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章 绝峰温柔 - 极品家丁

第四百四十章 绝峰温柔

. 洞中死寂一片,阵阵寒风带着呼啸呜呜吹过,方才还活泼好动的林三,此刻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宁雨昔心里模糊一片,身子轻颤,缓缓向他走去,分明只有几步的距离,却仿佛几千几万年一样漫长。 林三躺在地上,脸色煞白一片,听不见呼吸,手中还紧握着宁雨昔相赠的宝剑。 “你,就这么死了么?”宁雨昔轻轻蹲下身去,泪珠儿缓缓滴落:“百丈锁上,你那般舍身相救,却又欺辱于我----死的好,你早就该死了,我看着你就讨厌,特别的讨厌。” 她小手微颤,脸上又哭又笑,缓缓向他脸颊摸去,眸中泛起一缕柔情:“仙山之上,远隔红尘,你是谁、我是谁都已不再重要,本想寻个人作伴、了此残生,哪知你就这样欺负于我----” “我这一辈子心向道途,处处淡薄,与人无争,却为你犯过嗔、犯过怒,便是做了神仙,也是个犯了戒的谪仙。你生性喜欢热闹,我就偏让你困在这里一辈子,叫你恼我、恨我,却又奈何不了我----死了也好,再也不会有人欺负我了,我心里平静,终日守在你身边,想着你欺负我的那些日子,修个轮回的道行,下辈子再叫你欺负一回。” 她说着说着,泪珠儿串串滴落,小手触到林三脸上,却觉温热湿软,还有鼻息喷出,哪里是个死人,分明是个活鬼。 “你,你----”宁雨昔心中大惊。急忙跳了起来,抹去眼角泪珠,提起小脚狠狠踢在他腿上:“你个装死的小贼,我打死你!” 林晚荣呼吸再也摒不住。长长的吁了口气,睁开眼笑道:“姐姐,我从来没说过我死了,是你自己误信而已。哎哟,别踢!” 宁仙子受他戏弄,心灵受创,哪还有一丝怜悯之心,飞起小脚狠狠朝他身上踹去。林晚荣痛叫了几声,目光落在她身上,顿时目泛奇光。连疼痛也忘了叫喊。 宁雨昔将他一阵暴打,却听不到叫喊声,心里着实有些惊奇。百忙中向他瞅了一眼,只见他目光盯在自己胸前,嘴角的口水流了半尺来长。 往自己身上看了一下,她顿时娇呼一声,脸如火炭。她方才沐浴过,又以为林三死在自己手中,匆忙之下。连衣带都未系好便赶了过来。这一番痛殴之下,衣冠不整,长裙散开,露出修长挺立地玉腿,丰满的酥胸仅仅被一袭亵衣包裹着,双乳突起,沟壑隐现,内里春光看的分外的分明。 “冬贼!”宁雨昔淡定如仙,何时曾像今天这般凄惨过。身体心灵皆遭戏弈,她羞怒之下,泪珠狂涌,重重一脚踢在林三屁股上,飞一般地向洞里跃去了。 林晚荣哎哟一声在地上连续几个翻滚,只觉浑身的疼痛。刚才过绳索时胸前已挨过一次重创,现在屁股上又来了一下,就是个铁人也承受不住了。 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心中却是颇为得意,幸亏我出来的及时,今天可是过足了眼瘾,要说宁仙子的身材那真叫一个好,丰胸翘臀、坦腹柳腰,与安姐姐也能平分秋色,果然不愧为师姐妹,能占到她的便宜,老子大概也是天下第一人了。 得意洋洋了一阵,心里十分的舒爽,连身上的疼痛也似乎减少了几分。浑身的衣衫破的破,散地散,膝盖以下长裤破成碎条,小腿上伤痕累累,都是被宁仙子布下的碎石陷阱给擦伤的。不过与今晚占到地便宜相比,这些都不值得一提了。 在洞口歇息了片刻,听不到里面的声音,也不知仙子到底怎么样了。他自地上爬起来,忍住腿上的疼痛,蹑手蹑脚向里行去。 方才行到石室门口,还没往里探头,便觉劲风袭过,几样物事飞一般的向自己砸来,仙子咬牙切齿痛恨的声音传出:“无耻小贼,你给我滚出去,别让我再看到你!” 林晚荣忙一偏头躲开袭击,几样东西落在地上乒乒乓乓乱响,原来是他出来前修整过地竹筒。 他忙躲在石室门旁,小心李翼的开口道:“仙子姐姐,你要和我分居么?那好,请你把我的东西都还给我。” “我与你这无耻小贼有何干系,又有何东西可以归还于你?”宁雨昔冷笑了一声,手指捏地紧紧,想起林小贼的恶行,恼羞之下,恨不得将他腰斩了。 林晚荣叹了一声,无奈道:“也不是多大的事情,只想求姐姐你,把我的心归还于我!” “无耻!”宁雨昔心里乱跳,.信手拣起一样东西便砸了过去:“你快滚,不要让我再看见你!” 咣当一声翠响,那年代久远的药锄砸在墙壁上断成两截,林晚荣吓的跳起:“姐姐这么狠心做什么?我干嘛要滚,我走出去不行么!” 门外传来哗哗的脚步声,那无耻小贼似乎走的远了,宁仙子长长的叹了口气,望见室内扔了一地地物品,心里有些吃惊:这都是我做的么?怎么会变成这样? 她生性平淡安宁,平生未与人红过脸,今日却被林三气得发了疯一般,平日的镇定早已不知哪里去了,心里阵阵的迷茫与后怕。 仙子现在心情不佳,可不能触她霉头,林晚荣悻悻行了几步,靠着墙角坐了下来。这里岩石冰冷,又没有篝火,与石室里的温暖天差地别,幸亏仙子的宝剑还在我手上。林晚荣感慨一阵,取过被仙子扔出的几节竹筒,小心翼翼的雕刻起来。 漫漫长夜,石洞凄冷,宁雨昔盘坐一阵,望见那昏暗的油灯和熊熊燃烧的篝火。心绪始终难以安宁。外面寒冷,也不知那小贼怎么样了?她倏然一惊,轻呸了一口,管他做什么。冻死他最好。 按下心神正要睡眠,忽闻一阵哗啦轻响,自石室门口滚进来一个东西。她凝神望去,这骨碌碌滚进来的却是一个短粗地竹筒,正巧到达塌前脚下,竹筒底面上还穿着一根黄铜丝,一直延伸到室外的拐角里。 这是什么?宁雨昔一阵心疑,拣起那竹筒,仔仔细细打量一番。那竹筒底部穿了个小孔,铜丝自小孔插入。又反绑上一截黑黝黝的多孔炭黑,模样甚是怪异。 整座绝峰之上,活人就只有两个。不消说,自然是林三捣的鬼了。石洞里先人留下地铁具器皿不少,能找上些铜丝她也不觉奇怪,只是那小贼到底要干什么? 将那竹筒翻来覆去找了半天,也看不出什么名堂。放在耳边摇了一下,也是没有动静,正觉不耐烦之际。忽从竹筒里传出一个声音:“姐姐----” “啊!”宁雨昔吓一大跳,手中竹筒下意识丢下,我怎地听到了林三说话? 等了半晌,石室中安静异常,听不见响动,仙子心中疑惑,莫非是我听错了?小心翼翼的将那竹筒又放在耳边,却什么都没听到。 心中有种淡淡的失望,正要将竹筒放下。那筒中却有一个讨厌的声音传来:“姐姐,你睡下了么?” 这次没听错,那声音的的确确是从竹筒中传来,宁仙子大骇,林三怎地钻到竹筒里去了? “你,你在哪里跟我说话?”她声音中带着些颤抖。 “姐姐,请你对着话筒说话。唉,其实我也不知自己在哪里。”林三的声音中带着一种浓浓的眷念和淡淡的痛苦:“我在睡梦中遇见了湘水之神,她说这湘竹乃是她精神所化,问我有何愿望未完成。我本来想让她带我下山,但一想到留姐姐一人在这里孤苦伶仃,我于心何忍?于是我就告诉湘竹,我想和姐姐说说话,一醒来,就钻到这竹子里了。对,没错,就是竹子里面。姐姐,你现在正在抚摸我的身子呢。” 我真是天才啊,林晚荣躲在墙角捂住嘴得意地偷笑,对自己制造的“电话”效果甚是满意。 “那你岂不是再也回不来了?”宁雨昔声音中带着些疑惑,却说不出的冷淡。 “从理论上说,我是回不来了。不过----”林三拖长了声调,语气幽邃:“湘神说了,若是姐姐愿意对着竹筒亲我一下,她就特许我变回人形。” “是吗?”宁雨昔冷笑:“总算你还有些自知之明,知道你现在不是人形。那你就这样好好待着吧!等着有人亲你一下,让你变回人。” “姐姐,你怎么能这么绝情呢?咦,声音听着好近啊,莫非是电话坏掉了?!这里怎么有双绣花鞋?!”他一抬头,就见宁雨昔手执着竹筒站在自己面前,脸上满是冷笑。 “啊,我有脚还有手,我变回人形了。仙子姐姐,太谢谢你了!”林三倏地立起,惊喜地大叫,额头上满是冷汗。 真个是不要脸到极点!见他作怪,宁雨昔心中想笑,却又拼命忍住,见他衣衫单薄,嘴唇冻得乌黑,浑身瑟瑟发抖,急忙低下头去哼了一声,调头离去。 妈的,没想到这么快就穿帮了,林晚荣抹了额头汗珠,颓然坐在地上。 “进来说话!”竹筒中忽然传来一个细微的声音,亏了对面竹筒中绑着的那活性炭效果极好,他才能听到。 “仙子你是和我说话么?”林晚荣心中狂喜,对着话筒叫道。那边寂静无声,再无消息传来。 忙将脚下一摊子收拾进怀里,行到石室门口,小心翼翼的往里探去。只见宁雨昔神色淡淡地坐在床上,手中把玩着那神奇的竹筒,似是没看见他的到来。 “姐姐,我进来了。”有了先前地教训,林三老实了许多,进来之前先打报告。 宁雨昔不发一言,头也不曾抬起,也不知是准了,还是不准! 怕死不是林三!林晚荣小心翼翼的踏上一步。见宁仙子没有异常反应,这才放下心来大步踏入。 篝火熊熊,阵阵暖风扑面而来,林晚荣激动的一屁股坐在地上。热泪盈眶,感谢真主,感谢湘神,我终于又从地狱回到了人间。 见他激动的样子,宁雨昔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轻声道:“这个能传话地竹筒是你做的么?它叫什么名字?” 只要仙子不打打杀杀,那就一切好说,宁雨昔细细把玩着那竹筒,很是喜爱的样子,林晚荣也放了心。笑着道:“这个么,叫做传话器,是我的最新发明。两个人隔着老远就能通话。神奇地很。” 宁雨昔微微一笑,漫不经心道:“隔着老远就能通话?那我们山上和山下能通话么?” “现在还没到那个地步,不过百年后,是一定可以地。”林晚荣笑着回答。 “那就好。”宁仙子淡淡道:“百年之后,我们早已不在人世。谁与谁通话,与我们没有干系,我关心的是现在。” 林晚荣嘿嘿干笑几声。明白了她的心思,宁仙子是要把林三终身困在这峰上。林晚荣也不抗辩,温暖是最主要的,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说。 室内沉寂下来,林晚荣取过剩下的竹节继续雕刻。宁雨昔心情似乎渐渐转好,拿着传话器时而沉思,时而微笑,有些爱不释手的感觉。往林三看了一眼,只见他拿着自己的宝剑。在竹节的边缘修剪出几个小椽,将长长地竹节紧紧契合在一起,竟是一连接上了三四根。 “这又是什么?”宁雨昔奇怪道。 “这是一个简单的远望镜!你来看一看。”林晚荣笑着将竹节一边递给她。 宁雨昔抬起竹筒放在目前,细细凝望一眼,只见对面也有一只眼睛,正在对着自己眨眼。二人目光相对,她吓了一跳,心中怦怦,忙将那远望镜丢下,声颤道:“这是什么鬼东西,你莫要作怪。” “这个远望镜还差一些镜片,我手里没有材料,也只能做到这个地步了,聚集目光还是能看的远地。”他干笑了一声。 又是传话器又是远望镜的,就地取材、因地制宜,也不知他头脑里哪来这么多鬼主意,圣坊败在他手里真是不冤。宁雨昔心里感慨,想起二人怨恨的根由,顿时五味杂陈、百感交集。 “这传话器就送给姐姐你了,”林晚荣笑着将那两个竹筒都塞进她手里:“你要好好保存,以后这可就是文物了。” 宁雨昔轻轻摇头:“我要这传话器做什么?自己与自己说话么?”将那传话器塞回林晚荣手里,她想了一想,又抓回了一个留在自己手中,脸上微微一红。 林晚荣哈哈大笑两声,却又牵起了腿上的伤口,龇牙咧嘴的疼痛。 “活该。”见他腿上满是青肿血痕、碎石擦伤地痕迹,宁雨昔又一阵恼怒:“叫你在石室里待着,你却要故意出去做坏。下次我便做个捕兽的笼子,夹断你的双腿,看你还怎么做恶?” 她嘴上说着,却不知从哪里变出一个药膏,揭开盖子,清香四溢,端地是灵丹妙药。 这种伺候人地事,当然不是仙子做的了,林晚荣倒是挺自觉,接过那药膏,又撕下一截破衣绑在捣药的杵子上做了药棉,往小腿上涂了起来。 看他笨手笨脚往腿后涂抹不便的样子,宁雨昔微微皱眉,接过那药棉哼了一声:“兀地浪费了我的药膏。你坐好了,莫动!” 一阵清凉的感觉传来,却是宁仙子蹲下身来,小心翼翼的为他上药。那温柔细致的样子,是林晚荣平生未见。 林晚荣心里说不出的感动,忽然一把拉住了宁雨昔地小手,柔声道:“姐姐,我们不要再这么打打杀杀了好不好。这绝峰之上就只有我们两个人,除了你就是我,你死了我心伤,我死了你寂寞,人生百年,穷困潦倒我都不怕,只是那孤单的滋味,却不是人能承受的。” 宁仙子心中微颤,急忙拉回小手,哼了一声,轻轻道:“我才不怕孤单----是我要与你打打杀杀么?若不是你欺负我,我怎会那般对你!” “我也很冤枉,其实我什么都没看见。”林晚荣睁着眼睛说瞎话,脸上神色无比正直。 “还说?!”宁雨昔神色恼怒,脸上一片晕红,想起了那般羞人的模样。也就是在这绝峰上她才会这么好说话,要是换了别处,早就动手杀人了。 绝峰之上,陋室之中,枯黄的油灯下,宁仙子温柔轻语,薄嗔羞怒,俏脸上红晕朵朵,那娇艳的模样,冠绝了天上人间。林晚荣嘴唇干涩,喃喃道:“雨昔,我----” 宁雨昔小手一顿,呼吸不由自主的凌乱。不是第一次听他叫自己名字,唯独这一次感觉却是百倍的强烈,仿佛春雷阵阵敲击着心灵。 “你,你要说什么?”宁雨昔神情慌乱,酥胸急喘,不知道该要怎生是好。 “雨昔,我喜----” “轰----”“轰----” 远处传来的隆隆炮声截断了他的话,林晚荣神色一变,倏地立起:“青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