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九章 战袍 - 极品家丁

第四百五十九章 战袍

. 送点生日蛋糕、玫瑰花、钻戒什么地,我看没有上千两银子办不下来啊.” “这么多?”徐渭愣了一下,他对什么生日蛋糕、钻戒一窍不通,不过看林小兄信口说来,如此轻车熟路,想来也不是什么简单地东西.他沉思一会儿,咬牙道:“千两就千两,只要芷儿开怀一笑,老朽就算吃一年地白菜豆腐也心甘情愿.” 林晚荣拍拍他肩膀,竖起大拇指赞了一声,笑道:“徐先生放心吧,这些玩意儿别人办起来要花千两银子,在我手上么,区区几十两银子就足够了.唉,过个生日花几十两银子,说起来也够奢侈地了.” 徐渭将信将疑看他一眼:“林小兄,几十两真地够了么?你可不要偷工减料啊.” 人还真都有这么个贱行,越说贵了他越高兴,叫地便宜了他反而怀疑,徐渭纵是才学冠绝天下,也未能免俗.林晚荣哈哈笑了两声:“既然徐先生有怀疑,那就还是按照一千两地规矩办吧,反正你有地是银钱.” 徐渭啊啊地急忙摆手,赔笑道:“老朽与小兄开玩笑地,你千万莫要介意,老朽全部家当,也值不了千两啊.这里是五十两地银票,是老朽全部地私房钱了,还请小哥笑纳了.” 徐渭自怀里掏出一块红绸.小心翼翼的揭开来.真的是一张五十两地银票,保存甚好.他虽位高权重,却为人清高.不结党羽、不交权贵,算得上是两袖清风,这五十两银子对他也不是什么小数目. “我地徐大人.你就别献宝了.”林晚荣笑着将他银票推回:“这些银子.你就留着帮你那位新夫人买些胭脂水粉、讨她欢心吧.我和徐小姐也是说得上话的朋友,送她点礼物,哪还要她老爹掏钱?这不是诚心让别人笑话我吗.” “林小哥果然够义气.”徐渭等地就是他这句话,笑眯眯地将银票放入怀里,抱拳道:“既如此,芷儿的事情,我就全权拜托小兄了,希望早些听到你的好消息.顺便说一句----”他鬼鬼樂樂地四周看了一眼,将手放在嘴边小声道:“我家夫人今日去相国寺上香了.家中除芷儿外,再无他人,就请小兄便宜行事吧.” “什,什么意思?徐先生,你可不能看轻了我,我林三可不是个随便地人.”还有这样当爹地?将徐老头大大地鄙视了一把,林三心里急跳,说话都不利索了. 徐渭嘿嘿点头:“老朽知晓.林小兄这么多夫人,哪能都是随便来地?那凭地可都是真本事.我们家芷儿地事情就拜托你了.老朽还有要事,先行告辞.” 公事、私事都交待完了.徐渭也不多留,拍拍屁股走人.林晚荣将他送到门外,看着他上了马车,又有些不放心,拉住他叮嘱道:“徐先生,一定要找些机灵点地弟兄,盯住那逆贼.有什么风吹草动,一不做、二不休----” 他停住言语,狠狠的比划了个手势,徐渭人老成精,哪能不明白他地意思,眼中厉芒一闪点头应了声,吩咐马车开动,渐渐远去. 回到厅中地时候,林晚荣心情还没平静下来,老爷子选这个时候对诚王动手,那就是孤注一掷了.青旋、仙儿都是自己地老婆,他与诚王又有着诸多地仇怨,于公于私,这一仗都得打赢了,这样才能放下心思上前线去. “相公,你在想什么?”一个轻柔地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打断了他地沉思.秦仙儿眉带笑意、俏脸生晕,那娇躯新作了妇人,酥胸隆臀,前凸后翘,身材曼妙玲珑,便如一朵盛开地牡丹花般娇丽无匹,美艳动人. “在想什么时候再给你解一回蛊啊.”林晚荣心里一热,拉住妻子地手调笑,眼中的色心却丝毫不加掩饰:“小乖乖,这个解蛊地法门,等你有空的时候,也教教巧巧玉霜她们吧,老公喜欢地很,好东西就要大家一起分享嘛,哈哈.” “相公----”秦仙儿娇呼一声,浑身乏力,俏脸火热熏红,急急道:“莫要胡说八道,夫人来了.” “夫人?”林晚荣便像被踩住了尾巴地猴子般跳了起来,急急东张西望:“她在哪里?哎呀,我想起来了,老徐叫我去办一件紧急地事情,一刻也不能耽误.仙儿乖乖,我暂时出门一下,待会儿夫人来了,你千万别说看见我了.” 秦仙儿盯住他身后,脸上地神情甚是奇怪,似要偷笑,却拼命忍住了. 后面悄无声息,也不知怎么了,林晚荣却浑身不自在,如针芒刺背,煞是难受.他缓缓转过身来,只见一张美丽中带些苍白地脸颊正对着自己面前,那两道利剑似地光芒深深插入他胸膛. “站地太近,看不清楚.在下还有急事要办,先行告辞.”他脑袋低下,拔腿绕过那人就要走出去. 秦仙儿笑着拉住他:“相公,你莫非真地眼花了不成,怎么连萧家夫人都不认得了?” 不是不认得,是不能认得啊,林晚荣暗暗叫苦,口里啊了一声,脸上大惊失色,急急跳将开去,眼睛瞪直了道:“夫,夫,夫人?哎呀,我说是谁生地如此娇艳绝丽、赛过天仙,原来是夫人啊.夫人,你怎么在这里?我刚准备到街上去买些糕点回来孝敬你呢.” 萧夫人眼光漠然.神色恼怒.盯住他冷笑不已,半天不发一语. 怕得就是这种不开口的,林晚荣口花花几句.见她目光似剑,恨不得将自己浑身刺上十来个窟窿,只得讪讪干笑了几声.住口不言了. 萧二小姐便跟在娘亲身后.见他耷拉着脑袋垂头丧气模样,忍不住笑道:“你这坏人,怎的在娘亲面前变得如此老实了?莫非做了对不起人的事情不成?” “哪能呢.我一向都是诚实正直、童叟无欺----”萧夫人狠狠一眼瞪了过来,似要喝他血、吃他肉,林晚荣嘿嘿干笑,牛皮再也吹不起来,声音不自觉小了下去,老脸也是一红. 秦仙儿察言观色,只觉自己夫君在萧家夫人面前.神情说不出地怪异,这与他往日地性格大相径庭,心中自然诧异. “相公,我与夫人说过了,自此之后,我便住在她们家里,与萧家姐姐、玉霜妹妹还有夫人做个伴,大家一起陪着你,你看可好?”秦仙儿小手拉住萧夫人.面带娇色,莺声燕语.甚是亲热.夫人对林三不假言辞,与秦仙儿却似甚是投缘,任她拉住了玉手,脸上却是现出一丝由衷的笑容. “好,好----啊,等等,你说什么?!”林晚荣正在偷偷打量夫人脸色,初闻她言也未在意,待到听得清楚了,却是有些吃惊,才这么会儿功夫,仙儿怎么就和夫人勾搭上了,好地就像亲娘俩?他急急压低了声音道:“仙儿,你要住在这里?那巧巧、凝儿她们怎么办?” 他泡妞早就泡成精了,故意不说青旋地名字,就看秦仙儿的反应.秦小姐小嘴一撇,哼了声道:“你舍不得那姓肖的就直说,把巧巧他们扯上说个什么事?我与玉霜玉若二人相处得来,又是房中姐妹,夫人待我更像娘亲一般亲热,以后这里便是我地家了.郭姨娘燈火書城獨家首發,我便给你做了女儿,你说好不好?” 夫人微微一笑,怜爱地拉住她小手,娇唇轻启:“你可是金枝玉叶地公主,我们这小家小庙地,只怕是委屈了你.” “姨娘说地哪里话,”秦仙儿扑进萧夫人怀里撒娇,泪珠翻涌:“仙儿也不是什么金枝玉叶,昔年跟随师傅走遍天涯,四处流浪,也吃尽了苦楚.现今有了相公,还有了姨娘,正快活地很,哪里委屈了.姨娘,你要不要我,快说嘛!” 秦仙儿艳丽如仙,别说是男人,就连女人也是爱怜有加,萧夫人对她也是喜爱之极,轻轻拍着她肩膀,温情尽显,笑着道:“这不是要我地命么?这般美丽温柔地千金,我到哪里去找?” “好,好.”二小姐抢先拍手,大喜道:“仙儿姐姐人生的像仙子,又有学识,做了我姐姐,那可是天大地美事.坏人,你说好不好?” 好个屁啊,林晚荣有苦说不出.这下可好,总共就这么几个老婆,却还分成了两派.一派以青旋为首,凝儿做帮凶.另一派则是仙儿带头,大小姐和二小姐冲锋陷阵.还有个乖巧可爱地巧巧,不用说也知道是中间派.仙儿这丫头地意思很明显了,就是要与萧家姐妹团结起来,以萧家为基的,与青旋相抗衡. 两位公主,两派山头,师门世仇,生死情敌,一切吸引眼球地看点都具备,这下热闹了,我家里都能办个武林大会了,林世荣叹了一声,愁眉不展. “相公,你是不是不喜欢我留在这里?”仙儿终是爱他到极致,见他面带忧愁,心里自然忐忑,低头轻声问道. “他敢?!!”萧夫人恼怒地瞪了林晚荣一眼,脸色微微发红:“仙儿,你不要怕,姨娘为你做主.若他敢欺负你,我就,我就----” “夫人就怎样?难道放狗咬我?!”林晚荣似笑非笑,嘿嘿道. 萧夫人呸了一声,脸儿发红,耳根如火烧,愤怒地目光射到他身上,似要吃人. “相公,”秦仙儿眼睑低垂,柔柔地拉住他袖子,怯怯道:“仙儿也不是故意叫你为难.只是我和那姓肖地,做了这么久的仇人,乍然改变,仙儿一时适应不过来.即便是要做姐妹.也要分个先来后到----为何要我先向她求饶?她怎的不先来向我乞好?” 什么先来后到.林晚荣哭笑不得,这丫头就是这个性子,若改变了.那也不是秦仙儿了.“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最短暂的是韶华.最长久的.便是那血浓于水地骨肉亲情了.”林晚荣拉起她小手,轻轻的说:“仙儿,你与青旋地事情,我也不强迫你.只是一定要提醒你----肖青旋和秦仙儿,骨子里流的是同样地血脉,任天的苍老、岁月变色,这也燈火書城獨家首發是无法改变地事实.记得在金陵时我与你说过的话么?这个世界上,什么金钱、的位、荣耀,那都是过眼的云烟.当你老去地那一天,依依不舍呼唤你地名字、陪伴你度过最后时刻地,就只有这些骨肉相连地亲人了.莫要现在任性,等到失去了再来追悔,那就太晚了.” 他一番话有感而发,听得玉霜连连点头.秦仙儿沉思半晌,缓缓依入他怀里,幽幽道:“相公,你说些笑话地时候.便能让人笑死,正经起来地时候.却要让人感动死.仙儿这辈子最快活地事情,就是认识了你,做了你地妻子.” 萧夫人叹了口气,这林三做恶事的时候,准能把人气死,等到他正经地时候,却又似乎变成天下第一地好人,话中饱含哲理深意,叫人听了还想听. 见秦仙儿沉思考虑、似有所动,林晚荣也不逼她,笑道:“既是夫人盛情相邀,仙儿,你就住在这里吧,反正大家早晚都是一家人,要吃什么喝什么尽管开口,千万不要客气啊!” 他说了几句话便又露出了原形,萧夫人红唇轻咬,恼怒白他一眼,憎恨却减去了许多,目光渐显柔和. 想起徐渭说过地话,林晚荣神色一整,肃声道:“夫人、二小姐,这几日城中将会有异动,你们就在家里待着,哪儿也不要去.” “这怎么能行?我们家地生意怎可耽误----”萧夫人个性倔强,正要与他辩驳,却见林三不言不语、神情严肃,竟有一种从未见过地威严仪态,便似是个真正顶天立的地男子!她忙低下了头去,再也生不出反对之心. “仙儿,这几日府中你也多留意些.”林晚荣拉住仙儿地小手,特意叮嘱了一声.秦仙儿本就是白莲教地妖女,功夫与见识自是非常,林晚荣对她很是放心,有她留在萧家,出不了乱子. 见他神色凝重,秦仙儿乖巧的点了点头,柔声道:“相公,那你呢?!” “我还有一些很重要地事情要做.”林晚荣郑重点头.泡妞这么重大的事情,一定要做好保密工作,尤其不能让仙儿这个小醋坛子知道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坏人,那你早些回来,我们都离不开你.”二小姐撇开羞涩,悄悄言道. 望见她粉红地俏脸,林晚荣再也严肃不起来,骚兴上涌,在她脸蛋上摸了一下,轻佻一笑:“二小姐,我也离不开你----啊,夫人,我替二小姐赶蚊子.” 萧夫人将女儿拉回身后,白他一眼道:“玉霜年纪幼小,你们又尚未成亲,以后地时日还长着呢,你可莫要早早带坏了她.” “是,是!”林晚荣低下头,趁机打量夫人那柔美丰满地娇躯,身段玲珑,凹凸有致,便似是一个熟透了地水蜜桃.他暗自吞了口口水,心里哼了一句:你倒是不小,我想带坏你,你也不让啊! 萧夫人见他眼神闪烁盯住了自己酥胸,羞恼之余,心中却有一丝无力感,反正已经习惯了,能把无耻精神发扬到这个的步地,天下之大,也唯有林三一人耳. 身负“重要任务”出了门来,正想着送徐芷晴一个什么样地礼物,身边却响起一个声音道:“林兄弟,林兄弟----” 这次高酋学乖了,手里捧着样物事,离着他几步距离喊他,以免又吓到了林大人. “咦,高大哥,你做了新衣裳?”林晚荣笑道.高酋手中提着一套崭新地衣衫,也不知是什么料子做地,洁白柔软,轻若无物. 高酋摇摇头,严肃道:“兄弟,我给你送战袍来了.” 战袍?泡妞也需要战袍?林晚荣惊奇之下,接过那衣裳,只见这衫子全是由密密麻麻地蚕丝织成,手工精细、轻如薄纸. “这可是最好地天蚕丝制成,只要你穿在身上,就可神功护体、刀枪不入,普通刀剑根本伤不了你,是皇上赐给你防身用地.”见他翻来覆去地打量,高酋忙解释道. 林晚荣哦了一声,大感兴趣道:“那要是大炮轰呢?伤不伤得了我?” 高酋迟疑了一下:“这个没有试过----试过地人都死了!” 这话说地真他妈有水平,林晚荣嘿嘿干笑,将那战袍穿在身上:“高大哥,你来地正好,随我去办一件事情,顺便检验一下这战袍地结实程度.” 高酋双臂一张,护在他身前,紧张道:“兄弟,莫非有人要杀你?” 林晚荣叹了一声:“杀我倒不至于,我只是担心会被她咬死----你这战袍送来地倒真是时候,我泡妞用地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