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九章 我要和你师姐睡觉 - 极品家丁

第四百一十九章 我要和你师姐睡觉

. 叫我睡不着觉?有这么夸张吗,就是你脱光了站在我面前,我一样睡得着。林晚荣哈哈笑了两声,拆开那信封,一阵幽幽的淡香袭来,几张雪白的信笺映入眼帘。翻开信笺,却是几幅小小画卷。 第一幅上描的是一个破庙,一位面目晕红的小姐手持利弩,躲在残墙断壁后羞涩而又紧张的露出头来,一个男子形状的物体躲在门楣后,贼眉鼠眼的朝里打量。第二幅是一间旖旎的闺房,屏风琉璃,灯光朦胧而又温馨。一位小姐酥胸半裸,亵衣隐露,眼神惊惶不堪,另一男子形状的物体,双手覆在小姐胸前,轻揉慢摸,状似甚是享受。第三幅画的却是波光浩瀚的湖面,一男欢欣雀跃,在旁边微笑的小姐脸上狠狠亲了一下。这三幅画,女子的脸容都画的不太清楚,若非有心人,绝看不出来是谁。倒是那男子的脸庞大致露出个轮廓,贼眉鼠眼,满脸淫笑,画的甚是逼真,就连瞎子也看的出来那是谁。 洛凝站在他身旁朝这画上偷偷打量,林晚荣忙掩住画纸,笑道:“这是谁画的连环画,有些儿童不宜呢。” 洛凝白他一眼,掩唇笑道:“大哥,这画上的人物是谁,怎地这般无耻?占尽了人家女子的便宜!” “有占便宜吗?”林晚荣正色道:“画上这位公子长得和我一样帅,我瞧着倒像是这位小姐想占公子的便宜。凝儿,你说是不是?” 洛小姐忍住笑道:“凝儿是局外之人,到底是谁想占谁的便宜,我也不知晓。不过有一句老话,一个巴掌拍不响,指不定是这二人互相占便宜也说不定呢,大哥,你说是不是?” “真知灼见!”林晚荣竖起大拇指,佩服说道,又四周扫了一眼。见青旋和巧巧已经走过转角,便嘻嘻一笑:“不过么,就凭这几页略带黄色地连环画,就能让我今夜睡不着么?凝儿,你那徐姐姐也太小看我了吧。” 凝儿轻轻摇头:“徐姐姐如此说,我也不知是为什么。只是今日徐姐姐来的时候,给了我和巧巧每人一封信,我这封是要转交你的,巧巧那封,我也不清楚,似是要转交青旋姐姐的。这两封信一般厚薄,也不知道里面装的东西是不是一样?” “什么?”林大人脑子炸了,屁股冒了烟般急急往前冲去,刚过转角,就见肖小姐手里拿着几张信笺,正在细细打量,她越看脸色越红,眼中泪珠盈盈转动,瞬间就要滴落下来。 林晚荣额头冷汗顿时刷刷而下,奶奶地。徐芷晴这一招真狠那,完全是不要命的架势,这下完了,老子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姐姐,你怎么了?徐姐姐信里说了些什么。”旁边的巧巧不知就里,急忙轻声问道。 肖小姐收起那信笺,微叹了口气,摇头道:“没有什么,就是写了些杂事。巧巧,我们方才说到哪儿了?” “哦,说到带姐姐上去看看我和凝儿为你准备的闺房。”巧巧拉住肖青旋的手,欣喜道:“姐姐。我们快走。” “我也去,我也去!”林晚荣急忙凑上去,脸上谄笑:“青旋,你可别相信徐小姐的话,她最近亲戚来了,故而有些不正常,你别往心里去。我陪你上楼去吧,楼上我熟。” 肖青旋摇头叹道:“我倒觉得徐小姐说的未必都是假话,事关女子名节,徐小姐又是举世闻名的奇女子,怎地会拿自己声誉开玩笑。” 又是名节又是声誉的,想来青旋看到的那封信,应该是和自己一样,林晚荣心中恼火,若不是青旋还在眼前,定然要冲到隔壁的徐家去问个究竟。 李香君嘻嘻笑着看了林晚荣一眼:“林大哥,你与这位什么徐小姐勾搭有多久了,还想瞒着我师姐么?这天下的男人,果真没有一个是好东西。”她说到后面,声音已是愤愤,颇为自己师姐鸣不平。 看在你还没发育完全,我忍!林晚荣干笑了两下,装作没有听见她的话,现在也不能去找徐芷晴问话,否则就正中了她的心思。肖小姐带着李香君与巧巧上了楼,三个女子在楼上嬉笑阵阵,林晚荣在楼下愣了半晌,竟不知道该要如何是好。 “大哥,大哥,”洛凝的轻笑打断了他的沉思:“姐姐与巧巧上楼了,我们也去看看吧。” 林晚荣拉住她手,无奈道:“凝儿,你说说,徐小姐她到底要干什么?我最近可没招惹她啊!” 洛凝噗嗤一笑,白他一眼:“都把人家徐姐姐欺负成那样了,怎地还变成你委屈了?徐姐姐的性子我是清楚的,她性格坚定,百折不挠,只要她想做的事情,就一定会坚持到底,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这个,不太好吧,她要霸占了我,你们怎么办?”林晚荣心里骚骚,虽然明知这事不能做,做了就对不起青旋,但男人天生生得贱,嘴上说一套,心里想一套。 “什么霸占?!”洛凝笑着给他一拳:“徐姐姐才不是那样的人。我幼年在京城求学之时,一直是她照顾于我,她人长得漂亮,学问又好,眼高于顶,我那时就在想,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能够配得上徐姐姐呢?!” 她幽幽叹了口气,眼中满是哀怨,无奈道:“哪里想到,事到临头,她喜欢的,却是我的夫君,大哥,你要是我,你会怎么办呢?” “喜欢我?怎么可能呢?她又没向我表白,你要知道,我一向是被动型的,主动出击不是我的专长。”林晚荣眼角眯起,嘿嘿奸笑,脸上的神情要多贱就有多贱。 洛凝瞪他一眼,嗔道:“少得了便宜又卖乖。徐姐姐和你的事情,没有人比我了解的更清楚了。在金陵之时,你‘食为先’楼上那绝对,便是徐姐姐对上的。你又弄了个一联两对,比徐姐姐还要胜上几分。我将你那对联写了信送来京中,徐先生又对你如此推崇,徐姐姐嘴上不说,心里大概已经记住你了。” “不会吧,我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林晚荣眉开眼笑道。 “我瞧着你是投怀送抱的女子太多了,才至失去了感觉。”洛凝酸酸道:“你也不想想,徐姐姐一介女儿身,与你一路同行,千里迢迢赶到到山东,换了一般人,她会放心么?你在我房中,趁浑水摸鱼轻薄人家,微山湖上又抱又亲的,若非她心中有你,怎会饶得了你?” “误会,那都是误会。”林晚荣急忙道:“除此之外,我就真的没做过什么了。” 洛凝又好气又好笑,瞪他一眼:“能做的都让你做了,你还想要些什么?徐姐姐虽名义上是寡妇,却是一个清清白白的女儿身,连手都未让人拉过,你除了未与她,未与她----”洛凝小脸红透。白他一眼:“别的都做过了,你还想怎地?” “话可不能这么说啊,凝儿,”林晚荣嘿嘿淫笑道:“徐小姐是清白女儿身不假,可我也是纯洁男儿身啊,我搂她,她也抱我,我亲她,她也亲了我,就像昨夜我与你那样欢乐----嘿嘿,你享受,我也开心,那是双方的共同行为,可不能把徐小姐的帐都算到我一个人头上啊,” 洛凝听得脸儿羞臊,在他胳膊上狠狠捏了一下,嗔道:“什么你享受我开心,叫你找些胡说八道的歪理儿。” 她哼哼了几句,脸上浮起一丝黯然,悄声道:“肖小姐不用说了,你与她结缘在前,又是天仙一般的人儿,我敬她自是应该。徐姐姐是我的良师益友,我尊敬她,爱护她,若能叫她与我们一生一世在一起,我心里也高兴。巧巧是我的挚友,温柔可人,更是我的闺中姐妹,与她一起伺候你,我愿意。可若是换了别人,我就没那么好说话了,谁敢来抢我相公,你叫她试试看----”洛凝秀眉一扬,叉腰嘟嘴道:“我洛凝也不是吃素的!” 林晚荣大汗,凝儿似乎是话里有话啊,怎么听怎么像是针对大小姐的,她们两人自金陵起就不对路子,到了京城一样处不到一块,难怪她不愿意住在萧家呢。眼下青旋和徐芷晴的事情都没摆平,这边凝儿又与大小姐擦火花,做男人,咋就这么难呢? 随洛凝上楼来的时候,只见青旋拉住巧巧,两个人正说着体己话。这竹楼本就装饰的朴素典雅,经巧巧和洛凝的收拾,更显得旖旎温馨。粉幔玉帐,锦被牙床,桌上点着一对大红的火烛,随微风微微拂动,被单上竹着戏水的鸳鸯,处处都是景致。 “大哥,”见林晚荣上来,巧巧欣喜的拉住他的手,娇声笑道:“以后这里就是姐姐的闺房了,我们林家的第一个小宝宝就要在这里诞生,姐姐,你喜不喜欢?” 肖青旋脸上染晕,四周扫了一眼,柔声道:“温馨典雅,我很喜欢。巧巧,凝儿妹妹,劳你们费心了。” 洛凝忙拉住她的手:“姐姐说的哪里话,我们是一家人,还用的着客气么!姐姐有了身子,这可是我们林家的头胎,怠慢不得,姐姐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我与巧巧,你可千万不要劳动了。” “对,对,”林晚荣急忙点头:“青旋,有什么事情直接吩咐我就行了。除了不能干的事情,其他我都干。” 肖小姐白他一眼,笑道:“哪有你们说得这么严重,我自幼练习武艺,些许小事不在话下,你们可莫要宠坏了我。” 几人围成一团,叙着家常,话题都是围绕着肖青旋肚里的林家长丁,气氛热闹温馨,真个是一家人的感觉。青旋高贵,巧巧清纯,凝儿狐媚,望着眼前如花似玉的三张俏脸,林晚荣慵懒地舒了口气,有这几个老婆,这一辈子还求什么呢。 说了一会儿话,洛凝起身关切道:“姐姐,今日事多,想必你也累了,还是早些歇着吧。大哥,你与姐姐分别多日,好好陪姐姐说说话。” 肖青旋脸色一红,羞涩看了林晚荣一眼,低下头去轻轻嗯了一声。林晚荣送下楼来,凝儿忽地一下抱住他胳膊,哼道:“大哥,有了青旋姐姐,你可不能怠慢了凝儿。” “哪能呢?”林晚荣一边一个搂住二人,在巧巧脸上香了一下,又在凝儿腮上亲了一个,摸摸二人的粉臀,嬉笑道:“我的本事你们还不了解么?新人娶进房,旧人等在床,我的小宝贝、小乖乖这么听话懂事,大哥一定好好待你们,让你们做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 巧巧笑着点头,忽地脸上羞红,声音细如蚊虫轻道:“大哥。我,我也要----” “你也要?这样吧,你们洗白白,等青旋睡着了。我来找你们,让你一次要个够----”林晚荣淫笑连连。 巧巧红晕满脸,嗔道:“大哥,你坏死了,人家不是说这个----” “哦,你是要换新花样。”林晚荣点头道:“不要紧,大哥的洞玄子三十六散手已经练成,保准花样百变,欲死欲仙。” “讨厌,人家不是要这个!”听他满口淫言,巧巧羞得说不出话来,在他胸前打了两下,扑到他怀里不敢说话。洛凝咯咯娇笑道:“我的好大哥,这小丫头是想做娘亲了,你就做做善事,赐她几滴雨露吧。” “凝儿姐姐----”巧巧羞臊得无以自容,嘤咛一声,埋头大哥怀里,林晚荣哈哈笑道:“原来是这样啊,雨露么,你老公多的是,下十场春雨都还嫌多,赶明儿个挑个好日子,咱们就大肆制造林家子孙。” 巧巧不敢抬头,听闻洛凝笑得清脆,林晚荣在她臀上掏了一把,奇道:“凝儿,你不想当娘亲么,怎地不向老公开口?” 洛凝浑身发热,娇弱的靠在他身上,小手在他身上摩挲,在他耳边吐气如兰,柔柔道:“相公,你昨夜赐过雨露了,在凝儿身子里呢!” “赐是赐过了,”林晚荣疑惑道:“可我怎么记得好像赐错了地方呢!” “啊,”洛凝脸颊火红,红唇一张一兮,煞是诱人。她小手掩住林晚荣嘴唇,羞恼道:“不许说,你这坏人。” 林晚荣嘻嘻笑道:“好凝儿,不要怕,你忘了老公修炼的散手么,那可是一门高深的功夫,还有好多新鲜的呢。我们的口号是,放开一点,再放开一点,开创娱乐新时代。” 巧巧在林晚荣怀里笑道:“大哥这口号,便是专门为凝姐姐量身定做的,过不了几天,就连青旋姐姐也会知道凝儿是多么的体贴相公呢。” “死妮子!”洛凝面红耳赤,在她身上轻打一下,巧巧咯咯娇笑着扑到在大哥怀里。洛凝耳根发烧,依到他另外一边,纤纤玉指在他胸口画圈,柔声道:“大哥,姐姐和巧巧都做了娘亲,若是凝儿也与她们一样,就没人陪你了,唔----” 林晚荣哈哈大笑,在她臀上摸了一把,欣然上楼。进了厢房,只见肖青旋与李香君二人正在收拾衣衫,见他回来,肖小姐脸染丹枫,急急低下了头去。 “啊,小师妹,今天忙碌了一天,天色不早了,你也早些去歇息吧。”林晚荣打了个哈哈,“关切”道。 “这话应该是我对你说才对吧。”李香君狡黠一笑:“我自幼便与师姐住在一起,要走,也是你走啊。” 小娘皮,我要和你师姐睡觉,你别误我良辰美景。见那小丫头不紧不慢的样子,林大人心急火燎,恨不得冲她吼上一嗓子。 “这个,小妹妹,此一时,彼一时也。以前你还没长大,现在不同了,你长大了,你师姐也嫁了老公,你们不能再住在一起了,否则----” “否则会怎样?”李香君嘻嘻笑道。 “否则,否则。”枉林大人口舌灵便,面对这个十三四岁的小丫头却也没了说辞,只得恼怒道:“否则会长鸡眼的。” 肖青旋听得忍俊不禁,拉住他手笑道:“都快当爹的人了,怎地还这般无赖。”她面色羞红,看了小姑娘一眼,柔声道:“师妹,时辰不早了,你也早些去歇息吧。” 李香君眼圈一红,眼泪都要落下来:“师姐,你,你不要我了?!” 见她楚楚可怜的模样,林晚荣浑身一哆嗦,不会吧,这小丫头难道是那个啥?这个病可难治了,要抓紧啊。不过话说回来,我大老婆长得跟天仙似的,男女都爱她也不奇怪。 肖小姐急忙摇头:“小师妹不要误会了,愚姐只是担心你劳累,让你早些安歇而已。” “师姐,我要跟你住一个屋,自小到大,我都是和你一起睡的,你不能丢开我。”李香君睁大了眼睛,泪珠在框里打转,转眼就要滴落下来。 “这个----”肖青旋脸儿发烧,不知如何解释。难道要跟小师妹说,我嫁了夫君,便要与他同床共枕,不能陪你了?这如何启的了口?她急忙拉了拉林晚荣的手,求助似的看他一眼。 这事林晚荣也是头一次遇到,没经验啊,见青旋不忍的神色,他嘿嘿干笑了两声:“小妹妹,你年纪还小,有些事情你弄得还不是很清楚,等你以后长大了就会明白了。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情是不能做的。例如,蚂蚁不能和大象结婚,乌龟不要和兔子赛跑,姐夫不能抱小姨子睡觉----” 肖青旋一阵莞尔,这都是哪里的道理。说出来就是哄骗小孩子的。李香君扫他一眼,不屑道:“臭男人。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么,你要做什么,有本事就说出来。” 肖小姐羞涩低头,不敢言声。见师姐地神色,李香君更加恼怒,哼道:“不敢说?没本事的男人!” 这年头,连小孩子都这么牛叉了,奶奶地,欺我太甚,我是林三我怕谁。林晚荣恼怒之极,哈哈大笑道:“我要和你师姐睡觉----不是我不敢说,是怕说了你不能接受!” “什么,你说什么?”李香君泪珠盈眶,握紧拳头道。 “我要和你师姐,我的老婆睡觉!”林晚荣义正严词:“天经地义,雷都不敢劈!你有疑问么?!” “你这无赖。”肖小姐急忙拉住他,脸孔阵阵发热。也不知怎地,听他这般说法,心里却无排斥之感,反而有一种温馨滋味弥漫心头。 李香君呆呆傻傻,忽地“哇”的一声大哭起来,泪水像开了闸的洪水般奔流而下。肖青旋一惊,急忙拉起小姑娘:“师妹,你怎么了?” “师姐,你不要我了?”李香君泪落如雨,躲在肖青旋怀里失声大哭。 肖青旋也不知怎生是好,只得搂住她细言安慰,林晚荣看的眼睛直眨,奶奶地,好不容易寻到了我老婆,老子还没来得及抱抱,就被你这小娘皮抢走,还有天理么? 那小姑娘哭着,哭着,哽咽渐渐地慢了,竟是在肖青旋怀里睡着了。 “林郎,你过来!”肖青旋将李香君缓缓放在床上,忽然对着他,轻轻招手。 林晚荣疾步走了过去,肖青旋满面歉意,缓缓将身躯依入他怀里,柔声道:“林郎,苦了你了。” 林晚荣叹口气道:“没办法,谁让这是你的师妹,咱们的恩人那。也罢,我就当收了个干闺女吧,虽然她年纪大了点。” 肖青旋噗嗤轻笑,一指点在他额头:“你这人,说话便是没个道理。”她眼中满是甜蜜,声音轻柔:“偏偏我就喜欢你的没道理。哦,你要做什么?” 林晚荣将她身体横起抱在怀里,嘿嘿笑道:“这小丫头占了我们的床,咱就不会去占她的么?轮换一下而已,我才不怕她。” ******* 如果你看到还没更新,那就是老禹在码字……所以,不要骂,挂完水码字,我也不容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