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一章 我死了 - 极品家丁

第四百七十一章 我死了

. 她的身子娇俏柔软,扑到郭君怡和林三怀里,三个人紧紧挤在一起,温暖的感觉刹时传遍了全身。 “玉霜----”萧夫人悲呼一声,紧紧的搂住了她,泪珠似是开了闸的洪水般滚落下来,二小姐一手抱住林三,一手搂住娘亲,哭得气都接不上来,场面煞是感人。 林晚荣浑身是伤,被她这一挤压,顿觉全身上下无一处不痛,见她二人哭得畅快淋漓,他忍不住苦笑一声:“二小姐,闲话还是待会儿再叙吧,我好想睡觉。” 他这一说话,萧夫人顿时忆起了什么,急忙擦了泪珠道:“玉霜,快些起来,他受了重伤,莫要压着他了。” 二小姐嗯了一声,不好意思的抬起头来,只见萧夫人几乎是贴在林三怀里,二人身上满是血迹。她吓了一跳,那边秦仙儿早已奔了过来,见着林晚荣的样子,惊泣一声抱住他:“相公,相公,你怎么样了?” 林晚荣凑在她胸前,用力的拱拱头,精神和肉体的透支早已让他筋疲力尽,那柔软舒适的感觉叫他精神彻底的放松下来,他急急喘了口气,意识已经模糊,眼前朦胧一片,喃喃道:“仙儿,先救夫人,她身子弱,怕撑不住。” 秦仙儿含泪应了一声,自他怀里用力抱起萧夫人,急急向外奔去。郭君怡回头看他一眼,只见林三神情虚弱疲惫,正咧着嘴对她微笑。 “大哥----”凝儿、巧巧循着那断壁残垣发疯一般的奔过来,萧玉若扶着肖景旋跟在二人身后,眸中泪光闪动。 “你们都来了?!”他咧开嘴微笑。干涩发白的嘴唇一阵嗫嚅,声音弱小的仿佛蚊虫一般,极端地困意涌上心头。望着那几张沾满泪水、如花似玉的俏脸,他头脑渐渐的昏沉、眼前渐渐的黑暗。似有万般地憔悴涌上心头,终于再也忍不住,躺在二小姐怀里,沉沉睡去。。。。。。 ****** “小弟弟,你在做什么啊,怎地这些时日都不来找我?”安碧如袅袅婀娜,轻声笑着向他走来,成熟的身材丰挺凸翘,似是波浪一般微微颤动。她微笑着将脸颊贴到他胸膛,语声清脆。似玉珠落盘,妩媚的容颜中,却有一股说不出的幽怨。 “安姐姐。”林晚荣大喜过望,一把拉住她小手:“你怎么来了?!” “你个没良心的小东西。”安狐狸似怒似恼,青葱似的玉指,轻轻点在他额上,娇嗔道:“你不来找我。难道还不许我来找你么?小心我告诉仙儿,说你欺负她师傅,还欺负的很厉害。人家至今都在痛呢!” 林晚荣听得心里暖暖,一把将她搂入怀里,嘿嘿笑道:“瞧你说的,我就是欺负尽了天下人,也不敢欺负姐姐你啊。” “是吗?”安碧如咯咯娇笑着,妩媚瞥他一眼:“那你欺负我师姐,也是应该的了?!你可别忘了,她是青旋的师傅哦!” 仙子姐姐?林晚荣愣了一下,安碧如狐媚地面颊。刹那间演变成宁雨昔绝美的脸庞。宁仙子轻轻微笑,神色凄美:“小贼,你是忘了我么,怎地还不来接我下山?!” “雨昔----”他呆呆叫了一声,紧紧拉住她的手:“你等我,我马上就来!!” “是么?”宁雨昔脸色渐转冰冷,幽幽道:“你与安师妹,也是这般说话地吧。天下薄幸男,多是如此薄情,算是我看错了你。” 她嘴角泛起一丝凄冷的笑容,调转身形,裙带飘飘,似是羽化的仙子般轻飞而去。 “仙子姐姐----”林晚荣惊急之下大叫出声,一伸手去拉她衣袖,却似空气般不着边际。 一个温柔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林郎,林郎,你这是怎么了?!做恶梦了么?!” 林晚荣缓缓睁开双眼,肖青旋艳丽如仙的面颊出现在眼前。她容颜清减,双眼红肿,似是憔悴了许多,却无损她冠绝天下地容颜,反添几分楚楚可怜的气质,惹人怜爱。 林晚荣愣了愣,吞了口吐沫,急喘几口气:“青旋,我这是在哪里?” 见他浑浑噩噩的模样,肖小姐眼中泛泪,鼻子酸酸,伸出衣袖温柔擦去他额头脸颊地冷汗,柔声道:“傻子,当然是在我们家里了。你没看么,这不就是凝儿的闺房?” “大哥,我不饶你。”洛凝便依偎在肖青旋身边,见他醒过来,顿时喜极而泣:“你连凝儿的房间都不认得,气煞我了。等你伤好了,我就要你连续一个月留在我的房中,这里的一纱一线,你不认全,我就不准你走。” 凝儿的闺房?这样说,刚才的安姐姐和宁雨昔,都只是梦境一场?他急忙四处瞅了一眼,这屋里的桌椅窗纱、秀被牙床都是那么熟悉,都是当日装饰新房时,凝儿和巧巧一手挑选的,三人还在这闺房中上演过鱼水和谐地一幕,哪能不记得。见洛凝脸上沾满欣喜的泪水,美丽的笑脸如花瓣娇艳,他忍不住笑了一声:“怎么会不记得呢?我只是睡糊涂了嘛,这里可是我们的洞天福地。” 洛凝羞红上脸,轻嗯了一声:“你睡的时日可真是不短。大哥,你方才是在做梦么?我怎么听你叫别人的名字?!” “是么?我叫了谁的名字?!”林晚荣大吃了一惊,急忙看了肖青旋一眼。肖小姐拉住他的手,温柔微笑。 “好像是什么神仙,什么姐姐的,我离着太远,也听不清楚。姐姐。你听清了么?”洛凝笑了一声,凑上身子,小心将他掀起的被角掖好。 “我方才正睡得迷迷糊糊,哪里听得清。”肖青旋微微摇头。关切的看他一眼,柔道:“林郎,你身上有伤,下不得床,需要多休息,我与凝儿就在这里陪着你。” 说到有伤,林晚荣顿时想了起来,急忙往身上看去。他全身上下一丝不挂,胸前、背后、腿上,都缠着层层地纱布。已被包成了一个大大的粽子,隐隐有药香味道传来。他急忙伸了伸腿,却是眉头一皱。哎哟一声痛出声来。 肖青旋看的心疼,忙拉住他的手:“勿要乱动,方才才替你换过药,正使着药劲呢。”她停了一停,又轻轻叹道:“也不知是怎么了。凭你地机灵劲,为何那萧家夫人完好无损,你却伤重成这样?” 见洛凝虎视眈眈的望着自己。知道这丫头和仙儿一样,都是狠角,他可不敢说是为了救郭君怡才会弈成这样,便尴尬笑了笑,兀自不语。 洛小姐却似猜中了他心思,轻轻嘟起小嘴:“姐姐,叫我看,大哥定是为了救萧家夫人,才会伤得如此之重。你也看见了。我们救起大哥和萧夫人时,他们还紧紧的抱在一处呢,萧夫人当年,可是个名闻遐迩的美人----” “凝儿,不得胡说。”肖青旋轻斥了一声,对这洛凝的直性子,却是奈何不得:“萧家夫人对林郎有知遇之恩,若无她,我们也不可能与林郎修好。林郎若真是为救她而受伤,那也是知恩报恩,乃是顶天立地的儿男!我们要相信林郎与夫人的为人,切不可胡乱猜疑。” 凝儿做了个鬼脸,不说话了。林晚荣有心将与郭君怡在废墟下的遭遇尽数讲上一遍,但想起某些事有碍夫人清名,便压下了这心思,笑着道:“我是有名的正人君子,凝儿你难道不知道?倒是我想问问了,我这身上的衣服是谁给脱地,有没有人偷偷占我便宜。” “我才不偷偷占你便宜呢。”洛凝轻轻一笑,眼中柔情尽显,缓缓将头贴到他腿上,俏脸熏红:“你是我相公,我要占你便宜,用不着偷偷摸摸,便是正大光明。” 肖小姐轻呸了一声,耳根通红,见林晚荣又恢复了平常性子与凝儿调笑,顿有一种失而复得的惊喜。 林晚荣笑了一阵,浑身上下顿时隐隐作痛,虽比开始时减轻了许多,却依然钻心的疼。洛凝忙温柔地擦去他脸上汗珠,落泪道:“大哥,还疼么?!” 腿上疼是好事,至少说明了神经功能都正常,林晚荣叹了口气:“疼倒是小事。只是眼下抗胡大军出发在即,我却又折了腿。这伤筋动骨一百天的,等我伤好了,前方的战事只怕已经结束了。” “你伤成这样,还惦记着那些事情做什么?”肖小姐心疼的望着他:“昨日夜里,父皇亲自来探望过你了。我已经跟他提过了,你伤势未愈,需要休养,这次北上,便暂时不去了。” “那怎么行?”林晚荣急忙叫了起来:“人无信不立。我要是没答应也就罢了,可我已经应承了徐渭和李老将军,杜修元,胡不归,还有山东的那些老弟兄也都等着我,我怎么能不去呢?那我以后可没脸面去见他们。” 肖小姐乃是大智之人,知道自己地夫君虽是青日里嘻嘻哈哈插科打诨,但是对于诺言是极为看重的,说到就一定要做到,万事都可忽悠,唯有这一点操行一定会坚守,此乃是他立身处事之本。 见林晚荣愁眉苦脸的样子,凝儿轻轻笑道:“傻大哥,姐姐是与你玩笑地。伤筋动骨需得百日将养固然不假,但你也不想想姐姐是什么人物?皇上送了许多珍贵的灵药自是不说,姐姐用的丹药又怎会平凡?姐姐说了,依你这伤势,只要她每日运功为你活血去淤、调养生息,不出十日便可下床,二十来日便可行走如飞了。” “真的?”林晚荣大喜。 肖小姐无奈摇头,微微笑道:“我不与你说,便是怕你误以为这些都是小伤,以后便奋不顾身的胡来。此次是为了救萧家的夫人,下次却有不知是为了谁来。郎君,你现在可是我们一家的支柱----”肖小姐眸中水雾隐现,默默偎进他怀里,无声落泪。 林晚荣心中又甜又涩,娶到这么一个温柔善良、知书达理地好老婆。真是我几辈子修来的福分。望着肖小姐憔悴地脸颊,林晚荣心疼之极,乖乖道:“青旋,我答应你,等这次北上归来,我再也不到处胡闹了,就好好陪着你们,快快活活的过一辈子。” 要叫他安生下来,可真不是一件容易地事,比要他的命也强不了几分了。肖小姐心中感动,轻轻嗯了一声。 林晚荣嘻嘻笑着握住她手,将她往被窝里拉:“青旋。你也累了,快上来歇息一会儿,还有我们的儿子。” 肖小姐呀了一声,脸色血红:“勿要胡闹,你身上还有伤。凝儿也在这里呢。” 洛凝咯咯娇笑:“姐姐,还与我见外什么。你从前夜一直忙到现在,连眼也未合过。便让大哥好好疼疼你。” 都是自家姐妹,也没什么好笑话的,何况以林郎伤势,现在也做不出什么羞人的事,肖青旋娇羞应了一声,缓缓脱掉外衫,依进他怀里。 淡淡的兰花芬芳传入鼻孔,拥着妻子柔软的身躯,感受着她腹里与自己心脏一起跳动的血脉。林晚荣眼眶渐渐的湿润,活着,真他妈美好! 夫妻同心,肖青旋似是感觉到了他波澜起浮的心境,激动中有一丝心颤地感觉,直愿与他就这样相依相伴,直到永远。 见旁边凝儿望着自己二人,脸上满是羡慕的神色,肖小姐脸孔微红,柔声道:“凝儿,你也来。” “谢姐姐。”洛凝脸色幽怨:“可是有人不叫我,我不敢来。”她偷偷打量了大哥一眼,又娇又媚。 这小狐狸,林晚荣心里酥软,掀开另一边被角,凝儿吃吃笑着钻了进来,紧紧搂住他脖子,幸福的眼泪却刷刷地掉了下来。 “喂,不要乱摸,我是伤员啊----”林晚荣一只手抚上凝儿高耸的玉乳,贼喊捉贼的大叫着,夫妻三人笑闹着,拥成一团。 “咦,巧巧呢?!”左拥右抱、便宜占尽,林某人如何安歇的着,闹了一阵,忽然想起自醒来便没见着这丫头,要知青旋、凝儿、巧巧三人可是最亲密的啊! 洛凝犹豫了一阵才轻轻开口:“大哥,与你说了,你可不要着急啊。” 只听你这句话,我能不急吗?正要开口相问,青旋柔滑地玉手覆上他嘴唇,轻叹一声:“是仙儿!” “仙儿,仙儿怎么了?”林晚荣疑惑道。 洛凝哼了一声,恼道:“我就不明白了,同样是公主,还是亲姐妹,秦小姐与我姐姐怎地差别就这么大呢。前日将大哥你救了出来,她便一直抱着你,除了萧家姐妹和巧巧外,就不许别人亲近你了。最后还是看在姐姐肚子里的林家血脉份上,她才勉强答应了,与我们分成两拨,秦小姐与萧家两位小姐、我和姐姐,我们轮流照看你。看这时辰,过不了一会儿,便要换她们来照顾你了。最苦的就是巧巧,她与我们是亲姐妹,与秦小姐也交好,便要两边调和。姐姐说你伤势无大碍了,巧巧怕你醒过来见了这情势心里难受,这会儿正在那边规劝秦小姐呢。” 还有这事?林晚荣顿时头大如麻,秦仙儿与肖青旋地事情,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了,眼下这情形,也在意料之中。 肖小姐柔声道:“凝儿,你不知她性子,妹妹她不是恶人,只是任性了些。她对夫君的情意,连我也是不及,林郎身上这伤势,便是她前夜耗了所有的真元推宫过脉,才能恢复如此之快。我进房时,她便伏在林郎身上痛哭,叫我也好不感伤。” 这痴丫头,林晚荣心里一软,再也兴不起责怪仙儿的心思,她与青旋的恩怨,说到底,还是宁雨昔与安碧如的斗法造成,青旋和仙儿都是无辜的。 纱窗外隐隐露出一抹鱼肚白,天色已是麻麻亮,拥着青旋与凝儿柔软的身子,轻嗅着那淡淡的芬芳,林晚荣无论如何也睡不着。 “青旋,你说什么?前夜?”林晚荣忽地一惊,急急问道。 “对啊。”洛凝抱住他胳膊,轻道:“大哥,你已经睡了一天一夜了。我们与秦小姐她们,已经换过两次班了。” “不好。”林晚荣咬牙要坐起来,却是浑身散了架般地疼痛,凝儿忙扶他躺下,肖小姐心痛道:“有什么事便交代我,你方才换了药,莫要乱动。” 林晚荣痛哼了一声,迫不及待道:“青旋,快派人请徐渭,就说我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