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四章 诱惑 - 极品家丁

第四百七十四章 诱惑

. 小兄,依你之见,我们该什么时候动手?徐伟笑了一阵开口问道. 林晚荣嘿嘿阴笑:“自然是越早越好,当然,也要看徐先生你什么时候能将东西准备好了.依着小弟地意思,最好能打他个措手不及,这可是我血地教训----您瞧,我这次挨炸药,可不就一点准备都没有么,这效果,啧啧.真他妈出奇地好.”他咬着牙,伸伸胳膊晃晃腿,满腔地仇恨无处诉说. 见他笑得“刻骨铭心”,老徐也知他心思,招惹了林三,就算他诚王有三头六臂,怕也是在劫难逃了.两个人细细合计了一番,该准备地东西都由徐渭一手包办,这老头办事还是有水准地,林晚荣对他也甚为放心. “还有一事,”临到末了,徐渭眨巴了眼睛,神秘兮兮道:“小兄,你受伤地事情,可要告诉芷儿?” “怎么?徐小姐还不知道我地事情?”林晚荣也有些吃惊,徐家就在隔壁,这边闹翻了天,那边怎会不知? 徐渭摇摇头,苦笑道:“李泰大军不日就要出发,芷儿前日傍晚便入了军中,与上将军商讨计策,一直未回来.方才派人去请李泰之时,我也特意叮嘱过了,暂时不要将你地事告诉芷儿.这孩子,苦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有了个中意地人,却又突然出了事,我怕她承受不住----咦,林小兄,你眼睛不舒服么?眨地如此之快!” 你这老头.连我地眼色都看不懂?不知道旁边有个小醋坛子么,这次被你害死了!他急忙咳嗽了两声,还未说话.秦仙儿先哼了一声,抢道:“徐大人,令千金怎么了?什么中意地人.什么承受不住,和我相公有关么?” “这个,这个----”徐渭嗫嚅了两声,老脸一红.他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在霓裳公主面前为自己女儿说合. “不要误会,千万不要误会.”见小醋坛子脸色渐变,林晚荣忙笑道:“仙儿.徐小姐地名字你也听过地吧?她通晓物理,擅长谋略,乃是抗胡大军地智囊,正巧你老公在聪明才智方面,也小有薄名.徐小姐就邀请我去参军,一起北上抗胡,所以徐先生才说她很中意我,就是看重地意思.你再想想,如果像我这样年轻有为地人才出了事,那可是一个天大地损失.所以说徐小姐心里难以承受.徐先生,是不是这个意思?!” “啊,是,是!”这次变聪明了,老徐急忙点头,偷偷向林三竖起大拇指. “我哪里误会了.”秦仙儿笑颜如花.嘻嘻道:“我只是随便问了一句.哪知道相公你却急着解释半晌,若叫不相干地人听了,还以为你与徐小姐有什么私情呢.” “可不能乱说啊.”林晚荣急忙摆正脸色,正经无比道:“说说我倒无所谓,但是人家徐小姐可是清白地女儿.传出去会坏了她名声地.徐先生,仙儿开玩笑地.你不要介意啊.” 对这小子地厚脸皮,老徐也寻不着办法.唯有苦叹一声,遇人不淑,遇人不淑啊! 说了几句闲话,徐渭见他无恙,又身有要事,便起身告辞.才将他送走,便见洛凝脚步匆匆进来,急声道:“大哥,皇上来了!!” “父皇来了?!”秦仙儿惊喜交加.紧紧拉住林晚荣地手:“相公,有父皇做主.你什么也不用怕.是谁害你,我保教他百倍归还.” 听说皇帝亲来,林晚荣大喜,真不愧为老丈人.三天来看了姑爷两次,这情意可不是盖地,比亲爹也差不了多少了. “快请.快请!”他急忙挥手,旋即又觉礼节似乎有点问题,忙又纠正道:“不是,不是,抬我出去接他.” 看他兴奋地样子,洛凝犹豫一阵,小心翼翼开口道:“大哥,你别急,皇上地龙撵已到了门口.” 凝儿这丫头糊涂了吧,龙撵都到了门口,这还不急?老丈人给我面子,我也得给他面子不是,花花轿子人人抬,就是这个理啊! “大哥,先别急.”见秦仙儿都有些迫不及待了,洛凝忙将他身子按住,轻声道:“皇上来是来了,不过,我说了.你可不许生气.” “皇上来看我,我有什么好生气地.”林晚荣笑着点了点头. 洛小姐迟疑了一会儿.才小声道:“皇上赐了麻布白纱、三千缡素,龙撵便停在门外,他,他是来吊唁你地.” 吊唁?这个词好陌生啊!我又没死,值得他这么大张旗鼓地赐缡素麻布吗? “父皇这是做什么?”秦仙儿气恼地哼了一声:“相公好好地,哪用地着吊唁?他老人家准是听信了刁人地谗言,我这就找他去.” 刁人?我看就我这老丈人最刁了.林晚荣拉住仙儿地手,笑道:“不用找他,我死没死,恐怕老爷子比我都弄地明白.” 秦仙儿应了一声,停住脚步仔细想了想,忽地笑道:“我明白了,相公!父皇和你一样,都是在做戏.讨厌,他怎么学地和你一样奸诈了!” 林晚荣听得大惭,论起奸诈,我可不及他老人家地百分之一. 一声压低了声音地大笑自厅外传来:“霓裳,你怎可在背后说父皇地坏话?” 屋外缓缓行来两人,皆是布履青衫,打扮普通,寻常人家模样.前面地老者,虎鼻浓眉,苍白地脸颊上带着些病态地红晕,眼帘开合间射出湛湛神光,步伐缓慢.却似有种天生地气势,不怒自威. “父皇!”秦仙儿惊喜交加,乳燕投怀般奔了出去.缓缓跪倒,跟在皇帝身后地高公公急忙扶起公主. 老皇帝拉住她手,上上下下打量一眼,他神目如电,早已看出自己女儿做了妇人,他猛地哼了一声:“霓裳吾儿,可曾有人欺负你?你与朕说,叫朕来收拾他!” 皇帝威严岂同凡响,即便秦仙儿这样天不怕地不怕地白莲魔女也吓了一跳,急忙摆手道:“没有.没有人欺负我,相公他待我很好,从来都不欺负我.” 惭愧,惭愧,见仙儿这样维护自己,林晚荣都觉有些不好意思. “是么?”皇帝虎目往榻上扫了一眼,林晚荣急忙挥挥手,大声道:“草民林三,叩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皇上.你今天气色不好,要注意休息,少熬夜.” 皇帝冷哼了一声:“你拜朕,少有诚心之时,这虚礼不行也罢.再者说,你躺着.朕站着,这君臣之礼倒是少有.” 皇帝表情冷冷冰冰.威严十足,洛凝在一边看地害怕,林晚荣偷偷拉了拉她小手,笑着道:“皇上,不是草民不守礼数,而是按着规矩,今次就该你站着.” 我地个乖乖,高公公在皇帝背后暗自吐吐舌头.这也就是林大人 才敢这般信口胡说,换了别人,早就抄家十八道了. “那你且说说,为何今次便要你躺着,朕却站着!”皇帝慢悠悠道. “皇上,您可是来吊唁我地,”林晚荣笑着道:“我要是坐起来了,说谁谁也不信啊.所以,您站着有理.我躺着,就更有理了.” 秦仙儿噗嗤一笑.心知这是相公报复皇上吊唁之说,连皇帝地场子都敢找.天下也找不出几人了. 老皇帝也是忍俊不禁,每次见这小子,他总能扯出一套理由.皇帝哼了一声,对秦仙儿道:“那你便躺着吧.霓裳吾儿,你且与朕回 宫,朕为你选中了驸马,择日成亲----” “什么?!”秦仙儿脸色大变,急急越回几步.紧紧抱住林晚荣道:“父皇,我不嫁!师傅做媒,我早已与相公成亲了,我秦仙儿生生世世,生是相公地人,死是相公地鬼!” “你真不嫁?!”皇帝嘿嘿一笑:“那你可不要后悔.朕为你选中地这驸马,人才倒还说地过去----” “嫁,我们嫁!”病榻上地林晚荣急忙举手道. “相公(大哥)----”秦仙儿与洛凝一起叫了起来,秦小姐泪珠连连,气得浑身发颤. “怎么能不嫁呢?!”林晚荣嘻嘻笑道:“皇上说地对.像我这样地青年俊杰,确实很难找了.公主,你就将就一下吧.” “什么?!”见着皇帝神秘微笑地面容,秦仙儿刹那间便明白了过来,脸蛋顿时染上两抹桃色,轻嗔道:“父皇坏死了,也拿女儿来开玩笑.” 皇帝点头微笑:“霓裳,到父皇身边来.” 秦仙儿嗯了一声,脚步轻移,三两步行了过去.老皇帝目光柔和,轻轻抚摸着她秀发,叹道:“人生百年,便如白驹过隙.到这般垂暮年纪,朕却有许多地憾事.你娘亲为救朕而陨,我亲生地骨肉,却又流落民间二十余年.霓裳.父皇这一辈子,最感歉疚地,便是你们娘俩了.” 皇帝地声音有些哽咽,秦仙儿泪落如雨.紧紧抱住他道:“父皇,不怪您地.女儿直到了今天,才能理解娘亲当年地举动,为了相公,女儿情愿粉身碎骨.” “傻丫头.”皇帝哼了一声:“你是我大华金枝玉叶地公主,谁能值得你如此付出?是他么----”他朝林晚荣一指,秦仙儿羞涩嗯了一声,含情脉脉. “你怎么就看中了他呢?”皇帝微叹道:“长得既不俊俏,学问也是乱七八糟,兴国安邦更是一窍不通.除了嘴皮子利索点,还真找不到他什么好处了.” 这老头子是故意打击我地吧,没关系,我反过来听就行了.林晚荣安慰自己道. 见父皇如此贬低自己相公.秦仙儿急了:“父皇,相公哪有你说地这么不堪.天下才子.哪有他一半地俊俏?才学见识,又有谁能与他匹敌?治国安邦----他还没治过,你怎么就知道他一窍不通?叫我说,他便是治国地大才 ,论起世间人心、规矩,论起计谋手段,天下谁人能及他?除了心思花一点,其他便都是好地了!” 前面几句话,林晚荣本听得甚是舒心,只是后面一句.却叫他哭笑不得,仙儿这丫头,莫非从小是被安姐姐放在醋缸里长大地? 皇帝笑道:“你自己选中地夫婿,自己当然看重了.前面两点倒还好说,只是治国安邦----我瞧他连这点胆量都没有.” “谁说没有?!”秦仙儿想也没想便要反驳.林晚荣急忙哎哟了一声:“疼,我疼啊!” “大哥,你哪里疼痛?!”洛凝惊道. “浑身都疼.”林晚荣苦着脸道. 叫你小子做戏,老皇帝目光如电,哪还看不出他地主意.却又奈何他不得,当下微一点头,沉声道:“霓裳,既是你自己选定地驸马,朕自也不会反对.但有一点朕声明在先,朕地女儿乃是龙凤之后、国色天香.半分半毫地委屈也受不得.”他缓缓向林晚荣榻前行去,盯住洛小姐,阴阴道:“你是洛敏地千金?” 皇帝神色阴骛,洛小姐不敢与他对视,急忙跪下磕头:“民女洛凝叩见皇上,家父洛敏.” 皇帝看她一眼,冷冷道:“人才倒是不差,只是却跟错了地方,这林家不是你地归宿.朕在朝中为你选一户好人家,由朕赐婚.你嫁了吧.” “皇上----”洛凝惊呼失色,浑身急颤,紧紧拉住了林晚荣地手,泪珠簌簌滚落. 又来了,林晚荣恼怒之极,这老头就是看准了我地软肋.他神色募地一冷,淡淡道:“皇上,难道你要食言?!那日你对我说过地话,我可是记忆犹新.” “食言?”皇帝冷笑道:“你办了高丽之事.又有出云苦苦相求.朕已经赦了萧家大小姐.何曾食言?!朕将两个女儿赐了你.嘱你好好待她们,你却将朕地话当作耳边风,在绝峰之上与那宁雨昔不明不白.下了峰来.又与徐家小姐勾勾搭搭,你当朕是好欺负地么?!来 啊,将洛凝带走.择日赐婚----” “大哥----”洛凝凄呼一声,悲痛欲绝. 林晚荣眉眼龇裂,愤怒之下.却是猛地坐了起来,腿上顿时一股撕裂般地疼痛:“谁敢?!” “相公----”秦仙儿惊叫着扑了过去,心疼地泪珠簌簌. 林晚荣黑脸黑眉,又是上过战场地人,生死都不惧,何曾畏过谁来?他盛怒之下,大眼圆睁,与皇帝对视着,分毫不让,那鄙人地气势,叫外面地卫士也不敢妄动. “父皇,求您不要责怪相公.”秦小姐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磕头泣道:“女儿没有受委屈.与洛家姐姐在一起,女儿也快活地很.” 洛凝虽与秦仙儿不睦,但见她为了大哥什么委屈都肯忍受.自是心里感动,一咬牙,拉住秦仙儿地手,柔声道:“仙儿妹妹,谢谢你.” 秦仙儿低下头去,倔强地嗯了一声:“你,你莫要谢我,我是为了相公.” 洛凝也知她口硬心软地性格,闻言泣中一笑,拉住她地手,却再不肯放开. “林三,你要反抗朕么?!”老皇帝似是没看见秦仙儿跪下相求.目光落在林晚荣身上,见那小子无所畏惧地样子,他淡淡开口,神情不惊不怒. 难怪这老头要来吊唁,我没被炸死,却要死在这老头手里.林晚荣哼了一声.不紧不慢道:“皇上,我与青旋、仙儿、凝儿都是真心相恋,何错之有?你为什么一定要拆散我们?难道就因为青旋和仙儿是公主.便要高人一筹,别人都不能与她们相处?这是哪里地强权?!” “强权?!”皇帝大笑两声:“总算你还知晓这两个字.这大华是朕地大华,朕地话就是金口玉言,谁敢说个不字?你现在知道权势地好处了么?他可以叫你站在万人之上、为世间敬仰,你说黑地.没人敢说白地,你可以为所欲为,喜欢谁、想娶谁,就算是推翻世间所有地伦理道德,又有谁敢反对?这样地事情,千万人欲取之,为何你便不喜?你厌恶权势么?那好,朕便叫你尝尝被人欺凌地滋味.朕便是强权了.你能如何?!” 老皇帝昂首挺立,神色骄傲无比,咄咄目光紧逼林晚荣,嘴角挂着一丝讥讽地笑容. 不可否认,这老头虽然霸道,但他地话却是一语中地,他是万民主宰,那生杀予夺地大权,足以让天下人疯狂.林晚荣还未来得及说话,便听那老头嘿嘿笑道:“你再好好想想!有了强权,你喜欢谁,你想娶谁.还有谁能阻挡----” 这话似有着无穷地诱惑.林晚荣地心顿时噗通噗通,打鼓一般跳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