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章 坦白 - 极品家丁

第四百三十章 坦白

. 窗外微微射入一丝霞光,天色即将放亮,四处打量一番,屋内收拾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桌上鲜红的火烛即将燃烧到尽头,昨夜那绽放的杜鹃花也被带走,此处人去楼空,已是毫无痕迹了。 难怪昨日那清酒味道怪异,原来被大长今下了迷药,终日打雁的,还叫雁啄瞎了眼。抚了抚微痛的额头,林晚荣挣扎着起身,目光扫到榻上那朵鲜红的小花,神情一愣,竟是发呆了起来。 被一个小姑娘迷奸,我大概也是古今第一奇人了,要说这大长今真有些胆量,平时柔柔弱弱的,关键时候却如狼似虎。只可惜,睡梦中迷迷糊糊,徐长今的好身材好皮肤,竟是一点也没欣赏着,实在大大的遗憾。 他摇了摇头,耐着性子将房间收拾一番,这高丽女子来得悄然,去得坚决,寻遍房内房外,竟连只言片语也未留下。此时回想昨夜的气氛情调、徐长今的神情表现,顿时有了一种顿悟的感觉,只可惜为时晚矣。 将昨夜签订的文书收入怀中,怏怏下了楼来,四周寂寥,寻不到一个人影,徐长今撤走之坚决可见一斑。遥想昨夜种种,就像做了一个春梦,回过头来瞭望这幽静的小楼,哭不得,笑不得,百般滋味在心头,难以形容的感受。 大华人爱早起,虽是凌晨时分,天色未明,街上却已聚了不少早起的行人。忽地想起昨日一夜未归,若是青旋她们相问。我要如何交差?大长今可害惨我了。他心里暗自叫苦,脚步加快,急急忙往宅子里赶去。 到了林府门前,只见大门紧闭,寂静无声,想来青旋她们还在春睡,心里的忐忑稍微安定了些。这个时候可不能叫门,鬼鬼祟祟地四周打量了一眼,见天色蒙蒙,无人往来。他心里一喜,搬来几块大石头垫在脚底,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找准院墙上一处镂空的窗台,咬咬牙攀了上去。 “汪汪----”“汪汪----”突然,也不知谁家的院中传来尖啸的犬吠。正提心吊胆攀住院墙的林大人手一哆嗦,差点摔了下去。他秉住呼吸,深深吸了几口凉气,竖起耳朵聆听,一动也不敢动。 那犬叫似是自隔壁院中而起,喧哗了一阵便渐渐的散了去。林晚荣背上冷汗嗖嗖,恼怒上火,老子明天就向皇帝上折子,颁布禁养大型犬只的条例,叫你这些狗东西嚣张。 他恨恨吐了口口水,攀上自家高墙,双腿交叉骑在墙上深深喘气。宅内寂静一片,遥看远处的小楼,似乎还燃有灯火,也不知是谁守在灯下。林晚荣抹了额头冷汗,心里满是无奈,男人犯点作风错误,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像我这样自觉爬墙回家的男人,已经不多了。 “谁?!”隔壁院中忽然传来一声女子的娇呼,接着便是一阵疯狂的犬吠,一盏灯笼遥遥而来,两条黑尾巴大狗迅捷向墙下冲来。 林晚荣啊了一声,急急抬起双腿,两条大狗同时跳起,犬牙擦起他衣裤带着风声掠过,吓得他浑身冷汗。 “你,你骑在我家墙上做什么?”灯笼离的近了,一个窈窕的身影映入眼帘,脸上带着些淡淡的红晕,轻声言道:“便不会做个正经事么?” “徐小姐,能不能,先叫你家的这两个门卫离我远点?”林晚荣咬着牙切齿痛恨:“我对狗一向过敏。” 见他骑在墙上,脸色甚是难看,徐芷晴掩唇偷笑,娇声道:“林三,林四,你们回来,不要吓唬他了。”话声一落,那两条凶猛的恶狗摇着尾巴,乖巧的奔回徐芷晴身边,犬坐于前,微微吐着舌头。 “你叫它们什么?”院墙太高,又心存恐惧,隐隐听着那名字有些耳熟,林晚荣开口问道。 “我不告诉你。”徐芷晴轻笑,一丝红晕爬上脸颊:“你,你没事骑在我家的墙上做什么?若是叫人看见了,那可怎么得了?” 你家墙上?林晚荣睁大了眼睛:“小姐,请你弄清楚点,这是我家的院墙好不好!别说是骑在墙上,就算爬上屋顶树个旗杆,那也是我的自由。” 两家相邻,这院墙到底是姓林还是姓徐,谁也说不清,徐小姐呸了一声,四处瞅了一眼,低头轻柔道:“你这人便是没个道理。今日白天请你你不来,叫人好生气恼。到了这天明的时候,又偷偷翻我家的院墙进来,真是无赖。你当我是个什么,便是生来任你作践的么----你还在上面做什么,快些与我进来,小心叫爹爹看见了,打断了你的腿!” 林晚荣大汗淋头,敢情这徐小姐以为我是翻墙来与她幽会的,我他妈上哪喊冤去啊。 见林三发愣,以为他尚在犹豫,徐小姐咬咬牙,气恼有加:“你便是如此害怕你家娘子么?今日她来我家拜访,我便故意躲着不见。我也要叫她瞧瞧,我徐芷晴也是个有能耐的女子----你还在上面做什么?” 林晚荣心里噗通噗通,在徐长今的事上本已经犯了错误,若要是再爬过院墙与徐芷晴幽会,叫青旋知道了,那还不要了我的小命?他打了个哈哈,抬头望天,装模作样道:“徐小姐你误会了,其实我来这里是来看星星的,正所谓站得更高,看得更远。这浩瀚的星空,需要我用深沉的双眸寻找那属于我的星座。” “你,你真不下来?”见他左右推搪,徐芷晴小手握紧,气得泪珠在眼里打转。 打死也不能下来,林晚荣无可奈何一叹:“徐小姐。你快回去歇着吧。等我看到了火星,我就去找你。” 徐芷晴悲从心头起,小手一挥,急声道:“林三,林四,给我上,咬死这狼心狗肺的东西!” 两条恶狗狂吠着往墙上冲去,林晚荣哎哟两声。骑墙不稳,险些掉了下去。徐芷晴看地一紧。正要出声叫喊,见他无恙,又将到嘴地话语咽了回去,眸中浮起泪珠,冷冷道:“你今日如此欺我,芷晴铭记在心。自今日起。我便再不识得林三这个人。林三,林四,我们走,让他看火星去。” 徐小姐带着林三、林四转身急急而去,走得甚是坚决,林晚荣叫也不是,不叫也不是,两头为难间,忽觉人生最为难的事,莫过于此了。 “自今日起,我便再不识得林三这个人!”徐小姐斩钉截铁的话语在他耳边响起,遥想与徐芷晴相遇相知的经历,独特而又温馨。只是徐小姐没有看黄历,今日实在不是个谈情说爱的好时候啊。 他无奈叹了一声,攀着墙壁跳入自家院子,蹑手蹑脚,走走停停,深怕叫人看见了。到了内宅,只见凝儿和青旋房里寂静无声,唯有巧巧的房里有些灯火。他想了一想,三个老婆中,以巧巧最是乖巧听话,处处维护自己,先去寻她让她配合一下,没准能把这事掩过去。 轻手轻脚上了楼来,巧巧房中极是安静,也不知道这小丫头起来了没有。他回头鬼鬼祟祟的四周扫了一眼,确信无人见着自己,这才轻轻地在门上拍了拍,小声道:“巧巧,小乖乖,你起来了没有?” “大哥?”巧巧惊喜的声音从屋里传来:“你回来了?” 林晚荣听得心里暖暖,从金陵到京城,就数这丫头最听老公的话了:“是啊,大哥回来了,特意来看你的,你快些开门,我和你说些贴心话。” 巧巧嗯了一声,似乎有些扭捏,等了半晌也不见闺门打开。林晚荣等的有些不耐烦,正要再拍门,忽闻哗啦轻响,巧巧的房门打开了。林晚荣迎头就往里冲:“小乖乖,你这是----哦,凝儿,你也在这里啊。小宝贝,一夜不见,你似乎又长大了。” 洛凝偷偷冲他眨眼,小嘴急撇,林晚荣一眼扫去,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肖小姐在桌前正襟危坐,眼神淡淡望着他,嘴角浮起一丝莫名的笑意。 林晚荣脊背发冷,完蛋了,三个老婆就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她们定是早就料定了我会先来找巧巧,看这架势,在此守株待兔已是多时了。 “啊,青旋,你怎么起地这么早,也不多睡一会儿?女人睡眠不足,很容易生黑眼圈的。不行,我要出去买些人参燕窝熊掌鱼翅给你补补。你们就在这里等着,我去去就回。” 他心中有鬼,哪敢多留,一缩头转身就走。肖青旋起身甜甜一笑,几步上前拉住他手,柔声道:“林郎,你莫要担心,这一点小事碍不了什么的。你为国操劳,彻夜未归,定然困顿的很,该是你休息才是。” 肖小姐莺声燕语,笑颜如花,林晚荣心里一暖,忽又觉得不对,除了巧巧,凝儿和青旋可没有一个是吃素的,她们会什么都不问,就这样放过我? “青旋,我----”方一开口,一只晶莹洁白的玉手便掩上他嘴唇:“林郎,你莫要说,我是你的妻子,便如同你的双手双脚,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 不----是----吧!林晚荣张大了嘴,这与想像中的狂风暴雨相差的太远了,简直就让人难以置信,以至于他做好了受苦受难的心理准备,竟然无丝毫用武之地。 肖小姐眉目中满是深情,脸色羞红,拉住他大手放在自己小腹上,温柔无比说道:“这是我们的血脉,夫妻本为一体,哪能相互猜忌?你要做些什么,不用告知我,尽管去做,我与巧巧、凝儿一力支持你。” “这个,”林晚荣感动得五体投地,拉住肖小姐的小手,热泪盈眶:“青旋,你待我太好了。其实,昨夜,我----” “夫郎,你先坐下,”肖青旋双手扶住他肩膀,温柔的将他按在椅子上,小手轻轻捏动他肩膀:“你在外面操劳,回家便好好歇着,这府里的事情你都不用管,我与两位妹妹一定办好了。” 肖小姐神功盖世,拿捏的手腕也是一流水准,轻轻按了几下,林晚荣顿时浑身酥软,舒乐无比,大手搭回肩上,柔柔的抚摸着她小手:“青旋,能娶到你这个老婆,是我这辈子最得意的事情了。可昨天我一不小心----” 见他神色里说不出的疲惫,肖青旋是真的心疼,将他按在了巧巧的床上:“林郎,你好好歇歇吧,有什么话稍后再说,不急在这一时的。”她坐在床边,温柔的为他盖上被子,轻轻拍着他肩膀,柔柔道:“夫郎好生安歇,我与孩儿便在这里陪你。” 巧巧和洛凝相互看了一眼,姐姐不盘问大哥,反倒待他如此温柔,也不知到底要做些什么。 林晚荣心里的感动啊,简直无以言表,相形之下,自己昨夜的行为,简直是禽兽不如。他用力抓住肖小姐的手,激动道:“不行,青旋,这件事不说,我就吃不好饭,睡不着觉,身上发冷,心里发慌。” 肖青旋抚摸着他脸颊,温柔一笑:“你怎地还像个孩子般,连睡觉都不安稳?我便不准你说,叫你安安稳稳歇息一会儿。” 奶奶地,实在受不了了,青旋简直就是我的克星啊。林晚荣刷的一声揭开被子坐起,满面坚定之色:“青旋,我坦白!昨天晚上,发生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我丢失了一些非常重要的东西!” 肖青旋眉头微皱,紧紧拉住他手:“林郎,出了何事,你又丢了什么?” “说来,你可能不信,”林晚荣摇头哀叹:“简直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昨夜,我与高丽的一位女官员谈判,完了喝了些水酒,迷迷糊糊中就觉有一个女子来脱我衣衫,我拼命的反抗,厮打,捍卫我的贞洁。只是----”林大人眸中含泪:“正所谓双拳不敌二乳,好汉难架研磨,我力拼之下,力有不逮,终于丢失了一些无比珍贵的种子!” ****** 又一年了,三哥携带家属,像各位淫哥淫姐问好了,祝合家团圆、幸福美满。新的一年,新的一月,有月票的兄弟,请继续支持三哥! 在这充满喜庆的时刻,出门在外的兄弟姐妹们,千万不要忘了给爸爸妈妈打个电话,和他们说说话。 按照新的休假条例,没了五一长假,像我这样的异乡客,一年中只有一次机会回去探望父母了。如果他们还能活二十年,我就只能见他们二十次了,三十多岁的人了,忽然很想哭……打个电话,拜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