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女人与狗(1) - 极品家丁

第四十四章 女人与狗(1)

萧夫人笑颜如花,亲切的看望每一个新晋的家丁,对他们嘘寒问暖。萧夫人果然是在商场打过滚的,虽然只是做做样子,却已经产生了良好的效果。有几个感情丰富的家丁已经热泪盈眶,直把萧家夫人当成了再生父母。 林晚荣肚子早饿了,顾不得等萧夫人到来,抢了几口饭菜就往嘴里送去。当萧夫人来到他面前之时,他才将一口热菜吞到肚子里,正在大嚼着。 “夫人,这位就是林三。”王管家向萧夫人介绍道。 萧夫人看了林三一眼,相貌不错,为人随和,很有亲切感,便笑着对林晚荣道:“你就是那个合同制员工林三?” 林晚荣站起来道:“是的,夫人,我就是林三。”他很自然的伸出手去,要去与萧夫人握手,在他那个世界里,与人握手,是一个最基本的礼节。 萧夫人面色一变,冷声道:“你干什么?” 男女授受不亲,这是古训,萧夫人是一个贞德寡妇,极为自爱,对礼教看的甚严,人都说寡妇门前是非多,可萧夫人守寡多年,却从来没有什么流言蜚语传出,可见其贞烈。因此,她见林晚荣伸出手来,便不由自主的恼怒了起来。 林晚荣也意识到了自己犯了一个很严重的经验主义错误,好在他心眼灵活,一愣间便已有了计较,索性也不收手,大大方方的道:“与夫人握手啊。” “握手?”萧夫人皱起了眉头,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直言不讳的说了出来。 “是啊,在我的家乡,两个人第一次见面,握手是最基本的礼节。”林晚荣说的淳朴自然,脸上挂着人畜无害的微笑,再加上他耐看的外表,让人很容易信赖。 “大胆!”旁边的王管家和庞副管家一起怒吼道,这小子是个什么东西,竟敢吃萧夫人的豆腐。 “无妨。”萧夫人微笑着喝止住了两位管家,在萧大小姐接掌萧家之前,一直都是萧夫人打理着萧家的生意,能将萧家打理的井井有条,她自然也不是什么简单人物。确切的来说,她是一个女强人,而且为了保护自己,她熟悉各种各样的男人,也熟悉各种各样的目光,她对自己的眼光很有把握,这个下人的眼神很自然,没有流露出一丝亵du的意思,这样看来,倒真的是自己理解岔了。 林晚荣也在打量着萧夫人,与远观不同,此时近看萧夫人,依然是极为出色的一个女人,脸上白净如玉,眼睛美丽动人,眼角没有一丝皱纹,只是不时紧蹙的眉头,似乎显示着她有些隐忧。 这是一个真正的女强人啊,林晚荣心里感慨道,比起自己做市场经理时见到过的各式各样的女强人也不遑多让,而且更美丽。 “那你的家乡在哪里呢?”萧夫人对这个合同制员工也有点兴趣,毕竟合同制员工这个东西,她以前从没有听说过,不过这个想法倒是很新颖,也有一定的创新。对于能够提出这种想法的家丁,她也是有几分好奇的。 “我的家乡?很远,很远,说了夫人也未必知道。”林晚荣眼中闪过一丝落寞之色,他现在就是一颗无根的萍,漂到哪里是哪里了。 见他不愿意说,萧夫人也不强迫他,因为他与萧家签订的是一年的工作合同,所以他虽然是一个家丁,也可能随时会炒掉萧家。 我竟然担心一个下人会抛弃萧家?萧夫人不由得为自己这种无谓的担心感到好笑,不过只要是人才,萧家就要留住,这是萧夫人在商场挣扎多年的总结。 萧夫人冲林晚荣友好的笑了笑,便转身去了,她自然是不会与林晚荣握手的。不管你的家乡有什么破规矩,但到了这里,就得入乡随俗,要是跟你握手传了出去,贞德寡妇的名声可就彻底毁了,更何况还是一个低等下人。 萧夫人登到台上,对新晋的家丁们发布了一番热情洋溢的演讲,无非是欢迎大家的到来,希望大家尽忠职守,热爱本岗,为萧家贡献自己的力量。 到了后面,林晚荣却看到了一个依稀熟悉的镜头――新丁代表发言。看到这个板块,林晚荣真是哭笑不得,他参加过无数的开学典礼和开幕式,每一次都有这个狗血桥段,没想到到了这个世界却也不例外。 上去代表新晋家丁发言的那个家伙,更是让林晚荣喷血,那个家伙赫然是书呆子萧峰。 萧峰神情紧张的走上台去,从衣兜里取出一张事先写好的纸,双手紧张的不住颤抖,结结巴巴的念着,好好工作,天天向上,热爱大华,热爱萧家。 林晚荣的一口饭全部喷了出来,引来了周围无数虔诚家丁的愤怒而视。 回到花园自己的小院里,将行李整理了一下,也没看见福伯,这个时候,他应该在午睡吧,老头们上了年纪都是这样的。 正要在床上躺一下,忽然听到院里传来一阵莺莺燕燕的声音。 “哎呀,这牡丹花真漂亮,很配我哎。” “我看那株狗尾巴草比较适合你。” “我打听清楚了,今天新分配来的那个家丁就分配在福伯手下哎。” “对啊,对啊,我就是来看他的。听说他个子高高的,眼睛大大的,皮肤健康的,充满阳刚的----” “切,也不看看你们那副模样,我告诉你吧,听说这位新晋的家丁很神气的,连王管家的帐都不买的----” “王管家的帐他不买,但是本姑娘给他管家,这个帐他总是要买的吧。” “切----” “不要再说了,咱们先采花,再采帅哥,耶----” 林晚荣紧紧的捂住了嘴,这他娘的是不是进了盘丝洞,怎么遇到这群女妖精了。 他走出门去,只见院里十来个丫鬟,青春秀丽,虽然说不上美貌,但胜在青春。她们正在花丛中忙碌着,不停的采摘着花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