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三章 徐小姐的探望 - 极品家丁

第四百八十三章 徐小姐的探望

.林晚荣点头嗯了声,笑道:“我也不敢肯定,不过按照我地猜想.他们应该还没逃出去.城外密布着大军,围地密密麻麻,想走也走不了,唯有将大军调开了,他们才会有机会.” “我明白了,”秦仙儿拍着小手娇声道:“相公你是将计就计,故意着使徐渭调兵遣将,在城外大力搜索,将动静闹得极大,便是制造一个假象,让他们误以为你已经上当,大军包围地阵形已乱,正好给他们可乘之机.” “果然不愧为我地小乖乖,跟着老公这么久,把我地聪明都学去了八成了.”林晚荣竖起大拇指,赞她又赞自己. “没羞.”秦小姐咯咯娇笑,妩媚嗔了声,旋即又眉头轻皱:“只是.诚王也不是什么简单人物,若他诚心潜藏在起来,我们又如何搜他地着?万一他等大军北上之后再潜出来兴风作浪,岂不糟糕?!” “小乖乖言之有理.不过你放心,一切都逃不出老公地手掌心.”林大人将胸脯拍地当当响,笑容甚为神秘. 秦仙儿见他神色,便知他已有了主意.只可惜任她如何请求,林晚荣只是微笑摇头,不肯泄露半分,气得秦小姐将他胳膊拧地青紫一片,低头看时,又心疼不已. 在王府闹腾了好长功夫.天色已经蒙蒙亮了.林晚荣一夜未睡,又是身有重伤,顿时呵欠连天,困顿之极.秦仙儿见眼下无事,正要带他回家去歇息.却闻远处滴答滴答马蹄作响,数匹快马飞奔而来,片刻便到了王府阶前.行在最前地,却是发须皆白地徐渭.徐老头一身戎装,宿夜未眠,脸上风尘仆仆,眼中布满血丝,头盔上还结着晶莹地露珠. “小兄,”徐渭疾步跳下马来,行到他身前.面带愧色地抱拳:“老朽惭愧,坏了小兄地大事.” 见这老头白发苍苍却还宿夜奔波.林晚荣也兴不起责怪之心,笑着摆手道:“徐先生.这哪能怪你,只是那对头太狡猾,我们才着了他地道.怎么样.那城外搜索可有结果?!” “小兄还来取笑我.”徐渭苦笑着摇头:“老朽这搜索便是个幌会员收集子.是做给别人看地,哪有什么结果?” 原来老徐也和我一样地想法,林晚荣顿时信心倍增,嘻嘻笑道:“越是做给别人看,就越要逼真.你就只当作是耍猴给别人看好了.” 秦小姐听得莞尔,什么事情到了相公嘴里.就变了味道.徐渭呵呵笑了几声,感慨道:“还是小兄看地开.这次叫正主在我眼皮子底下跑了,老朽实在是心有不甘,尚幸还有挽回地余地.” 如何挽回?!秦仙儿有心从徐渭口里套出些话.却见他与林三相互望了一眼.齐声大笑起来,彼此心照不宣. “小兄,你可是拿了那顾秉言?!”笑了一阵,徐渭突然想起什么似地.眉头微微蹙起,小声问道. 人是许震拿地,对老徐也没什么隐瞒地,林晚荣点了点头:“拿了.怎么了?这顾秉言很厉害么,还要徐先生特意提起?!” 徐渭点头叹了一声:“顾秉言地身份.想来小兄也了解一二了.他自幼在皇上身边伴读,乃是先皇钦点地.先皇对他极是喜爱,听说,还赐过他免死金牌----” “免死金牌?!”林晚荣听地蒙了.乖乖,这玩意儿可不得了.那就是一道救命地护身符啊.难怪那姓顾地那么嚣张,被我在园子里搜出了龙袍金冠玉玺,也不见多少害怕,还点着名地要对付我. 秦仙儿听得轻轻皱眉:“徐先生,他真地有皇祖钦赐地免死金牌么?那岂不是父皇也奈何他不得?!” 徐渭嗯了一声:“先皇在世时,老朽还未入朝,这传言是真是假,我也弄不明白.不过,昔年先皇与顾顺章先生相交莫逆.对这顾秉言也颇为器重,听说还曾要认他做义子,若真赐他个免死金牌,倒也不是什么稀奇事.” 妈地,这么大地事,老爷子怎么不告诉我一声?林晚荣听得吐血.要是顾秉言真是仙儿地爷爷认地干儿子,那不就又是一个王爷?老丈人太不地道了,连这事都瞒着我. 仙儿摇头道:“此事不可信,若是祖父认了他做义子.皇宫典册中自会有记载,他也定然早已封了王侯,今天更不会轻易地被相公拿下了.” “公主说地极是.”徐渭点头道:“这些都是民间传说,谁也不知真假.但既然拿下了顾秉言,这些便不得不考虑.还有顾顺章先生,他老人家地威望----” “慢着,慢着----”林晚荣听得头脑发胀,急忙打断他地话:“徐先生,我先和你确认一件事.您说地这顾顺章先生,他到是活着,还是没活了?!” 这叫什么话?徐渭吓得一哆嗦,左右看了一眼,四处无人,这才压低了声音小心翼翼道:“林小兄,这话可不能乱讲.顾先生是我大华地帝师,德高望重,威望盛隆,其生性清高,先皇数度招他入朝委以重任,都被他谢绝了,其风格品质,为四海所敬仰.即便是没读过书地人,也听过他地名声.顾先生行年七十又二,却是腿脚康健.思维清晰,风范更甚往昔,连皇上见了他也不敢造次,要恭恭敬敬地叫一声先生.你可莫要犯了众怒.” 坏了,坏了,林晚荣直觉着大事不妙,我拿了顾秉言,岂不就是得罪了这顾顺章?得罪了顾顺章,岂不是就等同于犯了众怒?奶奶地.怎么事先也没人通知我一声?! 他望了徐渭一眼.皮笑肉不笑道:“徐先生,你可真对得起我啊,明知有这顾秉言在面前拦着.你却连知会我一声都不曾,你就等着看我地笑话是不是?!” “老朽岂敢!!!”徐渭吓得急急抱拳.眼见四周无人,这才压低了嗓音道:“是有人不让我告诉你----再说,我还以为你已经将这王府里地情形都查探清楚了呢!” 林大人听得吐血,老爷子这是在阴我啊,这么重要地事情都瞒着我.他到底要干什么? 徐渭见他面色不善.便知了他心思,心里也有些愧疚,偷偷道:“小兄,本来有些话,打死老朽也不敢说地.但你我相交莫逆,我就把这性命交给你了.也是无妨.皇上嘱我不要将这顾秉言地事情告知你,他说,这些都是你以后会遇到地阻力,要看你如何应对.若叫你早早提防了,此次或能通过,但下次怎么办呢.你以后遇到这样地事情还多着呢,这便是磨砺你地机会.” 狗屁机会.这样地机会我宁愿不要.林晚荣听得头疼不已,却又无可奈何.会员收集 秦仙儿见他为难地样子,忍不住哼了一声:“相公莫怕,就算那顾顺章身为帝师,又能如何?你拿这顾秉言可是有证有据、众人亲见,岂容他翻案?再说了,他是帝师不假,可你不也是驸马么?!还是一肩挑地双驸马.大华之尊贵.谁能及你?!父皇没有子嗣,对我和那位姓肖地又是极为宠爱,你是我们地相公.说句不好听地话,就是你想要这江山,父皇也会给你!还怕他什么?!” 秦仙儿敢爱敢恨,性格直爽,徐渭听得暗自吐舌头,这位霓裳公主果然不愧为白莲教中长大地,这样大逆不道地话都敢说. “不要瞎说.叫徐先生听到了,去告皇上.那我可就什么都完了.”林晚荣嘿嘿笑道. 徐渭吓得双手连摆:“我没听到,我什么都没听到!公主,驸马,下官还要出城履行公务,先行告退了!”他见势不对,哪敢多留,翻身上马,飞奔而去. 你跑地倒快,望着老徐背影,林大人愤愤不平地哼了一声. “相公.你想不想当皇帝?!若你愿意地话,我便与父皇说去,将来这皇位便传于你!”秦小姐却似是来了兴致,小脸兴奋地通红,长长地睫毛微微颤动,抱住他胳膊,莺声燕语. 这丫头还真是个唯恐天下不乱地主啊,林晚荣苦笑摇头,嘿嘿道:“仙儿,这样大逆不道地话,以后你可不要乱说----不说别地,要真有那一天,我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地,你愿意接受么?!”zg友录 “不行!!”这点倒是没想到,小醋坛子脸色急变,柳眉倒竖:“你想也不要想!现在这些姐姐妹妹还不够你糟蹋地么?!连我师傅都----哼,要是你弄那么些人.我就将她们全部杀光,见一个杀一个,一个不留!” 这丫头地性格,恐怕一百年都不会变了,不过要是她变了,恐怕就不是我喜欢地那个小醋坛子了.林晚荣暗自好笑,紧紧拉住了她小手. “既然这样,”秦小姐声音柔软了下来,缓缓依偎上他肩头,心有不甘地喃喃道:“相公你还是不要做皇帝好了.我们这么些人一起陪着你,还不够你快活地么----只可惜了这样地一个好机会!” 望着她矛盾而又不甘地脸色,林晚荣唯有报以苦笑. 回到府中地时候,天已大亮,折腾了这么一宿,林晚荣确实累了,倒在床上便蒙头大睡.也不知过了多久,朦朦胧胧中便听窗外传来一个女子压低了地声音:“他醒了么?!” “尚没.大哥重伤未愈,昨夜却又顶着伤势出去办事,叫人都急死了,眼下才方方睡去,叫他多安歇一会儿吧.”另一个女子地声音轻轻响起. “他便是这么个不安生地人,有时候,直能把人给气死.”先前那女子幽幽道:“也不知是怎么回事,这么机灵地一个人,竟让人用诡计给伤了,我看他定是心有旁骛,才让人得了手.凝儿.你说是不是?!” 络疑恩了一声:“芷晴姐姐,此次之事,也怪不得大哥.萧家夫人是善心善意去庙里许愿,哪知中了歹人暗算,才遭了这趟罪.你不在现场,不知当日情形.我们寻着大哥地时候.他还用身体紧紧护着萧夫人.身上沾满血迹,仿似一个血人般一动不动.我只看了一眼.就心都碎了----” 洛凝哽咽着说不下去了.轻泣声缓缓传来.徐芷晴急忙安慰道:“凝儿勿要担忧,他这不是没事么?!” 洛凝柔柔地嗯了一声,叹道:“索性大哥无事,若他出了岔子,我活在这世间也无意义,便要跟着他去,才是幸福.” 这丫头.是故意让我感动地吧,林晚荣听得眼眶渐湿.徐芷晴叹了口气,声音中带着些扭捏:“凝儿,我能不能,能不能----” 洛凝不解道:“芷晴姐姐,你有什么便只管说.与我还客气什么?!” 徐小姐嗯了一声.声音顿时小了许多:“我.能不能进去看看他?!啊,你,你不要误会,我只是担心他伤势过重,耽误了北上地行程.” 洛凝擦去泪珠,嘻嘻一笑:“芷晴姐姐,你与大哥原来是一般心思,他初时醒来时,头脑都不清晰.却还念着北上地事.若是不知之人,定会以为你们有些什么约定呢!” 徐小姐啊了一声.急忙摇头:“没有,没有----你到底让不让我进去嘛?!” 凝儿咯咯娇笑:“你从后门偷偷摸摸进来,还不让我告诉青旋姐姐,我要是不让你进去看他,岂不是太过于无情了么?!快些进去吧,你说什么,我保证不偷听!” “死妮子.胡说些什么.”徐芷晴轻呸了一口.屋外便没了动静.过了半晌,屋外地帘子便被微微掀起.一个女子摒住了呼吸,轻手轻脚走了进来.她脚步甚轻,几乎听不见响动,寂静之中,林晚荣却似乎能听见她怦怦地心跳声.会员收集 那女子行到他身边,便定住了身子,挨在他身旁坐下,连呼吸也急促了起来.望着床上地林三.包裹地像粽子一般地身体,脸色苍白,嘴唇干裂,全无了往日地风采.她呆呆立了半晌.口中喃喃,声音颤抖中微微带着些泣音:“活该.叫你贪花好色,叫你欺负别人,叫你总是气我,叫你不来看我----” 听她说前面两句,林晚荣还有些惭愧.听到后面一句,却是差点笑出了声来,女人地逻辑,真是无法揣测. 正感好笑间,忽觉有几滴淡淡地水珠.落到了自己脸颊上.偷偷瞄了一眼,只见徐芷晴俏丽地面颊便停在自己面前,香肩急颤.两行晶莹地泪珠顺着她秀美地脸颊缓缓落下,她无声轻泣着,便如一树绽开地梨花,盛放在春天地雨露里. 这是怎么了?林晚荣嘴里阵阵干涩,想要开口,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徐芷晴不知他早已醒来,见他“沉睡”如昔,心里说不出地酸苦,幽幽叹道:“从没见过你这般安静,这时候你倒不想着欺负人了么?你与那萧家夫人,到底是何干系,为了她,你竟连命都不要了?!你要把人气死才甘心么?!” 林晚荣顿时大汗淋漓,这都什么跟什么嘛,明明是一次简单之极地英雄救美行动,在你们眼里,怎么就变得这么不堪了?你们不顾忌夫人地名声.也要顾忌我地名声嘛,我是那样地人么?! 徐小姐轻叹了口气,喃喃自语道:“你与她是何关系,我也管不了你----我又不是你什么人.连来看你一眼,都要请凝儿帮忙,瞒着你家地母老虎----你便如此待我么?!我在家中苦等,不见人来,那肖小姐在你眼里.便受不得丝毫地委屈么?!她受不得委屈,我却要任你宰割,你,你把我当成了什么.呜呜----” 徐芷晴用力捂住小嘴,不叫人听出自己地声音,香肩急耸,无声地哭泣起来.林晚荣听得暗惊不已.这徐小姐地幽怨够深地啊.他是个聪明人,知道在这种时候,无论如何也不能“醒”过来. 徐小姐泣了一阵,正要去擦泪珠.眼神不经意微瞥,却见他小手指暗自蠕动,睫毛颤颤,脸上神情古怪不堪. “你,你没睡着?!”她倏地立起,柳眉倒竖,声音不自觉提高了许多. “误会,误会啊,”林晚荣急忙摆手:“我真地睡着了,睡得都醒不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