几天再说吧。” 杜修元干笑了两声,看了肖小姐坐的轿子一眼,小心翼翼道:“将军,徐小姐叮嘱您明日过府叙话,这话我是传到了,只不知----” “我不会去的,你劝也无用,喂,杜大哥,你别拉我,我绝不做对不起我老婆地事情。”林大人声音募地提高了八度,义正严词拒绝道。杜修元无比郁闷,好好说着话,我何时拉过你了,倒是你死皮赖脸拉着我不放。 “将军,你到底去不去?”杜修元无奈道。 “这个,还是不去了吧。”林晚荣压低声音,苦叹口气:“杜大哥,你也看到了,我老婆回来了,咱们男人的好日子到头了。再说,我也不知道徐小姐的闺房在哪儿啊,要是摸错了地方,那可就麻烦了----他们家应该会派丫环引路的吧?!” “这个,我就不知了,徐小姐未曾提起。不如 将军您明日亲自去问问?”杜修元偷笑,又想偷吃,又不想染臊,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好事。 “恩,要是摸错了地方可就不妙了。”林晚荣义正严词,神色肃穆:“明天去找徐小姐问清地方,再严词拒绝她的好意----哇,杜大哥,你怎么拿这种眼光看我?须知我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乃是有目共睹、童叟无欺的,我是真的找她问路的,你一定要相信我!” 李香君自轿子里探出头望了一眼,又放下帘子,转身道:“师姐。你家郎君好像转了性子,待你倒是有模有样。” “是吗?”肖小姐轻笑:“耍嘴皮子功夫,天下无人能及他。什么时候真能与各家小姐断了联络,那才是真正的转了性子。其他地事情,听得,信不得!” 进了城时天色已晚,城中灯火通明。酒楼茶肆,勾栏楚馆,处处热闹喧哗。林晚荣也未想到,昨日才与凝儿巧巧去偷吃地地处,今日便要正式迎接青旋入住,还是一大一小买一赠一的,心里偷乐的同时,忙叫杜修元派了人,先行前去通知巧巧洛凝二人。 行到东直胡同,肖小姐掀开帘子扫了一眼。这名门大宅聚集之地,金砖碧瓦,玉树银墙,处处高贵繁华。她美丽地双眸噙着淡淡的泪珠,微叹了口气,喃喃道:“新木种堂前,花开已十年。这金玉桥畔,风景却无多少变化。” 行到一处大宅子前,小轿落下,朱漆的大门洞开。门房上挂着两盏巨幅灯笼,丝罩上绣着一个金灿灿的“林”字。庭院里干净整洁,下人丫环穿梭其间,甚是繁忙。巧巧和洛凝早已迎接在门外。见轿子落下,急急奔了上来。 “巧巧,凝儿,你们怎么出来了?”林晚荣笑着迎上前去,正要去拉她们。巧巧和洛凝似是没看见他般,径直绕过,来到轿前,盈盈施礼道:“小妹巧巧(洛凝)。见过姐姐。” 林大人一阵愕然。不是吧?!这两个丫头不先来迎接老公,反而先拜青旋,这是什么规矩?我可是户主呢。 “两位妹妹快快请起!”肖青旋自轿子里走出,急忙扶住洛凝与巧巧地身子,将她二人扶了起来。巧巧和洛小姐都是初次见到肖青旋。只见这位肖小姐眉如远山,眸似秋水。肌肤胜雪,腮颊染枫,双唇点绛,一身鹅黄宫衫,雍容华贵,气度非凡,便似是画中的仙子一般,二人本也是一等一的大美人,但在肖青旋面前,却也失了几分颜色。 “姐姐,你真好看。”巧巧看的呆了,喃喃说道。 肖青旋拉住她手,嫣然一笑:“巧巧妹妹,你也是如花般娇艳地人儿,不比我差的。” 巧巧惊喜道:“肖姐姐,你怎么知道我名字?” “我不仅知道你,还知道洛凝妹妹呢。”肖青旋另一只手拉住略显拘谨的洛凝,微微笑道:“洛小姐才气名闻遐迩,巧巧精明可人,都是非凡的女子。说起来,也都是金陵的旧人,你们与林郎相识,还在我之前,今日本该是我来拜会你们才是。” 洛凝急忙道:“肖姐姐可不要见外了,从金陵到京城,大哥最牵挂地人就是你。为了这事,他可没少着急,天可怜见,姐姐终于安然归来,原了大哥与我和巧巧地梦想。” “是啊,是啊。”巧巧莺声道:“在金陵之时,大哥便急着来京城寻你,今日可算是见着姐姐了。” “昔日在金陵之时,俗事缠身,一直未与两位妹妹谋面。幸亏今日又在京中相逢,才免了青旋地遗憾。”肖青旋眼中含泪,诚挚道:“我因种种原因,与林郎天各一方,幸有两位妹妹照顾林郎周到细微,才让我与林郎有今日重逢之会。此种恩德,青旋无以为报,两位妹妹请受青旋一拜。” 肖青旋盈盈拜下,巧巧和洛凝吃了一惊,忙忙拉起她:“使不得,姐姐折杀我们了。” 肖青旋气质风度天下无人可比,又放低姿态平易近人,寥寥几句话,便将洛凝和巧巧照应周全,二人自然而然列她为大,无丝毫不平之意。那边三个女子言谈甚欢,相处融洽,林晚荣看的又喜又悲,你们小姐妹几个倒是聊得高兴了,可我好歹是个户主,怎么就把我晾到了一边了?巧巧和凝儿平日的温柔狐媚到哪里去了? 这三个女子个个都是人间绝色,或高贵,或温柔,或妩媚,杜修元看的艳羡道:“将军真是好福气,三位夫人天香国色,待将军又情真意切,真是羡煞旁人。” “羡慕什么啊?”林晚荣哀声一叹:“一个和尚挑水吃,两个和尚抬水吃,三个和尚没水吃。杜大哥,我是有苦说不出啊,谁能比我惨?” “哦,属下突然想起来,李老将军吩咐下来的一宗军务还待属下去办,末将告退。”见林将军神色苦闷,似乎要拉着自己一诉衷肠。杜修元赶紧跑路。 “姐姐,我们快些进宅子吧,看看我和凝姐姐为你准备阁楼 你是否满意?”说了一些会话,肖青旋已将李香君介绍给诸人。见这位肖姐姐言辞自然亲切,巧巧欢喜地很,拉住肖小姐和李香君的手急急往里行去。 “小心,姐姐的身子----”洛凝迟疑了一下,小声道。 巧巧愣了一下,回头看了肖青旋一眼。目光落在她小腹上,忽地哦了一声,不好意思道:“我太鲁莽了,差点忘了姐姐是有了身子地人。” 肖青旋脸上阵阵发热,急忙低下头去,轻声道:“妹妹,你是听谁说我,我有了身孕?” 洛凝娇声笑道:“是徐姐姐啊。青旋姐姐,你要回家的事情便是她事先来通知我们的,还给我们讲了大哥与姐姐你的事情。徐姐姐可真热心。忙前忙后,张罗到你们回来之前,方才离去----咦,大哥。你眼睛怎么了,瞪我做什么?” “哦,没什么,我数星星呢。这天上到底有多少颗星星呢,我直到现在也没数清,凝儿,你和我一起数吧。”林晚荣抬头望天,眼神飘忽。也不知落在哪里。小姑娘李香君嘻嘻一笑:“林大哥好兴致,明日过府地时候可别忘了数星星,数清了再告诉我。” 林晚荣恶狠狠道:“天上星星千千万,只比我头发丝少一个,你要问到底多少颗。简单,数数我头发丝就知道了。” “心怀鬼胎!”李香君做个鬼脸。嘻嘻笑着躲到师姐背后去了。 肖小姐神色淡淡,点头一笑:“这位徐姐姐,倒的确是热心。我与林郎今日在山上也受了她不少帮助,明日再叫林郎上门道谢吧。” “不去,不去,坚决不去!”林晚荣急忙摆手,神情一片焦急,洛凝和巧巧看的奇怪,徐姐姐你又不是不认识,怎地不去了。 肖青旋不去理他,笑着道:“巧巧,我们快些进去吧,叫他在外面作怪。” 巧巧咯咯一笑,点头道:“姐姐,我们走的慢些,你与我和凝姐姐讲讲,怀宝宝是个什么滋味?大哥昨日还说,要让凝姐姐也生个宝----啊----” 洛凝脸儿通红拧她一下:“死丫头,在姐姐面前胡说什么!” 巧巧吐了吐小舌头,脸色嫣红,似乎也想起了昨夜绣楼上发生的事情。肖青旋脸色羞赧,急急拉着巧巧的手儿往前行去。 “大哥,”洛凝落在最后,偷偷拉住林晚荣,脸上一丝柔媚的红晕,小声道:“你是怎么了?怎地一提徐姐姐你的脸色就不好?难道你对她有什么成见?” 成见?能没成见吗?她公开向青旋挑战,要抢走你老公我,幸亏你老公我心如止水,才抗拒了她地诱惑,要不然,你现在哪还笑得出来。 “哪有什么成见?”林晚荣嘿嘿笑道:“徐小姐与我一路去山东,关系好的骑两匹马、穿两条裤子,怎么会有成见?” “什么骑两匹马,穿两条裤子,这是关系好么?”洛凝听得哭也不是,笑也不是,瞪了他一眼。 “难道要骑一匹马,穿一条裤子,那才叫关系好?”林晚荣笑道。 洛凝轻啐一声,羞恼上脸,在他身上打了一拳,嗔道:“莫以为我不知道你地心思,在山东的时候,你与徐姐姐做了些什么?你对她又亲又摸的,以为我不知道,唔,唔----” “你小声点!”林晚荣一下捂住她小嘴,头上冒冷汗,急忙往前看了一眼,只见巧巧和青旋在前面说说笑笑,并未留意此处,这才心思稍定,急声辩解道:“那都是误会,并非我故意为之,我向徐小姐解释过地。” 凝儿嘻嘻笑道:“原来大哥是怕姐姐知道,终于有人能够管住你了。”她四周看了一眼,忽地趴在林晚荣耳边鼻息咻咻道:“大哥,徐姐姐的身材,真地很好,凝儿亲手摸过的,你也知道吧。” “凝儿,做人不能太下流,要学我一般正气。”林晚荣满面正气斥责道,心里却是怦怦乱跳,徐小姐的身材真是没话说,----哦,不能乱想,不能对不起青旋。 “讨厌,你才下流呢。”洛凝媚眼如丝,娇喘一声:“大哥,你不要摸我。” 林晚荣悻悻收回大手,哈哈道:“千万不要误会,我只是检查一下凝儿你的警惕心,没想到你的敏感区域如此之广泛,我一摸你就检验到了。” 洛凝好笑看他一眼,自怀里取出一封书信递给他:“这个,给你!” “这是什么?凝儿,要给我写情书,也不用这么隆重吧,床上叫几声就行了,我听得到地。”林晚荣道。 “下流!”凝儿嘻嘻一笑:“你慢慢看吧,徐姐姐说,要叫你今夜睡不着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