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一章 天梯 - 极品家丁

第四百四十一章 天梯

. 姐姐,大哥真的在这山上吗?洛疑掀开马车窗子,往外扫了一眼,脸上满是担忧。月华如水,残败的卧佛寺处处断壁残垣,闪着幽幽的光辉。茫茫夜色中,远处崇山峻岭、峰峦叠嶂,说不出的清冷神采。 肖青旋坐在矮榻上,缓缓抚摸着小腹,叹了口气:“应该是错不了了。巧巧,你方才去萧家,确实没有见到林郎的身影?” 巧巧轻嗯了一声,脸上一片愁色:“凝姐姐进宫去寻你的时候,我便去了萧家,还惊动了夫人和二小姐。起初她们也以为大哥在房里,哪知我们在外面叫门半天,也听不见里面的动静。无奈之下破门而入,床上丝被温热,大哥却消失的无影无踪,夫人和二小姐也不知他的去向,萧二小姐急得都哭了。” “有什么好哭的。”凝儿双眼通红:“好好的一个相公交给她们,却叫她们弄丢了,没找她们算账已是便宜了她们。在金陵时候我就看出来了,她们萧家母女对大哥呼来喝去的,却又狡猾的很,打一顿大棒又赏一个甜枣,叫相公心里痒痒。大哥也是心软,被她们母女欺负了这么长时间,倒还欺负出感情来了,等明日寻着了他,叫他三天不准进我房门,看他长不长记性。” 巧巧脸儿一红,心道,莫说是三天,就是三盏茶的功夫你也忍耐不住。到时候拉着大哥进房地那个肯定是你。 听洛凝话儿说的直白,青旋摇头苦笑,这丫头醋性倒比我还大,也不知人家萧家母女哪里招惹你了。 “不就是一个臭男人么,值得你们这么牵肠挂肚么?”小姑娘李香君在榻上慵懒的翻了个身,从丝被里伸出洁白的藕臂,向肖小姐小腹探去:“吵得人三更都睡不着觉,叫我说没他更好,我就每日和师姐同宿一房,过着开心的紧。师姐。我也来摸摸----” 她小手直往肖青旋凸起的小腹探去,肖小姐面红耳赤,轻呸一声打开她小手:“小丫头做什么怪,我与你几位姐姐说话呢。” 李香君眼眶微红,哼了一声:“我只是想摸摸小孩子长什么样子嘛,又不是要占你便宜。叫我看,若是你那郎君想要摸,师姐定然高兴的很。那臭男人昨日一早便兴风作浪。以为我不知道么?也不怕伤了小孩子----” 肖小姐啊的惊叫一声,脸儿羞臊的通红。凝儿噗嗤一笑,轻掩红唇:“姐姐,大哥是个混世魔王,你可莫要万事都由着他。香君小妹妹,你倒是事事都知晓啊!” 李香君哼了一声,不屑看她一眼:“我知道的事情地确不少。有一个小蹄子,三更半夜,叫的那个浪啊----‘大哥,快来嘛!’”她捏着鼻子学着洛小姐的媚态,有鼻子有眼。 “我打你这丫头!”凝儿俏脸红透,她纵是在姐妹面前大方。也承受不住了,扑上去追打小丫头。李香君咯咯笑着躲到师姐身后,冲着洛凝做鬼脸。 “香君妹妹不要胡闹了,”巧巧脾气最好,见凝姐姐面子上有些挂不住。忙拉了李香君一把。小丫头感激看她一眼,嘻嘻一笑:“还是巧巧姐姐待我最好。难怪臭男人那么疼你。每次都把你抱在怀里睡觉,还是不穿衣服的。” 饶是巧巧脾气再好,也忍不住闹了个大红脸。李香君这小丫头古灵精怪,每日里也不知在寻思些什么,照她说法,那偷窥的事情她可没少干。 见小丫头一口气调戏了车厢里的三位林夫人,连自己师姐也没放过,凝儿心里平衡了,咯咯笑道:“香君小妹妹,同是一个师傅教出来的,你和我家肖姐姐,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你倒像是我大哥调教出来的,跟他一般地好色。你可不要误会,我这是赞你呢,君子好色,取之有道,大哥就是这样一个人,咯咯!” 叫李香君这一打岔,车厢里的气氛顿时轻松了许多,肖青旋却眉头微皱,神情转冷:“香君,你年纪幼小,不知世事,这些乱七八糟地东西都是跟谁学来的?好好的一个小女子家,说话便这般的没分寸,将来长大了还怎么得了?” 李香君似乎极为惧怕肖青旋,见师姐动了真怒,顿时不敢再闹了,急忙拉着她手,小心翼翼道:“师姐,我不是故意的嘛。这半年来你一个人偷偷摸摸的发呆想你地林郎,师傅又经常外出,我和其她师姐妹又说不上什么话,就只好找了一些闲书杂书来看,这些都是书上学来的。你不要生气嘛,我以后再也不胡闹了。” 原来是疏于教导啊,洛凝也是个心软的人,拉了李香君躲在自己身后,为她开脱道:“姐姐,香君年纪还小,只是一时贪玩而已,你莫要怪她。对了,姐姐,你怎知大哥是一定在这山上呢?” 说到正事,车厢里顿时都安静了下来,肖青旋也没功夫去教导李香君了,微叹了口气道:“林郎与凝儿你说的话,都是有深意的。黄瓜上刻着他的名字,那便是代表他了,叫厨房里地师傅不要杀黄瓜,意思就是,我师傅要杀他。” “师傅回来了?”李香君惊喜的跳了起来,再看见车厢里几个女子仿佛要杀人的眼神,忙安静了下来。 凝儿大惊失色,盈盈泪珠缓缓流转:“你师傅要杀相公?这可怎生是好!姐姐你武功这么高强,你师傅就更不得了了,大哥如何是他对手?若是大哥不在了,我洛凝也绝不芶活人世。” 肖青旋缓缓摇头。坚定道:“凝儿莫慌。师傅地性子我了解,她要做的事情坚决果断,从不拖泥带水。你自想想,若是我师傅真个要杀林郎,在萧家便已杀了,还用地着把他带走吗?” 这话有些道理,洛凝清醒了些:“可是,若姐姐的师傅不是为了杀相公,又把他带走干什么?唉,他们两个势成水火。也不知道现在都打成什么样了。” 是啊,相公和师傅在一起会发生什么呢?他们会打成什么样呢?肖小姐心里说不出地烦恼,摇头轻叹:“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只有师傅和林郎知晓了。这关键时刻,我们不能乱了阵脚,须得定下心神,让林郎心才是。师傅武功虽高强,但我们夫君也从不是靠武艺取胜的。他从金陵一路走来,历经艰险都能化险为夷。靠的是智慧和算计。师傅第一次杀不了他,以后就更找不着法子了,我们要对他有信心才是。” 肖青旋一席话有理有据,叫人安心不少,正如她所说,要杀林三。最好的机会只有一次。错过第一次,林三就是九命猫,想死也死不了。 “姐姐,你可知师傅把大哥他抓去了哪里?这山上风高露重的,也不知大哥穿了几件衣裳,要是冻坏了他。那可怎么得了?”巧巧喃喃言语,泪珠儿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我也不知。”肖小姐摇头轻叹,心里地难过更甚于巧巧,一边是养育了自己并授予学问武功的师傅,另一边却是生死不渝的相公。二人势成水火,叫她如何选择? “只有先上山上瞧瞧了。先去师傅的居所看看,再四处搜寻一番。我已向父皇请了虎符兵令,调动三营兵士数万人马,在这方圆二十里内仔细搜寻,不找到我郎君,绝不收兵。” 肖青旋的话语带着一股决绝的意味,她出身富贵,气质雍容,稳重中又令人信服,洛凝和巧巧听她一番话语,顿时安心了不少。 眼瞅着已经到了卧佛寺前,一行人马车辆都停了下来,远处纵马行来一人,飞快的翻身而下跪在车架前:“末将胡不归,参见出云公主。请公主示下。” 洛凝是认得胡不归的,在山东便是他帮着林晚荣寻银子,闻声惊喜,拉住肖青旋地胳膊道:“姐姐,这位胡将军是跟着相公办事的,也颇有些能耐。” 肖青旋点了点头神色平静:“我知晓。凝儿请了徐渭深夜进宫来寻我,我便知林郎出了事,向父皇请兵符时,调集地都是夫君在山东统兵时的旧部,这样他们办起事来尽心尽力,我调动起来也得心应手。” 肖小姐果然不愧为皇家公主,处事稳重老练,细节考虑周到,凝儿和巧巧听得甚是佩服。 “将军快快请起。”肖青旋隔着帘子淡淡道:“我与林郎乃是结发夫妻,父皇早已将我许配了他,今后我便是林家妇,切莫再以公主称呼。你们都是跟着我夫君出生入死的好兄弟,我就叫你一声胡大哥吧。” “末将不敢。”胡不归激动的趴在地上连连磕头:“请公主----请夫人放心,林将军乃是我粮草军的主心骨。没了他,我们什么都不是。末将手下带着的,都是与林将军一起在山东浴血奋战过地老兄弟,绝不允许有人坏了将军一根头发。” 公主就是公主,短短一句话不动声色便拉拢了人心,洛凝心里佩服,朝肖小姐挤了个眼色。肖青旋微微一顿:“既如此,就有劳诸位了。胡大哥,请你派人将这方圆二十里内围住了,自外向内慢慢搜索,一草一木都不能漏过。每隔半个时辰便鸣炮一次,好叫林郎知晓,我们就在他身边。” 肖青旋将诸事安排的井井有条,胡不归急忙领命去了,不多时,第一通炮声便响了起来,震慑山谷,轰轰作响。 肖青旋在巧巧与洛凝的搀扶下,缓缓下了马车,闻听隆隆的炮声,抚摸着凸起的小腹微微苦笑:“我们这孩儿便是命苦,娘亲方才脱困,父亲却又入了牢笼。” 巧巧忧心道:“姐姐。这山上风寒太大,道路难行,你有孕在身,还是不要上去了,我与凝姐姐上去找寻大哥。” 肖青旋坚定摇头:“不可。你们不熟悉山上情形,也不知师傅习性,极易漏掉蛛丝马迹。我有武艺在身,坏不了事情地,你们不要担心,早日寻到林郎。我们一家团聚才是正经。” 二人苦劝无果,唯有依了她,小丫头李香君却是拍着巴掌笑道:“好啊,师傅回来了,师姐回来了,我也回来了,我们这也是一家团聚。” 数万军士燃起火把,鱼贯而上。远远望去就像一条点亮地天梯,直通天上而去。四个女子行在万军丛中。跟随着大军一起上山,心情急迫之下,脚步却是最快的。 胡不归以及杜修元手下的兵马,皆是林晚荣在山东亲手带出来的,是的地确确的子弟兵。那些在世人眼中一钱不值地粮草兵只因林晚荣一人,一夜之间便名扬天下。林将军有血性。有义气,剿灭白莲、沙场演兵,战功赫赫,天下敬仰,这些都是众人亲身经历,哪个不服他? 听胡不归说这几位都是林将军的夫人。其中还有一位便是名倾大华地出云公主,真个是英雄美女相得益彰,这可是粮草军的荣耀,众军士倍觉振奋,不自觉的便结成队形。将她们呵护在中间,用身躯将那寒风挡在她们身外。 “他们这是做什么?寒风能挡的住么?傻傻的样子!”李香君不解此中奥妙。她对此处熟的不能再熟,一路驾轻就熟中,望见那成群林立、密密麻麻遮挡寒风的士兵,忍不住开口讥笑。 “住口!”三个女子一起怒喝,不仅是青旋凝儿如此,就连那向来好脾气的巧巧也是变了颜色,望着她横眉以对。 肖青旋哼恼火地一声:“香君,你年纪小小,怎可是非不分。这兵士便如普通百姓,他们的情感是最质朴地,谁对他们好,他们就对谁好。这一路之上,他们维护我们,不是因为我是公主,也不是因为你生的好看,他们敬重的不是我们,而是我家夫君。” 巧巧低下头去,泪珠盈盈打转:“他们的敬重是大哥拿了性命换来的,你莫要借此事开玩笑。” 凝儿最是直白,脸露凶相,恶狠狠道:“小妹妹,我很郑重的警告你,你若是敢在大哥面前这样说话,他一定会杀了你。” “哇----”李香君吓得大哭:“你,你们都欺负我,我找师傅去。”她小脚急跺,飞一般地向山上扑去,转眼就消失的不见了。 三位夫人面面相觑,肖小姐微微一叹:“香君只是性子有些顽劣,心肠倒不坏,两位妹妹可不要怪她。 “我倒不怪她。”巧巧抹了眼泪,拉住凝儿的手嫣然一笑:“凝姐姐,我瞧着你最近说话的神态动作,似乎都和大哥有些相像呢!” “是吗?”洛小姐羞涩的捂住了脸颊,心里却是得意:“我哪里像他,那不丑死了?” 巧巧一语点醒梦中人,肖青旋也吃了一惊,方才这一番话,可不就是只有林三能说的出来么?怎地轮到我了?当真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了! “是吗?”宁雨昔神色突地淡了下来,将那药棉随手弹开,缓缓坐回床上闭目沉思:“那你便去寻她吧!” 宁雨昔忽地换了个神色,冰冷中说不出地淡漠,与刚才的情形截然不同。林晚荣小心翼翼道:“神仙姐姐,其实我也不是想就此离开。只是青旋现在身怀六甲,这山高露重的跑来寻我,要是万一哪里出了点差池,我就是死了也心里难过啊。正所谓宁做花心鬼,不做负心人,我出去看一下,马上就回来----” 宁雨昔不言不动,双眼紧闭,脸色平和,似是没有听见他的话一般。 这是什么态度?到底是让我见,还是不让我见!林晚荣眉头紧皱,想了半天。一咬牙,管不了那么多了,凝儿、大小姐、巧巧她们都还在山下,青旋更是挺着个大肚子,我哪能丢下她们不管,这还是男人吗? 他下了决心,起身往外行去,走到门口又突地转过身来,却见仙子端坐在床上一动也没动过。就是这样了,林晚荣叹了一声。大步流星往外行去,再也没有回头。 宁雨昔张开眼来,望见那扔在地上地药膏、远望镜,熊熊篝火映照在她脸上,熏红中,却有一丝说不出来地苦色。 穿出石洞,越过温泉,便到了绝壁边缘。遥遥望去。透过层层的氤氲,隐隐可见山下亮着一排一排地火光。就如萤火虫一般大小,缓缓向上移动着。对面的仙坊中,隔着层层云雾,看不分明,隆隆的炮声不绝于耳。 “我在这里,我在这里。青旋、巧巧、凝儿----”他双手荷在嘴边,使出吃奶的力气,朝着山下大声的呼叫。 山风呼呼,眨眼便将他声音吹散,还未传出十丈。 一定是今晚没吃饱,他咬了咬牙。不信邪的聚集了浑身力气,扯开嗓子大喊。这千绝峰高千丈,离那最近的圣坊横着也有几百丈地距离,终日里云雾弥漫,氤氲缭绕。他声音就算再大上十倍百倍,也无人能听到。无人能看到。在世人眼中,他便是这绝峰之上一颗小小的尘埃,谁能留意到他。 叫喊、跳跃终都是徒劳,费劲了所有力气,他嗓子冒烟,新伤旧痛一起涌上心头,忍不住一屁股瘫在了地上,浑身散了架一般,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仙子说的不错,这绝峰矗立云霄,远隔人寰,绝非人力所能到达,就算在这里叫上一辈子,也没人能听得到。 难道真的要困死在这里?他心里忽然生出一股无力感,躺在冰冷的地上,任寒风吹动,却懒得动上一动。 “你怎么不接着叫了?”一个轻轻的声音传来,宁雨昔笑意吟吟,倚在洞口处望着他,脸上说不出的欢乐。 “我只是想和青旋说几句话,为什么就这么难?”仰望着头顶迷蒙地星空,林晚荣叹了口气:“姐姐,你是青旋的师傅,应该和我一样地关心她吧,难道你就忍心看着她这样失去老公,孩子失去父亲?” 宁仙子神色平淡,静静道:“我心疼青旋不假,可落成如今这个结果,却是你害了她。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你炮打圣坊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将要面对的后果?这是对你的惩罚。” 面对执拗的宁雨昔,他没有丝毫地办法,唯有摇头苦笑,遥望那星星点点的灯火,虽然很近,却隔着海角天涯,这种滋味,他终身也难以忘怀。 见他受打击的样子,宁雨昔心里说不出的痛快,坐在洞口与他遥遥相对,二人皆是一言不发。山风寒冷,林晚荣早已冻得手脚麻木,他却强自忍住了,一言不发。宁雨昔盯在他身上,目光幽幽,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也不知过了多久,山上山下突然传来阵阵齐声大喊:“林将军,林将军----”数万人齐呼的声音虽是惊天动地,但传到这绝峰时已经是虚无缥缈,林晚荣猛地跳了起来:“我在这里,青旋,我在这里----” “怦”的一声,隔着云海,远远望见对面地仙坊峰上突地升起一柱冲天的火焰,隔着老远便看的分明。林晚荣眼眶一阵湿润,这是在提醒我啊,一定是青旋和巧巧她们来了。 火?火!他心里一惊,忙转身飞一般的向洞里跑去。 “你是在找这个么?”宁雨昔淡淡一笑,扬扬手中的火折子。 林晚荣眼睛一亮,刚要点头,忽然又觉情形不对,仙子绝不会这么好说话地。 “你看好了!”宁雨昔神色冰冷,手中火折子猛地扔出,似是一阵疾风般,直往崖下坠去,一丝声息也听不到。 “你----”林晚荣跳了起来,心中早已出离了愤怒:“你将这火折子扔了,我们以后吃什么、喝什么?你怎么如此歹毒?” “你说什么?”宁雨昔刷地立起。神情中说不出地悲愤:“你再说一次!” “我说你歹毒,难道错了?”林晚荣恼火之极,早已不像先前那样客气。 “我,我,我杀了你!”宁仙子泪珠在眼中打转,娇叱一声,脚下轻点便冲了上来。 林晚荣不卑不亢、盎然不惧的冷笑一声:“杀吧,也不是头一次了。除了会点武功之外,你还有别的么?” “我打死你这小贼!”宁雨昔扑上前来,扬起拳头便往他胸前砸来。林晚荣硬生生的昂起胸脯受了她一掌。急咳一声咬住了嘴角,汩汩鲜血缓缓溢出,连吭也未吭一声。 见他捍不畏死的样子,宁雨昔心中说不出的疼痛,银牙紧咬,却是拳脚如风,连连向他身上击去。 “你如果打不死我,我就会咬死你!”林晚荣吐掉嘴角的血丝。眼中射出凶光,狠狠道。 也不知怎地。看见他凶悍的眼神,宁雨昔心中一颤,竟有些惧怕,急急偏过头,拳脚自然的轻了下来。 “不敢打了么?”林晚荣冷笑着,眼神中有一丝地不屑。 宁雨昔个性比他更倔。生来从不低头,闻听他言,怒从心头起,再也顾不了其他,凝聚八成功力,嘿的一声。双掌齐齐向他胸前印去。 林晚荣眉毛淡淡垂下,眼中闪过一丝留恋之色,却不是畏惧,嘴角鲜血汩汨,脸上却有一丝奇异的笑意。 望见他口角的鲜血。宁雨昔心中忽如针扎,眼见双掌便要到他胸前。急忙散去了浑身功力,便如软软的棉花,击在他身上,泪珠儿却不争气的涌了出来。 趁着她心乱的功夫,林晚荣忽地搂住她纤细的腰肢,在她耳边轻道:“姐姐,我要咬你!” “你要做什么,唔----”宁雨昔大惊之下,身体已被他搂入怀里,一张带着血渍地火热大嘴疾如闪电般的印在她鲜艳欲滴地樱桃小口上。 轰的一声,仙子心跳加速无数倍,脑中一片空白,似乎什么都不知道了,心酸、苦涩、甜蜜,仿如泼倒了的百味瓶,齐齐涌上心头。她拼命的挣扎着,拳脚齐上,一阵阵的砸向他胸前腿上,却是虚弱无力,往日的凶悍也不知去了哪里。 仙子挣扎激烈,林晚荣却也不是吃干饭地,牙一咬,双手将她娇躯往怀里一带,二人齐齐倒在地上。 宁雨昔早已忘了武功,便似是一个撒泼的女子,在他怀里拳打脚踢,拼命挣扎,林晚荣搂住她柔若无骨的腰肢,紧紧印住她鲜红的小口,打死也不松手。 二人在崖上不断的翻滚着,厮打着,谁也不屈服,数次滚到崖边便要齐齐落下去,望见林晚荣那无所畏惧的眼神,宁雨昔心中急颤,却不知该要怎样提醒,唯有忍着羞涩又滚了回去,落在林晚荣眼里地感觉却是,仙子姐姐主动亲我了,一时之间情不自禁抱得更紧,火热的大舌伸进她小口,找准那鲜红的小舌,拼命吸允着。仙子小口中仿佛有一种淡淡的芬芳,涌入口中,说不出的甜美可人。 宁雨昔头晕目眩,仿佛失去了自己,唯一记着地事情便是,这人是使了强的,我打不过她,但我绝不屈服。 这绝峰之巅,绝对不会有人来打扰他们,二人抱在一起,来来回回不知翻转了多少圈,林晚荣头脑昏昏沉沉,大嘴却被现在咬了好几口,鲜血溢出,肥肿了起来。宁雨昔地意志力相当的惊人,若是别的女子落到这个地步,怕是早就放弃了,唯有她不屈不挠,与林晚荣斗了个难分难解。 哎哟一声,却是翻滚中头碰到了岩石,疼得他龇牙咧嘴,眼泪都要出来了。他还紧紧搂抱着宁雨昔腰肢,仙子伏在他身上,二人气喘吁吁,相互对望着。 朦朦胧胧中,望见宁雨昔眼角溢出的晶莹泪珠,似是珍珠般透明晶莹,滴滴落在他的胸膛,林晚荣心神一阵恍惚,轻叫一声:“姐姐----”他用力抬起头去,在她小口上印了一下,忽觉一阵剧痛,却是宁雨昔咬住了他嘴唇。洁白地小牙沁入他肉里,滴滴血丝溢出。 宁雨昔跳将起来,浑身衣衫破烂,丰胸细腰玉臀时隐时现,处处春光洋溢,她却没有心情在乎,泪珠儿串串洒落,捂住面颊失声痛哭:“怎么会这样?你去死,我恨你,我恨你!” 被人欺负成这样。她早已不复天仙般的雍容,却多了几分尘世的烟火。配上她绝丽的面颊,清澈的泪珠,仿佛时间最美丽的桃花,绽开在了绝峰。 她小脚踏在林晚荣胸膛,来回踩了几下,却觉得使不出力气,泪眼朦胧中。说不出心里是个什么滋味。呜咽一声,捂住面颊轻泣。莲足微动,向石洞里奔去了。 乱了,乱了,林晚荣躺在地上,长长的喘了口气,仙子姐姐是青旋的师傅。青旋是我的老婆,我又和她师傅孤男寡女、同处一室----简直乱的一塌糊涂。 想起仙子地味道,心里又是一热。宁雨昔相貌身材自不用说,单是那心性之强,就前所未见,这种死缠烂打的技术。他本是不屑于使用的,没想到一用起来就是这样的惊天动地。 “啊----”他长长的大叫了一声,心里的郁气终得以发泄。浑身上下处处伤痕,衣衫找不到一块完整的,最惨的是。嘴唇被咬得高高肿起,就像是两片未发酵好地馒头。幸亏是在这渺无人迹的地方,若是换了别处,早被笑掉大牙了。 对面崖壁上地火光升起之后就再未熄过,熊熊燃烧中,他仿佛看见了青旋凝儿她们的笑脸,咫尺天涯的滋味真叫人断肠。 静静躺了许久,也不知仙子在里面怎么样了,终究是有些放心不下,撑起散架的骨头往里面行去。 方进石室,就见宁雨昔坐在榻上,面色时而发白,时而晕红,泪痕未干,鲜红小口微微张合,美丽的双眸却是哭得红肿,如云青丝缓缓垂下,凝神中却不知在想些什么。她浑身的衣衫破地破,散的散,早已不能再穿了。 “出去!”宁雨昔冷哼了一声。 “打死我也不出去。”林晚荣倔强道:“神仙姐姐,我们好好说几句话----” “你不出去是么?”望见他肿的老高的双唇,宁雨昔气恼又羞涩,恨不得再咬他一口,倏地站了起来:“那我出去----” 她神情决绝,不似玩笑,林晚荣忙拉住了她,叹了口气:“还是我出去吧,反正我皮厚,冻上个十天二十天的也出不了事。” 见仙子没有开口挽留的意思,他唯有悻悻出来。走到那拐角处,望见自制地传话器,突地拣起竹筒大声道:“喂,喂,姐姐,我喜欢你,我喜欢你,你听到了吗?听到请回话,听到请回话。欧舞儿!” 欧舞儿是个什么意思?宁雨昔脸色发红,拽着那竹筒想到。 胡言乱语,油嘴滑舌,我才不信你,她心里怦怦直跳,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有心将那竹筒扔了,试了几次,却又收了回来。 犹犹豫豫中,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她心神恍惚,猛一睁开眼来,却见室外微有明光,天色竟已亮了,那林三再无声息传来,也不知是在做些什么。 望着自己身上一袭烂衫,她微微摇头,这钟爱的白裙再也穿不上了,此处却是绝峰,到哪里去寻第二套衣衫?穿上衣衫已是挡不住他眼光,若是不穿,又会是怎样一种情形?她脸上发热,忙压了胡乱的心思,整理一下容妆,缓缓向外面行来。 对面崖际通天的火光彻夜未熄,那应该是青旋想出地主意吧。天色已是大明,水气缓缓升腾,加上这崖边漫天的云雾,声不能送,目不能达,她们要能想到这里那才是怪事。 四周扫了几眼却没见着林三,正感觉奇怪,忽闻一阵叮叮地脆响自崖边传来。大惊之下忙跃身过去,只见林三一只手攀住崖边的石头,身子探出一半,手中拿着自己的宝剑,叮叮当当作响,正在崖上雕刻些什么。 “姐姐,醒了?”林三忽然回过头朝她一笑,耳边发髻还带着些露珠。脸色被山风吹地通红。 她咬牙嗯了一声,偏过头去不敢看他:“你在这里做什么?” “姐姐你的衣衫破了。”林晚荣深深一叹,眼中流露出一股歉意:“你放心,总有一天我会赔你一身崭新的,让你成为天下最美丽的女子。” “不要你来说好听的。”宁雨昔心里惊悸,声音也带着些颤抖,强装了冷漠道:“你不是有恐高症么?不怕我一脚将你踢下去?” “慢慢的就习惯了。”林晚荣嘻嘻一笑,继续忙着手里的活计。初升的阳光透过薄薄的雾气照在他的脸上,将他脸庞染成一片金色,宁雨昔静静地望着。心里忽然有一种温暖的感觉,叫人心颤。只是他那肿胀的嘴唇,太让人讨厌,她低下头去,心中一阵猛跳。 山下搜寻的人马脚步未停,每隔一阵便号角齐发、大炮轰鸣。有数次都能听到云海对面隐隐传来的鼓声,每到这个时候,林晚荣总会站起身来。朝着对面喊上两嗓子,期冀着对面有人听到。 一切都是徒劳。宁雨昔微微一笑,也不阻止他,看着他从充满希望到失望的过程,也是一种享受。 忙到晌午时分,早已疲累无比,林晚荣收腰叹了口气。忽闻身边异香传来,回过头时,就见身边一片翠绿欲滴的树叶,包裹着几个红通通的果子放在他身后,还散发着微微地热气,显然是刚在温泉里洗过的。宁雨昔在那边撇过脸。不看他一眼。 “姐姐,你是怕我掉下去么?”见宁仙子离自己极近,一上午便在这里坐着,林晚荣嘻嘻笑着,取了一个红果塞入口里。清香满鼻,味道极好。 “鬼才担心你呢!”宁雨昔急忙退了几步。哼了一声。 林晚荣一口气吃了两个果子,点头道:“神仙姐姐,这果子是在温泉里洗过地么?” “哪来那么多废话!”仙子恼怒瞪他一眼,取出一个小果,轻轻咬了一口,姿势甚是优美。 “味道真好,姐姐昨夜还在里面沐浴过!”林晚荣嘻嘻一笑,抢先要把剩下的果子收入怀里。 “你做死!”宁雨昔脸罩红云,十指连弹,将他身旁的果子哗啦啦探入深涧,叫他再也吃不到。林晚荣哈哈大笑中,又探身崖外,去忙自己的了。 宁雨昔守在他身边,数次想要过去看看他到底在干什么,想到他的调笑,又咬牙忍了下来。 搜寻林晚荣的官军便在山下驻扎了下来,隔不上一段时间便会齐声呼喊他地名字,鼓炮齐鸣,对面的火柱也一直未停息过。林晚荣眼色湿润眺望良久,待那喊声停了,便又埋头苦干。 山中无甲子,岁月不知年。转眼三日便过,每日夜里,他睡在石室外,仙子从未邀请他进室,只是醒来的时候,却不知被谁挪进了室中,仙子姐姐在远离他的榻上睡得正香。 山下的官军从未停歇过寻找,那声浪一波大过一波,甚至隐隐能听到女子的叫喊,林晚荣咬咬牙,真恨不得从这崖上跳下去。 到了第四日早上,见他还是那么一大早就起来忙碌,宁雨昔实在忍不住了,偷偷探头出去,只见他在那崖上雕刻地竟是一级一级的带孔的阶梯,手扶脚踩都可攀爬。 “你这是做什么?”她神色一冷。 “做天梯啊。”他嘻嘻一笑:“这山虽有千丈来高,但我也有无穷的力气。我算过了,如果我永远都这么有力气,每日凿上一到两级,不出三十年,便可以到山底了。” “三十年?”宁雨昔冷冷一笑:“到时候你都是老头了,还下去做什么?” “我多老都没有关系,”林晚荣微微一叹:“最关键的是,我答应姐姐地事情,就一定要做到。” “你答应我什么事情?”宁雨昔不解。 林晚荣微微一笑:“这个叫做爱情天梯,一天凿一级,三十年后,我就可以背着你从这天梯下去了。我说过的,要赔姐姐一件崭新地衣衫,让你做天下最美丽的女人。我说到就一定会做到,姐姐你一定要等我。” 宁雨昔呆住了!这傻子怎会有这般想法?!她香肩微抖,浑身急颤,泪水似是黄河决堤,忽然发疯一般的扑上去:“你做死啊,你会没命的,小贼,我恨你,我恨死你了----” 她拼命的捶打着他的胸膛,心似被抽干了,再也忍不住刻骨的心痛,钻进他怀里,放声大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