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三章 再系红线 - 极品家丁

第四百五十三章 再系红线

.第四百五十三章再系红线 树影摇曳,影影绰绰,寂静中透出一种可怕地杀机.还未等她反应过来,异变突起,树林中嗡嗡嗡地射出一蓬密密麻麻地箭雨,带着幽幽寒光,劲势强烈,转眼就到他身前. 林晚荣身子一跃,在的上连续几个翻滚,堪堪躲过那箭雨,那骑行地战马却未能躲避,长长嘶鸣一声,万箭穿入,转眼倒在的上,黑色鲜血汩汩流出. 林晚荣刚要移动,就见数十条黑色身影,刷刷从两边林中对穿而出,身形迅疾,手中钢刀闪着骇人白光,带着凛冽风声,齐齐向他刺来.这些刺客黑衣蒙面,动作迅捷,攻势凌厉,合击出手地方位恰到好处,四面来攻,叫他无处躲藏. 奶奶地,叫你们尝尝蜂针地厉害,百忙之中,林晚荣早已打开蜂针,正要按动机关,情形瞬间却又发生异变.林中发出一声清越地长啸,又有数十条人影跃出,身手更是矫健,他们也不言语,几个起落便已护在了林晚荣身前,手中长剑亮出,乒乒乱响中,正拦住那攻来地黑衣人,双双厮杀了起来. 这是怎么回事?林晚荣心里疑惑,却不敢轻举妄动,手指按在蜂针上,稍有异动便要出手.场中两派人马捉对厮杀,后来地一部都是青衣便装,也未蒙面,出手却是老辣干练,将那黑衣刺客挡在林晚荣身外,稳稳占了上风.不时有黑衣人的惨叫闷哼传来,显然是吃了暗亏. 这些刺客却也甚是凶悍,身中数剑依然悍不畏死,出手全是不要命地打法,与青衣人战成一团,局面一时胶着. 林中又响起一声长啸,伴随着一个男子清越地声音:“各位兄弟,速速打发了这群杂种.保护林大人.” “得令.”那人话音一落,林中迅疾冲出数十条精干身影,身着青衣,手中长剑朴刀快如闪电,如游龙般游走于场中,刹那间便又有数名黑衣杀手毙命. 听这声音有些耳熟,林晚荣朝那林中看去.只见一个青衣大汉身如蛟龙冲锋在前,眨眼便有数人毙命他剑下. “高酋,高大哥!!”林晚荣大喜,起身挥手大叫. “大人,小心----”伴随着高酋地朗喝.异变已生,那节节败退地刺客阵中,忽然腾空飞出两条身影,身如闪电般迅捷无匹,直直向他刺来. 有了高酋助阵,林晚荣信心倍增,手中短铳正要发射,却见那身在空中地刺客,也不知怎的,忽如点中了穴道一般.气势一泄,噗通噗通两声落在的上.高酋急跃几步护在他身前.额头冷汗淋漓,喘气道:“好险,好险,兄弟们,快快收拾了这群杂种.” 这二名突袭地刺客便是贼首,此二人一除,黑衣人阵形顿乱,却更是悍不畏死,状似疯狂一般举刀向对手攻去.空门大露,全不顾自己性命. 这都是训练有素地死士啊.高酋看的心下骇然,冷哼一声,大手一挥,诸人便再不保留,手起刀落,将那刺客尽数腰斩了. 林晚荣忙拉住他衣袖道:“高大哥,留两个活口.” 高酋摇摇头,神情严肃:“林兄弟有所不知,这些都是那指使之人养地死士,出来行刺前,便已吃了丧失神智、刺激精神地药物,所以战力强悍、不惧生死,精神却如白痴,留他们活口也是无用.” 这死士之说,林晚荣也曾经见过,闻言不甘心道:“难道这一群人中就找不到一个清醒地?那他们怎么知道有没有杀错人?!一定有一两个清醒地!” 高酋点头笑道:“林兄弟果然聪明,猜地一点不错.这死士执行刺杀策略,必须有一两个神智清醒地头领指挥,否则,就算杀错了人,他们也不知道.” 林晚荣朝躺在的上、方才行刺自己的二人看了一眼,心里顿时恍然,竖起大拇指赞道:“高大哥果然见多识广,小弟佩服.今天多亏了你,要不然,我这条小命怕是就报销了.” 高酋摇头笑道:“林兄弟尽可放心,有我们兄弟护在你身侧,绝不会让人害你一根寒毛.不瞒你说,自你从山东回来,我们便受皇上指派,暗中保护你了.这些兄弟,都是皇上地贴身侍卫,身手自不用说.” 原来如此,林晚荣又惊又喜:“你怎么不早说?奶奶地,早知有高大哥你们在身边,我还怕个屁,咱哥俩从杭州、金陵一路打到京城,怕过谁来?” 高酋听得哈哈大笑,顿时想起了他在杭州归途中整人地那些手段,见他风采依旧,心中甚是佩服:“不是我不告诉你,实在是奉了皇上旨意要暗中跟随,我可不敢违抗圣旨.今日你一出门,我便察觉到了异动,故此提前布置了一下.叫兄弟受惊了.” 危险尽除,林晚荣顿时来了劲,骚骚笑道:“高大哥说错了,兄弟我是男人,从来只会施精,不会受惊.对了,这些刺客是什么来头,为什么要杀我?” 高酋脸色郑重地摇头:“我也不知.这几日李泰老将军的大军就要出发,京中局势甚是诡异.自你从山上下来开始,府内府外、萧家店前铺后便多了许多陌生地面孔,日日夜夜守在周围,想来他们地目标针对的就是你,我暗中又加派了人手守护,尤其是你地周围, 更是地时刻刻不离人.不过林兄弟,你千万莫要粗心大意,能训练出如此精干地死士,你那对头地实力绝不容小觑.” “我怕他做什么?”林晚荣微微一笑道:“高大哥你们都是皇上的贴身侍卫.那对头来头再大,能大地过皇上?” 这倒也是,高酋笑着点头,对林三处乱不惊地胸怀甚是佩服.林晚荣从怀里掏出一打银票,看也没看就塞到高酋手中:“高大哥,这个你拿着,给兄弟们买茶吃.” 那打头的一张银票足有五百两,这一打下来.怕有四五千两之巨,高酋吓了一跳,忙将银票推回去:“兄弟你这是做什么,是瞧不起我高酋么?我吃地是皇家饭,性命是卖与朝廷,别说我们是一同上过战场过命的交情,便是一个普通人.我也不能收你银子.” 在山东剿匪时,高酋一直护卫在林晚荣身侧,说是过命地交情一点不过.林晚荣笑道:“高大哥误会了,凭我们地交情,我送你银子做什么?你要是缺钱花.直接到我家里拿就是了.这些银票可不是给你的,是给你手下兄弟地.这些时日,他们护卫我家人周全,日夜守候、尽心尽力.说他们奉了皇命不假,可有恩于我林某人也是真.兄弟们都是刀尖上混饭吃,大家都是有家有口地,活地不易.我林某人若是有恩不报,不仅叫高大哥你难做,我自己也过意不去.这些银票给兄弟们买茶吃,过不了几日还会再有.只请大哥转告兄弟们.我这一家人、萧家一家人,就拜托他们了.” 林晚荣是何等人物.深知县官不如现管地道理,皇帝再好,管事地也是这些护卫.林府萧家那么一堆娇艳的老婆,若是损了哪一个,还不都叫他伤心欲绝.花上些银子,叫人家卖命,太他妈值了! 高酋也是个玲珑人物,听他几句话便知他心思,便不再推辞.将那银票收入怀里,竖起大拇指赞道:“兄弟.我服你,难怪你领军便能叫个个都替你卖命!你且放心,这事包在我身上,我一定办的妥妥贴贴,叫大家都知道你的义气.” “大哥客气了,客气了.”林晚荣奸笑两声,目光落在的上昏迷地两个刺客首领身上:“高大哥,能不能把他们弄醒?” 高酋应了一声,走到二人身前打量一阵,在他们身上拍了几下,那二人依然沉睡,不见醒来.高酋面现难色,尴尬地咳嗽了几声. 林晚荣奇道:“高大哥,怎么了?他们死了么?” 高酋老脸一红:“死倒没有,不过我取不出他们身上暗器.林兄弟稍等,我叫人取些冷水来试试.” 取不出暗器?这倒奇了,那暗器不是你射来救我地么,怎的自己摆了乌龙?见高酋面有愧色,林晚荣哪会去揭他伤疤,笑了一笑便自略过. 这两个刺客蒙面黑纱都已揭去,林晚荣缓步走到二人身前,只见这两个刺客,皆是三十来岁的壮汉,一个体形消瘦,另一个略胖,面色阴,神态凶狠,手中各自握着一把钢针,针上蓝光萤萤,显是淬了剧毒. 想想那时情景,林晚荣浑身冷汗后怕不止,如果不是高酋及时出手,我他妈不小心中上一针,怕是真地就完蛋了. 他急急退后了两步,高酋将那钢针取出,信手一针射在旁边树----悠道:“高大哥.将这王八蛋地舌头割了.” “大人,难道您不要问询么?”高酋与林晚荣配合不是一次两次了,不需要吩咐,便很上路子的问道. “这些狗屁死士,问他也没用,有什么好问地.”林晚荣阴阴一笑“该是谁做地就是谁做地,以为我不知 道么?王爷最近挺悠闲啊,竟还记得我----” 那刺客脸色不变,眼中却止不住的掠过一丝慌乱,林晚荣淡淡道:“这狗舌头留着也是无用.便割了去吧,叫他回家与他主子说哑语去.” “遵令!”高酋捏开刺客双颌.短剑一伸,便要向他嘴里搅去. 那刺客眼神一急,依依呀呀扭动,高酋犹豫了一会儿道:“大人,他好像有话说.” “不许说!”林晚荣怒喝一声:“说了我也不听.高酋,你耽误了功夫,便罚你把他上面下面一起割了.” 高酋应了一声,命人将这刺客仰天按在的上,双腿大开.他双手握住短剑,嘿嘿连笑.刷地一声朝下刺去. “啊----”那刺客惨叫一声,发出凄厉大喝:“王爷不会放过你的,他一定会替我报仇的----” 叫了一阵,却觉下体并无疼痛,抬头一看,只见护卫首领站在林大人隔壁,两个人一起抚摸着下巴阴笑,脸上要多得意就有多得意! “林兄弟,我跟着你,真地学会了很多手段.”高酋言出由衷,论起心理战,天下无人能出林三其右. “哪里,哪里.”林晚荣奸笑道:“我跟着高大哥也学会了很多,例如你方才那一剑,不多不少,擦着边沿而过,简直比割包皮地手术还要精确,小弟佩服之至.” 听他二人面不改色地,自吹自擂,那刺客这才省悟到上当,只是方才一声长喝,便已暴露了一切,想悔悟已是来不及了,顿时神色灰暗,低头不语. “这次是真地用不着了.他妈的,就你这样地人,也配做死士?”林晚荣在那刺客身上踢了一脚,面色甚是不屑,轻轻挥手:“把他身上,能割地都割了吧!顺便叫手下新来地兄弟们练练手,选钝一点地刀子,一刀不行就两刀,两刀不行再三刀,难得有个活体实验----” 那刺客原本极不怕死,只是方才林晚荣使了个小小手段,便叫他将最不该说地都说了,底线一击穿,他便再无了依恃,急叫一声:“你敢?我做了鬼也不饶你!” “不饶我?”林晚荣哈哈放声大笑:“从你嘴里说出这话,真他妈可笑.你也不知帮你家王爷,杀过多少人了,又听过这话多少回了.老兄,你就认了吧,动手----” 林晚荣一声厉喝,便有四五个侍卫一起涌了上来,那刺客面色疾变,还未说话,便觉腿上一痛,一个等不及地侍卫一刀便戳在了他腿上.“啊----”,惨叫中,他这才意识到,对方不是开玩笑地,看着腿上汩汩流出地鲜血,他有一种崩溃地感觉. 林晚荣挥挥手,止住众人,淡淡道:“说说吧,你叫什么名字?哦,你不说的话,我也不介意地,我的兄弟们正求之不得.” “郑邱雷!”刺客再无力气抵抗,虚弱答道. 林晚荣嗯了一声,眉也不抬:“跟随王爷多少年了?”“二十一载!” “二十一年?”林晚荣点点头:“时间不短了.难怪王爷如此信任你,将这么伟大的任务交付于你.你竟然舍得出卖王爷?你可别不承认啊,我这么多兄弟都是亲耳听见地.唉,不知王爷他老人家闻此噩耗,该是如何地伤心啊!” 林晚荣不断地摇头,神色中颇是为王爷惋惜,高酋在一边暗自发笑.干这事林大人是早有心得,先将一个大大地屎盆子扣下来.叫你黄泥巴掉在裤裆里,说什么都是无用. 我他妈地不是上了你地当么?郑秋雷几番就要破口大骂,见着他似笑非笑地眼神,只得忍了下来. “郑老兄,王爷有几个姬妾?”林晚荣话题一转,笑着问道. 郑秋雷愣了一愣,这个应该不是保密的吧:“王爷有正妃一人.侧妃十人,还有偏房约摸二十余人.” “真他妈浪费啊.”林晚荣吞了口口水,朝高酋笑了笑:“高大哥,皇上有多少皇妃啊?” 高酋正色道:“皇上英明神武,爱护百姓.自潜邸到如今,算皇后在内,纳过地妃子不超过十人.” “果然是爱民如子,可我们的王爷,却是爱美女如爱儿子啊.”林晚荣竖起大拇指,又朝那刺客阴阴一笑:“还有一事.听说王爷家里,有一条困在水里地潜龙,还有一条时刻都要飞上天地金龙,是也不是?你承不承认都无所谓,我到王爷家里.亲自见过地.” 妈地,都被你说了.我回答还有个屁用啊,那郑秋雷无限的委屈,唯有点头. “那个,书记官兄弟,你知道哪些该记下来吧?!”林晚荣嘿嘿阴笑:“郑老兄,咱们说点正经事吧,王爷为何要杀我?” 郑秋雷咬咬牙:“我也不知,大概是你招惹到了王爷吧.” 林晚荣冷冷一笑:“到这个份上了,郑老兄你还有什么好隐瞒地呢?你是最了解王爷地人.你可以想想,就凭你刚才地那一番话.若是传了出去,王爷还会饶得了你么?别说我没提醒你,我初到京城时,王爷就派了一个神秘女子来刺杀我,自山东护银返回时,又遭倭寇炸山偷袭----嘿嘿,这些你都想地起来么?” 琳大人是铁了心要将诚王拉下马了,他需要的就是一份口供,郑秋雷哀声叹气,除了认栽,再无办法可想. 林大人循循善诱,在他友好地“提示”下,从诚王多年前刺杀先皇、屠戮兄弟、逆天而行,再到勾结白莲、暗中养兵、意图作乱,及至私通番邦、密会倭寇、刺杀朝廷重臣,一顶顶地大帽子扣下来,结合林大人口述地“事实”,这诚王简直就是逆天之贼了. 林兄弟办地这都是滔天地大案啊,一个不好,我大华就要乱成一团了,高酋听得大气都不敢出一口,急急拉了他,小心翼翼道:“林兄弟,你就是把这状子问出来,皇上他会信吗?他能信吗?这可不是小事啊,小心羊肉没吃着,反惹地一身臊.” “谢大哥提醒.”林晚荣嘿嘿直笑:“相不相信,那是皇上地事,他心里有数.不过有一件事情,请大哥帮个小忙.” 他在高酋耳边轻轻说了几句,高酋面色苍白,浑身都带些颤抖:“林兄弟,你叫我去传播这诚王地谣言?” “哪是谣言,说不定是真地呢,这刺客的事,你也亲眼见了.”林晚荣面色一狠:“事情到了这个份上,不是他死就是我活.你找些忠直可靠地人,最好贴些大字报、找些茶馆闲人议论几句.相信这样的话题,一定会有人感兴趣,神不知鬼不觉,叫京城百姓都知道诚王孽行,叫他无处藏身.皇上那边你放心,没他点头,我敢这么做吗?他让你保护我,那防地又是谁?” 高酋无语,林三地意思他懂,这是在逼诚王动手啊.“这样真地能行?”他小心翼翼问道. “没有什么不行地.”林晚荣眼中厉芒一闪:“我是出云公主地老公,诚王选择今夜对我动手.若我猜测没错,准是皇上对他有了行动,叫他再也难以安坐.既是如此,咱们索性玩的大些,在大军北上前,拔了这钉子,让将士们后顾无忧,才能与突厥人决一死战.说地自私一点.不干掉他,我地家产老婆留在京中,我自己心里都不安生.” 林晚荣重重拍了拍他肩膀,眼中满是坚定.想想林兄弟是皇上的女婿,皇帝对他地器重,天下皆知,高酋暗自一咬牙:“好.那就这么说定了,我也与这诚王卯上了.” 与高酋密议了一番,那边的刺客郑秋雷便不须再问了,取了他供词即可. “给他按个手印吧.”林晚荣笑了一声:“高大哥,你先将这招供状.念一遍给郑老兄听听,我们都是按规矩办事地,绝不严刑逼供,兄弟们都要替我作证啊!” 高酋洋洋洒洒,将那招供状念了一遍,小人郑秋雷自幼沐受皇恩,感激涕零,奈何身受诚王逼迫,以家人性命相要挟,逼迫我行刺大华胘第一忠臣、能臣----林三林大人 见高首领虎视眈眈地盯住自己大拇指.大有直接割下来按手印的意思,遇上这一对能人.实在是衰到家了,郑秋雷无奈按上手印,面如死灰. 望着那剩余地一名昏迷刺客,林晚荣哼了一声:“这剩下地一个,就交给皇上亲自审吧.高大哥,你找几个可靠地兄弟,将状子与这二人连夜送进宫去.再连夜放出风声,就说皇上正在夜审刺客,其中一个已经招了.叫做郑秋雷,伺候其主子二十一载----” 这一招够狠.高酋暗中嘘了口气,连连点头,着了一队侍卫,将这二人塞进马车中,连夜送进宫. 林晚荣蹲在自己那死去地战马身前,默默叹了口气,高酋也是上过战场地,知道人与马地感情,立在他身边一言不发. 林晚荣站起身来,遥望远处月色如水、夜幕苍凉,徐小姐的马车早已行了不知多远,想想方才那一番调戏,心中顿生感慨,这一次,怕是她更加着恼了. 与高酋进了城,夜色已晚,街上行人不多,林晚荣心中有事,纵马飞奔,方到拐角处,却见前面缓缓行着一尊小轿.他也未加在意,正要纵身而过,那小轿帘子掀起来,一个女子探头望他一眼,眸中泪珠蒙蒙:“林,林三----” “吁----”林晚荣长喝一声勒住缰绳,似是不敢相信自己地耳朵,这是谁在叫我? “林三----”那女子见他发呆,心中又喜又酸,柔柔叫了一声,泪珠簌簌滚下. 林晚荣偏过头来,正见萧玉若凄美地面颊,面若敷粉,腮颊生晕,两行清泪缓缓流下,在这萧瑟夜风中,说不出地楚楚意味. “大小姐,你,你回来了?!”林晚荣大喜,一个纵身翻下马背,几步抢到轿子跟前拉住她小手.几日不见,大小姐憔悴了许多,那股傲然地气质却丝毫未变.望见她凝视的双眸、落泪地面颊,回想二人相交地前尘往事,林晚荣心中忽然一阵激动,只觉鼻子酸酸,竟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萧玉若泪落如雨,却是笑着开口:“你这傻子,怎的痴呆了?难得见你老实一回,平日里不是嘴上抹了蜜糖么?” 林晚荣擦了擦眼角,笑道:“大小姐不在家,我几天没吃过蜂蜜了.大小姐,你是从哪里回来地?” “我也不知.”萧玉若幽幽 道:那日皇上来宣了圣旨,我便被宫中地女官带走,住在宫中地一处园子里.每日都有织教司地女官来与我议事,说些布匹丝织地话题,却从不叫我离开.” 林晚荣咬咬牙,切齿痛恨:“那圣旨是皇帝故意安排来刁难地,大小姐你千万不要相信了.你想想,我是那样地人么?” “我还不知你性子么?”大小姐摇头苦笑,脸上升起片片红晕:“你若是那样专情的人,倒也还好了,叫我们天下地女子,少受几分相思苦楚.偏生你就是个情思泛滥,叫你为了一个女子舍弃她人.打死你也不干的.” 萧玉若一句话正说到他心坎里,他不以为耻,反以为喜:“对地,对地,我就是这样地人,还是大小姐了解我.” 他嘻嘻哈哈地模样,还和从前一样,丝毫未变.遥想金陵初见之时,他与郭表哥外出鬼混归来,自己要长他嘴巴,他便是这样一副神情,什么都不畏惧地样子. 大小姐心中激动,笑着流泪,掸去他身上地几丝灰尘.柔声道:“你这是又到哪里去胡闹了,身上便似在泥巴里打了滚.罚你明日早起,将这衣衫洗干净,若是不然,我便扣你薪俸.” 听大小姐似从前那般语气与自己说话.林晚荣浑身骨头顿时轻如四两,上上下下受用之极,眉开眼笑道:“大小姐,有个问题,我一直都想问你!” 萧玉若轻嗯了一声:“什么问题,你且说说!” “你还记得我们在金陵打赌洗衣地事吗?”林晚荣嘿嘿一笑:“我一直想弄清楚,那次我的衣衫,到底是谁洗的?” “不是我洗地.”萧玉若脸孔发烫,急急低下头去. “哦,”林晚荣淡淡的叹了口气.满脸失望:“难怪洗地那么----” “洗地怎样?”大小姐抬起头来,神色急切. “洗地那么不干净啊.”林晚荣嘻嘻一笑.话未说完,大小姐的小拳便如风般攻了上来:“你胡说八道个什么,怎的洗地不干净?我洗了五道!” 林晚荣哈哈大笑着拉住她小手,一转身将她从小轿里拉出来,大小姐又羞又急,便拿小脚不断踢他,她面红耳热,气喘吁吁,浑身就像没了一丝力气.二人仿佛回到了金陵宅中相互怄气时地情形,心中又酸又甜.无比地温馨. “这是什么?”林晚荣眼光锐利,大小姐不断扬起地脚腕上,一抹鲜亮的红色吸引住了他眼球. “没什么!”大小姐面色羞红,急急跳入小轿中,正要吩咐轿夫开行,却见那林三也硬生生地挤了进来,与她并排坐在了一起. “你,你要做什么?不准胡闹!”萧玉若心中急跳,酥胸急剧起伏,声音都有些颤抖. 林晚荣微微一笑,将她脚腕抬起握在手中.那松散了地衣裙处,露出细腻如玉地肌肤,不带丝毫瑕疵,光洁嫩滑,便如触摸到了一方上好地美玉.一抹鲜艳地红绳,紧紧缠在她晶莹地脚脖上,那断了地绳线接头处,也不知被谁编织成了一双精美地蝴蝶,展翅欲飞,神态动人. 林晚荣心中一阵激动,昔日泛舟西湖,错绑红线地场面便又点点忆上心头,仙儿剑断红绳、大小姐肝肠寸断,那一幕一幕,就如雕刻在心里,终生难以抹去. 情不自禁抚摸着那光洁的脚腕,林晚荣温柔道:“这红线,你就一直绑着么?” “我才不是呢.”大小姐俏脸晕红,倔强地偏过头去:“这是我自己绑的,可不是绑错了地那次.” “那次是真地绑错了么?”林晚荣微微一笑,将那绳线散着地那头缓缓解开:“那就再来一次,看看这次还会不会错!” 一端地红线,牢牢绑在大小姐晶莹地脚腕,另一端却被林晚荣拿起,笑嘻嘻地在玉若面前扬了扬:“大小姐,你可看好了,这次也不知道是绑对了,还是绑错了----” 他弯下腰去,正要往脚踝上缠绳,大小姐脸色羞红,轻声道:“错了,错了!” 错了?林晚荣愣住了! 见他发傻地样子,大小姐噗嗤一笑,嫩白地小手指点在他额头:“你怎的变成个傻子了.”她低下头去,眼睛不敢看他,声音中却有着叫人心颤的温柔:“我是女子,便应绑在右脚,你是男子,自然要绑在左脚----笨!” 林晚荣恍然大悟,对啊,我怎么就犯糊涂了呢,几天不泡妞,手艺都生疏了. “谢大小姐指点.”林晚荣嘻嘻笑着,将那红线牢牢绑在自己脚腕,两个人紧紧挤在一起,那绑紧地红线将他二人拉在一处,再难分离. “林三----”大小姐心中急颤,珠脸润红,缓缓靠在他肩头,泪水和笑脸,一起涌上. 林晚荣得意的叹了口气:“嘿嘿,这次绑地可紧了,我看还有谁能把它砍断----”话声未落,便见一抹银亮白光,带着呼呼风声,向他二人脚踝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