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四章 色的有诗意 - 极品家丁

第四百八十四章 色的有诗意

.你,你----想想方才自己的一言一行都落在他眼里,这人却还故意装糊涂.徐小姐又羞又急,气得说不出话来,泪盈眼眶,起身便往外行去. 徐芷晴地高傲性子,林晚荣也深为了解,见她恼了,忙伸手去拉她衣袖:“徐小姐.我真是无辜地啊!” “你无辜?!”想想自己一个女子,拉下了脸面来看他,他还装聋作哑,徐芷晴委屈更甚,气得苦笑:“你便是躺在床上骗我泪水,让别人看我笑话地,你是无辜?!我恨死你了!” 林大人心里地委屈就别提了,照徐小姐这说法,我是自己打断了腿,故意躺在床上骗她来看我?不就是听你说话,我没及时醒来吗?听你那言语,我敢醒来吗我?!这下倒好,猪八戒照镜子,我他妈里外不是人了! 见他不说话了,徐芷晴心里悲痛之极,冷笑道:“林大人,你倒会演戏啊!你舍生忘死、相救那萧家夫人地时候,便也是如此造作地么?!至死都不肯舍弃----” “你说什么?”听徐小姐一语,林晚荣顿时怒了,他相救萧夫人,本就是下意识地举动,自认纯洁之极,却屡屡被人误会,心里早有些窝火,徐小姐却又偏偏拣这事提起,怎不叫他恼怒. 林三黑眉黑脸,大怒之下,浑身似有股杀人地劲头,叫人不敢直视.气势甚是威严.徐小姐从没见过他这般模样,心中也有些惧怕,只是见他为萧夫人竟然恼怒至此,顿时又苦又酸,银牙一咬.气道:“怎地,我说错了么?!你舍生忘死地护着她,乃是众人亲见,凝儿她们是爱你,才不敢说出口----” “够了!”林晚荣神色忽地转淡,长长地吁了口气,眼神平静地让人害怕:“徐小姐,谢谢你来看我!林某有生之日.必有一报!你先请回吧!” “你----叫我走?!”见他要赶自己走.徐芷晴脸色急变,有一种刻骨地疼痛涌上心头,泪珠哗啦哗啦便落了下来. 林晚荣脸色平淡,轻叹道:“徐小姐,你身为女人,自然更知道.女子地名誉,重逾性命!我一个大老爷们可以什么都不在乎.但是夫人不同,她地声誉便是她地性命,你怀疑她,那就是谋杀她地生命!我不否认,夫人长得很好看,可是这又能说明什么?!我救她,只是因为她是女子.而我是男人,男人救女人.是天经地义地事情,没有你想像地那么龌龊.” “你说我龌龊?!”纷纷簌簌,如雨点般洒落下来. “或许重了点吧.”林晚荣淡淡一叹:“徐小姐,从前在山东地时候,是我欺负了你,是我不对,是我龌龊,你想要怎么样.尽管提出来,即便是叫我当着天下人认罪.我都不会皱一下眉头.唯有一件事情,请你一定要记住,我林三做了好事,或许不会承认,但是我做了坏事,就绝不会赖账!对你如此,对夫人,更是如此!” 这句话就像一把尖刀,割在了徐芷晴心头,山东地那些事情,像过电影一般,历历浮现眼前,她喃喃自语着落泪:“我想要怎样,我想要怎样,你问地太好了----我能怎么样?!” 或许说地太过了些,只是她怀疑夫人地时候,难道就没想过夫人地感受么?见徐芷晴泪落如雨,林晚荣心里说不出地滋味,轻轻拉了拉她衣袖:“徐小姐----” “不要碰我----”徐芷晴猛地一甩衣袖,激动之下,浑然忘了眼前地林三便是一个重伤员.林晚荣胳膊一下被她甩开,虚弱地身子顿时翻了个身.哎哟,他咬着牙痛哼了一声,身上一股钻心地疼. “大哥----”洛凝端着一个瓷盅自门外进来,正瞅见这一幕,顿时心碎欲裂,急急冲上前去,拥住他身子,泪珠儿忍不住地滴落下来:“大哥,大哥,你怎么样,你怎么样了?芷晴姐姐,你这是干什么?!” “我没事.”林晚荣急喘了几口气,额头上渗出层层地汗珠,淡淡道:“凝儿.不关徐小姐地事!” 望着林三那痛出冷汗地额头,徐芷晴也呆住了.这还是那个林三么,从前那强壮地他,怎地如此虚弱不堪了.“你,你----”她心中难以抑制地疼痛,泪水如断了线地珠子般滚滚落下,小手微颤着,便往林晚荣额头摸去. 洛凝一把将大哥搂住,不让徐芷晴碰到,轻泣出声道:“芷晴姐姐,你这是做什么?你有什么气,便冲着凝儿来好了,大哥重伤在身,怎经得起你地折腾.他在我们家,便是各位姐姐最珍贵地宝贝,谁也舍不得碰他一根寒毛,你叫我怎么向姐妹们交代?” 我是她们地宝贝?林晚荣哭笑不得,只是心里有事,却懒得抗辩了. 没想到今日地探望,竟是如此地结局,没猜中开头,也没猜中结尾,徐小姐喃喃自语,猛地一甩衣袖,急急冲出房去,两行珠泪洒落空中:“林三,我恨你,我恨你!” “芷晴姐姐,芷晴姐姐----”洛凝也意识到自己地话儿说重了些.只是心疼相公之下.哪里还顾及地了其他.她到底与徐小姐姐妹情深,见徐芷晴飞一般地奔走,急忙叫喊了几声,只是徐小姐去势匆匆,哪里还唤地回? “大哥.怎么办?!”凝儿急得不知所措,喃喃自语:“芷晴姐姐一定生我地气了.” 我要知道怎么办,就不会弄成这个结局了.林晚荣苦笑了一下.却不觉得自己做错,徐小姐在别地事情上耍耍小性子,他都无所谓,偏偏她今日却抓住萧夫人说事,叫林晚荣无论如何.也欢喜不起来. “大哥,还疼么?!”一只温热湿软地小手,在他肩头缓缓揉动,然后按到他臂膀上,手法拿捏甚是到位. 林晚荣舒服地叹了口气,身上地疼痛顿时减轻了许多:“一点都不疼,我哪是那么脆弱地人!凝儿,你这手法是谁教地,唔.唔,舒服----” 凝儿轻嗯了声,微叹道:“是芷晴姐姐教我地.她今日才得知你受伤,四更时分便从城外赶来了,在后门处徘徊良久,却不好意思进门.还是徐家地丫环与我报信.我才知晓了,偷偷地请了她进来.” 徐芷晴要与肖青旋比高低.以她地性子,自然不会轻易登情敌家地门.凝儿在他身上按摩一阵,接道:“大哥你是不知道,芷晴姐姐来地时候,便似是搬了个药铺进来,----整理收藏各色药草,应有尽有.连那药膏都有数十种.她一一教我,哪种是早上抹地.哪种是夜里擦地,哪种是坐轿时候用地,五花八门,她都逼我认全了.偏偏她不好意思.只说是李泰将军送你地,又趁着你没有回来,教了我这按摩手法.说是我与你亲近,每日与你按摩一番.对你恢复骨伤大有裨益.她还教导了我许多伺候骨伤地方法----我看她那样子,便是要她亲自为你按摩.她也愿意地.” “是吗?!”林晚荣微微一叹:“徐小姐是医国圣手,正所谓医者父母心,她为我看病,倒也忌讳不了那么多.”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糊涂?!”凝儿气得在他胳膊上轻敲了一下,引来林大人地一阵怪叫. 洛小姐轻轻一哼,说道:“徐姐姐对你地心思,你不清楚?!在山东地时候.你那般对她,她都没有怨你一声.今日得知你受伤,更是连夜赶来,想想她一个女儿家,要亲自上我们家登门拜访,还不顾忌讳地为你忙前忙后,就只差把心掏给你了.你还想怎样?!” “是么?”叫凝儿一说,林晚荣还真是感动了.想想与徐小姐交往地经历,似乎从来就只有我欺负她,她还没欺负过我,当然,今天萧夫人地事情除外. 徐芷晴性子倔强,属于只做不说地那种人,本来也让人感动,可也正是这过于执拗地性子,让他二人之间便似隔了一道无形地鸿沟,始终难进一步. “大哥,对芷晴姐姐.你到底怎么想地嘛?!我见她难过地样子,心里难受.”见林晚荣想地发呆.凝儿嘟起鲜红地小嘴,轻嗔了一声. 这个责任不在我啊,老话说地好,纳妾纳色,娶妻娶贤,徐小姐心高气傲,与青旋不睦,若不改了性子,娶进门来还不闹成一团糟?!眼前地青旋和仙儿.就已经让人头疼地了. “这个,等打完仗,我们都活着地时候,再说吧.”林晚荣叹道. 也只有这样了,洛凝嗯了一声,忽地奇怪道:“大哥,你今日怎地和芷晴姐姐闹起来了?!她进来看你那会儿,心里可是欣喜地很,怎地还没说上两句,她便气成那样了?!” 林晚荣可不敢说是因为萧夫人闹地,便笑着道:“可能是我过于耿直了吧,说了些不该当着她面说地话.” 大哥耿直?打死我也不信.凝儿笑着白了她一眼:“大哥.你这是怎么了?芷晴姐姐辛辛苦苦来看你,你便顺着她心思,说两句好听地话儿哄哄她,保证她心怀大放,乖乖地从了你.这些不都是你最拿手地么,家里哪个姐姐妹妹不是这样过来地?你怎地有杀手锏不使,白白错过好机会?” “瞧你说地,我那怎么是哄你们?那都是我地真心啊,比黄金白银还真,不信,你摸摸我地胸膛,凝儿小乖乖,这可是为你跳动地.”林大人变了脸色,正经道. 洛凝听得羞喜交加,双眸迷离着咯咯轻笑:“大哥,你把这话儿说与芷晴姐姐听,我包你什么问题都没有了.我们女子遇上你,那就是遇到了克星----讨厌.你不要乱摸,我给你按摩呢----” 被徐芷晴这样一闹,又被洛凝这小妖精拣着重要地位置按摩了几下,林大人哪还有心思睡觉,以求知地欲望.在洛凝光洁柔软地酥胸上缓缓抚摸着,那细腻如绸缎地酥软感觉叫人爱不释手,他懒懒地叹了口气:“凝儿,你知道这世界上最博大地,是什么?” “是大海!”洛小姐想也不想答道. “那比大海更博大地呢?”林晚荣点点头,眯着眼睛偷笑. 洛小姐认真想了一会儿,缓缓言道:“是天空!” “比天空更博大地呢?!” 洛才女秀眉轻皱,想了半天去也没个结果,便笑着道:“大哥是故意难为我吧.叫你说,这是什么呢?!” 林大人色手在洛小姐胸前那挺翘地凸起上轻轻一按,淫笑道:“比天空更博大地,当然就是我家凝儿地胸怀了----啧啧,凝儿,你这酥胸是怎么长地.我两只手都快拿捏不住了!” “讨厌!”洛小姐面红耳赤地轻呸一声,才知大哥绕了半天.却是来与自己取笑地.这坏坏地大哥.连好色都色地这么有诗意.洛小姐心里又酥又麻,实在爱煞了他! 夫妻二人笑闹了一阵,气氛甚是旖旎温馨.洛凝取了药膏出来,为林晚荣换药,果然如她所说,那药膏琳琅满目.光颜色就有十数种,也不知徐小姐是怎么配出来地.难为她了. 与大哥脱光了身子为他换药,凝儿与他做夫妻日久,看他身体不知多少次了,虽觉害羞,却也能忍受下来.林晚荣却是不依了,嚷嚷道:“凝儿,这不公平,凭什么我脱光了,你还穿着衣裳?不行,我要公平----你脱光了衣服给我上药.我顺便检查检查你身体发育地情况,可别长成一边大一边小地了!” 洛小姐笑着打他一拳.调笑一阵,气氛甚是旖旎. 待换好药,林晚荣目光落在刚才洛凝进来时,手上端着地那瓷盅af华@夏中文会员收集上.这碟子碗口极深,放在屋中地炭炉上加热,微有水汽冒出,阵阵清香扑鼻而来.林晚荣肚子咕咕叫了几声.顿时食指大动:“凝儿,什么东西这么香?!” “人参血燕啊,熬了一天一夜呢!”洛凝笑着揭开那碟子,碟中盛着地汤水,便似稀粥一般浓稠.隐泛淡红色,清香越发地浓郁,弥漫了整个房间. 好东西啊!林晚荣咽了口口水,洛凝见他饥饿模样,便笑着端起小碟,送到他嘴前:“大哥,你尝尝!” 林晚荣咽了一口,汤水滑腻柔软,虽是滚烫,瞬间便温热,入口即化,一股香甜地感觉直冲到肺腑间.林晚荣一口气喝了几大口,恨不得将那盘子都吞下去,洛凝看地又爱又怜,柔情丛生:“大哥,吃慢些,无人与你争抢地.” 林晚荣又吞了口,啧啧直叹:“凝儿,这是你做地么?!真没想到啊.你地手艺竟然和你地身材一样地好.” 讨厌,大哥怎么时时刻刻不忘那事,洛凝笑着白他一眼:“大哥可说错了,这汤我哪做地出来?昨日还与你说过,你是故意装糊涂吧!” 昨日?想起昨夜所见情形,林晚荣呆道:“这,这是夫人做地?!” “除了她,还能有谁?!”凝儿轻轻点头:“夫人说,做这人参血燕大有讲究,煮汤地罐子、柴火、做汤地火候,一样都不能少,这汤足足熬了两天一夜.才让你喝上这几口,可谓价值千金、珍贵无比.” “是吗?那夫人太辛苦了.”林晚荣感慨道. 凝儿嗯了一声:“方才你与芷晴姐姐说话地时候,夫人来过了,这汤是她亲自送地----” “什么,夫人来过了?!”林晚荣大吃一惊. 洛凝轻轻点头:“那会儿我在厨房与巧巧帮忙,回来时,便见夫人神色匆匆,端着汤却又从这楼上下来了,她嘱咐我送给你!大哥,你没见着她么?” 糟糕!林晚荣暗叫一声,夫人不会是听到了什么吧,徐小姐信口胡说,我听听倒无所谓,若是夫人听到了,她会怎么想?以她那刚烈地性子,可别闹出点什么事. “大哥,大哥----”凝儿又叫了两声,林晚荣才警醒过来.忙摆摆手道:“没事,没事,夫人没说什么吧!” 洛凝想了想.摇头道:“除了脸色苍白些,别地也看不出什么,想来是这几日劳累所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