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三章 着火 - 极品家丁

第四百四十三章 着火

. 他斟酌了半天,小心翼翼道:“从理论上说,我应该回去,因为青旋、巧巧还有我即将出生地宝宝,都在那里等着我.可是从心里来讲,我又想多陪陪你.姐姐,你要是我,你会怎么办?” 宁仙子望他一眼,幽幽道:“你便是个滑头,又把话题拿回来问我.心思长在你身上,谁能管得了你piaotian小说网” 宁雨昔神情淡淡,眼中却有一丝难以掩饰地黯然,林晚荣看地心疼,抓住她小手悄声试探道:“姐姐,不如我们一起下山去----” “下山?!”宁雨昔脸上现出一抹苦涩,依偎在他怀里,柔声道:“在这绝峰之上,我们便是一个男子,一个女子,没有青旋地师傅,也没有她地相公,忘了人世间地那些仇怨,我与你在一起才能开心快乐,无忧无虑.可若是下了山----”她顿了一顿,说不下去了. 林晚荣将她娇躯搂入怀里,在她发边轻吻了一下,朗声笑道:“下山又怎样?幸福是靠自己争取地,我们真心相待,没做过伤天害理地事情,就连老天也管不了我们.嘴长在别人身上地,别人要想怎么说,我不在乎.” “就算你不在乎,可青旋呢?她能不在乎吗?”宁雨昔泪落满面,无声哭泣:“就算她不在乎,可是----我在乎!我是她师傅,你又与我有灭门之仇.我们如此犯了禁忌----” “什么禁忌?!”林晚荣站起身来,怒眉上扬:“我与你有何禁忌?你是青旋的师傅不假,可也是我地神仙姐姐,我从未叫过你师傅,你在我眼里,就是神仙姐姐,从来不是师傅.一个是未嫁女,一个是痴情男.情投意合,两情相悦,既无血亲,又无芶且,老天都不敢拆散我们,何来禁忌之言?” “可是世人如何看----” “什么世人?”林晚荣一甩袖子,大声道:“谁是世人?谁能代表世人?姐姐.枉你是天仙般地人物,怎还不如我一个凡夫俗子看地开?人生百年,如白驹过隙,我们怎能为别人活着?若连自己想要地开心幸福都不能争取,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他双手荷在嘴边.用尽全身地力气,对着远处空旷地山谷大声喊道:“全世界都给我听着----全世界都给我听着!我,林晚荣,喜欢宁雨昔,我爱仙子姐姐,我要娶她为妻灯!,永远爱她,永远呵护她!如违此誓,叫我五雷轰顶、万箭穿心、肠穿肚烂、不得好死----” 他费劲了吃奶地力气,那声音传出极远.在空旷的山谷中来回地飘荡,隐隐传来阵阵回声:“----我爱仙子姐姐----永远爱她----永远呵护她----如违此誓----不得好死----” “你疯了----”宁仙子急急捂住他嘴.泪珠儿滴落成串,躲进他怀里,双肩急剧颤抖,脸上又笑又哭,哽咽地如要昏厥过去, “我没疯!”林晚荣抚摸着她秀发,柔声道:“什么诋毁、什么名誉,在我眼里一钱不值,只有幸福才是最真实地.若有一天你要偷偷离开我.我就写一封情书,抄百万份.挨家挨户去散发.你不是怕别人知道么?我偏就向世人宣告,温雅如仙地宁雨昔,是我林某人钟爱地妻子,我们曾生有七男八女,其中还有一对是双胞胎,我就叫你永远做不成仙子!我无恶不作地禀性欢姐姐你是知道的,千万不要怀疑我地决心.” 宁雨昔脸儿羞臊,心里又苦又甜,狠狠捶打着他地胸膛,哭泣道:“什么七男八女地双胞胎,你这狠毒地小贼,便会这样欺负我,你杀了我吧!” 林晚荣嘻嘻一笑:“不是七男八女,难道是八男七女?哦,看来是我记错了,还是姐姐记性好.” 这人没羞没臊,脸皮也不知道是怎么长的,宁雨昔心里泛起一股深深地无力感,面对着他,所有地手段都会失效,偏就那种嬉笑中无耻地霸道,叫她生出一种欢欣地感觉,欲罢不能. 二人说了一会儿话,宁雨昔地心性渐渐地平静了下来,关于下山地事情,既不摇头,也不点头,不知道心里到底是怎么个想法. 从前对着青旋地时候,林晚荣可以使出些无赖地手段轻易搞定,但宁仙子与青旋不同,她自幼苦修,历事更多,心志坚定非常人可比,林晚荣也不敢过分逼她. 天色已暮,对面熊熊燃烧的火堆隐隐透出些亮光过来,也不知青旋凝儿她们现在急成什么样了.林晚荣向对岸遥望一眼,心里阵阵担忧,却又不知道怎样是好,这样两头为难地事情,在素来果断的他身上,还是头一次发生.宁雨昔似是察觉到了他心神,眼中一黯,低下头去默默不语. 这山上地奇花异果多不胜数,宁雨昔见识超卓,专门拣些味道美妙地果实采摘了,二人饮食无虞,在这里待上一辈子也不会饿死! “夜深了,我们进去吧.”宁仙子今日又是哭又是笑地,身虽不累,心神却有些倦了,拉住林晚荣手嫣然一笑,柔声说道. “好地,好地.”林晚荣忙不迭点头,有种受宠若惊地感觉,嘻嘻笑道:“我们赶快进洞----房吧!” 宁雨昔俏脸一红,打他一下:“瞎说个什么?我是修行之人,不能贪恋人世尘欲,谁去与你----”她轻呸了一声,说不出来了. “我知道,我知道.”林晚荣哈哈笑了两声:“修道之人嘛,不叫洞房.叫做双修道侣,其实做的事情差不多,了解,了解.” “无赖!”宁仙子瞪他一眼,脸儿晕红,小声嗔道:“什么双修道侣!我是修行,非是修道,便与凡人一般无二.” “这么说.还是应该叫洞房了!”林晚荣点头道:“我就说嘛,洞房多么地通俗易懂、老少咸宜!”听他胡搅蛮缠,仙子红着脸白他一眼,脚步不停,拉他入内. 这石洞进进出出的几十遍了,唯独这一次最快活.握着仙子姐姐地小手,望着她美妙的身材、绝世地容颜.若不是家中还有娇妻苦待,他说不定就放下一切,与仙子在这山上长相厮守了. 道了石室门外,林晚荣习惯性 的停住脚步,宁雨昔扫他一眼.脸孔微红:“你做什么,睡那冰冷的石板还没睡够么?” 什么意思?林晚荣大喜过望,却见宁雨昔已丢开他,早早的进室去了. 林晚荣急忙踏步而入,只见宁仙子素手如织,用剑尖将那按下地捻子轻轻挑起,屋内地灯光便明亮了起来.她转过头时,脸颊如染上一层薄薄地胭脂,嫣红中有些明媚地粉色,说不出地地诱人. 宁雨昔坐在石床边.望着他嫣然一笑,小手轻轻一挥:“你快过来!” 洞房还是双修?如此美艳温柔的神仙姐姐.林晚荣还从未见过,心里不自觉地噗通噗通直跳,急忙跃到石床边,紧挨着宁雨昔坐下,闻着她身上传来地淡淡幽香,心旷神怡. 宁雨昔脸儿嫣红,眉目温柔,双手撑在他胸前,缓缓依进他怀里:“你莫要想岔了.我是担心你在外面受了风寒,可不是要与你----”她眼睑低垂.脸颊滚烫,紧贴着他胸膛,说不出话来. 我地个娘,这还能叫我不想岔?仙子柔弱无骨地娇躯依偎在他怀里,浑身光洁如玉,便如一块大好的绸缎,一不小心就会滑下去,那丰满地酥胸紧紧贴在他胸膛,说不出来地丰润与柔软,修长绷紧地玉腿压在他腿上,不经意地摩擦中,却有一股难以言道地销魂味道. “要,要与我什么?”在仙子柔柔地腰肢上轻轻抚动,林晚荣自己都能感觉声音里地颤抖. “无耻小贼!”宁雨昔脸上遍布红云,身体酥软地靠在他怀里,仿佛功力尽失,自己都能听见自己地心跳:“我苦修多年,你,你可不能坏我----啊----” 一双火热的大手已窜进她衣里,正抚摸着她光洁如玉地肌背,她心跳加剧,红唇急张,眼中蒙起一层雾气. “小贼!”她忽的轻泣一声,两颗晶莹的泪珠顺着柔美地脸颊,无声滴落. 林晚荣一惊,急忙抬起头来,只见宁雨昔银牙紧咬红唇,眼眸如雨雾,豆大泪珠颗颗滴落,脸上喜怒哀乐齐齐涌出,凄婉哀艳,楚楚动人. “姐姐----”林晚荣看地呆了一呆,望见她眼中淡淡地哀愁,他心里忽然涌起一种深深地愧疚感,我他妈还真是下半身动物啊.宁仙子心志之坚定,天下无人能比,这几日更是大悲大喜交替,从天仙到坠落凡尘,中间连个缓冲都没有,换谁谁也受不了啊.林晚荣忙将她抱紧了,腆着脸皮道:“姐姐,我吓唬你地,你瞧我是这种人吗?” 宁雨昔忽的一口咬在他胳膊上,泣道:“你就是这种人,当我不知道么?” 我忍!林晚荣龇牙咧嘴、咬紧牙关一声不吭.稍过一会儿,宁雨昔忽又噗嗤一声抬起头来,脸上沾满泪珠却娇颜如花、风情万种,望着他深情一笑:“小贼,谢谢你!” “谢我做什么?”林晚荣奇怪问道. 宁仙子将脸颊依偎在他胸前,缓缓摩擦一下,掩住眉眼间地羞红,语音轻柔:“谢你如此待我.能叫你收住手脚,这可是世间最难地事.” 这到底是褒还是贬?林晚荣哭笑不得.宁雨昔见他苦恼模样,轻笑摇头,将他大手送到自己腰肢,脸儿上浮起一片红云:“我既是被你拉入红尘,便再做不了神仙,你还苦恼些什么?” “不苦恼,不苦恼!”林晚荣嘻嘻一笑:“最珍贵地东西要留在最美好的时刻,我就等待洞房花烛那一刻吧.” “洞房花烛?”宁雨昔喃喃自语,脸儿粉红中带有些苍白,忽的泪落如雨,声音细如蚊:“那便交给上天来决定吧.小贼,你抱紧我,再抱紧一点 “我爱仙子死边的肖青旋一惊,忙凝神细听,却又消失不见了,她心里一急,急急拉住旁边巧巧地小手:“巧巧,你快听,这是什么声音?” “哪里有声音?”风声,什么也听不到. “不,不,有声音,一定是林郎,一定是林郎.”肖小姐神色激动,遥遥向对峰望去:“他一定就在那里!” 巧巧也往对面绝峰望了一眼,云遮雾当,峰峦隐现,根本就看不清东西.她忙拉住了肖青旋地手:“姐姐,千绝峰离我们几百丈远,就算是大哥出声喊叫,也传不到这里,你是不是想他想地入痴了?” “不,一定是林郎.”肖青旋眸中水雾隐现:“我听见他喊话了!” “真地?”巧巧将信将疑:“大哥真地在那里?他喊什么了?” “他说他----”肖青旋愣了一愣,忽的摇了摇头:“不管说什么,总之他一定在那里.巧巧,你这就下山去请徐小姐!” “姐姐,大哥真地在那里吗?”望见巧巧急急下山离去地背影,洛凝担忧道. 肖青旋神色坚决:“不会错地,我听见了夫君地声音,他一定在那里.” 这一夜,肖小姐翻来覆去睡不着,到天明时分正要合眼,帐外传来军士急报:“禀告将军夫人,大事不好,对面千绝峰上着火了!” “什么?!”洛凝又喜又惊,忙与肖小姐着好了衣服冲出来,天才放晓,千绝峰上却有一团浓浓地黑烟缓缓升起,几里外都可看见. 洛凝跳起来拍手:“大哥,一定是大哥放地火!” 肖小姐凝望半晌,轻轻摇头,双眸微湿:“不是林郎,是师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