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七章 “给您添麻烦了” - 极品家丁

第四百二十七章 “给您添麻烦了”

. 与卿花一朵,蜀中两杜鹃?!徐长今呐呐低语,脸上红云朵朵,小手微颤,有心接过那花枝,却又莫名的有些犹豫。 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这又是花又是诗的,哪个女子能不动心?赵康宁暗自懊恼不已,虽然他对林三的行径素来不齿,但见了今天林三的表演,即便是他自认风流倜傥、潇洒无双,也不得不承认,论起泡妞的手段,自己与林三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 “大,大人,”徐长今脸色通红,轻咬着樱唇,雪白的小手张开又合拢,合拢又张开,心思似海潮般澎湃:“您,您说的是真的么,这金达莱,您真的要送给我?” “哦,只是一时感叹而已。”林晚荣轻叹了一声,笑道:“本来这杜鹃花送你也无妨,只是这小诗却不是赠与你的,为免误会,我还是收回来吧。”他似不经意般,将那火红的杜鹃花在徐长今小手上轻轻一拂,竟真的收了回来。 赵康宁看的大喜,这林三只是喜欢卖弄,对徐长今似乎没什么心思,他急急开口道:“正是,正是,你家里娘子都好几个了,没事别送花给别人小姐,会坏了人家名声的。” 徐长今低下头去,盈盈泪珠在眼眶中打转,她坚强的扭过头去,不让别人瞧见了,柔声细语道:“谢大人为我讲这蜀中杜鹃的故事,长今自知身如蒲柳,难以比拟那美丽的金达莱。不过这泣血杜鹃的典故,长今永远铭记在心,谢谢您!”她弯下腰去,深深一躬,说不出地虔诚恭敬。 “哪里哪里,”林晚荣微笑着扶起她:“人生如浮尘,东也三十年,西也三十年,心中有杜鹃,人生就有婵娟,可不能妄自菲薄了。” 赵康宁在旁边听得吐血,这林三方才还在吟些不成调的淫诗,怎地一眨眼,说话就如此有禅意了?人怎么能无耻成这样。 徐长今抹了眼角泪珠,轻轻点头,目光落在他手中的花枝上,又是一阵黯然。 赵康宁急忙将手里大捧的映山红送到小宫女手上:“徐小姐,林三这人不正经的很,你不要理他。那蜀帝与皇后的故事,我也很感动呢,你瞧,我这里的杜鹃花,都是为你采的。你喜不喜欢?徐小姐,徐小姐----” 徐长今心神也不知到了哪里,闻听他喊了几句,这才回过神来,脸上闪过一丝歉意:“小王爷,您说什么?” 都是这林三闹的,叫徐宫女如此失魂落魄,赵康宁心中说不出的恼怒,脸上却装作不在意,潇洒一笑:“小王说,这美丽的杜鹃花,都是特意为小姐你采摘的,不知小姐喜欢否!” 徐长今嗯了一声,眼神偷偷瞥过林晚荣身上,脸色嫣红,又有些黯然,轻道:“谢小王爷好意,这杜鹃很美,只是花枝如人,最中意的永远只有一朵。”她话音落时,却见林大人已经迈步走远,似乎连她心声也未听到。 两次送花未果,赵康宁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却又不能发作,只得暗中哼了一声,尴尬将那美丽似火的映山红收回。见林三走得远了,转了个角落,连影子也见不着了,徐长今银牙紧咬,看得呆呆,这漫山遍野的春色,在她眼里再无一丝美丽。 赵康宁忽然欣喜的一挥手,指着前方一处池塘道:“徐小姐快看,前面便是京中有名的春池了。这春池,最有名的就是杨柳了,每年二三月间,两岸杨柳齐吐嫩芽,争相报春,慰为奇观。我们一起去赏柳可好?” 徐长今早已没有了兴致,轻轻摇头,小声道:“小王爷,我高丽事态紧急,长今不能在此多加耽搁。不知我昨日与您说过的事情,您觉得怎样?有没有向诚王殿下禀报?” “这个嘛,”赵康宁面露难色,摇头道:“徐小姐有所不知啊,本来高丽与我大华一衣带水,骨肉相连,要我大华出兵相助高丽,也是理所当然,我父王也在皇上面前为高丽说过好话。只是,有人故意从中作梗,阻挠我们大华向高丽派兵。这人又甚得皇上宠爱,我想帮你,一时也没有办法啊!” “小王爷,您说的是哪位大人?”徐长今柳眉轻皱,眨着大眼问道。 赵康宁嘿嘿冷笑:“说起这位大人,你也不陌生,就是方才这位吟淫诗、弄奇巧的林三林大人了。他提出什么一体两治的理论,故意阻扰我两国交好,实在是可恶之极。我与父王虽然积极从中斡旋,奈何这林三嘴尖舍利,皇上对他甚是宠信,我们一时也想不出办法啊!” 徐长今叹了口气,为难道:“难道就没有其他通融的办法了么?那一体两治的条件,实在过于苛刻,王上很难答应的。” “徐小姐不要着急,”赵康宁潇洒一笑,在她肩上拍了一拍:“你与小王,是如此亲密的朋友,我有什么理由不帮你呢?” 听他故意将亲密二字说的极重,徐长今微一咬牙,没有作答。与这小宫女相隔近了,见她肌肤晶莹通透,似是牛奶一般,小王爷看得痴迷,伸手去抓她小手:“徐小姐,前方风景正好,我们一起去游览一番吧。” 徐长今心中一惊,急忙挪开两步,躲开他手爪,低头道:“高丽危在旦夕,长今实在无心游览,还望小王爷见谅。” “高丽危在旦夕?”见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自己,就是泥菩萨也要发些土性了,赵康宁着急上脸,轻轻哼了一声:“徐小姐总算还记得这回事情啊。放眼天下,能帮你们说话的,也只有我父王了。只是你如此地不配合。叫小王如何帮你?” “配合,怎么配合?”徐长今一惊:“请小王爷明示,长今要怎样做,小王爷才能帮助我们高丽。” “这个嘛,其实也不难。”赵康宁嘿嘿一笑,伸手再去拉她:“徐小姐如此国色天香,只要贵我两国结为秦晋之好,岂不是一了百了。在下对小姐的心思,可是一片赤诚,小姐再清楚不过了。” 徐长今脸色一红,忙退了两步,低头恭声道:“小王爷谬赞了,长今只是高丽的一个小小宫女,如何配得起王爷这样的龙种皇胎?” “小小宫女?”赵康宁冷笑了几声:“徐小姐在小王面前还需要这般客气么?一个小小宫女能够滞留我大华如此之久,还为大华与高丽之间穿针引线、牵线搭桥?你那身份,当我不知道么----” “哗啦”一声轻响。旁边草丛里也不知惊倒了什么,赵康宁冷喝一声:“什么人?” 丛中一片寂静,片刻之后,两只野鸭嘎嘎叫着从林中跃出,直奔前面春池而去。赵康宁长长的出了口气,接着道:“徐小姐。你要说是宫女,那本王就是看上你这样的宫女了。只要你从了本王,那高丽与我大华就是亲家了,这出兵相助之事,我与父王再从中使些力气,保你们高丽万世平安。” 徐长今脸色煞白,小手握紧。鲜红的朱唇似是要咬出血来。赵康宁心中一阵痛快,仿佛在林三身上受的窝囊气,又在小宫女身上找回来了,嘿嘿笑了两声:“徐小姐,小王对你的一片赤诚之心,相信你也能体谅。我也言尽于此,何去何从,还请小姐自己掂量着办。不过有一点,小王还是要提醒你,高丽怕是拖不了几天了,你每耽误一刻,你的同胞就要死伤无数。小王就在府上,等着你的好消息哦。” 赵康宁一阵心得意满,哈哈大笑两声,拂袖扬长而去。徐长今嘴角干涩,心里发冷,泪珠点点滴落,缓缓向前行去。春池岸边,微风徐徐,碧波荡漾,数不清的垂柳始发新芽,枝头一片鲜嫩的绿色,煞是养眼。 徐长今矗立春池岸边,眺望远处山水朦胧、春雨如烟,她心中痴痛,小脚一跺,伸手就要往前跳去。 “哎呀,使不得,使不得!”斜刺里猛地冲出一个人影,紧紧抱住她娇嫩的身子,城两只大手有意无意的正覆在她胸前:“徐小姐,有什么话好好说,你怎么能想不开呢?咦,你身上带了好大两个馒头啊!” “放开我!”徐长今心中惊颤,急忙扭动身子:“大人,放开我,请您快快放开我!” “有话好好说嘛,干嘛要投河呢,投河还带馒头干嘛。”林晚荣双手搂紧她,微一揉搓,徐长今嘤咛一声,羞红满面,急道:“大人,我不是要投河,您误会了,误会了。” “误会?”林晚荣不解看她一眼:“不是吧!明明是两个馒头即将引发血案,凭我救人无数的眼光来看,你一定有投河的冲动,要不,你如此抱紧我干嘛?” 徐长今面如火烧,羞恼不已,明明是你抱紧了我,怎地诬赖起我了?“大人,我只是要折一枝杨柳,并非要投河!”徐长今娇羞不堪,低头轻声道:“请您快些放开我!” “采杨柳?”林晚荣讪讪笑了两声,在馒头上揉了一下,悻悻收回双手,无奈道:“又是花啊又是柳的,徐小姐你可要小心了,花柳这个病可是不好治的。” 听他百无忌惮,小宫女那堪如此调戏,嘤咛一声,急忙偏过头去,伸出纤纤小手,采下一枝新发的杨柳,放在鼻子上轻轻闻了一下,又缓缓低下了头去,柔声道:“大人,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是来采花的嘛。”林晚荣笑着摇摇手中花枝:“还未尽兴,怎能空手而归。” 徐长今看着他手中的花朵,突然噗嗤一声轻笑:“大人,您还真是一位尽职的采花郎,如此美丽的杜鹃,竟被您折磨成了这般模样。” 哦。林晚荣扫了手上杜鹃一眼。只见那枝上花瓣早已散落不知去向,反而沾满了青草泥泞,哪还有那般鲜艳火红的模样。“哦,杜鹃花的老公来叫她,所以她离家出走了,可以理解,可以理解。”他嘿嘿笑了两声,信口胡诌。 徐长今摇头轻笑,见他身上沾满了泥草,也不知是到哪里打过滚的。想起他方才吟诗时的模样,心里又温馨又感动,轻轻掸去他身上的草泥,柔声道:“大人,您这是怎么了,把衣裳糟蹋成这个样子。” 林晚荣挥挥手。不经意笑道:“哦,没什么,刚才到草丛里捉鸭子去了。咦,怎么没见小王爷,你们不是成双成对,同游共赏的么?他怎么丢下你先跑了。不像话,不像话!” 徐长今看他一眼,银牙轻咬,摇了摇头,缓缓跺到湖边,望着水中娇艳的容颜,泪珠隐浮,一时说不出话来。杨柳春风拂动她长发秀裙,微微寒风中,这异国来的小宫女似是弱柳般不禁风雨,楚楚可怜。 “大人,您是不是觉得我很可悲?”徐长今目如春水,烟雾蒙蒙,看了他一眼,幽幽开口道。 林晚荣愣了一下,这个问题还真是不好回答。说起容貌,徐长今不是最绝色,她胜就胜在高丽女人传统的那种温柔恬静的气质。一个小姑娘,独自在异国他乡奔走求助,这滋味,确实难以忍受。 “怎么会呢?”林晚荣笑了两声:“你长得漂亮,学问又好,还会煮药膳,哪里可悲了?” 徐长今微微摇头,双目凝视他:“大人,即便您说的是假话,长今一样很感激。他们都说你虚伪狡诈、凶恶贪婪,我却觉得您比所有人都正直,因为您是一个真小人,您欺负我,欺负的光明正大、勇敢顽强,比那些满口仁义道德地伪君子要强上十倍、百倍。我讨厌别人的虚伪,我喜欢您的勇敢。”徐长今眉目晕红,却紧紧盯住了他,美丽的大眼水汪汪的,叫人心颤。 林晚荣哈哈干笑了两声,***,我就当是长今妹夸我了,被我欺负的还要感谢我,这个世界真是太疯狂了。“这个世界很繁复的,”林晚荣摇摇摇头感叹:“在很多时候,除了谎言是真的,其他都是假的,你也不能太相信我。” “除了谎言是真的,其他都是假的。”徐长今喃喃自语,脸上泛起淡淡的红晕,眼中泪珠涌动,忽地恭声泣道:“晚荣哥,对不起,请您原谅我。我不能再和你说话了,因为,我怕自己再和你多说一句,就再也不想回高丽了。” “你要回高丽?”林晚荣吃了一惊,头脑中念头飞转,大长今要走了?难道是诚王答应了她什么? 徐长今抹了眼角泪珠,淡淡一笑:“我本来就非是大华人,要回我故乡,也是迟早的事情。心有杜鹃,人生却无婵娟,长今此生也不知漂泊到哪里才是尽头。” “难道你们高丽,真要与东瀛血拼到底?这可是一条绝路啊。”林晚荣摇了摇头,那个什么高丽王要真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那还真不好办。 “若不血拼,又有什么办法?”徐长今脸现悲色:“东瀛人凶残暴劣,大华又不肯出手相助,我高丽唯有玉碎,绝不让倭人得逞。” 林晚荣淡淡叹了口气:“徐小姐,理由我早与你说过了。若是我们两人之间的事,我自然责无旁贷、拼尽老命也要救你。只是这国与国之间,只有利益没有情义,大华子民的性命,若是换不得回报,就算我肯,天下百姓也不答应。你说,是不是这么个理!” 小宫女微微点头,折下那杨柳,轻轻摇动,看得一阵出神,脸颊嫣红道:“晚荣哥,你说的没错,这不是你的错,我从来就没有怪过你,相反,我从心里敬重你,仰慕你,因为你是一个正直诚实的人。” 林晚荣嘿嘿笑了两声:“徐小姐,本来我不想谈问的,但你既然说起了,我就还是插上一句吧。你们高丽,是不是正在与东瀛谈条件?” 徐长今脸色疾变:“大人,你,你怎么知道?” “与东瀛讲和?与虎谋皮!”林晚荣冷冷一笑:“徐小姐,你别管我是怎么知道的。我再问你一句,若你是东瀛人,高丽开出什么样的条件才会让你退兵?” “这个,”徐长今沉吟一阵,缓缓摇头,无奈叹道:“除非将高丽割让,否则,我是不会退兵的。可是除此之外,晚荣哥,我们还有什么办法?” 林晚荣脸色郑重,这个长今妹心思不简单,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她却绝口不提向大华求援的事,看来是还在犹豫。 “是啊,没办法了。”林晚荣微微一笑:“今天早晨,皇上宣我进宫,商讨了一件事情。拟将在东北组建的新军,直接调到北方阿尔泰山脉附近,协助李泰抗击突厥----” “什么?”徐长今大吃一惊,紧紧抓住他的手,急急道:“怎么能这样?这东北的新军,本是要协助我高丽抗击倭人的,若调往阿尔泰,我们高丽怎么办?” 林晚荣叹了口气:“这事你不该问我,应该去问问你的王上。我大华饱受胡人之苦,在万分紧张中留下一只生力军要帮助高丽抗击侵略,只是你们王上却优柔寡断、犹豫不决,我大华兵力紧缺,又久候你们的消息不至,唯有先将此军调往北地!至于高丽之事,唉,我们实在是无心再管!” “大人,不可啊!”小宫女是真急了:“王上他非是优柔,只是----” “只是什么?”林晚荣微微一叹:“都到了这个节骨眼上,你们还在犹豫什么呢?放眼天下,能保全高丽一族的,除了大华还能有谁?” 徐长今忽地掩面长泣:“晚荣哥,你是在逼我啊!我不能做高丽的千古罪人啊!”徐长今香肩急颤,酥胸起伏,泪水滚滚而下,好不凄惨。 不能心软!林晚荣偏过头去,无奈开口:“站在这个位置上,该你做的就一定要做,怎么也跑不了。谁才是千古罪人,也许要等到你们高丽灭亡之时,那些顽老才会明白!唉,这么重的担子,怎么能交到你一个小姑娘手上,你滞留大华,受尽白眼,可苦了你了!” 见他满面挚诚,徐长今泪如雨下,摇头道:“大人,这不怪别人,是我自愿留下的。因为,因为----” “因为什么?”林晚荣摇头一笑:“总不会是因为我吧?!” 徐长今泪如雨下,拼命摇头,哽咽着道:“大人,您能不能答应长今一个小小的请求!对不起,请您一定要答应我!” 见徐长今小脸通红,如带雨桃花,充满期望的望着自己,林晚荣警惕道:“什么请求?可不要提非分的要求啊,我一向都很守贞节的!” 徐长今擦去脸上泪珠,耳根浮起一丝红晕,低下头,声音小的几乎听不见:“大人,您能不能抱抱长今?” 林晚荣大惊失色,向后退了一步:“徐小姐,我是一个贞洁烈男,绝不做出有违本性的事情----喂,喂,你干什么,不要抱得这么紧啊,强奸可是刑事罪,不要摸我的胸----” 徐长今紧紧抱住他,泪珠如雨点般倾盆而下,湿透他胸前的衣衫:“大人,对不起,长今无法阻止自己喜欢你,给您添麻烦了!” **** 2007年的月票总榜,《家丁》目前排在第六,还剩三天。与第五相差1700票。在2007年的最后三天里,希望兄弟们拿手中的月票,支持一下老禹,支持一下三哥,围着纷繁而又忙碌的一年划上一个完美的句号!谢谢,谢谢了! 长今妹:“对不起,我无法阻止大人要月票,给您添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