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四章 她好我也好 - 极品家丁

第四百三十四章 她好我也好

. 这些乱七八糟的都是什么啊,那神秘莫测的洞玄子三十六散手彩抄版,萧夫人脸儿发烫,轻呸了一口扭过头去:“你这是做什么?快些收起来。” “夫人莫非是嫌这聘礼太轻了?”林三摇摇头,面色正经:“夫人,这些东西与我的性命、贞操并列为林家三宝,绝非是浪得虚名。就说这迷药吧,乃是行走江湖必备之良药,小弟曾数次靠她化险为夷。再说这火枪,威力奇大,战场上无数次救过我的性命。洞玄子三十六散手就更不用说了,夫人也见过的,此乃是我师门至宝,重要性不言而喻。尤为难得的是,这本还是彩抄版的,弥足珍贵。这些可比什么金银财宝、珍珠玛瑙的重要多了,也可见我的诚意。” 萧夫人点点头,面上浮起一丝微笑:“你果然有些诚意。只是我上次说过的话,你应该还记得。我萧家虽人丁单薄,却也不能让人说闲话。玉霜和玉若,你只能娶一人。” 林晚荣也不与她争辩,将那聘礼一股脑塞进她怀里:“夫人,你先把这些至宝收起来,免得有盗贼看见了眼红。那散手你就贴身收藏了吧,落到宵小手里可就不得了了。” 这迷药、火枪,还有那羞于见人的画册,我一个妇道人家收拾起来做什么?萧夫人忙一推手,粉脸涨红:“还是你自己留着吧。没准哪一天用地着。你若是有心,便请个媒人备好糕饼红绸,直接上门提亲。这些你家门的至宝,还是你好好收着吧。” 她急急退了两步,脸色红的通透,那林三手里拿着的,便仿佛是洪水猛兽。 林晚荣哈哈笑了两声:“夫人果然仁厚善良,乃是我等学习的榜样。既然如此,夫人,那这事就这么定下来了。等我那边事情处理完毕。再挑个黄道吉日,迎娶小姐过门,到时候两家变一家,亲密无比。” 萧夫人嗯了一声,旋即抬头:“不对啊,林三,说了半天,你到底是要迎娶玉霜还是玉若?” “到时候再决定吧。”林晚荣深深叹了口气。脸色为难:“不管是大小姐,还是二小姐。谁的心情好就谁上花轿,我也不能让夫人为难不是!就这么定了,夫人,我出去工作了。” “这是什么话?”萧夫人急忙拦在他身前,柳眉倒竖,怒道:“花轿抬到门口。却还不知新娘子是谁,哪有这样的事情?那玉霜玉若谁的心情能好?不行,你今日就要把这事情定下来。不然,我就和你没完!”她神情恼怒,粉脸生嗔,洁白的脸上带起一抹淡淡的晕红。自有一股迷人风韵,倒似是个二十多岁地花信少妇。 “夫人,我要能决定,就不用这么为难了。”林晚荣双手一摊,苦恼笑道:“我与大小姐相知。与二小姐相恋,我对她们的感情一般无二。你叫我选择哪个?你忍心让我选择么?反正必有一人要伤心,选谁都是一样,夫人你就自己决定好了。” 他拉开门栓往外行去,行动甚是坚决,萧夫人恼怒之极,这林三恁地奸猾,竟把这些事情推搪到我身上,这手掌手背都是肉,叫我如何割舍。 她犹豫半晌,不知如何抉择,见林三便要行出房门,匆忙之间银牙一咬:“林三,你回来。” 等的就是这句话,林晚荣刷的一个转身,嬉笑着道:“夫人,你叫我啊?” 萧夫人白他一眼,恼怒的哼了一声:“莫要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鬼心思,想要玉霜玉若一起娶,你就明说,哪里学来这些不着边际的鬼道道?” “夫人高见,一眼就看穿我心中所想,果然是女中英豪,巾帼不让须眉。”林晚荣竖起大拇指赞道。 萧夫人叹了口气,苦笑着摇头:“林三,不是我故意为难你。只是我萧家孤女寡母,一门三女子,本就扎眼的很。那些背后嚼舌根、等着看我们笑话的,不知凡几,我们须得步步谨慎,莫要给人家落了口实。玉若和玉霜在金陵也是出了名地闺阁秀女,来来往往求亲的公子早把我家门槛都挤破了。我要将她们两个都许了你,即便她们不在乎,可世人背后怎么看,宗亲族老那里要如何交待?那风言风语,还不漫天而起?” 萧夫人守寡多年,忠贞洁烈,在金陵素有美名,世人敬仰,这一点林晚荣自然清楚。他哼了一声道:“夫人何必在意这些。我和大小姐、二小姐乃是自由恋爱,谁敢在背后嚼舌根?” “你是男子,你当然可以不在乎。”萧夫人白他一眼,神色又羞又恼:“只是我们女子地名声,得来困难,毁之容易。若是玉若和玉霜一起嫁了你,那金陵还不炸了锅?人心隔着肚皮,什么恶毒的谣言都能生起,只怕就连我也要被你牵扯进来----”夫人恼怒的哼了一声,俏脸染上点点淡红,后面的话没有出口。 原来如此,林晚荣摇头 叹道:“夫人顾虑太多,做人若都像你这样瞻前顾后,爱的恨的都不敢说出口,人生哪有快乐可言?” 萧夫人深叹口气,喃喃坐在椅上,轻轻道:“这些都是我地命,我早已习惯了。可玉霜和玉若她们不一样,她们还年轻,还有许多的岁月没有度过。若是因谣言而坏了她们终身,那就是我的罪过了。我说这些,你可能理解?” 她神色凄然,泪珠隐现,脸上满是无奈之色。林晚荣朗声笑道:“夫人,我可以理解你地苦衷。但是绝不赞同你的行为。诚如你所说,不可因谣言而坏了大小姐和二小姐的终身,请夫人想想,如何才是爱她们,又如何才是误她们?像您这样棒打鸳鸯,让她们一生一世都难得快乐,便是爱护她们么?夫人,想想你这一辈子地苦楚,再想想大小姐和二小姐,什么才是幸福。你应该比我理解的更深刻!” 话锋到此然而止,萧夫人眉头微蹙,凝神沉思,屋中静谧之极,只听见她轻轻而又急促的呼吸声。 她只着一袭贴身的睡衣,衣衫单薄,却更衬托的丰胸、柳腰、翘臀,形体丰满圆润。雪肤玉颜中,别有一股成熟地风韵。萧夫人年轻时便是风华绝代的美人。就连当今皇帝也曾为她寝食难安,如今虽是女儿已成年,却容颜不改,更多了一分楚楚幽怨地气质,叫人赞叹不已。 林晚荣看的目眩,夫人也不知是怎么保养的。三十六七的年纪生的还像个小姑娘似的。若是青旋凝儿她们也有这个本事,我可就是天底下最有艳福的人了。 “好一张利嘴。”正看的来劲,却见夫人眼神流转,俏脸生出一抹粉色,轻声开口。林晚荣急忙整了整脸色,做侧耳倾听状。 夫人微叹一口气:“也许你说地对吧。没有什么事情能比玉霜玉若的终身幸福更重要。林三,我答应----” “真地?!”林晚荣一下跳了起来,紧紧拉住她的小手:“夫人,太谢谢你了!” “你莫要高兴的太早,”萧夫人不动声色的抽回小手。瞪他一眼:“我还有几个条件,你须得应承了。我才能答应你。” “什么条件?”林晚荣兴奋之下,早已按捺不住。 “第一,我萧家虽不是豪门大户,却也非籍籍无名。玉若和玉霜嫁于你家门,须得你明媒正娶,请徐渭做媒,号令传于天下知,不可委屈了我女儿。” “应当的,应当的。”林晚荣乐得眉开眼笑:“我在杭州给徐渭做了媒,如今正该他还我一个人情。” “其二,玉霜玉若乃是清白女儿,绝不与人做妾。你虽娶了公主,但若是她逼我女儿做妾,那是休想。” 这个也说不上什么条件,在林晚荣脑子手打独家首发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妻妾之分,都是自己老婆,一碗水要端地平平的。“夫人放心好了,青旋她贤良淑德,一定会和大小姐二小姐相处的很好的,我以人头保证。” 夫人冷冷道:“贤良淑德可不是口里说出来的,你那人头还是好好留着对我女儿吧。第三,我要你----” 她顿了一顿,林晚荣惊得退了两步,惊骇道:“夫人,你说什么,你要我?不要太过分啊!我可不是个随便的人!” “你胡说些什么?”夫人羞恼交加,恨不得凑上小脚踢他两下:“我要你入赘我萧家!” “哦,不要就算了。”林大人失望地摇摇头,待听到夫人后面的话,顿时吓了一大跳:“入赘?!你到底是嫁女儿还是娶女婿啊?我老林家九代单传,打死我也不会入赘,你死了这条心吧。” 夫人摇摇头,无奈道:“我也知道这是委屈了你,但是我将萧家两个女儿都嫁与了你,宗族亲戚那里总要有个交代吧。你若不要入赘,也还有个变通之法,也不知你愿不愿意。” “说说看。”抹了抹额头冷汗,林晚荣心惊胆颤,招驸马我入赘你萧家,夫人你还真不是一般的勇敢啊。 “此事说来也甚是为难。”萧夫人小声道:“我萧家人丁单薄,诺大的一个家业,唯有两个女儿继承,她们一起许了你,这萧家你便占去了大半,宗亲那里难以说的过去。但有一法可让他们闭嘴,只怕你不肯。” 你都差点让我入赘了,还有什么我不肯地,林晚荣大度的摆摆手,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玉若玉霜与你成婚之后,若她二人能生下男丁,你可否取一人姓萧?”夫人小声说道,脸上有些难为情:“如此一来,我萧家继承有后,宗亲们也无话可说。你看怎么样?” 大小姐二小姐与林三成亲之后,生下地孩儿便应姓林,这是祖宗的规矩。外姓过继,对林家来说是大大犯忌讳的,故此萧夫人才小心翼翼。 “这样啊,”林晚荣满面为难:“夫人,儿是我身上掉下的肉,让她不姓 林改姓萧,这简直就是欺负人嘛。” “不是的,不是的。”萧夫人急忙解释:“只有一个孩儿随母姓而已。他还是你身上掉下的肉,由你抚养教导,与其他的孩儿一般无二,只是将来萧家的家产由他继承,另开一枝而已。” 儿随母姓在这个时代是一个大大的忌讳,但在林晚荣眼里那就根本不叫事,他故作矜持沉吟半晌,良久方才开口:“夫人。你这是在挖我地心头肉啊。罢了,罢了。谁让我对两位小姐痴心一片呢,就取一个孩子姓萧吧。不过夫人那,生不生孩子可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其过程很麻烦的,你要多给大小姐二小姐做做思想工作,让她们多多配合才行。” 夫人轻呸一声。脸色惊喜:“这么说你是答应了?林三,没想到你这样豁达开明,以前是我小看你了。唉,今日本该大喜,只是玉若她,却还不知被带去了哪里?” 夫人神色萧索。林晚荣摇头道:“夫人请放心,大小姐不会有事的。我向你打包票,过不了几天,她就会完好无损的出现在你面前。” 林三小事吹牛皮,大事却从没马虎过。夫人听得欣喜:“那便好。林三,你快些去寻徐渭。让他保媒来,以免夜长梦多又生了波折。哼,圣旨又怎样,我女儿就要胜过那公主!” 望见萧夫人眉眼间的笑意,林晚荣隐隐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闹了半天,原来是夫人在拉我上套啊,亏我还自以为聪明,***,夫人的演技,简直就是出神入化。 林晚荣转身出门,走到门口,忽地转过头来笑着道:“夫人,你刚才说要生一个孩子姓萧,到底是真是假。” “自然是真。”萧夫人微笑道:“怎地,莫非你想反悔?” “不是我要反悔。”林晚荣嘿嘿一笑:“只是我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地事情。夫人,你还年轻,要生孩子,完全可以自己来嘛,何必借助我呢!” “你作死啊!”“怦”的一声轻响,萧夫人恼怒之下,提起绣花鞋狠狠扔了过来,正砸在门框上。林晚荣一个闪身钻了出来,哈哈得意地笑了两声,小小的调戏一下,也算找回了场子。 行到前面店铺,就见二小姐躲在门后,正探头探脑的往院里打量,小脸上粉中透着艳,满心期望又娇羞满面,纯真中带着秀美,说不出来的妩媚神态。 见林三行过来,玉霜羞喜交加,想要走开,又挪不动步伐,低下头去小声道:“坏人,你和娘亲说了什么?” 林晚荣拉住她小手,嘿嘿笑了两声:“也没说什么,就随便聊了一下,聊完就出来了。” 二小姐神色一紧:“那我,我们的事----” “我们的什么事啊?”林晚荣笑道:“我忘记了!” 玉霜粉脸煞白,泪珠在眼眶里打转:“这么说,你没和娘亲提起?你这胆小鬼,我讨厌死你了!” “我才不胆小呢。”林晚荣哈哈大笑,抱着她柔美娇嫩地身子打转了几圈:“你就做好喜袍红盖头,等着大花轿上门吧。” 二小姐刹那一阵眩晕,脸上如染秋枫,满心的欢喜伴随着泪珠滚滚而下。“叫你哄我,叫你哄我。”玉霜在他胸前打了两下,又轻轻揉了两下,脸上的笑容将小脸映的如鲜花般灿烂,却又唯恐被他看见了,只得嘤咛一声埋头他怀里,不敢抬起头来。 林晚荣心中百感交集,在她耳边轻吻一下,二小姐幽幽道:“林三,你有没有对娘亲提你和姐姐的事?” 林晚荣还未回答,就听玉霜又开口:“你要是没提,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还有这样的威胁?林晚荣哈哈干笑:“提了,当然提了。只是夫人地态度----” “娘亲的态度怎么了?”玉霜一阵紧张:“是不是娘亲不答应?你这死人,平时能说会道,怎地连娘亲也说服不了。不行,姐姐不嫁,我也不嫁。” “二小姐,说真的,你不嫉妒么?”林晚荣无比正经问道。 萧玉霜泪水满面,恶狠狠的咬在他胸膛:“坏东西,谁嫉妒了----我咬死你,欺负我不算,还要欺负姐姐。” 林晚荣在她肩头轻拍两下,二小姐松了口,柔声一叹:“她是我姐姐,我不该妒她的。坏蛋,你要敢欺负姐姐,我饶不了你。” 林晚荣嘿嘿一笑:“那你是希望我多疼大小姐一点,还是多疼你一点?” 小丫头沉吟半晌,嘟着小嘴看他一眼,愤愤哼了一声:“对姐姐要好,对我更要好,她好我也好,一个也不能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