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二章 朝堂激辩 - 极品家丁

第四百二十二章 朝堂激辩

. 林晚荣眼睛直直盯住那文铜钱,不会吧,这样也行,活见鬼了。眼见四周无人,他心里又道,一定是风太大,把铜板吹得立了起来,属于意外原因造成,不能算数,我再扔一次。 不去管落地的那个,又自怀里取出一枚崭新的铜钱,呼啦吹了口仙气,拇指一弹,顺手扔出。铜板叮当叮当脆响滚了一截,林晚荣紧紧盯住,却见那铜板滚出不远,怪事又出现了,这铜板竟然同样的立直了,站稳了。 这是怎么回事?不会这么衰吧。林晚荣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呆愣了半晌,匆匆几步赶上前,仔细打量那铜板,顿时哭笑不得。原来那铜板下是一团软和的稀泥,铜钱嵌了进去,站的稳稳直直,连摇晃也不曾有一下。回头再望那个,竟是一模一样的情景。 这叫什么事啊,人一倒霉,喝凉水都塞牙,想起方才说过的话,林晚荣哼哼了两声道:“说话算数,今晚夜深人静,我不穿衣服到凝儿房间裸奔十圈,嘿嘿。” 他无奈摇头,正要低身拣起两个铜板,忽闻背后一阵轻微的风声,直往自己屁股射来。他一个激灵,忙闪身躲开,只听呼啦一声轻响,一团稀泥带着风声飞过,正击在旁边墙壁上,啪的一声轻响,粘得紧紧。 林晚荣一看就明白了,难怪铜板会立起来,这分明是有人在捣鬼啊,他抬起头来怒声道:“谁,谁射我?” “射你又怎样?”一个稚嫩的女声响起:“似你这般无情无义的风流之徒。我没有拿针扎你,已是便宜你了。” 拐角处行出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女孩,绿衣长裙,长得甚是好看,左手提剑,脸上冷笑着走了过来。 “原来是小师妹啊。”林晚荣打了个哈哈,正色道:“小师妹啊。不是姐夫说你。你要知道,有些东西很宝贵的,千万不能瞎射,射在墙上,太浪费了。” 李香君哼道:“稀泥嘛,我这里有的是,你想要的话,我就统统给你。”她话完一撒手,右手中的稀泥如满天星般疾射而来,又稳又准。 林晚荣跳将几步,急忙拿袖子护住了脸,躲闪之中,恼火道:“小妹妹,我警告你啊,不要惹我,我很厉害的,一次炮打三个,身上还能背一个,任何高难度动作我都能做得出来。” 见他衣衫上沾满了稀泥,李香君拍拍手咯咯娇笑道:“何为高难度动作?我会得多的是。叫你欺负师姐。我才不怕你。你有什么本事,就尽管使出来,师姐心疼你,我可没那功夫。” 这小丫头,简直是反了天了,抹了额头上一块稀泥,林晚荣怒狠狠道:“小妹妹,打人不打脸,这规矩你都没听过吗?在道上怎么混的?我全靠这张脸混饭吃的,有种不要走开,我马上回去开大会,斩鸡头喝血酒,聚集九乡十八寨的瓢把子声讨你。” 李香君听得娇笑不止:“对付你这种臭男人,打人就要专打脸,这是我行走江湖的规矩,你那什么九乡十八寨的瓢把子,也是像你这样不堪么?那倒好,来一个我打一个。”她哼了一声,又道:“我最讨厌你这种吃软饭的小白脸,整个一废物男人,除了会欺负我师姐,你还会做什么?” 骂我做小白脸的,你是第一个,如此伟大而又光荣的称呼也能算到我头上?见李香君靠近自己笑得得意,林晚荣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猛地一伸手,扭过她手腕,嘿嘿道:“除了欺负你师姐,我还会欺负你,哎哟----” 李香君乃是宁仙子的亲传弟子,肖青旋的师妹,哪会轻易被他拿住,娇躯一扭,手腕翻转,小擒拿手便已反锁住他胳膊。林晚荣打架也是一把好手,对付起姑娘更是手段多多,管你是大姑娘小媳妇,我撞!他力气不俗,身如蛮牛,嘿气开声,直直往李香君身上压去。 “臭男人!”见他使出无耻招数,李香君气得粉脸煞白,急忙丢开他手腕跳将开来。这丫头虽是年纪幼小,却早已具备了恶妇的潜质,大意不得。林晚荣得理不饶人,仙人指路,猴子偷桃,龙爪手,记忆中的下三滥招式,什么下流就来什么。此为与女人打架的必杀之技,管你功夫多高,保准三两下让你疯狂。 李香君虽是武功不俗,却因年纪幼小,加之对手实在不是一般的贱格,全然不要脸皮,致她空有一身武艺无法施展。林晚荣却是半个不成调的高手,摸抓捏弹,样样拿得出手,二人一进一退,堪堪斗成个平手。 不要火枪毒药,就能与宁仙子的亲传弟子斗个平手,老子的功夫真不是一般的强啊。林晚荣得意洋洋,嘿嘿笑道:“小妹妹,我早说过了,我很厉害的,叫你不要惹我,你看看,现在后悔来不及了吧!我打----龙抓手----” 见他如此不要脸,李香君也是怒火滔天,牙齿一咬,看准他袭来的双腕,力聚双掌,猛地一下切了下去。 “哎呀,你玩真的?!”林晚荣只觉手腕一痛,急忙收回“龙抓手”,只见双腕青紫,竟是被这小丫头暗算了。 李香君冷笑一声:“你这手段,似是跟我玩假的么?” 双腕剧痛,林晚荣还没吃过这么大的亏呢,***,不能叫小丫头欺负了,他脸作凶状,猛地一个饿虎扑食冲了上去。他来势甚急,李香君身子幼小,被他笼罩在怀里,便如猛虎与小鸡,不对称之极。不知就里的远远一看,便像是他在猥亵儿童。李香君立在原处,脸上带着神秘笑意,眼中浮过一丝得意洋洋的胜利色彩。 见这小丫头不言不动,一副等死模样,林晚荣犹豫了一下,来不及多想,正要收拾这小娘皮,就听身后传来一声娇呼:“林郎,使不得----” 轰的一声,林晚荣立即意识到大事不妙。上了这小娘皮地当了,***,老子最近智力下降还是怎么的了,怎地连连这十来岁的小丫头都斗不过了呢。 “师姐----”李香君泪珠儿如断了线的珠子般滚落下来,娇呼一声,如乳燕投怀般直往肖青旋怀里射去。女人天生都是演员啊,林晚荣无奈苦叹,脊背阵阵的发凉。 见师妹哭得凄惨,肖青旋急忙轻拍着她肩膀,柔声道:“莫哭。莫哭,林郎心地仁慈善良,只是与你开开玩笑的。” 李香君哽咽着点头道:“我知道他是与我开玩笑的。林大哥说,昨夜我坏了你们的好事,他也不与我计较,只轻轻打我几下就解恨了。”听她提起昨夜之事,肖青旋脸颊飞霞,轻呸一声,白了夫郎一眼。 旁边洛凝和巧巧听得暗自吐舌头,方才大哥那副恶狼模样。哪是轻轻几下,怕是雷霆万钧也比不过他,香君小妹妹真是仁慈善良,这时候还在为大哥说好话。 林大人恨得牙齿痒痒,故意在我老婆面前装可怜陷害我,你这小丫头心思可不是一般的厉害。我下迷药,我上铁链,我玩跳蛋,我狼牙棒,我十八般武艺伺候你,小娘皮,你可别落到我手里。 “大哥。”洛凝拉住他手,白他一眼,脸上红晕上升:“香君妹妹才十四岁不到,你也太心急了些。养在锅里的肉,还能飞了不成?我瞧她样子。将来也是祸国殃民的红颜!与其叫她祸害别人,倒不如来祸害你。你好好与她培养培养,过上几年,还不是你要怎样就怎样,软得跟泥似的?干嘛现在便如此急色?” 林晚荣浑身恶汗,凝儿这丫头,果真是什么都敢做,什么都敢想。上天怜见,我的人品真的那么差吗,还没长成的小姑娘我也要祸害?我才没那毛病,老子对养成游戏不感兴趣。 肖青旋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林郎,些许小事,你怎地还与小师妹计较,她才这般年纪。” 年纪小,劲可不小,老子这双手,差点就让她给废了,林晚荣活动活动手上筋脉,心疼远大过于身疼。 李香君怯生生道:“师姐,你不要责怪林大哥,昨夜之事,我也有错。只是我自幼与师姐你住在一起,不想与你分开,师姐你不要责怪,林大哥也是爱你心切,才会有此一举。”多么懂事的孩子,三位夫人一----头称赞,甩给林晚荣几个大白眼。 呼唤包青天,我冤那!林大人浑身不自在,深觉此处不是久留之地,几位老婆都在这里,那徐家自然是去不得了,徐小姐,你就断了念想吧。 三个女子软语安慰小师妹,李香君眉开眼笑,甚是欣喜,林晚荣左顾右盼,只望早些脱离这是非之地。正等得不耐烦,忽闻前面一阵啪啦啪啦的马蹄轻响,一辆马车疾使而来,车里探出个白发苍苍的脑袋,正是徐渭大人。 老徐,你真是我的救命恩人那,林晚荣感激涕零,跳将起来,大手连挥:“徐大人,徐大人,我在这里,你是来与我商量事情的么,我这就跟你走。” 林晚荣转过身来,脸现难色道:“巧巧,青旋,你们看,徐大人专程开着马车来请我去议事,不去也不行,怎么着也得给个面子不是?” 洛凝笑道:“徐先生家就在隔壁,这应该是他散朝了吧。” 被凝儿一语拆穿,似有针芒刺背,林晚荣心里恼怒,你这丫头,学什么不好,学人家小聪明,本来还准备今夜到你房里裸奔十圈,你如此不照顾老公,老子数目减半,只奔五圈。 “你去吧。”肖青旋点头道:“国事为先,勿因家事,担扰国事。” 还是青旋懂事啊,林晚荣感激涕零,见小师妹眼光得意,便恨恨的比划了个中指,转身向徐渭车上飞奔而去。 闻听他叫喊,徐渭车马早已停住,林晚荣一个跨步上了马车,掀开帘子笑道:“徐老哥,你可真是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啊,我要向你拜上一拜。” 徐渭坐在车里,面带忧色,见他上来。笑着道:“林小哥,你莫不是能掐会算地方士不成,怎地知道我是来找你的?” 不会吧,这么巧,我本来只是随口说说而已,哪知老徐却真是来找我的。徐渭掀开帘子往外扫了一眼,奇道:“几天不见,小哥你又添了一房如花美眷,老朽羡慕之极啊。” 林晚荣嘿嘿直笑,你这老头装糊涂是不是。老子昨天炮打作坊这么大的动静,连诚王都找上门了,我就不信你不知道?见他哈哈笑着不说话,徐渭也装不下去了,只得干笑了两声:“林小兄,这位应该就是你一直寻觅的那位肖小姐吧?果真是国色天香,雍容华贵,难怪你连玉德仙坊也不在乎了。” 林晚荣笑道:“玉德仙坊我原本还是有些害怕的,不过她们敢强迫我老婆,这就非我所能忍受了。这年头,谁还没点逆鳞呢?” 徐渭伸起大拇指,赞他一声,:“小兄弟敢爱敢恨,敢作敢当,快意恩仇,痛快之至。只不过,”他眉头一皱,感慨叹道:“你这一遭,却是有贬有褒,泾渭分明,将天下人分成了两派啊。” “分成两派?哪两派?”老徐这说法新颖,此前还未听过呢。 徐渭苦笑道:“一派赞你有情有义,敢为敢当,乃是至诚之人,这些主要都是些年轻的公子小姐,感慕你与肖小姐情比金坚,无所畏惧,乃至对你心生向往。另一派则以名家大儒为主,斥你炮轰圣地,侮辱天下读书人,并上了百人呈书,要禀明皇上,治你大罪。” 治我大罪?老子现在是双肩挑的驸马爷,老丈人会来打自家人板子?林晚荣哼哼了一声,摆手道:“让他们闹去吧,我大华就是沉寂已久,便如一潭死水,缺少生机。借此机会,激活民众的拳拳之心,倒也不是一件坏事。 徐渭点头道:“难得小兄弟你心胸如此豁达,老朽佩服之至,但事关你身家性命,可千万不能大意了。” “事关我身家性命?”林晚荣惊道:“徐先生,这话是什么意思?” “这便是我急急来寻你的原因了。”徐渭叹了口气,无奈道:“今日早朝之时,诚王突然发难,与吏部、礼部两位尚书大人,伙同三阁六院百余名大学士,一起参你。指责你炮打圣坊,侮辱天下读书人不说,更有甚者,诚王竟指你勾结白莲圣母,意图谋反,要治你的死罪。我与李泰据理力争,朝中正吵得不可开交,到现在还未散朝。老朽便向皇上告了罪,说要请你上堂对质。小兄弟,你快跟我进宫去一趟吧。” 诚王还真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了!林晚荣嘿嘿一声:“徐老哥,朝中吵成这样,皇上怎么说?” “老朽也说不上来。”徐渭摇头道:“我们两派争执,皇上金口未开,也不知他到底倾向谁。眼下高丽危急,东瀛人蠢蠢欲动,我大华又将大军尽出,形势万分敏感危急。在此时闹出这天下尽知的大事来,对我大华也不知是祸是福。故此,老朽才报请皇上,要请你去金殿走一趟,将这是非黑白弄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老徐的担忧不无道理,眼下的大华如同沧海之上的一----些什么,咦,你找她做什么?” “哦,只是有一些深层次的问题要和她探讨一下。我这个人一向很好学,你也知道的。”林晚荣腆笑着。 见他模样神秘,徐渭意味深长笑道:“昨日你上山寻找肖小姐,芷儿与你同往了吧?唉,这丫头,性子有些倔,给小兄弟你添麻烦了。” 徐丫头惹来的麻烦可是一点不假,让我在家里受到严密监管,林大人心中有苦说不出,只得哈哈笑了两声,算作回答。徐渭喟然一叹:“你们年轻人的事,我想管也管不了了。她昨日回家之后,便一直在绣楼上待着,也不知在做些什么。你要与芷儿探讨,便直接寻她去吧。” 与徐渭赶到文华殿的时候,早朝还没散,执事小太监领二人到大殿门口,就听里面传来一阵争辩之声。一人开口大声道:“皇上,林三此人,藐视法纪,炮轰玉德仙坊,侮辱天下读书人,今有天下鸿学大儒百余人呈递诉状,要求严惩林三,重建圣坊,还天下读书人一个公道。此事激起民愤,更事关我大华百年基业,在我大华将穷举国之力与胡人决一死战之时,此事万万不可懈怠,臣弟建议从速从重处治林三,安抚民心。” 这说话的人,声音听着耳熟,正是昨日拦住自己问罪的诚王。众人见诚王发话,顿时皆都交头接耳,昨日跟着诚王拦截林三的众臣,纷纷附议起来。 大殿之内另有一个宏大声音响起道:“诚王所言,老臣不敢芶同。据我所知,林三炮轰玉德仙坊事出有因。于私,林三结发妻子为圣坊所扣押,他怒而救妻,乃是情义之举,天下赞赏。于公,玉德仙坊有欺君大罪,将圣祖题字‘与夫齐’矫诏为‘与天齐’,宣扬百年,欺压民众,并自立法规,藐视国法。于公于私,皆是事出有因、师出有名,林三予以取缔,并无不妥之处,相反,还应褒奖他及时作为、为国除孽,望皇上详察。” 说话的是上将军李泰,他在大华军中威望卓著,听他出言为林三辩护,拥护徐渭与李泰的一派众臣顿时出列附议。玉德仙坊在士族中功名昭著,于贫民却无多少瓜葛,这一派的士子大多是贫苦出身,多年寒窗苦读才考取了功名,与那圣坊的出仕途径完全不同,听闻林三炮轰了高高在上的玉德仙坊,心里顿时一阵爽快。兼之握有兵权的李泰又力挺林三,出列附议,那是自然。 两派争论不休,皇帝却面色平静,既不出声支持,又不出言反对。一个执事在皇帝身边耳语了几句,老皇帝开口道:“诚王兄与老将军勿要再争了,眼下那林三便在殿外,我们便听听他如何说辞,再断不迟。” 听说林三来了,诚王顿时脸色阴晴闪烁,李泰却是高声叫好:“圣上圣明,正该如此。” 老皇帝一挥手,小太监唱喏道:“吏部副侍郎、忠勇军大元帅林三上殿!” 徐渭走在最前,向皇帝行礼道:“启禀皇上,老臣将林大人带到了。” “辛苦徐爱卿了。”皇帝淡淡点头,望了他身边的林晚荣一眼,微笑道:“林卿,昨夜睡得可好?” 老丈人你是明知故问嘛,我昨夜做你的女婿,与青旋恩恩爱爱,能睡得不好吗?他笑着抱拳:“皇上,小民睡得安好。” 皇帝面色一变,怒哼道:“你炮轰了享誉百年的玉德仙坊,引天下士子口诛笔伐,连诚王兄都主张严办你,你竟还睡得安好?我瞧你的胆子,都大到天上去了。” 众臣见皇帝面色严厉,皆都暗自心惊,林三一上朝来,圣上就给他个下马威,这是什么意思?莫非真的要办他? 我是双肩驸马,怕个球,林晚荣嘿嘿笑道:“禀皇上,我的确是炮轰了玉德仙坊不假。不过,那享誉百年四个字,小民却不敢赞同。要说有誉,那也是沽名钓誉、欺世盗名而已。” “大胆林三。”诚王怒斥道:“到了金殿竟还敢对圣坊不敬!圣坊绵延百年,誉满大华,育人无数,金殿之上的诸位大华栋梁,有将近一半是出身于圣坊,你竟敢说她沽名钓誉、欺世盗名?如此藐视天下读书之人,圣上,臣弟斗胆,请圣上下令对林三掌嘴,以惩他不敬之辞。” 老皇帝也是一哼,面现厉色:“林三,你速速给朕说个一二三,否则,朕便依了王兄之言,掌嘴八十。” “王爷,你说我对圣坊不敬,”林晚荣迈步诚王身边,笑道:“那小弟斗胆问一句。你敬不敬我?” “大胆!”诚王身后的苏慕白怒喝道:“王爷乃是皇亲国戚,国之龙种,你竟敢如此对他说话?” 林晚荣一指他鼻子,怒道:“住口!在这金殿之上,皇上准许我说话,却没有允许你发言,你如此抢白,连君臣之礼都不顾,是何用意?” 徐渭抚须轻笑,林小兄目光锐利,几乎就是一招致命,金殿之上可不是人人都能发言,苏状元逾越了君臣之礼,此为大大的不敬。苏慕白自遇到林三以来,还从没顺心过,见皇上面色冷冷不发一言,他心中一凛,不敢说话了。 “王爷,请你回答小弟,你敬不敬我呢?”林晚荣笑着道。他一句话呵斥了苏慕白。众人见他气势不俗,谁还敢逆他锋芒。 诚王不屑笑道:“本王乃是圣祖子孙,身份显赫,你与我非亲非故。又未曾授予本王好处,我敬你做什么?” “王爷说得好。”林晚荣耸耸肩,潇洒笑道:“我与你非亲非故,又没有送过你好处,你自然不用敬我。同理,那玉德仙坊既不生我养我、又不教我育我,没给过我一分的好处,我又敬他做什么?我林三敬天敬地、敬双亲、敬皇上、敬夫子。却怎么也轮不到圣坊头上?所以,王爷,你要治我这对圣坊不敬之罪,怕是用错了地方吧。” 好一张利嘴!诚王冷笑道:“治你不敬,乃是因为你大放厥词,说什么仙坊欺世盗名、沽名钓誉,此乃我等亲耳所闻。皇上见证,你哪能否认的?” “不错,欺世盗名、沽名钓誉这八个字是我说的,放到现在,我还是要这样说。”林晚荣冷冷笑道:“王爷,你说这圣坊绵延半年,誉满大华,小弟再斗胆问一句,这玉德仙坊的声名,是它自己挣得,还是圣祖皇帝赐的?” 圣祖皇帝当初夺取江山,与“玉德仙坊”也只是相互利用而已,这一点诚王自然心里有数,但是否认祖宗功绩这样的事万万做不得,诚王沉思片刻,才道:“圣坊昔年虽有薄名,却也不像今日这般繁华。若非先祖亲许,圣坊也不会有这样的地位,这声誉,大半是先祖赐的。” “这不就结了。”林晚荣嘿嘿道:“先祖昔年题字,小弟昨日已经给王爷过目了,方才李老将军也提过了。明明是‘与夫齐’,却偏被他们别有用心的矫诏成‘与天齐’。一字之差,谬以千里。请问王爷,这‘与夫齐’三字,明明是号召他们向万民学习,争取早日达到万民的高度,玉德仙坊又何誉只有?圣祖高瞻远瞩,若说有誉的话,他老人家也将这荣誉赐给了伟大的大华民众,干玉德仙坊何事?正所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玉德仙坊这荣誉根本就不存在,说他沽名钓誉、欺世盗名,王爷,我哪里说错了?” “你,你这是强词狡辩!”诚王怒不可遏:“圣坊得百年尊重,天下读书人敬仰的东西,怎会有错?” “王爷,”林晚荣冷笑道:“天下读书人敬仰的东西不会有错,那难道是圣祖皇帝题字题错了?该当让这什么玉德仙坊凛然众人之上、与天同齐?” “这,这----”诚王前一句话出口,便已知道限于了被动,与这林三对质,微有马脚,便立即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林晚荣转身抱拳,严肃正经道:“皇上,小民昨日在玉德仙坊中取得圣祖昔年真迹,正要向您呈上!” “宣,快宣!”皇帝急急自龙塌上起身,端容颜,正衣冠,率领众臣恭然迎出。 太祖题字早已由两个小太监亲持,穿午门,过中堂,直往正殿而来,老皇帝与众臣迎上,一起跪倒在地,虔诚磕头。林晚荣嘿嘿奸笑,我这祖丈人的题字还真好用啊,到哪里都是百试不灵。 叩拜完毕,皇帝恭恭敬敬接过圣祖真迹,回到金殿仔细观摩一番,老怀激动,叹道:“圣祖真迹,历数百年之后方才重回我等不孝儿孙之手,朕心里惭愧啊。” 徐渭启奏道:“圣祖真迹回归,此乃天大的祥兆。林三所说是真是假,唯皇上鉴别一眼,便可分出真伪。” 皇帝又看了那题字一眼,忽地一拍桌子,怒道:“岂有此理,岂有此理!果真是与夫齐!太祖圣贤,数百年前便有此训示,这玉德仙坊竟敢矫诏百年,哄骗朕与天下人,妄图颠覆我大华国体,与天平齐。此等罪行恶大滔天,万死不辞,来啊----” 高平急忙抱拳上前。只听皇帝怒道:“将太祖真迹拓印万份,发放于天下读书人之手,让他们看看,自称与天齐的玉德仙坊是如何的胆大妄为、欺君犯上的。谁若再敢为圣德仙坊求情,便以同案犯论处,绝不姑息。” 圣上龙颜大怒,众人谁还敢触他逆鳞,殿上人人噤声,不敢言语。聪明如徐渭者,早已看出。这就是皇上与林三演的一出好戏,那玉德仙坊犯了大忌,即便没有林三,也有别人会将他亲手铲除。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皇上,”林晚荣正色道:“那玉德仙坊虽然是罪大恶极,但其门下弟子也只是一时受其诱骗,才不慎上当的,小民建议,此事可惩大恶,对那些幡然悔悟的弟子,则应网开一面,既往不咎,此举既显皇上仁慈宽爱之心,又能促进那些上当受骗的士子奋发图强,为我大华贡献力量。” 徐渭和李泰同时附议:“老臣赞同林小兄的举措。对待圣坊门下弟子,不妨宽大待之,以显吾皇仁厚。” 林晚荣又将那改组玉德仙坊、开论坛、办学校、兴理工地的提法讲了一遍,老皇帝大手一挥道:“准!赐银万两,兴办学堂,网罗天下人才,文人墨客,奇淫巧匠,皆在收录之列。林三,你便任这学堂的大祭酒,为我大华育百种人才,兴盛万年江山。” 林晚荣大汗,难怪青旋叫我不要担心钱的问题,以她的身份,官银私银还不是滚滚而来,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啊。皇帝一句话,我就当了校长了,有老丈人的鼎力支持,这学堂成为天下第一,也是指日可待。到时候老子门生遍及天下,走到哪吃到哪。想了一会儿,他又有些犯愁了,我当这校长,除了洞玄子三十六散手,还真没什么好教授的。 诚王大惊,林三已经有了李泰的支持,若再办起学堂,网罗天下人才,其权势之大,何人能与其对抗。他再也顾不得其他,一咬牙,挺身而出:“皇上,此事万万不可。” “诚王兄,此事有何不可?”皇帝淡淡道:“难道你还在为那居心叵测的玉德仙坊鸣不平?此事可有先祖手迹为证。” 诚王硬着头皮道:“这林三勾结白莲圣母,其居心叵测,难以揣度,若将兴学堂之事交于他手,怕是天下万民难以信服。” 林晚荣心里偷笑,若说最居心叵测,非老皇帝莫属了,他心里跟明镜似地,安姐姐的事情,他比你清楚百倍。 “真有此事?”老皇帝淡淡道。 “此事千真万确,臣弟家人亲眼所见。另,新科状元郎苏慕白大人也有目睹。”诚王朝苏慕白打了个眼色。 苏状元望见林三嘴角的冷笑,心里隐隐有种不妙的感觉,但此时箭在弦上,却又不得不发,唯有硬着头皮站出来道:“禀皇上,此乃微臣亲眼所见。臣亲见林三与白莲圣母与客栈中幽会----” 此言一出,满座皆惊,苏慕白的身份非同小可,由他亲自指证,二人便已势成水火,不管此事是真是假,他二人中必有一人灭亡。 见苏慕白站出来,皇帝眼中闪过一丝失望,稍纵即逝:“苏卿,此事事关重大,你可要想清楚了再说。” 苏慕白一句话出口,哪能收回,心中害怕,脸上却要做出坚决的样子:“微臣亲眼所见,绝无欺侮。” 皇帝淡淡叹了一声,对林晚荣道:“林三,你可有话说?” 林晚荣点点头,走到苏慕白身边,笑道:“状元兄,你说亲眼见我与白莲圣母幽会,小弟想问一句,按照道理说,你与白莲圣母从未谋面,如何认得那白莲圣母的面貌?” 苏慕白一咬牙,恨恨道:“我自幼苦读史书,对那些祸国殃民的乱臣贼子深切痛恨,自十岁起便观看这白莲圣母的画像,并下定决心要为国出力,铲除白莲之祸,故而认得出她。” “原来是通过画像认出的,”林晚荣笑着道:“状元兄自幼就有如此远大的志向,小弟佩服之至。小弟也与你一样痛恨那白莲圣母,能把那画像借我看看吗?” “当然可以。”苏慕白早有准备,一挥手,已有人送上一副画卷,卷轴陈旧,已经有些年头。展开画卷,一个狐媚的女子跃然纸上,容颜绝丽,身躯丰满,脸上带着一丝神秘的笑意,果真是安姐姐的肖像。 你这狐媚子,想死我了,林晚荣心中一热,这狐狸精仿佛又活灵活现地站在了自己面前,勾勾细细的小手指,荡笑道:“小弟弟,别来无恙啊。” “林小兄,林小兄,”见林三发愣,徐渭急忙轻轻推了他一下,林晚荣啊了一声,自沉思中回过神来,忙又将那画卷拿在手上,细细观摩起来。只见这画卷卷轴陈旧不堪,绢粗而厚,笔墨干涸,年代似乎甚是久远。 林晚荣将那画卷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忽然开口笑道:“状元兄,这真的是你十岁时候便开始观摩的画像么?” 二人都是心知肚明,苏慕白哼道:“正是如此,怎地,你难道还怀疑它是假的不成?” 林晚荣将画卷递给徐渭,笑着道:“徐先生,论起诗画功夫,无人能出你右,就请你看看这幅画吧。” 徐渭向皇帝抱拳请示,老皇帝点头道:“准!此事事关重大,徐爱卿,你可要鉴赏清楚了。” “老臣必定不负使命。”徐渭躬身,接过那画卷,便仔细打量起来。这可是一场豪赌,胜负成败全记挂在徐渭一人身上了。 徐渭鉴赏半天,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林晚荣满身轻松,望着苏慕白嘿嘿直笑。苏状元心里有鬼,额头冷汗刷刷流下,若非诚王言辞厉色,恐怕他早就瘫软下去了。 “苏状元,这真是你十岁时候便见到的画像么?”徐渭冷眼一扫,望着苏慕白道。 苏慕白身上冷汗湿透,硬着头皮承认:“的确是晚生十年前所见。” “如此说来,这画自然至少应该有十年的画龄了,是也不是?”徐渭脸上笑容越积越多,声音缓缓说道。 “是,是----”苏慕白结结巴巴。 林晚荣和徐渭相互一笑,齐声喝道:“你撒谎,这画绝不会超过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