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九章 精壮男人之死 - 极品家丁

第四百三十九章 精壮男人之死

. 歌声清脆,如滴滴珍珠坠落玉盘,曲调清幽,仿佛是天外之音,涤荡人的心灵。 宁雨昔白衣如仙,凝立崖头,月光照在她苍白美丽的脸颊上,她的神情就如这天地一样深远。林晚荣贴近她身旁,听她浅吟低唱,心里忽然生出一股平静的感觉,万丈云端听仙音,人生最快乐的事情也莫过于此了,此时此刻,那些喧嚣的红尘仿佛真个离他远去了。 一曲完毕,宁雨昔已是溶进了这般美妙的意境,眸中泛起一层淡淡的水雾,立在那里久久不发一语,神情安宁。 “唱的好,唱的好。”一个恬躁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没想到仙子姐姐还会唱小曲,说起来我也好久没听曲了,上次听别人唱还是在金陵呢,那个曲目好像是叫做十七摸还是十九摸来着,最近看书太多,一时记不得了。” “是十八摸。”宁仙子心神还在方才营造的仙境中,听他说话模糊,便顺口接了一句。 “对,对,就是十八摸。”林晚荣嬉笑道:“没想到这个曲调这么有名啊,连仙子姐姐都记得精熟,也不知会不会唱上两句。” 又叫这淫贼暗算了,话一出口便已意识到了不妥,宁雨昔急忙暗呸了一声,脸颊抹上一丝红霞。被林三一打岔,原本缥缈空灵的美好意境便消失殆尽,她仿佛自仙境又堕回了红尘,这种感觉,要多气恼有多气恼。 “你若再说话,我就把你的舌头割下来。”宁仙子瞪他一眼。恼火道。 “割了舌头我也要说,”林晚荣摇头叹气:“这山峰又高又冷,终日里云雾缭绕,除了我们。就连一个鬼影子都找不到。要叫我不说话,还不如直接从这里跳下去算了。” “那你便说吧。”宁雨昔淡淡开口:“希望你十年之后还能有如此兴致。” 这一击正中林晚荣要害,他是打滚胡闹惯了的,要在这绝峰之上待一辈子,比杀了他还难受,十年后哪还有这样打趣的心思。宁仙子深知他禀性,一语便叫他蔫了下去。 绝峰直入云天,远离尘世,无甲子,无岁月。唯有月华如水,夜幕深沉,昭示着日月循环罔替。二人一时沉寂下来。林晚荣也才有功夫打量峰上景象。 这奇峰占地极大,怪石嶙峋耸兀,参差不齐。石中隐藏着成片地树林,翠竹松柏,叶绿根深。茎枝茁壮。林中,石缝中,遍地开满了小花。有许多都叫不出名字,比山下的花草要高出许多,五颜六色,争奇斗艳。 靠近树林的岩壁上,天然形成了一个石洞,幽不见底。洞边便是一潭碧湖,湖水清澈,当中处微微泛着水泡,似有一簇活动的泉眼。阵阵温热水雾自湖面腾腾升起。 温泉?林晚荣看地大喜,忙向那泉水奔去。他动作快,却有人比他更快,才走了几步,就闻耳边风声飘过,宁仙子身形疾如闪电向前奔去,脸上满是欣喜之色,到了泉水边却是停住了。 咦,仙子莫非要和我同洗?他哈哈笑了两声赶上前去,试了一下水温,水面略烫,下面却是不冷不热,舒爽无比。 “当归,七叶芝兰,金银花,曼陀罗----”望着遍地的红花绿草,这些可都是平日里难以寻见的药材,宁仙子喜不自禁,伸出小手采摘了一枝,正要轻嗅一下,忽闻噗通一声大响,似是什么重物落水的声音。 她惊了一惊,就见身前不远处散乱的放着一堆衣衫,那湖水当中却有一圈水纹正向四处缓缓扩散,转眼便消失不见。 林三呢?她心中一紧,放眼打量四周,寂静无声见不着他的影子,正要放声呼喊,就听一阵哗啦轻响,水面浮起一个湿淋淋的脑袋,摆了摆头发上水珠笑着朝她招手:“姐姐,我在这里。” 林晚荣大半截身子隐在水中,水雾缓缓升起,露出他精壮的臂膀,脸上笑意吟吟,甚是得意。 宁雨昔扫他一眼,顿时脸色嫣红,手中小花顺势化作一阵疾风朝他射去:“你这人怎地这般不要脸皮,在一个女子面前擅解衣衫,以为我不敢杀你么?” “杀不杀是你说了算,脱不脱呢,却是我说了算。善解人衣一向是我最大的长处。”那一朵鲜艳的小花不偏不倚正插在他耳朵边上,林晚荣揉了揉通红地耳朵,嘿嘿笑道:“这水里暖和的很,神仙姐姐,你也下来洗一洗吧,我给你按摩。” 红花绿草,碧树温泉,还有一个戴着野花的精壮男人,这情形可真是怪异。宁雨昔脸孔微红,恼怒地哼了哼了一声,飞起一脚将他衣衫踢落水中:“这世外桃源、人间仙境,美不胜收,却被你不讲规矩、不知廉耻的无耻之人糟蹋了,实在叫人坏了兴致。” 她目光不敢落在他赤裸的上身,急忙小心翼翼绕过温泉,向那石洞里走去。林晚荣抹了下头发上滴下的水珠,笑着道:“人生在这个世界上,本就是赤裸裸来的,我只不过返璞归真,回复了我最初地状态,这有什么羞耻的?这个地方就只有我和你,一男一女,如同盘古开天地一般的混沌,哪有什么规矩和廉耻可讲?倒不如一起返璞归真、相依想靠----喂,喂,仙子姐姐不要走那么快,我怕黑!” 宁雨昔步伐坚定地行进石洞,良久听不见声息,根本就不回头看他一眼。兜起温泉水向脸上泼了一下,湿热的感觉让他心里阵阵的舒爽,仙子姐姐武功高强,她一定是进去为我斩妖除魔、保我平安的,善哉,善哉。 既然来到了这绝峰之上。没有意外的话,短期内是想不出办法下去了,就当是到这里泡温泉度假了,还有美丽的仙子相陪。何其快活。他天生就是善于自我安慰地人,度过最初的彷徨期,心志便坚定了下来。 在温泉里泡着,闭目养神睡了一会儿,自觉精神奕奕了,才将被仙子扔下的衣衫仔仔细细搓洗干净。想了一想,我虽然已经到了返璞归真地境界,但是宁仙子还没觉悟,我裸她不裸,我可吃了大亏。----衣服还是先穿上吧! 将湿漉漉地衣衫套在身上,山风一吹,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他连打了几个喷嚏,急怒之下哼了一声:“点化,点化,我一定要点化你,大家一起进步到原始社会。” 温泉边的树林里。春笋发芽,去年的几棵青竹长得甚是茂盛,他心情不爽看什么都不爽。冲上前去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左摇右晃的拔掉那翠绿的空竹,提着竹节向洞里面行去。 这石洞也不知有多少年的时光了,幽静深远,岩壁光滑,滴滴石乳缓缓流淌,清香四溢。行了一截,就见前面透出几丝弱弱的灯光,走近前去,宁雨昔盘坐石塌之上。双眸微闭,一盏形状古老的油灯置于石桌上,噼里啪啦的轻响。距离那石桌数丈的距离,已经架起了干枝,篝火燃起,烧得正旺。 “仙子姐姐,这油灯、木枝是你到哪里找来地?”他心里大喜,急急凑到了篝火边缘,以仙子的功夫,要这篝火根本无用,很明显是为他准备的。 “自己不会瞧么----这洞里许多年前便有人居住过,这些都是他们留下地。”宁雨昔淡淡道。林晚荣四周打量了一眼,屋内桌椅床俱全,墙角放着锄头镐头枯木枝,还有一把捣药的杵子。 果然有人来过这里了,林晚荣点点头,那位曾经到过这绝峰的先哲应该是一位采药匠,不仅架起了铁链,还在这里住过许多时日只不过年代久远了,痕迹渐渐模糊了。 靠在篝火边上,阵阵水汽自他衣服上升起,心里暖和之极,湿衣穿在身上却是难受,只不过仙子近在眼前,他虽为人无耻,也不好意思当着她的面宽衣解带,只得坐在那里不断的扭捏。 宁雨昔俏脸微赧,站起身来往外行去,林晚荣一惊,急忙拉住了她袖子:“姐姐,你要到哪里去?你千万不要走啊,我一个人在这里害怕!” 我信你才怪!宁仙子脸上微赧,微微一笑挣开他大手,将手中宝剑递给他:“你害怕么?那便用这个防身吧。不过要小心点,可别扎着自己,扎着自己也别让我看到。也不要迈出这石室,否则,出了什么事,谁也救你不得。” 什么意思?这也要杀人?林晚荣一愣神间,宁仙子将宝剑塞进他手里,人已走过转角,拐地不见了。对于宁雨昔这种冷淡的性格,他早已习惯了,反正以仙子的功夫,没人欺负地了她,剑在我手里比在她手里有用。 宁雨昔有意避让,这石室就是他的天下了,将湿漉漉的衣裳脱下架在火焰上烘烤,躺在石床上美美的叹了口气,遥想今夜经历,就如神话一般不可思议。历经生死活了下来,却被困在绝峰上与世隔绝,偏还有个美绝人寰的仙子相陪左右,痛并快乐着,就是这种感觉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现在孤男寡女、干柴烈火,要是不发生点什么,还真对不起我这张老脸。 他嘿嘿淫笑了几声,心猿意马一阵,目光落在那几根素翠的竹节上,又一骨碌翻身起来,取过宁雨昔的宝剑哗啦拔出,一阵寒冷锋芒划过皮肤,冰凉到心里。 好剑,好剑,他对着宝剑吹了几口仙气,顺势撩起,将那春竹砍成了数节。这翠竹生长多年,粗的地方堪比成人的两个手臂,在这剑下却是摧枯拉朽、势如破竹,想起今夜就差点葬身于此,林晚荣情不自禁地摸了摸脖子。 把数支砍断的竹筒缓缓削青,粗细也做成基本一致,他才长长的吁了口气,额头上隐现汗珠,这种巧手活最是消耗体力,一番打磨。耗去了大半个时辰不止,衣衫早已烤干,仙子却还没有回来。 不会是叫狼吃了吧?他心里有些担忧,将竹筒往地上一丢。胡乱的穿上衣裳,提着仙子留下的宝剑往外行来。一路寂静,听不到一丝地声音,林晚荣心有戚戚,将宝剑抓的紧紧,脚步加快了许多。 到了洞口,却见那里堆满了碎石,足有膝盖来高,将洞口堵住了一半,走在上面哗哗作响。进来的时候还没见着这情况。林晚荣心里一紧,急忙跃上碎石向外扑去:“神仙姐姐,你在哪里?” “不准过来!”洞外传来一阵惊火交加的急呼。林晚荣听得真切,正是宁雨昔地声音。 难道有流氓欺负仙子?林晚荣哗啦一声拔出宝剑,正义凛然大叫:“姐姐莫慌,我来救你,哎哟----” 他行在垫高的碎石上。脚步极快,方要到达洞口,却是脚步一软。瞬间陷落了下去。这碎石原来是个故意做起的陷阱,前面只放了几节枯枝,他一脚踏空,双脚陷入石中直到膝盖,嶙峋的碎石刮得他双腿生疼。惨叫声中睁开眼来,望见眼前情形,却是呆住了。 那温泉中烟雾蒙蒙,一个绝丽的女子素颜雪颈沐浴其中,长长的秀发直垂入水。肌肤细如凝脂,香肩柔滑如绸缎,丰满的酥胸大半没入泉中,隐隐可见沟壑深深、双峰凸起,泉水流至此处,便自发还转流回,水雾将她的脸颊映的通红,神色羞急中带着无边的恼怒,却又有一种难以言说地销魂滋味。 “姐姐,我是故意的,啊,不,不对,我不是故意的!”望着眼前地美景,林晚荣双眼发直,连腿上的疼痛也不觉得了。 “你快转过去!”宁雨昔凄呼一声,香肩急切没入水中。 “我,我双腿卡住了,动不了!”林晚荣一阵得意,***,这样的陷阱,我宁愿再来一百道。 “你捂住眼睛!”宁雨昔咬牙火道,那陷阱是她故意布下用来防狼的,哪知道却成了他不作为地借口。 “哦。”林晚荣应了一声,乖巧的捂住眼睛,十个手指却是张得大开。 “贼子,我杀了你!”宁雨昔羞火交加,再也顾不了其他,摸下发髻上一只玉簪,秀手一扬,那发簪便带着呼呼风声激射而来。 林晚荣忙一低头,只觉劲风扫过,发簪擦着颈边飞掠而去,惊出了他一身冷汗。若是再晚上片刻,此时脖子早已被射穿了,宁雨昔羞急之下,竟是动了真怒。 不好,仙子玩真的了。林晚荣冷汗淋漓,也不知哪里来地力气,嘿的一声自石缝里拔出双腿,转身就往洞里跑去。 “我杀了你这贼子----”宁雨昔泪珠滚滚而下,从水底摸起一把石子,全身功力尽放,满天星般向洞口撒去。那石子击在墙壁上,噗噗连响,个个撞得粉碎,劲力可见一般。 “啊----”洞里传来一声惊天惨叫,接着便是有人噗通倒地的声音。 宁雨昔还待再发暗器的小手倏地停住了,她心中一颤,凝神细听去,洞里死寂一片,毫无一丝的声响。 “以为装死便骗得了我么?”她咬着牙哼了一声,暗器大撒把般激射出去,力道和速度却是减少了许多。 死寂!没有想像中的哀嚎惨叫,林三的声音便如鬼魅一般的消失,再也听不到一丝一毫。 “你,你敢装死?”宁雨昔手指微微的颤动,心里说不清来由地抽悸:“信不信我把你剁成十八截?说话,快说话----” 任她百般威吓,洞里寂静的怕人,再无丝毫的声响传出。宁雨昔脸色苍白,一个飞旋自泉里跃出,那世间最美妙的胴体便现在了月下。她肌肤胜雪,酥胸挺拔丰满,柳腰纤细,丰臀浑圆翘起,玉腿修长笔直,配上那天仙般绝丽的容颜,仿佛云集了天下所有女子的美妙之处。 “贼子,莫叫我发现你还活着。你要敢骗我,我就杀你一百遍----”宁雨昔鼻子阵阵酸楚,泪珠刷刷流淌,心里的压抑如排山倒海般扑过,挤压的她喘不过气来,将衣衫胡乱披在身上,飞一般的向洞口跃来。 方到洞口,往里扫了一眼,顿时呆若木鸡。那洞口处躺着一个健硕的身影,肩膀宽厚,胸膛有力,耳边还戴着自己赐给他的一朵野花,这个精壮的男人,化成灰她也认得。他躺在那里一动不动,没有一丝的声息,死的不能再死了。 “你,你敢骗我!”宁雨昔脸色雪白,心中如被抽干,身形摇晃了几下,呆呆靠在墙上,泪水刷刷流淌,脑中空白一片,再也想不起任何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