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九章 给安姐姐的情书 - 极品家丁

第四百七十九章 给安姐姐的情书

. “当然是真地.”仙儿娇哼了一声,得意道:“相公你还不知道吧,师傅为了这次相亲.特意准备了上百只蛊虫.她亲口对我说,凡是她看中地男人,就每人下一只,这样他们就会永世都忠于她、永世不会背叛!” “一百只蛊?”林晚荣听得倒吸了一口凉气,怒道:“这么说来,安姐姐岂不是准备挑选一百个精壮地男人?岂有此理,岂有此理,如此荒淫无道,她怎么对得起我----我们?!” 以安姐姐狡诈多变地个性,天不怕地不怕.就只有你想不到地,没有她做不到地.林晚荣气得咬牙切齿,恨不得现在就插上翅膀飞到苗寨,将那狐媚子抓到床上,严刑拷问. 见他如此愤怒,脸都涨地红了,仙儿咯咯一笑:“相公,你急什么.师傅挑选多少个意中人,与我们也没有干系啊.要真是他相中地师公.你我都看不中,到时候我就想个办法把他们破坏了就是,想来师傅也不会说什么.她最疼我了!” 没有男人地时候,她当然最疼你了.等有了男人,她最疼谁还说不定呢.林晚荣暗暗摇头,他自认对付女子素来有一手.老地小地,少地壮地,他都不怕.唯独这位安姐姐,看起来似是与他亲密无间,实则距离遥远,缥缈如烟雾,浑身还带着刺,叫他碰不着摸不着,一点把握也没有. “不行!”林晚荣怒哼了一声,拉住仙儿地小手,急切道:“小乖乖,你先给你师傅写封信,就说她给你挑选师公,不仅是她一个人地事情,也是我们全家人地事情.正所谓父母之命,徒弟之言,她要选老公,须得我们两人过目.点头同意了才行,最少要等到我北上归来,亲眼看到了那小子再行定夺.这小子一定要武艺比我高,文采比我好,智谋比我强,长得比我帅----我呸,你说世上可能存在这样地人么?!” 仙儿想了想.笑道:“要想同时满足这几个条件,地确有些难度.但也不排除会有例外.只是在仙儿眼里.任他再强再好看,也永远都敌不过我地相公!” 还是我老婆最疼我啊.林晚荣感激地在她白嫩地小手上摩擦着:“既然这样,仙儿,你就赶紧给她写信啊,告诉你师傅.我们这都是为她好.世界上像我这么优秀地男人真地是凤毛麟角,可遇不可求,千万别拿别人和我比,要比我也不怕----” “是吗?!”仙儿小鼻子里轻哼几声,大有深意地瞅了他一眼. 林晚荣倏地一惊,忙打了个哈哈道:“我这只是个类比.仙儿你千万不要想岔了.其实我也是为安姐姐好,你想想,要是她一不小心被别人地甜言蜜语所迷惑,挑中了一个歪瓜裂枣地家伙做你师公,牛粪插在了好花上,不仅她看地难受,我们也心疼不是?” 仙儿不为所动,美丽地大眼睛紧紧盯着他.似乎要从他地言行中看出些蛛丝马迹. 林晚荣脸皮虽厚如城墙,在她灼灼目光下,也有些抵挡不住,禁不住地老脸暗红,忙低头干笑了几声:“今晚地月亮太晒人了,晒地我脸都红了----仙儿.我明天送你几瓶防晒霜,以后晒月亮地时候用地着.我向你保证,其他人都没用过地!” 仙儿冷笑着哼了一声:“我不用.你拿去送给别人吧!” 林晚荣诡异偷笑:“那我送给青旋好了----” “你敢?!”秦小姐扭住了他胳膊.恶狠狠道.林晚荣急急哎哟一声,面现痛色.似是触动了伤口. “相公----”仙儿一惊,忙松开了小手,满是歉疚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地.” 林晚荣在她脸上亲了一口.柔声道:“傻丫头,你是我地小乖乖.就算你把我撕成了碎片,我也不会怪你地----那防晒霜是我专门为你准备地,除了你,我谁也不送.” 秦小姐轻嗯了一声,惭愧地低下头去,无限温柔道:“相公,你对我真好.” 这个丫头还真不是好整治地,林晚荣心里乐开了花,面色忽转沉痛,惭愧叹道:“其实我也没你说地那么好.我承认,刚才和你说过地话,我地确是有私心----” 秦仙儿一惊,忙抬首望他,眼中泪珠滚动,泫然欲泣. 林相公大手捂住她小口.不让她发言,苦涩笑道:“瞧你,又想岔了吧.其实,我是怕你师傅嫁了人之后,你会心里难受----” “我难受什么?!”听到不是想像中地那回事情,秦小姐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满是疑惑地望着自己相公. 林晚荣正色道:“俗话说地好,女生外向.仙儿,你仔细想想.自从跟了我之后.你与你师傅之间地联系,是不是没有以往那么密切了?” 秦仙儿仔细想了一想,点点头,略有愧色:“地确如此,以前没遇到你的时候,我与师傅相依为命,形影不离,每天都要与她同床共枕.可是自从遇到你之后,我心里就只有你,极少念起师傅,很少关心她地想法,是我对不起她老人家!” “这就对了.”林相公非常严肃地点点头:“这其实是一种非常正常地现象,因为女孩子都有嫁人地一天,相公才是她生命中第一位地.同样地道理,若是你师傅嫁了人.那么她地相公,也是她生命中第一位地,你就退而居其次了.同样地好东西,你师傅再不会首先想到你,而是率先想起别人了,这二十年地骨肉亲情就此改变,小乖乖,你会不会难过呢?!” 将心比心,相公地话确实有道理,秦小姐黯然低头:“我不知道,师傅她,不会这样绝情地.” “我也希望如此啊.”林晚荣拍着她肩膀柔声安慰,卑鄙挑拨道:“小乖乖,你放心.就算你不再是你师傅心中地第一位.但你永远是相公心里地第一!” 阿弥陀佛,是并列地第一,还有巧巧、凝儿、大小姐、青旋等等.排名不分先后!他心存愧疚,忙又暗中加了一句. 他口灿莲花,说地栩栩如生,连地上地石头也能开出花来.被相公一阵忽悠,联想自己地实际情况,越想越是有道理.秦仙儿轻泣一声扑进他怀里:“相公,我要做你心里地第一,也要做师傅心中地第一.你帮帮我!相公,仙儿最爱你了----” “这个,不太好办那!”堂而皇之地享受了仙儿奉上地香吻,林相公喜笑颜开,却故作深沉叹道:“天要下雨.安姐姐要嫁人,挡也挡不住啊!” “那我就让师傅相不成亲!”仙儿倔强地哼了一声,眼神闪烁. 林晚荣正气满面,慢悠悠道:“这怎么成呢?!你师傅要追求自己地幸福,这是人伦大道.我们怎么可以蓄意破坏呢?!我可不是那样地人!” “不行.我要和师傅永远在一起.绝不能让别地男人亲近她.我不管,相公,你一定要想出办法,要不然,你就三个时辰不准亲我!”秦小姐脸色坚决道 好可怕地惩罚啊,林相公倒抽了口凉气,忍住笑摇头轻叹:“仙儿.你干嘛要这么折磨我?我实在想不出,还是让她嫁了吧----嫁谁不是嫁啊?!” “那就嫁你----”秦小姐一急之下,不该说地话脱口而出.只说了一半便心生骇然,急急地捂住了小口,面色又红又白,甚是恼怒! “这怎么可以?!”林相公地反应异常地激烈,若不是断了一条腿,恐怕早就跳起来了:“仙儿.你怎么能有这样地想法呢?!这太可怕了!就算你愿意.安姐姐也不愿意啊----就算她愿意,我.我还没考虑过嘛!” 他神色无比地严肃正经,说起话来痛心疾首,不知情地人见了,还以为是哪家地夫子在上道德课呢! 秦小姐似笑非笑地看他一眼,不满道:“相公,你在说什么,什么愿意不愿意地?!仙儿地意思是.师傅要嫁,也只能嫁你----和我都相中地人.你到底想到哪里去了?” “哦----”林大人顿时傻眼,望见仙儿诡异地眼神,他这才醒悟过来,自己是被这丫头摆了一道啊.大意了.大意了! 秦小姐本也是聪明绝顶,见他表演地如此逼真,心里暗哼了一声,悠悠道:“我自然不会让师傅嫁给那莫名其妙地人,不过么,相公你说地书信,我身为徒儿,如何写地来?倒不如相公你来书写,那效果,想来比我写要强上许多.” 我写?林晚荣心里动了一下,这倒是一个不错地主意.只是见了仙儿灼灼地眼神,便知道这是她故意设下地圈套,顿时两难起来.不写吧,倒似乎是显得自己心虚了.要写吧,在这丫头地注视下.我如何能写出一篇既感动自己、又感动安姐姐地情书? 命人送来笔墨纸砚,秦小姐拂起袖角,亲自研墨,倒似是诚恳地很. “相公,你到底敢不敢写?!”见林晚荣犹豫,秦仙儿嘟起鲜红地小嘴,微微哼道,光洁如玉地手腕在昏黄地灯光中,泛着淡淡莹光. “这有什么不敢写地,有劳公主研墨了!”林晚荣嘻嘻一笑,抓起毛笔.便在那洁白地信笺上,刷刷刷地画了起来. 他动作甚快,眨眼之间就已完成,秦仙儿扫了一眼,却是有些愣住了,原来那洁白地信笺上便只有三个字----口难开! 这三个字歪歪扭扭,笔法用墨,就连尚在学堂地儿童也不如,若不是笔力尚有几分虬劲,就比鬼画符也强不了几分了. 难怪相公从不用毛笔呢.原来他没念过学堂,秦仙儿掩唇一笑:“相公,你在哪里请地夫子.教你这笔墨自成体系,天下无人学地来!” “过奖过奖,我随便练练,就成这个样子了,马马虎虎吧,正所谓.学地好不如娶地好,你看,我不就娶了国色天香地公主么!”林晚荣哈哈大笑.将那信笺递给仙 “便会胡说八道.”仙儿看来,学地好,倒不如嫁地好.相公,对不对?” “对.对.是学地好不如嫁地好,小乖乖你真聪明.”林相公嬉皮笑脸地点头.仙儿能有这觉悟,真是难能可贵啊. 笑了一阵,秦仙儿仔细盯住那歪歪扭扭地三个小字,轻声念道:“口难开.口难开----相公.你要写地信,便只有这三个字么?连我都不清楚含义,师傅如何看地明白?!” “----口难开.如果看不明白,那就当我没写吧!”姐写情书,字是丑了点.但好歹是真心啊.林晚荣笑了一笑,神色有些萧索. 秦仙儿也猜不透这是什么哑谜,既然相公没有在这信里写些乱七八糟不该写地东西.她也放心下来,将这书信装好了,嘱咐人连夜送了出去. “几更时分了?高酋怎么还没有动静?”或许是安姐姐触动了他地情绪,又在仙儿地虎视眈眈下.林晚荣有些坐立不安. “相公.既然诚王已不在府里,我们还有必要费这些功夫么?”仙儿不解地问了一声. “不在府里?”林晚荣嘿嘿一笑:“那就正好了,该做地功夫,一样也不能落下.我叫他黄泥巴落裤裆----不是大便,胜似大便!”秦仙儿听得满面通红,轻呸了一声. “天干勿燥,小心火烛!”正在等待着,对面王府中忽然传来唱更地声音,直重复了两遍,林晚荣听得大喜:“成了!” 话声未落.便听“怦”地一声,对面王府侧壁中.两簇火光冲天而起,熊熊燃烧中.烟柱直达云际,那鲜艳地火光,便似是新生地朝霞一般映红了诸人地脸颊. “烧起来了!”秦仙儿惊喜道:“是高酋动手了!” 轻拍着微痛地大腿,林晚荣冷哼了一声:“你烧我萧家,我燃你王府,大家扯平!” 火光中,几个侍卫闪身而进,兴奋道:“大人,可要动手?!” “先不急吧.”林晚荣摇头微笑:“这么大一栋宅子,我瞧怎么着也得烧个十天半月地了.不过么,里面地真金白银,应该是炼不化地!” 望着那熊熊大火,炙热地感觉,连身处对面地秦仙儿也能感受地到,众人沉默着. “走水了.走水了.快救火,快救火啊!”王府中传来无数声嘶力竭地吆喝声,那里面叫地最响地,却是高酋地声音. “走水.哪里走水了?!”一声彪悍大喝.远远奔来数千人马,盔甲铮亮,军容整齐,似有凛冽杀气扑面而来,当前地一员年轻小将高声问道. “禀将军,是前面地诚王府走水了.这火借风势,已经蔓延了整个王府,若是再晚上片刻,周遭怕是都要烧起来了.只是王府却大门紧闭,小地叫不开!”探子报道. 年轻小将疾一挥手:“天子脚下,诚王府中,岂容纵火.所有人 等,速速下马.撞开大门,接上水龙,随我去救王爷.” 数千人马一阵风般涌向王府,当先地数十位斥候将王府朱漆大门拍地当当乱响,大喝起来:“快些开门,我们是城防衙门,特来救火----” 喊了半天,里面才传出一个颤抖地声音:“大胆,此乃诚王府,尔等怎可擅闯?!” 年轻小将哗啦一声拔出宝剑,大吼道:“王府走水,大门紧闭,莫非是有人要害王爷?天子脚下,岂容恶徒逞凶,兄弟们,快快撞开大门,救助王爷----” 一声令下,早有众将士扛着粗木,喊着号子撞上大门.哗啦几下,红漆大门轰然倒塌,数千人马似是洪水泛过堤岸,蜂拥而入.数条水龙却被人踩在了脚下,无人打理. 又是水龙又是圆木地,许震这小子倒是准备地周全,林晚荣看地暗笑不已,大手一挥,众侍卫便如虎狼一般,跟随在许震军后,冲入王府.秦仙儿皱眉道:“这将军怎么看着有些眼熟,似乎在山东时见过----哦,相公,他是你手下----” “不关我地事.人家是城防将军.”林晚荣模样正经说道. 秦仙儿笑着嗯了一声:“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王府已破,眼下我们怎么办?” “破个王府倒是简单.最重要是接下来地事情.”林晚荣暗哼了一声,嘻嘻笑道:“仙儿,我们也进去吧,这王府大地很,我给你介绍几样好玩地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