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五章 奉旨泡妞 - 极品家丁

第四百二十五章 奉旨泡妞

. “美男子?徐渭和李泰上上下下打量着林三,男则男亦,说是美男,似乎还欠缺了些。他二人相互望了一眼,强自忍住了笑,徐渭小心翼翼道:“若要施美男计,不是不可以,只是能不能换个人去,这样把握大一些!” 林晚荣听得勃然大怒,黑着脸望他一眼:“徐先生,你什么意思,说话可要凭良心啊!这世界上还有比我帅的么?告诉你,像我这样文武双全的花样美男,全世界找不出第二个。” 徐渭笑着摇头,脸上满是歉意:“小兄误会我的意思了,我只是担心你以身涉险,万一出了岔子,那可就大大的不妙了。似你这样的顶端人才,正是我大华最需要的,怎能让你亲自冒此危险呢?老朽建议换人,实在是为你着想,为江山社稷着想,小兄莫要误会了。” “危险也没办法,谁让我天生就是劳碌命呢,泡最危险的妞,做最安全的事,我早已习惯了。佛祖说的好,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为了大华人民,为了江山社稷,小弟甘愿冒此奇险!皇上----”林晚荣转身,诚挚的望着皇帝,言辞恳切:“小民请战!请允许小民为国杀敌!” 老皇帝冷笑一声,如何不明白他的心思:“林卿拳拳爱国之心,朕甚感念!只是徐长今一介弱质女流,是否能知晓高丽大事?即便她知晓,朕又如何放心似你这般的大华胘股亲身涉险?依朕看,徐卿的提议颇有道理,不如换人去吧----” “换人?皇上说笑了!这世界上还有比我更合适的人么?”林晚荣微笑着,目光甚是自信:“而且,我敢肯定,徐长今必定知道此中详情。徐先生方才说,高丽人有可能背着我大华,与倭寇达成了某种协议。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但在小弟看来,可能性微乎其微。诸位想想。东瀛大军尽出,直取高丽,势在必得,若他要与高丽达成条件,那高丽要开出怎样的价码,东瀛人才能善罢甘休呢?若他们真有谈判,我敢肯定,东瀛人提的条件,比我大华的要苛刻十倍百倍,叫高丽更加难以接受。皇上,徐先生,老将军,你们说,是不是这个理?” 众人听他主动提出什么美男计,还以为他是色迷心窍,要趁机去占那徐长今的便宜,哪里想到原来他心里早已有了见解。这一番话可谓一针见血,东瀛人绝不是什么好鸟,他们倾举国之力,海上直取高丽,大军压城,若是拿不到满意的筹码,绝对不会罢休。 徐渭和李泰微微点头,皇帝沉吟一会儿,缓缓开口:“说下去,接着说下去。” “倭人之凶残,世所共知,他们长期栖于狭长的海岛,民族特性决定了他们的暴躁和贪婪,在可以吞并高丽、获取一块陆地拓展生存领域之时,他们绝不会放弃这巨大的利益。故而,我说他们的条件只会十倍百倍的苛刻,叫高丽王室难以接受。有比较才有鉴别,反观我们的一体两制的伟大构想,手段平和,保留了高丽王室,让他们可以世代繁衍生息,又庇护在大华臂膀之下,可为他们遮风挡雨,大华与高丽又有多年交往历史,两国民众更易接受,两相对比,孰优孰劣,一目了然。皇上,小民大胆问一句,若您是高丽王,在二者只能选其一的情况下,你会做出什么选择呢?”林晚荣滔滔不绝,口若悬河,一句反问,让众人沉思。 皇帝沉默良久,淡淡言道:“照你这么说,似乎有些道理,那高丽王该当会选择与我大华合作。只是,他们现在只言不提纳入大华之事,我能奈他何?高丽危急,而我大华也与胡人开战在即,这样耗下去,只会是个两败俱伤之局。” “皇上圣明,正是如此。”林晚荣点点头:“高丽王的沉默,就是拿准了我们大华现在焦急的心态,与我们比耐心,想要与我们谈条件,获取更大的利益。所以,此时探明他们的心理底线,尤为重要。” “你是想从徐长今身上,探明高丽的底线?”李泰皱眉开口:“可是这么一个小姑娘,真的能参与朝政大事?” “老将军可不要小看了这位徐长今,诸位想想,高丽王既然是要探查我大华的态度,这京城中必然要安排人手,这位小宫女,无疑就是他们的主事之人。但他们又不能露出焦躁的心态,因此,徐长今便在我们眼皮子底下游庙拜佛,做出从容姿态,故意让我们看到,目的就是想让我们急起来。我们回过头想一想,若是高丽真的与倭人达成了协议,徐长今还留在大华做什么?她现在应该急急赶回高丽才是。” 徐渭点头,不要看林三平时嬉笑玩耍没个正经,分析起大事来,却是丝丝入扣、井井有条,颇有大家风范:“小兄,照你的意思,这位徐小宫女是在等待我大华先做出让步,再禀告高丽王处置了?” 林晚荣眼神一闪,笑着摇头:“非也,非也,高丽与我京城远隔千里,即便是飞鸽协商也要几天时间,东瀛倭船此刻怕是就要到达高丽水城,战事瞬息万变,这样几天的时间,高丽王可耽搁不起。若是我所料不错,那高丽王的最后底线,定然已经传达到了徐长今手上。 “什么?”这个大胆的推论,不仅让徐渭和李泰吃惊,就连皇帝也有些动容,若这林三推论是真的话,那岂不是大华开疆辟土的大好机会近在咫尺?将那徐长今劝服,高丽就已经入手了一半!徐渭和李泰面露兴奋,听林晚荣一番话,局势似乎是越来越明朗,关键就在这徐长今身上了。难道真的要使出美男计?二人看着林晚荣,面色一阵古怪。 能在人生的尾声开疆辟土,超越先人,实在是一个莫大的荣耀,沉稳如老皇帝者,也忍不住的心里一阵激动,他面色一片潮红急忙压制了心情,平缓道:“林三,你说徐长今已掌控了高丽的底线,这句话你有多少把握?” 林晚荣一摊手。笑着道:“一点把握也没有,皇上,你也知道,我刚才说的是推理,事实真相如何,唯有这位徐长今知道了。唉,徐长今这个小姑娘,皇上和徐先生你们也见识过的,她性子倔强,认死理,若非她自己愿意,就是拿刀架在她脖子上,也什么都不会说的,很棘手啊。” 老皇帝咬了咬牙,你小子说了半天,无非是想找借口去泡妞,这种馊主意你也想得出来。朕的两个女儿,哪一个不比那高丽来的小宫女强上万倍?沉吟半晌,却对林三无可奈何,这高丽也是缺德,派来个主事的竟是小姑娘,天生就要让林三这苍蝇去叮,论起对付小姑娘的本事,林三认了第二,无人敢认第一。 皇帝长长吐了口气,阴沉着脸道:“林三,若是叫你去应付徐长今,你有几成的胜算?” 老爷子用的应付这个词,可真是太巧妙了!我林三泡妞,几时失败过。林晚荣嘿嘿笑了两声,腆着脸道:“这个么,要看怎样应付了。视程度轻重,效果也不一样!” “有何程度,有何效果,你只管道来,朕会仔细斟酌。”皇帝话里有话,唯有林三听得懂,李泰与徐渭皆是满头的雾水。 林晚荣嘿嘿淫笑:“在座的都是自己人,我也就不吹牛了。应付这徐小姐,要看到什么程度,若是普通的喝茶聊天,约摸能探到一成;若是进一步,拉拉手,约有三成;亲亲脸,怎么着也得有五成的把握;若是行了周公之礼,嘿嘿,我不说,大家也能猜到了吧。” 徐渭和李泰听得出了一身冷汗,原来是这么个程度,这么个效果!就这还叫不吹牛!人,怎么能无耻到这个地步! 什么行周公之礼,你几时变得这般文绉绉了,直接说污了人家女子的清白就得了,皇帝听得好笑,不过对于林三的话他是深信不疑的,最明显的例子就是自己的两个女儿了。 “徐卿、李卿,你们看这办法如何?”皇帝面色古怪,脸上神情像是笑,又不是笑,向徐渭李泰征求意见。 徐渭李泰乃是大华的文臣武将,左右胘股,议政何止千场,只是与皇帝公然讨论这猥琐的美男计,特别还是由林小兄这样的“美男”施展,就别提有多别扭了。 “这个,”两人互相“谦让”了一番,最终还是徐渭不得不开口:“若是再无办法,唯有使出此千古奇谋了,毕竟时间不等人!北方有胡人要战,东北有新军待统,都是刻不容缓的事。” 皇帝点了点头,在房内缓缓踱了几步,良久,方才似下定了决心,正要开口,林晚荣却抢道:“啊,徐先生,你刚才说什么?是说这计谋要换人执行吧。我左思右想,前思后想,觉得还是你说的对。我虽然比美男还美一点,但我现在有家有口、拖儿带女,实在是不适合执行这种高度危险性的任务,再说,我也不善于欺骗小姑娘,良心不安那!换人,换人,这个提议好!” 屋内三人一阵惊愕,在这关键的时刻,林三怎么变卦了?徐渭急忙道:“林小兄,此等艰难重任,唯有你这般英俊潇洒、足智多谋的少年俊杰才能完成,换了别人怎么行呢?你若是担心你夫人那里责骂的话,老朽去为你开脱,相信他们还会卖我几分薄面的。” 林晚荣黯然神伤,摇头欲泣:“徐先生,你不要提起我那几位夫人。实话告诉你吧,由于有着逼不得已的原因,我将被迫抛弃我几个老婆,在这种情形之下,我哪还有心情去执行这种艰巨任务?是我对不起大华,对不起大华人民!” 李泰惊道:“抛弃妻子?这如何使得,是谁如此大胆,要逼你做那负心之人!你与老夫说说,我去找他算账!” 皇帝脸色黑如油墨,林晚荣差点笑出声来,忙忍了回去,凄惨摇头:“这种事情还是不提了,心情太差,实在难以完成任务,总之,这次就算是我林三不对,对不住皇上的栽培,对不住徐先生和老将军的信任了。” 两人苦劝一番,林三坚决摇头,皇帝冷眼看他做戏,这才会过意来。这小子绕了半天,原来目标并非是徐长今,却是要借此来要挟他收回成命,保住他那几个老婆,真可谓用心良苦! “是吗,你也与朕说说,是谁逼你抛弃妻子的?”见林三拥兵自重,皇帝再也看不下去,冷冷哼了一声。 “这个,小民不敢说。”听闻皇帝说话,林晚荣长长的吁了口气,不怕你说话,就怕你不说话。 “不敢说?这世上还有你不敢说的话?”皇帝重重一拍龙椅,龙颜大怒:“朕看你是有恃无恐,不想为我大华出力,你是想抗旨----” 这一个大帽子盖下来还如何得了?见圣上震怒,徐渭和李泰急忙跪倒在地,急急道:“圣上息怒,林三只是适逢家变才会如此失态,万望圣上见谅!我等一定好好规劝于他!” 天颜龙威,老皇帝发起怒来,还真是有几分气势,林晚荣却不怎么害怕了,反正惹他暴怒也不是头一次,怕着怕着就习惯了。 见那林三倔强的样子,自己两个女儿的幸福完全维系在他身上,打又打不得,杀又杀不得,皇帝心中也是涌起一阵无力感,怎么就遇到了这么个怪胎呢? “起来,都起来吧。”皇帝无力一抬手,示意徐渭李泰起身,又扫了林晚荣一眼,哼道:“朕答应你,你宅子里的董小姐、洛小姐,谁也不能撵他们,这个你总该放心了吧!” 等的就是你这句话,林晚荣喜笑颜开,急忙道:“巧巧和凝儿只是我老婆之一,还有大小姐、二小姐、安姐姐等等等等,谁也不能撵,否则,我心情会很差,事情怕是办不好,若是误了国事,那就糟了。” 这小子简直是得寸进尺,老皇帝怒道:“休得多言,你当朕这里是菜市场,可以和你讨价还价的么?” 徐渭和李泰皆都噤声,听圣上与林三说话,似乎那要拆散林三夫妻的,正是皇上本人。李泰额头冷汗涔涔。 “小民怎敢与皇上讨价还价?我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为免因我而耽误国事,请皇上还是换人吧!美男计嘛,大街上随便拉一个人都可以的。” 徐渭听得咂舌,这林三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竟敢与皇上顶嘴。 被他顶撞,皇帝似乎也有些习以为常了,怒了一阵,反而平静下来,嘿嘿冷笑几声:“你那萧大小姐、二小姐,朕先给你记着,若是你事情办得好了,朕会酌情考虑。你若再要多言,朕宁愿不取高丽,也要治你。” 不能把他逼得太急,只要大小姐还在,早晚会有办法,林晚荣心里思忖,干笑几声道:“既然皇上如此器重小民,那我就施展我玉树临风小潘安的魅力,彻底征服这高丽小宫女,誓死也要套出她的底来。不----过----” 徐渭和李泰听林晚荣松口,方才长长的叹了口气,听他后面一句,顿时心又提了起来,这林小兄简直是要人命啊! “不过什么?”皇帝是见怪不怪了,冷道。 “皇上,我这次干的事情,说的好听是叫美男计,说得难听点,那就是欺骗小姑娘,玩弄纯真少女。我林三诚实正直,侠名远播,做出这种事情,对我清誉实在是大大的有损。” 我呸,你还有清誉!屋中另三人同时不屑的呸了一口。 “为了证明我的清白,也为了向我家里的几位夫人交代,皇上,小民斗胆,向皇上请一幅圣旨!” 原来是请圣旨啊,这倒是小事情,李泰和徐渭松了口气,皇上面色稍霁,点了点头:“要何圣旨,你如实说来,朕写与你!” 林晚荣走到皇帝身旁,在他耳边说了一句,皇帝一愣神,旋即怒道:“胡闹!这种圣旨,朕怎可颁于你?还不叫后人史官笑掉大牙!” “这有什么好笑的?”林晚荣不解道:“若是皇上您取下了高丽。这圣旨可就是千古流传的佳话了,更能显得皇上您的特别与伟大之处!” 皇帝似有意动,旋即又摆手:“不可,这圣旨朕坚决不写!你只管去办你的事,朕看谁敢与你找茬?” 林晚荣还要再说,皇帝摇头道:“就照方才说的办吧,今天就议到此处,朕有些累了,你们都退下吧。” 一道圣旨而已,怎会如此麻烦?徐渭、李泰看的不解,但皇上撵人了,唯有拉着林晚荣出门而去。林晚荣临出门前一叹:“家事不宁,国事难兴,办事都不容易。皇上,你也要体谅我啊。要不然这事情办砸了,大华就要受难了。” 门框吱呀一声关上,皇帝苦笑摇头,这林三也不知哪里来这么多的鬼主意。每到关键时候总能想出办法自救,叫人气恼。想起林三要的圣旨,他在书房里来来回回不断走动,朱笔提起,又数次放下,如此来回,终于一咬牙:“朕便拟了这圣旨,你若办不成事,看我如何治你。” 他提笔疾书,片刻即完,望着圣旨上那荒谬的内容,自己都觉得有些好笑。用上朱红大印,淡淡吩咐高平:“将这圣旨与林三送去!记住,此乃绝密旨意,唯他一人可见!” “林小兄,你向皇上请的什么圣旨,如此难办?”出了宫门,徐渭才敢开口相问。 林晚荣笑道:“徐大人,你也知道,我家里醋坛子多,我请皇上写一道圣旨,证明我的清白。哪知道皇上恁地小气,几个字都不肯写!” 写圣旨证清白?这倒是千古奇闻!徐渭知道他诡计多端,也不知是打的什么主意,叫皇上那么为难。 前脚刚踏出宫门,后面传来一阵叫喊:“林大人留步,林大人留步!” 林晚荣转过身来,只见后面气喘吁吁地奔来一个红衣执事,正是高平。 “林大人,这是皇上赐您的圣旨!”高平小心翼翼的将圣旨递到他手上,叮嘱道:“皇上说了,这圣旨,只有您一人可以看。” 林晚荣一喜,哈哈笑道:“了解,了解,请公公回转皇上,小民谢过他老人家的恩典!” 高平匆匆转身而去,林晚荣打开那圣旨,看了一眼,顿时眉开眼笑。 徐渭想起高平的交待,这圣旨只有林三一人能看,他转过身去,心里又疑惑,情不自禁一回头,一眼正扫到那圣旨上四个鲜红大字,分外分明,赫然是----“奉旨勾女”! 果然是古今第一奇旨,也真亏林小兄能想得出来,徐渭拼命地忍住了笑,脸色涨得通红,急忙抱拳:“哦,小兄,我突然忆起,家中今日还有老友来访,老朽要先走一步了。失陪,失陪!”徐渭话毕,拔脚就走,双肩不断的颤抖,走到拐角处看不见林三的身影了,这才拍拍胸脯,放声大笑了起来。 “这可是宝贝啊!”林晚荣小心翼翼的将那圣旨收了起来,心里乐开了花,我是奉旨泡妞,为国尽忠,青旋怪罪下来我也有话说。想想要先泡谁呢,徐小姐还是安姐姐呢,为难啊! 高丽使团滞留京城多日,驿馆便在西直门附近,怀揣泡妞的圣旨,林晚荣脚步加快,到了驿馆门外刚要进去,忽地又停了下来。正所谓相逢不如偶遇,如果就这么贸贸然闯进去找徐长今,定然会引起她的疑虑,还是稳妥些好。 这驿馆僻静,除了门口的两个守卫外行人极少,林晚荣来来回回的溜达了几圈,那守卫早已注意到了他,右边一人喝道:“呔,你是何人?在这里瞎转个什么?此处乃是外宾居住的驿馆,闲杂人等不得逗留!” 林晚荣哈哈笑了两声,走上前去:“两位大哥,其实我也不是外人,当朝户部尚书徐渭大人你们听过没有?他小舅子的姐姐的亲闺女,乃是我的相好。” 两个守卫互相看了一眼,徐大人小舅子的姐姐的亲闺女?这和徐大人到底是什么关系!林晚荣不动声色,自袖中摸出几两碎银,塞进二人手里,笑着道:“其实我今天来,是想向两位大哥打听点事的!” 见了银子,两位守卫大哥脸色稍霁,神不知鬼不觉的装入袋中,满面正色道:“我等身为执法人员,素来不收贿赂,你可不要看轻了我们。有什么事尽快道来,我等义务为你解答。” “两位大哥清廉正直、高风亮节,小弟佩服。”林晚荣一竖大拇指,四周看了一眼,压低声音道:“两位大哥如此上路子,小弟我也不瞒你们了。其实我是皇上派出的零零七号金牌密探,代号邦,杰士邦!请看这里----” 他警惕的四望了一眼,掀开外衣,露出里面的泡妞密旨,又飞快的合了起来。两个守卫只看见那封面上的“圣旨”二字,吓得一哆嗦,急急就要跪下。林晚荣一把扶住他们:“两位大哥不要客气,我一向都很低调,从不表露身份的。其实我今日来此,是要执行一项绝密任务----” “杰大人请讲,杰大人请讲。”两个守卫急忙点头哈腰。 低调的杰士邦大人缓缓点头:“那从高丽来的小宫女徐长今,是否住在此处?” “正是,正是。但是大人来的不巧,徐宫女方才出去了。” “出去了?这么早就出去了?”林晚荣奇怪道:“她一个人走的么?” 两个守卫相互望了一眼,嘴唇嗫嚅了一阵,似乎不敢说话。林晚荣哼了一声:“怎地,难道你们还有什么事情敢瞒着本密探?” 二人急忙摆手:“不敢,不敢。本来小人受了别人的威迫,不敢说的,但是杰大人是金牌密探,我等怎能在您老人家面前撒谎。徐小姐今日一早就应邀出去游玩了,陪同她的,是诚王府的小王爷!” “诚王府的小王爷,你是说----赵康宁?!!”林晚荣一下睁大了眼睛。 ******** 凝儿甜甜一笑:“这位公子,看完书记得投月票哦!我相公昨夜操劳过度,浑身发软,眼下正歇在床上,安家姐姐伺候着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