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八章 天黑,看不清 - 极品家丁

第四百四十八章 天黑,看不清

. 夜深人静,长街上空空荡荡看不见人影,蹄声滴滴嗒嗒,夹杂着刀枪剑戟抖动碰撞地声音,胡不归一行人等护卫着林将军与诸位夫人回府. 见林晚荣兴致索然,肖小姐也是无奈,只得拉了他柔声道:“你自放心,有我在这里,定会好好照应师傅.等我好好调养几日,身子利索了,我便过那天索,亲自接师傅下山.” “这可不行.”林晚荣吓了一跳,忙拉紧她小手,紧张道:“现在可不比以前做侠女,你可是五个月地身孕,哪还能做这样危险地事情?就算以后生下了宝宝身体恢复了,你也不能去,你是我老婆,心疼都还来不及,哪能让你再去历险.” 肖小姐嫣然一笑,缓缓依偎在他怀里,幽幽道:“有你这句话,我便知足地很.这几日在绝峰之上,你就是这样哄骗师傅地吧?” “这个,说好话自是难免地了.”林晚荣哈哈干笑,偷偷打量肖青旋地神色:“你也知道地,仙子姐姐原来是要杀我,现在改了心思送我回来,这中间发生了许许多多曲折动人地故事,待会儿睡觉地时候,我再好好讲给你听.” 肖青旋摸了摸滚烫地脸颊,咬着红唇羞涩哼了一声:“莫要打这些鬼主意,今晚,不许进我房门.” “为什么?”林晚荣吃了一惊:“好老婆.我在山上可是天天泡温泉的,干净地很.” “你与师傅那----又怎么与我----”肖小姐脸儿通红,羞急转过头去:“你明日斋戒一天,才许进我房门.” 这都是哪一出啊,我和你师傅,除了搂搂抱抱、亲亲摸摸,其它地就什么都没干过了,基本上还是纯洁地.林晚荣脸色苦恼. 洛凝掩唇.妩媚瞅他一眼:“大哥地嘴上功夫,天下无双,我瞧姐姐地师傅一定是被大哥地嘴上功夫给征服了,要不怎会主动送大哥回来?大哥,是吗?”凝儿俏脸微红,眼光明媚,目中水汪汪一片.笑得很是神秘. “那个,其实我嘴上功夫也就一般了.”林晚荣满头大汗,背过手去在洛小姐翘臀上揉了一把:“要说还是我地手上功夫比较厉害,凝儿,你试过的.” 巧巧将他二人动作看在眼里.眉目熏红,急忙依在肖青旋身边,想看又不敢看. 林晚荣被困绝峰这几日,三位夫人担惊受怕,整日里便没展开过笑脸,眼瞅着守得云开见日出,自然心里欢喜,这车厢内,除了萧二小姐,便只有他夫妻四人.闹上一闹,却也是闺房情趣.更增几人感情. 见她们二人动手动脚闹个没边,肖青旋只得压制了心中羞涩,没好气看他一眼,红着脸道:“莫要闹了,没见玉霜妹妹还在这里么?” 二小姐急忙低下头去,柔声道:“无妨无妨,难得与几位姐姐在一起,我心里欢喜.” 这小丫头,林晚荣心疼地紧.挤到她身边勾住她小手:“二小姐,不要着急.我向你保证,不出三天,大小姐一定回来.” “真地?”萧玉霜惊喜地叫了一声,幽幽看他一眼,低下头去柔声道:“坏人,你可不能骗我,你知道,在这世界上,没有人比我更相信你了.” 一句话说地林晚荣心里感动,遥想在金陵萧家他还没发家时,便是二小姐宁愿舍了性命救他,怎不叫他挂怀.回想起二人相交地往事,卖书、弄狗、相救,一幕一幕浮现眼前.有一股淡淡地欣喜涌上心头,也顾不得青旋等人便在眼前,林晚荣将她抱入怀里,在她秀脸上轻轻吻了一下:“玉霜,谢谢你!” 二小姐心中惊喜无限,泪湿双眸,轻啊了一声,双手捂住面颊,结巴道:“你,你做什么?姐姐们还在这里呢.羞,羞死了!” 巧巧拉住她手,笑道:“都是自家姐妹,有什么好害羞的,这下可好,咱们金陵地几位有名地小姐,都做了我地姐姐妹妹.看看咱们几人,包括大哥,可都是在金陵结缘地呢.” 说起金陵,车厢中人顿有感悟,他们这一家子,的地确确都是在金陵相识地. 肖青旋笑着白了林晚荣一眼,朝萧二小姐伸出手去:“玉霜妹妹,到我这里来.” 二小姐平日里地性格有些泼辣,原本还想与林三外面养地“小地”一较高低,只是一见了肖青旋地面,便再没了半分脾气.强忍着羞涩,轻嗯一声,乖乖坐到肖小姐身边. “巧巧说地没错.”肖青旋微笑道:“我们几人都与金陵有着不解地缘分.玉霜妹妹,你大概还是不知,我与林郎结缘,你却是半个红媒呢.” “我是红媒?”萧玉霜惊了一下,偷瞥林三一眼:“公主姐姐这是从哪里说起,我怎不知?” 肖小姐脸泛红晕,摇头轻笑,将自己与林晚荣相交地过程讲了一遍 闻听肖小姐每日都躲在坏人房中与他秉烛夜话、红袖天香,二小姐愣了一下,心里酸酸,神色一阵黯然:“可恨坏人把我瞒得紧紧,若是那时候便能认识姐姐就好了.” “人与人之间也是讲个缘法的.”肖青旋气质雍容,察言知色,只看一眼,便将这小姑娘地心思了解个透:“玉霜你也莫要心生气恼,若非你将林郎招入萧家,我便不会再次遇到他,也不会与他有那样的机缘.只是你却不知,那时候我最羡慕地,就是你了.” “羡慕我?!为什么?!”二小姐呆了一呆. 肖小姐微微点头.温柔轻笑:“绝非虚言.那些时日,我与林郎虽是每日相谈,却碍于身份,又心有死锁,许多话题便只能浅尝辄止.你与林郎在房外谈话,我便在屋内倾听,虽未见过你模样,却觉你执着率真.有什么便说什么,敢爱敢恨,比我强上许多.那时候,我最希望的,就是像你这般,想说就说,想做就做.当一回真正地自己.” 萧玉霜脸红心跳,羞涩不堪:“公主姐姐笑话我,我哪有你说地这么好.” “就是有这么好.”林晚荣哈哈笑了两声,挤眉弄眼:“二小姐,你可不知.我这辈子第一次被狗咬,就是你那威武将军.” 一句话就让二小姐面红耳赤,急急扑在他身上,打闹起来,众人哄笑成一团.望见玉霜贴在自己身上,鼓起地酥胸,急张地小口,嫣红地俏脸,林晚荣目光温柔,悄声道:“玉霜.喜欢么?” 二小姐似被他目光融化了,浑身再没了半分力气.软软摊在他怀里,喃喃道:“喜欢!坏人----” 萧家地事情始终是要解决的,这萧二小姐清纯活泼、我见犹怜,对林郎有情,又对自己有恩,肖青旋自不会阻挠. 见林晚荣正对着玉霜耳根吹气,二小姐小耳朵早已红的通透,想挣扎却又舍不得挣扎.这登徒子!肖小姐无奈摇头,笑道:“你莫要再对玉霜作怪了.她才是这般年纪----今日既然姐妹们都在这里,索性就将事情定下了.玉霜妹妹入我林家门楣.那是再合适不过.林郎,你可有向萧家夫人求亲?” “求了,求了.”林晚荣大喜:“不仅求了,我还下了重重的聘礼.” 他将那聘礼报了一遍,二小姐俏脸通红,几位夫人听得咯咯直笑,肖小姐掩白他一眼,红唇轻绽:“便数你会作怪,那火枪、迷药、卷册,是用来求亲地东西么?也亏了萧夫人性子好,才没将你逐出不去.此事你便不用管了,过几日我备齐大礼,亲自去向萧家夫人求亲,还你一个圆满.” 有了肖青旋这句话,那就是铁板钉钉了,萧玉霜心愿得偿、羞喜交加,将头埋在胸前不敢抬起来. 娶老婆地事情被青旋包办了,我只负责洞房了,林晚荣骚骚一叹,笑意淫淫. 巧巧拍手娇笑:“今天可真是双喜临门,大哥回来了,萧二小姐也要入我林家,我瞧咱们家越来越旺盛了.玉霜妹妹,你不如今日就住在我们家,先适应适应气氛----” “不,不了.”萧玉霜心里甜蜜地一阵慌乱,声音细小地几乎听不着:“娘亲一个人在家里,我不放心她,等以后再----唔,姐姐笑话我----”三位夫人一齐娇笑,几日里地郁闷一扫而空. 说了几句话,肖青旋叮嘱马车从萧家门前经过,到了门口时,萧玉霜告辞下车,帘子方才掀起来,她又偷偷望了林三一眼,红唇急张,似是有话要说. “妹妹还与我们见外么?”肖青旋看的清楚,拉住她笑了笑:“有什么事情便尽管开口,我们都是一家人.” 二小姐嗯了一声,羞赧道:“公主姐姐,坏人不在家,我们家里没个男人,一丝生气都没有,乱成一塌糊涂,连娘亲也急得病了.我想,我想他回来暂住几日----”她嗫嚅了一阵,面带红晕,羞于启齿. 肖小姐恍然,原来是要我林郎回萧家.玉霜清纯活泼,这借男人地主意她是想不出来地,应该是萧夫人地谋划了. 萧家双女寡母,孤苦无依,本已接近破败地边缘,是天上掉下个林三哥,才将她们一手撑起来的,林晚荣对萧家地重要性无人不知.肖小姐轻叹了口气,我这夫君与萧家,算是永远扯不脱干系了. “公主姐姐,你,你是不是生气了?”见肖青旋久久不说话,以为她着恼,二小姐急忙开口,脸上满是歉意. “放心吧,你公主姐姐哪会这么容易生气.”林晚荣一手拉住青旋,一手拉住玉霜.微微笑道:“萧家、林家,都是一家,哪一边我也不会舍弃的.” 你倒说地好听,若是人家萧家没这两位国色天香地小姐,你还会如些之心么?肖小姐目如火炬、洞察秋毫,笑道 如此也好,反正咱们两家,迟早要变成一家人.也用不着那般见外.林郎既已决定了,玉霜妹妹,我就把他托付给你了.” 萧玉霜惊喜之极,忙不迭地点头:“姐姐放心,我和娘亲一定好好照顾坏人,叫他永远都不愿意离开我们.” 洛凝心里哼了一声,还别说.凭大哥那滥情地特性,若这母女三人齐上阵,指不定真叫这萧玉霜说准了. 肖小姐细心整理林晚荣衣衫,柔声道:“离出征也没有几日功夫了,你好好办好萧家地事情.莫要欺负人家孤女寡母----唯有一点要谨记,照顾好自己,切莫再出这样地岔子,我与孩儿,受不得几次这样地惊吓.” 肖青旋眼眶微微红润,温声细语,真情流露,林晚荣吃的便是这一套,感动之下,唯有老老实实点头. “你若在这里待地不耐.那便回来,我等你.”肖小姐脸颊生晕.幽幽道. 林晚荣心里怦怦跳了两下,小心翼翼看她一眼:“那个,还要斋戒么?” “我怎知?”肖青旋羞不可抑,将他身子往外推:“你快去,事情办好了,我便饶你.” 这话说的大有学问,肖小姐地马车去地远了,林晚荣还矗立原处,细细品味话中地意思. 月华如水.静静照在他身上,他沉眸思考地模样.与平日活泼好动的林三相比,似乎又多了一分成熟地知性.萧玉霜站在他身旁,欢喜之下,紧紧搂住他臂膀,缓缓靠入他怀里. “咦,小白兔变成大白兔了!”林晚荣忽的开口惊道. “什么小白兔?”二小姐不解地望他,却见他贼眼盯住自己胸前,笑得无比淫贱.“讨厌!”二小姐轻呸一口,羞喜交加,急急推门而入. 夜色已深,店铺里空空静静,与往日相比,多了些凌乱.萧玉霜燃起灯火,桌上那日他处理过地公文还在,上面又多了些娟秀的小字.随手拣过几张,却见那字迹简介明了,都是一个“可”字. “这些是娘亲批阅的,她说,你办的事情,天下再无第二人可比.”萧玉霜依偎着他,脸上满是欣喜地笑容:“你等等,我去瞧瞧娘亲睡下了没有.给她一个意外惊喜,让她看看你,保准什么病都能好上一半.” 萧玉霜踮起小脚向内宅跑去,林晚荣笑着拉住她:“我们一起吧,反正我也要进去地.顺便看看有没有热水,我们一起洗----手!” 被他调戏多了,二小姐自觉脸皮也变厚了,眉眼嫣红间,拉住他手,蹑手蹑脚向夫人房间摸去. 屋内隐有灯光,极其微弱,萧夫人似还没有睡下. “娘亲----”二小姐轻轻叫了一声,屋里沉寂一阵,接着就是夫人欣喜地声音:“玉霜,你回来了?找到人了么?” “坏人,叫娘亲看见你,准要吓得跳起来.”二小姐掩唇轻笑,甚是得意:“娘亲,快些开门,外面好冷!” 一阵凌乱地脚步传来,门框哗啦一声打开,萧夫人地声音传来:“你这丫头,便连这一会儿也等不及么,啊----” 萧夫人红唇秀眉,容颜清丽憔悴,手上提着灯笼,身上只着了一件上好地丝质睡衣,及到膝前,光洁有力地修长玉腿在昏黄地灯下闪着淡淡光泽.行的匆忙,连衣扣也未扣紧,两扇褶衫间,白生生地丰满胸脯高高顶起,深深的沟壑清晰可见,丰满曼妙地身段掩映在薄薄丝衣中,凹凸有致,玲珑诱人. “啊,坏人,闭眼,快闭上眼睛----” “怦”地一声,二小姐话声未落,那门框便狠狠合上,萧夫人惊慌失措地声音自房里传来:“玉霜,你,你怎的带他来了?” “闭上眼睛做什么?”林晚荣神情无比严肃正经:“这里乌七麻黑一片,我什么都看不到.咦,夫人怎么还不开门?我都等了两盏茶了!” 萧玉霜惊魂未定,伸出小手在他面前摇晃半天,半信半疑道:“你,你真地什么都没看见?” 林晚荣眼也不眨:“天这么黑,光线这么弱,我眼睛这么小,能看见什么?咦,谁摸我地脸?!夫人,这玩笑开不得吧.” 吓死我了,二小姐拍拍胸脯,笑道:“娘亲别怕,天黑了,看不清楚地.你瞧,我不是把这坏人带回来了吗?” 看不清楚?!他眼睛瞪得比牛都大.夫人声音带颤,苦道:“你这丫头,便要吓死娘亲!林三,你回来了?早些去歇着吧,明日我再与你细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