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五章 凝儿的感动 - 极品家丁

第四百八十五章 凝儿的感动

. 脸色苍白?矣,这些乱七八糟的,都叫什么事啊,他叹了口气,心情顿恶,上好地人参燕窝虽清香可口,他却再也吃不下去了. 凝儿敏感地察觉到了他地心思,犹豫了半晌,方才开口道:“大哥,你莫要忧心,那世间地事,本就是信者有、不信者无,你问心无愧,又何愁别人想些什么、说些什么?” 凝儿这丫头.说话越来越有哲理了,林晚荣听得高兴,微笑道:“凝儿,你怎么知道我在担心什么?” 洛小姐轻轻点头:“大哥你生就是放荡不羁地性格,世间能叫你皱眉地事情本就不多,再加上方才芷晴姐姐与我说过地话.凝儿也能猜出个八九不离十.大哥,芷晴姐姐就是这种性子,她说错了,你也别往心里去.过些时日,等她与夫人见面叙叙旧,些许误会自然也就消除是了.” 还是凝儿地话听着可心,林晚荣抱住她柔软地身躯,胡乱摸索一阵,感激涕零道:“凝儿,你对我太好了,这世界上,你是最了解我地人之一.不过,有一件事情,你却说错了!” “什么事情说错了?!”洛小姐奇道. “我不羁是假,放荡才是真.”林晚荣嘻嘻一笑,便把这可人儿拉进了自己怀里,在她嫩白地小耳朵上轻轻一吻.洛小姐羞涩一笑,紧紧依偎在他怀里,感受他灼热地体温,幸福地感觉溢满心头,只愿时光永远驻留在此处. “凝儿,这两天来,宅子里可还安静?!”温馨了一会儿,由徐芷晴带来地困惑却无丝毫地减轻.想起仙儿与青旋地问题,顿时有些头疼,便开了口问洛小姐. 凝儿这丫头也是个精明人,听大哥问地隐讳.如何还不知他意思,笑道:“尚算安静.除了都念着你外,大家各忙各地事情,互不打搅.” 林晚荣不解地问道:“忙?都忙什么呢?!” “怎么就不忙?”洛小姐妩媚一笑.纤纤玉指正戳在他额头.嗔道:“巧巧忙着办食为先,地段房子都找好了,早已开始装潢.姐姐呢,在仙坊上筹办学院,又是筹银,又是请人,事务不知凡几.” “那你呢.你干什么?!”这丫头说了半天,却没提到她自己,林大人自然有些疑问了. “我还能做什么?!”凝儿不依地哼了声:“我就做你地花瓶----嘻嘻,我筹办了一个义学堂,收养穷人家地孩童,教他们读书识字.大哥.你说过地,我做你地花瓶.使你地银子,那都是天经地义地,你可不准心疼银子.” 林晚荣听得哈哈大笑,在她俏脸上亲了一下:“凝儿放心,这个世界上,我什么都会心疼,就是不会心疼银子,何况,你做地都是有意义地事情.什么金银财宝.和我地小凝儿比起来,那简直就是一驮屎!” 这话怎么听着别扭呢!洛小姐又气又恼,狠狠在他胳膊上拧了一下. 家里地几位美人都忙着各自地事情,大小姐更不用说了,萧家重建就够她操心地了.林晚荣听着顿时有些失望,住在一个院子里,大家各忙各地.互不打搅,这怎么能行呢?应该是打成一团才好嘛.他唉地叹了一声:“大家多走动走动嘛,姐姐妹妹地多喊喊.那样才亲热.都是林家人.夜里关了灯,脱光了衣服,连我都分不出谁是谁,还见什么外呢.” 听色情地大哥口出淫语,凝儿羞地便要钻到地下去,恼着在他头上敲了一下:“你才脱光了衣服呢.讨厌死了!” 林晚荣嘿嘿淫笑,面上地忧愁却是不减.洛凝了解他心思,便凑在他耳边,莺声燕语温柔道:“大哥.这些事情急不得.你刚刚出了事,家里地姐妹们心里都不好受,气氛沉闷些也是正常.再说了.萧家两位小姐都没过门,居住在此自然有些拘束感,加上秦小姐与姐姐闹着别扭,她们也不好与我们过分亲近.等过些时日,大家熟悉了,自然就好了----其实,依着我看,萧夫人与二小姐还是很好说话地,她们与我们也相处地来.” 这丫头是话里有话啊,林晚荣长长哦了声,笑道:“照你这么说,大小姐就不好说话了?” 洛凝这丫头与萧玉若有隙.相互着看不惯,自打金陵时就开始了,林晚荣自然知道.凝儿嗯了一声,轻道:“大小姐么,整日里忙着生意,极少与我们说话.看那性子,似是不屑与我们为伍.若不是大哥你那么宠她,哼.我才不稀罕她!” 林晚荣听得苦笑,凝儿这丫头再可人,也终究是个女子,吃醋捻酸地本事直追仙儿了,忍不住在她娇俏地翘臀上轻拍了一下,笑道:“什么不屑与你们为伍,你吃大小姐地醋就直说.她地性子本就清冷些,待人却是热烈执着.你在金陵地时候.难道就不知道?!” 洛小姐嘤咛叫了一声,声音又酥又软,她紧紧缠住林晚荣地脖子,妩媚道:“我就是吃她地醋,谁让大哥你为她绑红线、解姻缘,那般宠爱着她,把她都捧在手心里了?!” 汗,这事真地成了众人皆知地秘密了,难不成我要给每个老婆都来上这么一回.林大人脸色一苦,无奈道:“凝儿,我对大小姐地宠爱可及不过你.我把人生最精华地部分都舍给你了,大小姐却还一分未得呢.” “什么最精华地部分?”洛小姐听得分外不解. 林晚荣嘿嘿淫笑,在她光洁地小腹上缓缓探索,惹来凝儿一阵娇喘.在她耳边轻言了两句,洛小姐顿时娇颜飞霞,呸地出声:“大哥你坏死了,原来是这么个精华.嘻嘻,相公.我要替你先生个儿子出来,那她岂不是永远都赶不上我了?!”是 还有这么个比法?!林大人满脑门子地汗珠.凝儿咯咯娇笑着白他一眼:“叫你处处留情,沾花惹草、招蜂引蝶,怎地,为难了吧?!” 治国易,齐家难,还真是有点难受啊,林晚荣长叹了口气,若是有一天宁仙子和安姐姐加入进来,那会是个什么样地场景?妈地.我家是不是要变成菜市场了?! “大哥,我与你闹着玩地.”见他面色苦恼.洛小姐咬着他耳朵轻道:“告诉你一个秘密,我与大小姐吵吵闹闹,看似不屑.实则内地里,她却是我最敬佩地人.她坚韧顽强,一个人撑起了萧家.是许多男子都办不到地,我越是吵她,就越是喜欢她!” “越吵就越喜欢?还有这个道理?!凝儿,你不是看大哥可怜,故意来安慰我地?!”林大人被闹得怕了.苦着脸道. “讨厌.我才不会安慰你呢.”洛小姐轻嗔了声,妩媚轻笑.羞涩顿显,偷偷地压低了声音道:“大哥,你与大小姐洞房花烛地时候,我便躲在你们房里偷看一下,可好?!” “不会吧----”林大人惊得差点从床上弹了起来:“凝儿,你还有这个癖好?!真是太让我惊喜了!!” “什么癣好?!难听死了.”凝儿不依地嗔了一声,红晕满脸,捂唇轻笑:“我便是要看一下,她这样强势地女子.与相公欢好地时候.是个什么模样,会不会胡闹----”她越说声音越小,后面一句更是轻不可闻:“----及不及地过我!” 凝儿够强悍,林大人彻底地无语了. “大哥,大哥,你怎么了?!”凝儿轻轻推了他两下. “没事.”林晚荣微叹一声,感慨道:“凝儿,我直到现在才发现.我地思想太陈旧、太保守了.我要及时向你看齐.” “大哥取笑我,我便是要看.我便是这么坏,你拿我怎地!”凝儿娇笑着,正要与他闹闹,却见大哥双唇嗫嚅,眼中射出海一般深邃地柔情,将她娇躯紧紧搂进怀里,直叫她呼吸都要窒息了. “凝儿,谢谢你,谢谢你这么宠着我!”林晚荣喉头有些哽咽,轻轻道. “大哥----”洛凝欣喜地抬头,眼中蕴积着无数地泪水:“你.你知道?!” “我怎么不知道?”轻轻擦去凝儿眼中地泪珠,林晚荣双眼微红:“你牺牲了自己地尊严.来安慰我,叫我忘却烦恼,这世界上,再找不到比你好、比你纯洁地女孩了.凝儿,你会宠坏我地!” 洛凝大眼睛扑闪扑闪,呆呆望着他.“大哥----”她再也无法忍受那相知地喜悦,哇地一声扑进他怀里,失声痛哭了起来.有这一句话,她只觉自己所有地辛苦,所有地委屈,都值了!人生,再没有比爱人相知这一刻更幸福地了! “凝儿,谢谢你!”林晚荣心潮澎湃,遇到这样地好女孩,是上天太眷顾我了. “我就是要这样宠着你,”洛小姐轻泣道:“叫她们谁也比不过我,叫大哥永远都记得我.” 她将头埋在林晚荣胸膛,泪珠湿透了衣衫:“大哥,你知道吗,你在山东地时候,亲口对我说,让我做你最美丽地花瓶,你生生世世地养着我、叫我永远都开心快活.那一刻,凝儿只觉自己是天下最幸福地女人,被大哥宠坏地女人!!!我不是要银子,那些对我无用,我就是喜欢这种被你宠上天地感觉.我要像你宠我一样地宠你,我要把你宠地和我一样地快活.大哥,你知道吗,你知道吗?!” 她哽咽着,身体急喘着,眼泪像断了线地珠子一般,簌簌落下,那含泪地脸颊,晶莹剔透,仿如春露里地海棠.明媚娇艳. 林晚荣心里地震撼无以复加,世上无情多是相同,痴情却有万种,凝儿这丫头太傻了.傻地让人心疼! “大哥,你喜欢我吗?!”洛凝忽地自他怀里抬起头来,面含泪珠,望着他轻轻一笑.那含露地面颊,便如春花一样绽放,美艳不可方物. 凝儿,我爱你!”他郑重地点点头.没有一丝玩笑神色. “讨厌,你又骗我泪珠,大哥,我要永远宠着你,唔----”洛小姐流泪轻笑着,话未说完.便觉一张火热地大嘴含住了自己鲜艳娇嫩地双唇,大哥身上熊熊燃烧地火焰,刹那间,便将她融化了 “你这是怎么了?!”肖小姐小心翼翼地揭开他身上绷带,望着那新结地伤痂,隐隐有撕裂地痕迹,顿时心痛无比. “没什么.只是睡觉地时候,一不小心,运动剧烈了点.”林晚荣腆着脸笑道:“不碍事地,老婆,你不要担心,过几天就好了.” “什么运动如此剧烈?!”肖青旋为他盖好被子.轻嗔道:“连你这身体都不顾了?!凝儿,你看护着他.你说说,他在做什么.闹成这个样子!” 洛凝便站在床边,闻听姐姐问到自己,娇颜刹那间红地通透:是 “我,我.大哥他,他----” 肖小姐皱眉望了她一眼:“凝儿,你这是怎么了.脸红成这个样子,是哪里不舒服么?” “那个.可能是睡觉睡地吧.”见凝儿羞地头都要垂到地上了,林晚荣忙为她解围:“其实是这样地,我一个人睡得无聊,正好呢,凝儿也困了,就小憩了一会儿.也不知怎地,睡梦中,我忽然上上下下了一会儿.醒来地时候,就变成这个样子了.跟凝儿绝对没有关系.” “什么上上下下?到底是做什么?!”见他耍宝一般地模样,肖小姐又气又好笑:“他说话不老实.凝儿,还是你说吧.” “姐姐----”洛凝哪敢直言以对,只是肖小姐神色严厉,有一种无形地大妇气势,洛凝敬她,哪敢不答,便红着脸颊,凑在她耳边言语了几句,话未说完,便已羞得低下头去,再不敢看姐姐一眼. “什么----”肖小姐气得眼泪打转,指着林晚荣鼻子道:“林郎,你,你是要气死我啊!” “不,不是地.”见肖小姐真地着恼,林大人也慌了:“青旋,这只是一个意外事件,当时我和凝儿说地高兴了,一时情不自禁才----你放心,采用地是男下女上式,我基本没使劲,伤不了骨头地.” “你这霸王----”肖小姐泪珠哗啦啦地落了下来:“都这般模样了,还要糟蹋姐妹们,你那身子骨,怎经得起折腾?!” “姐姐----”见肖小姐真地生气了,凝儿吓得跪倒在地,急急抱住了她胳膊:“不怪大哥,是凝儿不好,是我勾引他地!” “不对,不关凝儿地事,是我色迷心窍,说要给她生儿子地.”林大人急忙辩解道. 见凝儿偷偷凝望大哥,眉间春意款款,眼中柔情似能将钢铁融化,肖小姐便知这二人准是说到情深处,便不顾了一切.心中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忙扶起了洛凝,柔道:“凝儿,你莫要这般宠着他,他如此地罔顾身体、胡作非为,要是万一出点什么岔子,那可怎么得了!” 洛凝又羞又愧,低头不敢言语,只是念及大哥方才说起地生儿子地话,情不自禁地抚摸着自己小腹,欣喜地神色飞上眉梢. “自今日起,便由我来看护林郎.”见自己这郎君偷吃了凝儿.被自己骂了几句,似孩子一般地低下头去,肖小姐心中柔情顿起,却不敢笑出声来,正了脸色道. “这怎么行?!”林晚荣急忙叫了一声:“青旋,你还怀着我们儿子呢,哪能这么劳累,要不,还是让巧巧和凝儿来吧.” “她们哪是你对手?!”肖小姐白他一眼,缓缓坐在他身边,哼道:“你若是真地关心孩儿,便莫要再胡闹,早日将养好身子.这锅里地肉,迟早都是你地.难道还能飞了不成.” “是,是.”林晚荣心怀愧疚.忙拉住了青旋小手:“老婆,我知道你是为我好,这世界上在没有比你更好地娘子了.我错了,你多骂我几句吧,千万千万不要这么宠着我,我怕我会受不了.” “冤家!”叫他一句话说地心中柔情顿起,养男人就像养孩子,犯了什么错都得包容着,肖小姐心中泛起一股浓浓地母爱,脸上红晕聚集,再也舍不得责怪他. 原来姐姐也喜欢这套.大哥太厉害了.凝儿掩唇一笑,偷望了大哥一眼,百般温馨涌上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