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一章 公主回宫 - 极品家丁

第四百三十一章 公主回宫

. 巧巧听得不解:“大哥,你丢失了什么种子,要紧吗?” 洛凝和青旋脸儿通红,同时轻呸了一口。凝儿在巧巧耳边轻轻言道几句,巧巧啊的一声惊叫出来,小脸儿火烧一般,羞着嗔道:“大哥坏死了!” 肖小姐拉住他的胳膊,使劲拧了一下,微微一叹:“你便会做些怪事,与人谈判也会着了别人的道,此次幸亏是那徐长今,若是换了别人,那还怎么得了?” “是,是不得了----你,你怎么知道是徐长今?”林晚荣坐直了身子,满脸的惊骇。 凝儿哼了一声,满脸的委屈:“还说呢,昨日我们回转头,亲眼看见你进了徐长今的酒楼,又是灯笼又是红烛的,鬼都知道她要干什么了。按照我的想法,我们直接冲进去,叫那高丽女人吃不了兜着走。是姐姐拦住了我,她说你与徐长今约谈,自有要事要办,我们若是爱你,便不能约束你。回来之后,就在这里等了一夜,叫姐姐先去安歇她也不肯,只说一定要等你归来。” 林晚荣感动得稀里哗啦,拉住青旋的小手,着紧道:“傻丫头,你怎么这么笨,我昨日中了暗算,哪里回得来。你肚子里有我们的宝宝。怎么还能熬夜。快躺下,快躺下,心疼死我了。” 他挣扎着起身,将肖青旋的娇躯抱起,轻柔的放在床上。 肖小姐眼脸晕红,轻轻依偎在他怀里,柔情无限道:“我习有武艺,一夜不睡也不打紧的,倒是你,以后莫要再这般大意了。” 林晚荣急忙应了一声。心道,敢于下药迷奸我的,除了徐长今,怕是再也找不到第二人了。 “夫君,”肖小姐将脸颊贴在他胸膛,柔柔道:“你是不是怪我暗中跟随于你、那般的监督你?” “怎么会呢?”林晚荣抚摸着她如云秀发,嘿嘿一笑:“家有悍妻,乃是人生之福。我欢喜都还来不及呢?” “讨厌。”肖小姐听得娇羞,薄怒着在他胸口打了一拳:“我哪里是悍妻了。”她微微一叹,感慨道:“我在圣坊之中,自幼学的是清心寡欲、与世无争,本以为自己会如此安定的过一辈子。哪知遇到了你这冤孽,坏了我多年的清修。与你做了夫妻之后,我心中的贪念、嗔念便多了起来,担心你吃不饱穿不暖。更担心你招惹了别家小姐,惹下难以理清的祸怨,却也不知是怎么了,遇到你之后,我便不是原来的我了。” 肖小姐低下头去,轻轻摇头,眼光流转,似是难以理解自己的行为。 林晚荣听得眉开眼笑,搂住她在她绝丽的脸颊上问了一口,笑道:“这叫吃醋,是爱到极点的表现。正所谓,打是亲,骂是爱,爱到极点用脚踹!青旋,你是仙女思了凡尘,这人间的七情六欲自然要一一享受的。唉,我何德何能,竟能得仙女垂青?” 肖青旋噗嗤一笑,妩媚白他一眼:“什么仙女垂青,你便是这般讨人欢心的。那善妒乃是七出之条,我若做了妒妇悍妇,你岂不要绕我远远地?” “哪能呢。”林晚荣哈哈大笑:“我们历经波折、连那作坊也拆了,才能一家团聚,这好日子来的不易,我是一定要好好珍惜的。” 想起他为了自己炮打仙坊、不惜与天下读书人作对,肖小姐心里暖暖,双眼湿润,偎在他怀里:“夫君,我是女子,捻酸吃醋乃是本分,可那大体我是懂得的。你的性子看似顽劣,实则至情至性,对我们女子诱惑极大,你看看,与你接触过的小姐,哪个不是对你有些念想?” 洛凝在旁边扳着指头算,不算上自己三人,萧家小姐、秦仙儿、徐芷晴、还有昨夜与他春风一度的小宫女,真是应了姐姐这句话,个个都与他勾勾搭搭。 林晚荣大汗,干笑了两声:“青旋,你也知道,我完全是被动挨打等待进攻的,要怪就只能怪我魅力太大。” “不知羞!”肖青旋笑了一声,在他胸口轻轻打了一下:“你虽不是主动,只是你地性子天生是我们女子的克星,谁若遇见你,难免不会动些心思,我与你相遇,便是受了这祸害。” 她娇羞的笑了一声,又想起了二人初遇于金陵时那般温馨的场面,心里暖如艳阳。 回想在金陵萧家自己的小窝中,每日夜晚与青旋面对闲谈,何等的逍遥自在,林晚荣感触极深,凑在她耳边轻声道:“等有空了,我们便回金陵去,寻那小房子住上一晚,遂了当初的心愿,你看可好?” 肖青旋羞喜的看他一眼,红晕上脸,轻嗯了一声,林晚荣哈哈大笑,得意之极。 “夫君,我虽会捻酸吃醋,却也不是那妒妇。”肖小姐叹了口气,接道:“若有那真心实意对你的女子,又讨你喜欢,你二人情投意合,我不仅不会反对,还会亲备聘礼上门,代夫求亲,将她娶入林家大门。” 青旋可真是贤淑啊,林晚荣感动之极,拉住她小手:“老婆,你对我真好。” 肖青旋语调一转:“可治国易,齐家难,你在外面操劳,这内宅之中就全靠我们姐妹操持,做好你的后盾。姐妹齐心,我林家自然蒸蒸日上,一日千里。可话又说回来。若是有心地不纯的女子进了家门,后院不和、互相争风事小,因此而闹出误会、坏了你的正事,那就是大大的罪过了。我爱夫君,便爱夫君喜欢的一切,你中意的女子,青旋也视若姐妹。唯有一点,青旋请夫君一定要答应。” 肖小姐通情达理,一番话说的挚诚,林晚荣听得直点头:“青旋,你有什么事情尽管说!” 肖青旋抚摸着他脸颊,语气温柔:“凡是你中意的女子,先要告诉我们姐妹。我们姐妹亲自考察一番,若是品行端正,才貌双全的,不用你说,我也会代你求来。可若是那品性不端、挑拨是非的,我便是担了你的责骂,也绝不让她进门、绝不让她坏了我林家的风气。” 肖青旋神色端正,不似言假,以她雍容高贵的气质,又清淡平和、与人无争的性格,谁若与肖小姐都处不到一块,那这个女子也确实不值得结交了。 林晚荣点了点头,我认识的女孩,哪个不是品行端正、才貌双全?摒弃糟粕,提取精华。本来就是我的宗旨,不要青旋说,我也会照办的。林晚荣点头笑道:“这是自然了,你要相信老公的眼光,巧巧、凝儿还有我的小仙女青旋,哪个不是一等一的好女孩?” 洛凝哼了一声:“那高丽的小宫女又怎么说,滥用迷药,辱我相公,她也是好女孩?我瞧她就是个女淫贼,哼,虽然送我的眼影睫毛膏还不错!”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迷奸一事可是林大人的痛脚,林晚荣龇牙咧嘴,朝洛凝做了个恶相。凝儿却是不怕他,小手指在他腰上捅了一下,凑到他耳边嘻嘻笑道:“以这徐长今的肌肤来看,她身上定然温软似玉,身材也是不差,只可惜,相公没这眼福了。” 见凝儿与林郎调笑,肖小姐摇头微笑:“凝儿,你莫这般宠着他,待到他日上门去为别家小姐求亲,你便哭都来不及了。” 这种可能性真的极大,远的不说,大小姐、二小姐的问题就迫在眉睫,还有那古灵精怪的仙儿,也不知青旋得知了仙儿是她同父异母的姐妹之后,会有个什么反应。不过话说回来,肖小姐定下的这规矩,基本上就称不上规矩,比林晚荣意想中的要宽松千倍万倍。他感慨的叹了一声,在青旋如云的秀发上轻轻吻了一下,开口道:“青旋,若是我真的要再娶别家的小姐,你会不会难受?” 肖小姐俏脸紧贴着他胸膛,心里酸酸,柔声道:“有一点!”话一说完,又觉不解气,眼中雾水蒙蒙,扬起小拳轻砸他胸膛:“就是有一点,你这冤家!” 林晚荣听得欣喜,却又隐隐的有些心酸,抱住她柔弱无骨的身子,嘿嘿道:“不要担心,以后我没事就歇在你的房中----” 肖青旋一惊,心中甜蜜,红晕上脸:“这可如何使得?姐妹们雨露均沾,如何能专宠于我?你这是叫我难以做人啊。” 林晚荣嘻嘻一笑:“别慌,我还没说完呢。再将巧巧、凝儿她们都叫上,大家都歇在一处,大被同眠,雨露均沾,这不就结了。” “讨厌!”肖小姐浑身如火烧,纤纤一指点在他额头:“你便是没个正经,这般作弄我们女子。” “这可不是作弄!”林大人神色无比正经:“此事事关我林家团结大业,万万怠慢不得!” 肖青旋身为林家大妇,素以后院团结为己任,听他说得郑重,忙道:“如何事关团结?” 缓缓抚着她毫无瑕疵的小腹,滑腻如玉的手感叫人沉醉:“我的小仙女,你想想啊,我们大家是一家人,除了你是我的亲亲大老婆之外,其他的都是我的亲亲小老婆,都是以服侍好老公为光荣己任的,还有什么见外的呢。先同床,再同心,此乃团结的最佳途径也!” 肖小姐脸儿通红,轻呸一口:“你这冤家,便是想个法儿作弄我们,偏还说得如此冠冕堂皇,我才不听你教唆。巧巧,凝儿,你们过来----” 洛凝甩下绣花鞋钻到床上。依偎在姐姐身边,巧巧挨着床沿坐下,三个女子紧靠在一起。肖青旋伸出小手,右边拉住巧巧,左手拉住洛凝,对着林晚荣嫣然一笑:“夫君,我们是一家人,亲密无间,融为一体,切不可互相猜疑,叫别人看笑话。” 她凑起身子,微红着脸颊,在林郎唇上点了一下,洛凝和巧巧有样学样,每人亲他一下,以表自己的决心。 想想肖小姐的身份,待自己却如此至情至性,再见眼前如花似玉的三张小脸,旖旎温馨的气氛涌上心头,这才是家的感觉。林晚荣心里感动,张开宽广的怀抱,将三人一起囊入怀里:“三位老婆,你们待我太好了,我一定再接再厉,争取带更多的女子回来给你们审查----” “嗯?!”三个女子一起抬头。 “哦,是端水倒茶!端水倒茶!买几个丫环而已。各位夫人千万不要误会了。”林晚荣抹了抹冷汗! “叫你作怪!”肖小姐白他一眼:“规矩方才已经讲过了,我和两位妹妹都不是善妒之人。只要是正直的小姐,娶进林家门来,少不了你占的便宜!” 林大人眉开眼笑:“哪里哪里,我一向都不擅长占便宜,青旋你了解我的。” 三位夫人直接将他的话语过滤了,肖青旋忽地叹了口气:“别的事都还好说,唯独这高丽的小宫女,颇有些心思,怕是不好处置。” 洛凝扬眉哼了一声:“她敢对我相公使出下三滥的手段。单此一条,也休想进我林家的门楣。” 这徐长今犯了众怒啊,林晚荣插嘴不得。肖小姐摇摇头:“我担心的倒不是进不进得了我林家的门,只是在想她昨夜如此,到底有什么用心。林郎,你与这位小宫女交往颇深,在你看来,她昨夜种种,到底是有何用意?” 也就昨夜“交往”深了一点,林晚荣双手一摊,脸色懊恼:“老婆,我是受害人,哪能判断施暴者的心思呢?一定是见你老公我清纯善良、花样美男,这才起了歹心。” 肖小姐叹道:“若是临时起意,那倒还罢了。只怕她是早有图谋,想取了林郎的香火繁衍生息----” “不会吧?!”林晚荣跳了起来:“你是担心她怀了我的孩子?才一次啊,这怎么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的,肖小姐脸色通红,没好气的白他一眼,林晚荣忙住口不语,老子火力凶猛,没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眼前的青旋就是例子。 “若真是如此,那可就麻烦了。我林家的血脉流落异国他乡,若是遭人虐待----”肖青旋摇头叹气,说不下去了。 后果这么严重啊,林晚荣有点愣了,一夜情而已,难道小宫女就没做点什么防护措施? “你也莫要担心,这些都只是我的推测而已。”肖青旋温柔地宽慰他:“或许她是对你动了真心,在临走之前只求一夕之欢也说不定。” 但愿如此吧,林晚荣哭笑不得,若真个造出个人来,那才是本世纪最大的笑话了。 巧巧听得无限向往,小脸晕红,在他耳边鼓足了勇气说道:“大哥,我也要生宝宝。” 林晚荣拍拍她的肩膀,温柔一笑:“小乖乖,大哥今日的种子被人盗走了。等我蓄积一晚,明日再和你一起春耕。” 几人说了会话,天色渐渐的明朗了。肖青旋一夜未睡,林晚荣心疼老婆和儿子,要强迫她躺下,洛凝摇摇头:“大哥,怕是时辰来不及了,宫中的轿子马上就要来了。” “宫中的轿子?”林晚荣不解:“它们来干什么?” 肖青旋拉住他手,泪珠儿滚动:“林郎,父皇下了诏书,要接我回宫相聚,再将母后遗骨敛入皇陵,我身为女儿,怎能不尽些孝道。” 林晚荣这才想起昨日皇帝下诏的事,身为儿女,为父母尽孝乃是理所当然,林晚荣急忙宽慰:“那我陪你一起进宫,正巧昨日我和徐长今议定的条文,也要上呈老爷子过目。” 有郎君相陪,肖青旋心里大慰,林晚荣取出昨日议定的条文,与几位夫人细细欣赏一番。肖青旋乃是人中之凤,扫了那条例一眼,感慨点头:“父皇登基二十余年,却因种种缘故隐忍未发,此乃他一生最大的遗憾。不曾想到了晚年,夫郎你竟送他如此大礼,我大华开国数百年,父皇做了第一个开疆辟土的皇帝。夫君,青旋代父皇谢过了。” “这么客气做什么,我们都是一家人嘛!”林晚荣哈哈大笑,顺手将那“奉旨勾女”的圣旨扔在了角落里。青旋如此深明大义,这玩意要着也没用了。 宫里的轿子到来时,却是吓了林晚荣一跳,只见那队伍浩浩荡荡,红衣的太监,彩衣的宫娥。步步紧跟,竟有数千人之多。个个神色恭敬,双手高举锦衣黄绸、金盘玉器,前后跟着凤辇五十乘、马车百余驾,自林府门前,直排到西直门大街。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有幼女,名曰出云,浮游宫外二十余载。忠贞仁义,历尽职责,力保大华之稳定安康。今诸事已毕,特赐凤辇五十马车百驾,迎接公主回归宫中!沿途人等,一律跪拜!钦此!” 高平宣完圣旨,当先跪在地上,将那黄绢举过头顶,高声唱喏:“恭迎出云公主!” “恭迎出云公主!”数千太监宫娥跪倒在地,一起唱和。 洛凝与巧巧早已服侍肖青旋穿戴整齐。肖小姐凤冠霞帔,缎黄长裙,脸若芙蓉,身似摆柳,婀娜多姿。林晚荣看的心喜,我老婆果然是天香国色。 肖青旋贵为大华独一无二的娇女,天生便是这种雍容高贵的气质,她接过圣旨,微微一笑,娇声道:“诸位都起来吧。” “谢公主!”众人又是一叩首,这才起了身来。 “奴才奉皇上旨意,迎接公主回宫。撵驾都已备好,恭请公主起驾!”高平尖着嗓子施礼唱道。 肖青旋点了点头:“有劳高公公了,本宫这就起驾。”她转身拉住林晚荣,柔声道:“林郎,我们一起回宫。” 林晚荣虽然已与出云公主双宿双栖,但依照大华的规矩,皇上尚未正式赐下婚事,他当下还当不起驸马的称呼。眼见公主发话了,高平向他抱拳:“请林大人与公主同行吧。” 林晚荣那还会与他客气,拉着肖青旋上了撵帐,放下帘子,锣鼓齐鸣中,凤驾启动,缓缓向东直门外行去。在外多年的出云公主回归宫中,又是皇后留下的唯一血脉,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娇女,其轰动可想而知。凤驾特地自东直门起步,穿堂过巷,沿京中大道而行,与万民共庆。 “出云公主,出云公主----”大路两旁被挤得水泄不通,凤驾过处,人人跪拜,诚惶诚恐,肖青旋掀起帘子,微笑着向民众招手。众人见到她天仙般的容颜,人群顿如潮水般滚动,呼喊之声此起彼伏络绎不绝,将气势推向鼎盛。 林晚荣懒洋洋的躺在榻上,拉住她小手笑道:“好老婆,你现在是有孕在身,可不要太劳累了,快到老公怀里来歇一歇,我给你按摩。” 肖小姐感慨良多,摇头一叹:“这些都是我大华的普通百姓,勤劳质朴,若无外敌入侵,他们原本都可以过着富饶安康的生活。只可恨那胡人狼子野心,觊觎我大华万里富饶之地,飞弓射石,马踏边关,陷我万民于水火,实在可恶之极。” “胡人虽然可恨,但正所谓苍蝇不盯无缝的蛋,我大华安定多年,处处歌舞升平,兴文废武,边关疏于防范,才给了胡人可乘之机,说得难听点,是我大华自废了武功,老爷子要好好检讨才是。”林晚荣笑了两声。 “你敢让我父皇检讨?!叫你说些风凉话。”肖小姐红着脸哼了一声,扑入他怀里轻捶他胸膛,聆听外面万人欢呼,这撵驾内却只有他夫妻二人欢笑殷殷,气氛既特别又温馨。 “林郎,你,你坏死了!”两人嬉闹了一阵,肖青旋与他身体接触,殷殷觉得身下似有硬物顶住自己,顿时羞红了脸颊,作势要打。 “这个,我真不是故意的。”林晚荣愁眉苦脸道:“我老婆美得跟仙女似的,要是再没点反应,那我还不成太监了。” “坏坯子!”肖小姐脸儿通红,心里又甜又羞,恼怒地白他一眼,那妩媚的神韵,简直抓破了林大人的心肝。 “老婆,你这撵驾可够大的哈。”林晚荣腆着脸,抓住肖青旋的小手,轻轻挠了几下。声音中隐隐有丝说不出的淫荡意味。 肖青旋虽是性格平淡似仙,但怀孕五月,正是女人最容易触动情欲之时,被丈夫拿住小手,轻轻抓了几下,她浑身发软,心里怦怦直跳:“夫君,你要做什么?” 林晚荣眨了眨眼,嘿嘿一笑:“老婆你这话问得好,此时此地只有你我两人。你做公主,我当然是要做驸马了。” 肖小姐啊的惊了一声,脸色倏地红地通透,虽然早知自己这夫君无法无天、荒淫霸道,却没想到他真个什么要求都敢提,竟要在这万众瞩目的撵驾上做一回驸马。这个登徒子! 林晚荣拉住她小手,在她晶莹的耳朵边吹了口气,肖青旋浑身酥软,挣扎不得,急忙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睫毛微微抖动,心里发慌:“林郎,你,你这坏东西----” 肖小姐欲拒还迎的样子,更是刺激得林大人色火急升,与自己老婆欢爱,乃是天经地义。他伸手抚入肖青旋小衣,在那高挺的玉乳上轻轻一弹,肖小姐啊了一声,吐气如兰:“林郎,不,不行!你,你身上有别人的味道!” 不会吧,这个时候她竟然还惦记着这个,林晚荣顿时蔫了。见他垂头丧气地样子,肖小姐噗嗤一笑,掩住嘴唇:“叫你昨夜那般快活,便是你自找的。” “昨天我哪里快活了,那是一个屈辱之夜,我从生理到心理,都是痛不欲生啊。”他哭着脸道。 肖小姐白他一眼,羞涩地低头道:“若是凝儿或是巧巧,你与她们荒唐一番,再来寻我恩爱,我心里不计较,一个窝里拔不出两颗萝卜,那都是自家姐妹,荒唐也就荒唐了。只是这高丽小宫女却不是我林家妇,你与她一宿翻云覆雨,浑身上下都是她的味道,再来寻我恩爱,我才不去拾她丢下的草芥。你若不洗干净,休要碰我身子。” 青旋还有这洁癣啊?林大人心里那个苦啊,无处诉说,回转头再一想肖小姐的话,却是大大的有学问。她计较徐长今不是林家的夫人,对巧巧和凝儿却不是很忌讳,这是否意味着----林晚荣大喜,今日之事虽是不成,来日之事却大为可期啊! 见夫郎沉思,以为他着恼了,肖小姐心里有些忐忑,拉住他手怯怯道:“林郎,你莫要生气,待你洗完了,你要怎样,妾身都任着你,便是在这撵驾上----唔,羞死了,你这坏坯子!”肖小姐羞得捂住了脸颊,埋头他怀里不敢说话。 林晚荣大乐,抱住她柔弱无骨的身子,哈哈淫笑了两声:“青旋,你太小看老公了,你以为我是下半身动物吗?错得太远了,实话告诉你,我的上半身是用来思考,而下半身,是用来支撑思考的!” 听他淫笑,肖小姐便知上了他当,在他怀里嘤咛两声不依不饶。夫妻二人依偎在一起打打闹闹,听林大人说些和尚打鼓、鹦鹉喝水的故事,肖小姐娇羞不已,只觉与这夫郎相处久了,那多年的清修早已泡了汤,从天仙谪落凡尘,正一步步向地狱堕落。二人说些闺房蜜语,甜甜蜜蜜,带着些异样的小情趣,大大颠覆肖小姐的传统思维,一时沉迷其中,不能自拔。 浩浩荡荡的队伍游遍大街小巷,快到晌午时分,才自禁城入宫,沿途铺满了大红地毯,甚是喜庆。自进宫门开始,沿途便有黄衣小太监不断的高声唱喏,报告公主凤驾的方位地点。过了中门,便见中和殿前百官林立,皇帝龙撵高悬,竟是皇帝亲自迎接公主回宫了。 “停下,快停下!”肖青旋急忙吩咐,与林晚荣一起下了凤驾。夫妻二人调笑,肖小姐脸上染上的红晕犹存。行走间婀娜多姿,风情万种。她急行了两步,见龙椅上的皇帝正在朝自己微笑,肖小姐热泪盈眶,盈盈拜倒在地:“儿臣出云,叩见父皇。” 林大人看得心疼,我老婆都五个月的身子了,如何跪得下去,老岳父你就不知道帮扶一把?老皇帝自然知晓,肖小姐身子方要弯下,便已被及时扶住了:“我儿免礼。” 肖青旋抬起头来,只见父皇脸间皱纹道道,愈发苍老,鬓角霜花绽放,早已不复年轻模样。她再也忍耐不住,哭泣着扑倒在皇帝怀里:“父皇,儿臣回来了。” 老皇帝轻轻拍着肖青旋的肩膀,老泪忍不住的纵横:“出云,你回来了。好,很好!朕很高兴,很高兴!”他微一撒手,向着身后百官傲然道:“众卿,这便是朕的出云公主,你们都来见过了。” “微臣参见出云公主!”百官齐声恭贺,弯腰行大礼。唯有那诚王只是微微一欠身,脸色甚是难看。 “诸位大人快请不要多礼。”肖青旋抹了眼泪,大方道:“诸位都是我大华的胘骨之臣,辅佐我父皇多年,为我大华立下赫赫奇功,出云拜谢诸位大人了。”众人忙道不敢不敢,气氛一时甚是热烈。 老皇帝兴致极高,拉着出云公主在百官面前穿梭,一一为她介绍朝中栋梁。皇帝无子嗣,唯有三位公主,这皇后谛出、又高贵雍容的出云公主,无疑是最受皇帝喜爱的一个。众臣心里都有些小道道,急忙向出云公主请安问好,以求在她面前留下个好印象。 “这位是你诚王叔。”皇帝拉着肖青旋笑着介绍:“他可是我大华的左膀右臂,撑起了大华的半壁江山。” 诚王急忙躬身:“皇上谬赞了,臣弟愧不敢当。公主回来了,便了却了皇上的一桩大大的心事,臣弟向皇上贺喜了。” “同喜,同喜。”皇帝笑了两声,肖青旋心知这诚王的底细,微微行了一礼,没有说话。 见皇帝拉着青旋与众人喧哗,没空理会自己,林晚荣等得百无聊赖,众人见他从公主凤驾上下来,虽是于礼不合,但既然皇上都没问起,百官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假装没看见。 “恭喜小兄,贺喜小兄!”徐渭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脸上的笑容满是神秘。 “徐先生,不要说笑了,我有什么喜可贺的。”林晚荣笑了一下,看到徐老头,他便想起了徐芷晴,那丫头说从此再不识得林三,也不知是气话还是玩真的。 徐渭四周看了一眼,压低声音神秘道:“原来小兄一直寻找的青旋夫人,果真就是我大华的出云公主,要不了几天,老朽就要改口叫你做驸马了,这还不是喜事?” 林晚荣嘿嘿笑了两声,只要我点头,你恐怕就得叫我贤婿了,还驸马个屁。 “徐大人,你今日有没有见过芷晴小姐,她是否有异常?”林晚荣想了半天,才小心翼翼的措辞。 “见过,没见有什么异常啊,早餐时我还见她和她姨娘说笑呢。”老徐莫名一惊:“怎地,徐小兄,难道是芷儿出了什么事?” 没有异常?我靠,这简直就是最大的异常。林晚荣悄声提醒:“徐大人,你再仔细想想,徐小姐最近是否有什么奇怪的语言,或者奇怪的行动?” “奇怪的语言或行动?”老徐皱眉,细细想了一会儿,缓缓摇头:“没见着有什么不一样的,除了----” “除了什么?”林晚荣道。 徐渭一笑:“最近也不知怎地,芷儿忽地养了两条大狗,整日里训练它们奔跑捉拿,还起了名字,听她姨娘说,好像叫什么----”他看了林晚荣一眼,嘿嘿笑了几声,急忙住了口。 林晚荣自然知道徐小姐养的狗叫什么名字,哈哈笑了两声道:“徐小姐原来喜欢玩宠物啊,这倒是有些意思。赶明儿我也养几条狼玩玩,没准与你家的狗还能结成亲家呢,生出些狼狗来!” 徐渭不知他与徐芷晴之间的事,还以为林小哥与自己玩笑,笑了几声便神色正经了:“不说芷儿了。小兄,有一件事情,你知道了莫要生气。” “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能叫我生气?”林晚荣摇头一笑。 徐渭轻叹出声:“皇上放了禄东赞和阿史勒!” “谁,谁,你说谁?”林晚荣睁大了眼睛。 徐渭无奈苦笑:“突厥国师禄东赞,突厥使臣阿史勒,皇上昨天下旨,昭告天下他们的罪行,同时遣返了他们。这二人已经连夜赶回突厥了。” “糊涂!”林晚荣一拍大腿,神色着恼:“这二人好不容易才被我拿了,怎么能说放就放?特别是那国师禄东赞,可是一个极难对付的人物,我上次就差点着了他的道。” 他声音极大,众人目光已望他这边看来,徐渭吓得一把拉住他:“我的林小兄,你小声一点。你是皇上的驸马,不怕掉脑袋,老朽可还想多活几年呢。” 林晚荣压制住心里的恼怒,哼了一声:“老爷子为什么要放他们?难道他不知这是纵虎归山吗?那禄东赞可是突厥的国师,他一个主意,便可让我大华数万兄弟魂归他乡,怎能说放就放?” “这些事情,皇上当然知道。可古语说的好,两国交兵,不斩来使,不说那禄东赞到底有多厉害,单是抓了突厥派来的使团,这便是一个遭人诟病的话柄。即便是他们要偷大炮回去,我们大华可以抓了他们,但是外人会怎么想?人言可畏啊,他们只会认为这是我们大华故意栽赃陷害突厥,把白猫说成黑猫,我大华与别国之间的交往,更是因此陷入被动,别国都不相信我们,认为是我方背信弃义,抓了突厥派来的特使,皇上也很是难办,与诸位阁部大臣商量之后,这才下诏谴责,并将他们遣返。因为外交之事纷繁复杂,老朽也并未反对。” “外交之事纷繁复杂?”林晚荣一拂袖,恼怒无比:“我的徐先生,你糊涂啊。外交之事,再简单不过,两个字,实力!实力决定一切!为何别国人如何看我大华,你们要如此着紧?难道别国的看法,比我大华的安危、比我大华百姓的安危更重要?此次我大华轻取高丽,那高丽有何外交可言?纵横联合是方略,却也靠的是实力,弱小之国,何来外交?大华强盛了,不要外交,照样百国来朝。大华衰败了,你喊上一千遍外交,也只会遭人耻笑。” 他黑脸冷眉,气势迫人,徐渭见惯大场面,却也吓了一跳,弱弱的开口,小声道:“难道便因为国势强弱,便连外交礼仪都不顾了?” “外交礼仪?”林晚荣气的仰天长笑:“徐先生,那突厥特使阿史勒在我大华的金殿上撒泼,你是亲眼看见的,他与你讲过礼仪了吗?将我大华的火炮拆了偷偷运回去,他与你讲过礼仪了吗?为何轮到我大华头上,你便要对他讲礼仪?你所认为的这一套礼仪,乃是我大华积累多年中庸之道的产物,我们大华人自己玩玩可以,可那突厥他不是大华人,他不学孔孟,不讲中庸,你所认为的那些礼仪,在他眼里一钱不值。你怎么能拿自己的标准去要求他人?就为了这所谓的外交礼仪,我大华要付出多少年轻的生命、破散多少美好的家庭?我的徐先生,你叫我怎么说你是好啊!” 林晚荣痛心疾首,聚起全身力气,重重一脚踢在旁边的小轿上,哗啦轻响,那轿子摇晃几下,轰轰然倒塌了。 ***** 唉,来点月票吧,兄弟们!坐了一天,码字一万,上来一看,月票惨淡!2008年第一炮,谁能给我点月票?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