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八章 防不胜防 - 极品家丁

第四百二十八章 防不胜防

. 林晚荣听得大汗,本意是来泡妞的,哪知稀里糊涂却被妞泡了,看来下次再有这种任务,一定要做好此方面的心理准备。 “这个,长今妹,”他摇头一叹,矜持道:“还是不要了吧,你也知道,我早已结婚了,凭我正直刚烈的本性,红杏出墙是很难的,偶尔搞几次婚外恋就已经是极限了。” 徐长今抱住他,脸颊贴在他胸前,轻轻摇头:“大人,您不要多说了,我都明白的。您为了您夫人,宁愿得罪天下人,个中真情天地可鉴,长今绝不敢有什么痴心妄想。只希望您能抱抱我,给我一些勇气,让我把心里的话儿说出来,长今不想留下终身的遗憾。” 这个要求真的很难拒绝,林晚荣心里得意,将她搂在怀里,缓缓摩挲着她光滑如玉的肌肤,心里阵阵的酥痒,口中哀叹一声:“唉,长今妹如此看重林某,我何其之幸也。在这临分别的时刻,林某心里难过,真想仰天长哭三声。” 趁徐长今不备,他偷偷的挤了挤鼻子,用力眨眼睛,拼命的挤出些水雾来,仰天长叹:“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长今妹,只恨你我相逢太晚,错过了机缘。人生最大的遗憾莫过于此,有什么办法可以弥补呢?” 见晚荣哥双眼微红,眸中隐有水雾升起,徐长今心里苦乐交加,泪珠儿一颗颗的滚落。用力摇头:“大人,有您这一句话,长今就算死了也无遗憾。” “唉,活着要比死去需要更大地勇气。”林大人神色凄凉:“所以,不要轻易说生说死的。在这分别的时候,我心里有许多话要和你说。不如这样,我们去找个客栈,开个房间,一起坐下来喝喝茶、聊聊天、说说心里话啊。你放心,我这么正直的人,只会做些爱做的事,丧心病狂的事情我绝干不出来。” 徐长今脸上微赧,紧紧抱住他,一句话也不说。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林晚荣嘿嘿偷笑两声,大手在她滑腻的腰背上轻轻抚摸,这小宫女的肌肤温润如玉,摸上去就像一块上好的绸缎,感觉好极了。 “大人!”他的大手伸进自己中衣,隐隐攀向玉峰,徐长今脸色血红,急忙自他怀里抬起头来,羞涩望他一眼:“您不能这样,长今不是随便的人。” “了解,了解,我也不是很随便的。”林晚荣嬉笑两声:“其实,我刚才只是为了验证一下人手与人脑的反应速度问题。经过我仔细摸索实践,终于证明了一条真理----人手有些时候是不受人脑控制的。” 徐长今嗯了一声,脸上片片红云:“将心里话说出来,长今觉得轻松了很多,大人,谢谢您的宽宏大量,给您添麻烦了。” 和高丽小妞搞对象真是麻烦,一口一个对不起,一口一个添麻烦,林晚荣心里骚痒,大方笑道:“无事,无事,我不怕麻烦的。徐小姐,你是真的要回转高丽吗?” 小宫女洒泪如雨:“是的,大人,长今不日即将回转高丽,与您恐怕再也没有见面的机会了。” 林晚荣哦了一声,叹道:“回去就回去吧,总比待在这里,做无根之萍要好的多。长今妹,你待我真心一片,有一句话,我一定要提醒你。这世界上从来就没有白吃的午餐,那赵康宁虽然身份显赫,只是以他的能耐,绝不可能改变高丽的命运,你要将砝码放在他身上,怕要大大的失算了。” 徐长今眼中浮泪,柔声道:“晚荣哥,谢谢你,长今知道诚王父子的为人,我绝不会让他们占便宜的。”她看了林晚荣一眼,忽地幽幽一叹:“晚荣哥,你今日真是出来采花的么?” 林晚荣还未说话,她却先摇头,脸上现出一抹坚定之色:“其实,从你方才在我身边出现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您是为什么而来。” 徐长今目光呆滞,柔道:“在你与诚王之间,长今真地不知道如何选择。虽然明知诚王奸诈欺人,可我宁愿面对赵康宁,也不愿意去找大人您。因为,长今一看见您,所有的话都说不出来,在您面前,长今会失去自我,身为高丽的女儿,我这样做,是对不起高丽子民的。” 她轻轻哽咽着,泪水自柔美的脸颊缓缓垂落下来,于腮间停滞良久,才无声的滴落,在微寒的春风中,显得如此的凄凉。 唉,男人太出色就是烦恼多啊,林晚荣腆着老脸干笑:“长今,在正确的时机,做出正确的选择,这才是真正的智者,相信高丽人民最终会体谅你的苦心的。” “大人,您今夜有空吗?”徐长今抹了眼泪,叹口气,神色坚强:“我想与您谈谈我们王上的想法。” 林晚荣急忙道:“有空,有空。徐小姐,高丽的形势不用我多说了,拖一分就多一份危险,你真的做得了主么?” 小宫女淡淡点头,似乎换了一个人般,柔顺中带着刚强:“请大人务必放心,王上已经授权与我,只请大人向大华天子取得权杖,今夜若是相谈得宜,两国可以直接缔结合约。” 果然如此,林晚荣大喜,胸脯拍的当当响:“长今妹放心,皇上早已授权我与高丽谈判,今夜在何处相见?” “大人还记得前几日的那间酒楼么?”徐长今语气幽幽:“今夜我就在那间房里等你,不见不散。晚荣哥,长今告辞!”她话一说完,深深望了林晚荣一眼,转身疾走,眨眼间就不见了踪影。 徐长今的神色中似乎有些异常,但林晚荣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只要她不去找赵康宁,那就万事大吉。皇上授权的文书早已装在衣里,只看今夜徐长今会提些什么条件了。 时日已过晌午,也懒得回去了,就在这城外溜达一圈,看看好山好水,采摘些野花杂草,一时心情也很是不错。等到傍晚才回城而去。方进了城门,就听身后一阵滴滴嗒嗒的蹄声乱响,数十匹快马飞奔而来,马上骑士马鞭飞舞,高呼:“让开让开,闲杂人等速速让路。” 哟,这是谁啊,比我还横。他刚刚闪过身子,数匹快马带起一阵旋风从他身边溜烟而过,带起地上的泥水,飞溅了他一身。 我的战袍啊,这可是巧巧好几日的心血,林晚荣心痛之下,抬头正要乱骂,忽觉袖子一轻,有人拉住了他的战袍。 “谁这么大的胆----”他怒哼一声,回过头来,脸色顿时变了,谄笑道:“我还正在纳闷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呢。原来是老婆驾到。青旋,巧巧,凝儿,你们怎么来了?” 肖青旋穿了一件淡黄藕合粉褶裙,外套一身白色锻衫,容颜绝丽,淡雅如仙,正望着他微笑。巧巧娇俏可人,依偎在肖小姐身侧,旁边的洛凝一袭粉红色小褂,身段婀娜,丰满多姿,正望着他媚笑。这三个女子,或媚,或娇,或俏,皆有天仙一般的颜色,并排站在眼前,就如盛开的三朵莲花,叫人眼花缭乱,目不暇接。 巧巧掩唇噗嗤一笑:“大哥,你是怎地了?天天这般打量,还没看够么?” “大哥是看姐姐,可不是看我们,巧巧你莫要弄错了。”洛凝眨眨眼,妩媚娇笑。 “两个没正经的丫头。”肖青旋俏脸发烧,红霞染遍脸颊,白了夫郎一眼,羞喜地低下头去。 林晚荣回过身来,拉住肖小姐哈哈笑道:“青旋,你们怎么在这里?幸亏你们拦住了我,要不然,那些骑马乱窜的家伙绝无好果子吃。” “你这般鲁莽做什么,”肖青旋好笑看他一眼,拉住他手,柔声道:“那是诚王府的人,也不知出了什么事情才这般匆忙,你与他们计较个什么!” 难怪比我还嚣张呢,原来是赵康宁的人马,林晚荣嘿嘿了两声,管你什么老王爷小王爷,在京城中见了我林三,都得恭恭敬敬下马叫声三哥。他得意之下,耸头奸笑,洛凝看得奇怪,在他胳膊上拧了一下:“大哥,无缘无故,你笑得这样奸诈,是不是又看上哪家的小姐了?” “哪能呢,”林晚荣打了个哈哈:“我可不是哪种人,一般不会看上哪家小姐的。凝儿,你们怎地出来了?” 洛凝正色道:“你早上出了家门,到晌午还未回来,姐姐放心不下,便要出门来找你。我和巧巧又放心不下姐姐,就一起出来了,顺便逛街!” 林晚荣听得大汗,想逛街你就直说,哪里扯这么多理由。“青旋,你现在身子可娇贵着呢,怎么能到处乱跑呢?我这么大一个人,出去走走,还有什么不放心的,莫非还能走丢了不成。”他心中心疼,顺手抚上肖小姐的小腹,温柔抚摸着。 见他也不分个场合地点,随手乱摸,肖小姐面红耳赤,幸亏巧巧和凝儿机灵,眼下已是快要入暮时分,街上行人来往不多,又看不清面目,二女便往前凑了一凑,正将大哥与姐姐的行藏隐蔽了起来。夫妻四人围成一圈,任谁也搞不清里面的状况。 “你这坏透的无赖。”肖小姐怒骂一声,脸如火烧,巧巧和洛凝也是看的眉目晕红,这般刺激的事情还真是没做过。 林晚荣颜色不变,大言不惭道:“嘿嘿,这可是警告,叫你不准带着我儿子到处乱跑,这到处泥水的,要是不小心摔着,那还得了?你们娘儿俩可是我的心头肉,少一根汗毛我都三年睡不着觉。” 肖青旋白他一眼,无奈笑道:“你便会找些理由,昨日还说要今日陪我们,怎地早上遇到了徐渭,一转眼你就不见了?” “忙啊!我被徐渭那老头拉走。一去就是几个时辰,累得我头晕眼花,五枝乏力,凝儿,待会儿找个地方帮我按摩,我保证不欺负你。”林晚荣眼珠一转,盯住洛凝丰满的胸臀,嘿嘿地淫笑。心中思忖,那泡妞的圣旨要不要拿给青旋看呢?还是先不要了。没有抓现行,我主动拿出,那不是自投罗网嘛!等到你捉奸成功,我再取出圣旨,这样才有意义嘛。 洛凝摇头,咯咯娇笑:“大哥,你可唬不住我们。今日上午我们到徐府拜访过,是时徐大人也在家,他说你与皇上议完政便出去了,也不知你去了哪里。” 林晚荣听得龇牙咧嘴,徐渭这老头真没义气,还口口声声要在我老婆面前为我说好话。你明知我干什么去了,却不为我遮掩,这次算是被你坑惨了。 “啊,哈哈,其实事情是这样的。今日呢。我和皇上在书房议完政,皇上给我派了一道密旨。着我去办一件要紧的事情,此事事关我大华百年荣辱,我身为大华荣誉公民,又是公主的驸马兼老公,自然要办得干净漂亮,才好对皇上交代嘛。”他说话半真半假,口号喊得震天响,却是事事模糊,说了半天,也不知道到底是做个什么事。洛小姐对他这一招早有提防,皱皱小鼻子,对肖青旋道:“姐姐,大哥说的话你信么?” 肖青旋微微摇头,似笑非笑:“按理说,他是我夫君,我自该相信他的话,只是----” 林晚荣一愣,青旋这话里有蹊跷啊。还是巧巧最心疼大哥,开口小声道:“大哥,我们今日去徐府,丫环报徐小姐出门了,再加上你那么早就不见了踪迹,凝姐姐开玩笑说,你们定是约好了的,所以我们就----” 林晚荣大汗,原来是大老婆带着小老婆一起抓奸来了。没想到歪打也能正着,我今天是有约会不假,只是你们错把冯京当马凉了,我约地是另一位徐小姐长今妹,而不是徐芷晴。经此一提,林晚荣恍然想起,徐芷晴约好了我今天过府的,只是在长今妹胸上摸了两把,滑得我心都软了,就把这事给忘了,惭愧,惭愧! “大哥,”见他低下头不知在想什么,洛凝惊笑:“莫非,你真是与芷晴姐姐----” 肖青旋淡淡扫他一眼,不言也不笑,林晚荣忙道:“你们可千万不要误会了,我与徐芷晴一点纠葛也没有,我今日真的是奉了圣旨出门办事的,你们看看我这身衣衫,像是去约会的样子么?” 他衣衫上又是泥又是草的,也不知到哪里去胡混了一通,的确不似是约会的样子,肖小姐又好笑又心疼,偎在他身边,替他整理衣衫细细擦拭干净,柔声道:“你这是掉到哪个泥坑去了?都孩子的爹了,也不知爱惜些自己,叫人看了还能不担心?” 巧巧嗯了一声,温柔摇头:“大哥,你衣衫穿在身上难受,我们快回家去,我与你浆洗。” “现在还不行。”林晚荣摇摇头,神色坚定:“我还有一项非常紧要的公务要处理,暂时还不能回去。” 洛凝却是个狐狸鼻子,在他身上轻嗅了几口,疑惑的看了他一眼:“似是水粉的香味,大哥,你----” “哦,我到城外办公事的时候,顺便采了些野花,故而有些花粉的味道,不足为奇,不足为奇。”林晚荣心里发毛,瞥了洛凝一眼,只见那狐媚子笑容神秘而又妩媚,似是发现了什么。这小狐狸,还真是有一手,看我今夜怎么收拾你,林晚荣暗自发狠对着凝儿淫笑不止。洛凝一抱胸,柔柔怯怯道:“相公,你莫要折磨凝儿,凝儿受不住。” 巧巧捂唇轻笑,眉眼通红,这夫妻间的暗语,她早已听凝姐姐说过无数了,每一次却都有不同的意味。林晚荣心火上升,小狐狸,今晚若是不叫你抓栏杆、撕床单,我就跟我儿子的姓。 他胡诌了几句,也不知肖小姐信不信,正自忐忑不安,却闻青旋笑道:“莫要乱采撷花枝,我们园子里已是百花竞艳,容不得多少了。” 林晚荣抹了一下额头冷汗,忙点头答应。肖小姐拉住巧巧和洛凝,柔声道:“既已找到林郎,放下了心中担忧,我们便快些回去吧,莫要耽误他办正事。” 巧巧和洛凝皆都唯她马首是瞻,乖巧应了。“你也莫要耽搁的太晚,早些回来,我与孩儿都等着你。”肖小姐风情万种瞥了夫郎一眼,脸色晕红。 “好的好的。”林晚荣心里大美,仔细叮嘱了一番,见她三人去得远了,渐渐看不见踪影,这才放下心来,直奔徐长今相约的那高丽酒楼而去。 那地方离着此处也不远,走了几步便已看见。此时正是做生意的时候,奇的是那酒楼灯火通明,内里却连一个宾客都没有,门口挂着两个鲜艳的大红灯笼,寂静中又显旖旎温馨,处处透出一股特别的味道。 今儿既不是除夕,也不是十五,点个灯笼做什么?搞得跟招女婿似的!林晚荣踏进店门,四处瞭望,差点撞在人身上。 “大人,您来了!”一个温柔的声音响起,似有无穷韵味…… “徐长今?!”远远的楼上,巧巧与洛凝一起惊呼了起来。 肖小姐坐于凳上,心里又苦又涩,喃喃道:“防不胜防,防不胜防啊!” ****** 谁淫荡啊,我淫荡!谁无耻啊,三哥无耻,嘿嘿! 2007年的最后两天,还有月票的兄弟们,请支持一下三哥! 从昨日到现在,《家丁》在2007年度月票总榜上从第六飙升到第五,比第四差距大概在一千多票! 能有这个成绩,老禹万分感谢所有支持《家丁》的兄弟们!这个月票总榜,大概就是2007年原创作者的排名,老禹求的就是一个名声,所以异常的渴望月票!谢谢所有的兄弟姐妹的支持!拜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