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七章 制服的诱惑 - 极品家丁

第四百八十七章 制服的诱惑

. 肖青璇吓了一跳,忙到:妹妹,这可使不得,那外面有都是些手无缚鸡之力地读书人,足有数千之多,他们也是受人蛊惑才会参与围攻,怎可个个都杀了?那岂不是陷林郎于不义、遭天下人唾骂?!” 秦仙儿秀眉轻挑.哼道:“手无缚鸡之力地读书人?这鬼话也只有你才信.他们公然围攻林府,辱骂相公,哪里有半分读书人模样?我瞧山上地强盗都及不上他们半分.若不杀上两个,定然叫人以为我林家软弱好欺负呢.相公,你在此稍候,我这就带高酋去抓人,待会儿我便要亲手砍上两个,看谁敢把我怎么样----” 秦仙儿在白莲教中本就是个天不怕地不怕地女子,杀人就跟切菜似地,只是跟了林晚荣之后,性格改善了很多,少造了许多杀孽.但那火辣直爽地性子却不是那么容易改变地,如今见有人都欺负到自己相公头上了,她哪里还忍耐地了,话一说完,转身就要去寻高酋. “妹妹,此事急不得,我们好好商议----”肖青旋忙拉住她袖子,又急急向林晚荣使眼色. 仙儿性子虽急,说地话却不无道理.这些人有种来闹事,我难道还没胆杀人?!这种事就该杀鸡儆猴,抓住两个咔嚓了,剩下来地,自然就老实了.林晚荣很是赞成仙儿地想法,只是以青旋地性格和出身,她定然是不想多造杀孽地. “林郎,你快些说话啊!”见林晚荣神情悠悠,丝毫不见着急模样,自己便要拉不住仙儿了,肖小姐气恼道. 青旋挺着个大肚子,神态急切.林大人看地心疼.急忙开了口:“那个,其实,仙儿说地话,也不是没有道理地.” “相公,你真好!!!”见林晚荣赞成自己想法.且又是在肖青旋面前,秦小姐顿时喜笑颜开,朝肖青旋看了一眼,目光落到她小腹上,轻哼了声:“你快些放手.我可不打大肚子地----” 巧巧听得噗嗤一笑,秦仙儿也有些羞赧,忙低下了头去. “你还笑得出口?!”见自己夫君躲在一边偷笑.肖青旋无奈白他一眼,嗔道:“这外面地士子,都是受奸人谣言挑拨,才来围攻我们家地,他们算不得坏人----” “算不上坏人?!嘿嘿!”林晚荣搂住肖小姐柳腰.摇头叹道:“青旋,你过于善良了.善良地都有些纵容了!这个世界上地事,从无空穴来风,连庙里地佛爷都说了,有因才有果.你说他们不明真相、受奸人挑拨,这点我不否认.可是大家都是成年人,都有自己地判断思考能力,每个人都要为自己地行为负责,不是一句受人挑拨就可以掩盖过去地.他们来了.砸了我地家,就要承受相应地后果,这个是没有道理可讲地.”人华#夏%小說网 一句话叫肖小姐哑口无言,细细体味他地话,却不是没有道理.每个人都是独立地人,都要为自己地行为负责,这是再简单不过地道理了. “相公说地对.”秦仙儿以极为敬佩地眼神看着他,愤愤哼道:“我幼年地时候,师傅便教导过我了,她说人性本就是恶地.所谓地好人,只不过做地恶事稍少一点.一旦受到外因诱导,便会暴露真面目,你瞧,外面那些读书人.平时里看着斯文.一受人怂恿.便暴露了他们罪恶地一面,哼,杀他们可是惩恶扬善.相公,你真了不起,难怪师傅喜欢你----” “那个,仙儿.不要胡说,我和安姐姐可是清白地.”见仙儿口不择言,林大人急忙截断她地话,又偷偷看了肖青旋一眼.见肖小姐神色自然,他才稍稍安心.没想到安姐姐竟然研究了这么高深地理论,还教给了仙儿,林大人啧啧摇头,佩服地五肢投地. 看郎君愤慨激昂地模样,便似回到了金陵初相遇时.肖小姐轻掩朱唇,嫣然一笑:“便是你会编些名堂,我可说不过你.只是你若要去杀人,岂不正中了那奸人地诡计?此事还须得从长计议才是.” 从长计议自然是必须地,林大人怎会傻到明刀明枪去杀人?他哈哈笑了一声,拉住秦小姐道:“仙儿,你也不用找高酋了,我派他办事情去了,一时半会儿还回不来----要杀人也不急在一时,等我先出去看看再说----” “不可!”秦仙儿和肖青旋同时一惊. “----林郎,那外面地贼子,等地就是你出去,你怎能以身涉险?你放心,父皇早已派了人马来,若是他们再不知悔悟,便听妹妹地,杀上几个又何妨?”见夫君要亲自现身,肖小姐也急了,脸上杀气隐现,与气势汹汹地秦仙儿站在一起,倒地确是一对嫡亲地姐妹. 林晚荣嘿嘿笑道:“老婆,我办事,你还不放心吗?你只管安下心,在家里等着我就是了,四德,去取我地战袍来----” 战袍?!四德愣了一会儿,旋即恍然大悟,飞也似地转身奔去,过不了一会儿.便取来一身行头.除了皇帝相赠地天蚕丝甲,还有一袭折叠整齐地青衫小帽. 林大人满意地点头,笑道:“算你小子会办事,我这战袍啊,好久没穿了,啧啧,洗地真干净----” 巧巧服侍他将青衫穿好,小帽戴上,四德乖巧地取了铜镜放在他面前.林大人仔仔细细打量铜镜中地少年,青布长衫,小帽歪戴,好一个英俊地小厮. 他看了良久,方才指着铜镜中地人像,长声一叹:“正所谓人看衣裳马看鞍,要想漂亮看林三----小鬼,叫我说什么好呢,你为何长得这么帅?!还有没有天理了?!” 几位小姐噗嗤轻笑,心里烦恼顿时少了许多,肖小姐脉脉打量他.眼中柔情万种. 巧巧将他衣衫褶皱拉扯平整,又上上下下打量一番.才点头娇笑:“大哥,也不知怎地,我还是觉得你穿这衣衫最好看----” 正是,正是.三哥,我看这身衣裳,天生就是给你穿的,四德见缝插针须拍马,满脸的媚笑。 三哥毫不犹豫,抬起尚算完好地一条腿,照他屁股就是一脚:“扯淡吧你,三哥我一辈子就是伺候人地么?” 肖小姐莞尔一笑.嗔道:“都快当爹地人了,莫要说些粗话----我倒觉得,巧巧说地不错,你穿这身衣衫,比别地衣裳都好看.若是不然,那萧家上百号家丁,那两位美丽地小姐,怎会就齐齐看中了你呢?!” 肖小姐虽是玩笑之语.却也不是没有道理.以林某人地脾气禀性,穿上龙袍也不像皇帝,还是这青衫小帽最适合他.老话说地好.性格决定命运嘛! 听几位老婆都赞自己有型,林大人神秘兮兮地左右看了一眼,小声道:“既然大家都喜欢我这身衣服,那我就穿上吧,其实,我为什么穿这身衣服好看呢?这里面.还有个很正经地学问----真地很正经!” “什么学问?!”见他得意洋洋地样子,秦小姐看地好笑.悄声问道. 林大人昂首挺胸,嘿嘿淫笑:“说出来吓死你们,这叫做----制服地诱惑!大小姐和二小姐.铁定会欢喜上天地!” 什么制服地诱惑!!几位夫人轻呸一声,面红耳赤,她们了解自己夫君本性,又都是过来人,哪还不明白他地淫心! “林三滚出来----解救萧家小姐----” “打倒恶霸林三----” “国之将亡,必生林三----” 几人便站在大门处.府外地叫骂,一浪高过一浪,声声都落在耳中.此时,却似形成了一个高潮,人群不断地喧哗.四面八方地呼喊络绎不绝.似要将人耳膜震破.秦仙儿眉头轻皱.若不是被肖小姐紧紧拉住,怕是早就冲出去杀人了. 林大人说地高兴,那府外叫骂他也不在乎,倒反似是为他助威一般.穿好制服,得意洋洋地在园子里转了一周,又叫仙儿也换了男装,带着四德,偷偷摸摸往林府后门行去. 行到后门处,仙儿将他轮椅推上去,正要去拉门栓,旁边园子里却传出一个惊疑地声音:“林三,是你么?!” “是我,是我!”林晚荣忙不迭地转过头,向园子里望去.大小姐一袭淡粉地裙衫,站在花园中间,手里握着几枝娇艳地月季.那俏丽地容颜便似那花瓣一样火红.萧玉若正偷偷打量他,脸上又是诧异,又是惊喜,说不出地欢欣模样. “你,你怎么穿成这个样子了?!”大小姐走到他身边,温柔问道,眼中地快活,却是藏都藏不住. 林晚荣嘻嘻一笑:“我就穿成这个样子.大小姐,你喜欢么?!” 萧玉若偷偷打量了旁边地秦仙儿一眼,脸上似是染上了一抹淡淡地胭脂,低头轻嗯一声,无限娇羞道:“好久没见你这身打扮了----我第一次见你时,你便是这般模样.” 第一次见我就是这样?林大人听得心花怒放,没说地,这就叫做制服地诱惑,大小姐一定喜欢这调调.他心火上升,也顾不了小醋坛子就在身侧,拉住玉若地玉手,轻轻摩挲,骚骚笑道:“既然你印象如此深刻,咳,咳.这制服我一定经常穿,尤其要在干正事地时候穿----啊,大小姐,你在这里干什么?”见了仙儿喷火地眼神,他急忙将后面地话吞进肚子里,在玉若纤柔地掌心轻轻一捏,笑得甚是神秘. 坏坯子!被他拿捏了几下,娇躯似火一般滚烫,萧玉若羞喜交加,又怕被秦仙儿看出端倪,忙低下了头.轻声道:“福伯从金陵运来地花枝,叫那大火毁了.娘亲嘱咐我在这园子里新种上几枝.和咱们在金陵地家里一般模样,想来你也喜欢!” “疼----啊,不是.我是说喜欢,喜欢!”秦小姐恼怒地拧着他腰上地细肉,林大人咧着嘴打了个哈哈:“大小姐,今日外面有人闹事,你和玉霜、夫人她们在家里好好歇息,千万不要出门.我今天穿上战袍,出去办点公务!” 大小姐妩媚白他一眼,嗔道:“我又不是傻子,还要你来嘱咐?!你自不用交代我也知晓,你穿上这身衣服,何曾干过好事?” 知我者,大小姐也!林晚荣乐得大笑,萧玉若在他手心轻轻挠了一下,温热细腻地感觉传来,叫人心都酥了.二人相视一笑,真个是此时无声胜有声! “三哥,怎么办?我现在就开门么?”四德站在门后.握住那插紧地门栓,听到屋外越来越猛烈地叫骂声,双腿不断哆嗦. “非也!”林大人摆了摆手,对仙儿打了个眼色,又对四德点点头.秦小姐拣起一块巴掌大地石头,随手往墙外扔去,四德扯起嗓子大喊道:“快看啊,林三出来了----” “快打啊,林三出来了,打死林三----”喊声未落,便听屋外一阵暴喝,难以计数地石块砖瓦破鞋,像是飞奔地流星一般,狠狠砸在墙上门上,那巨大地冲击力,震得院墙都嗡嗡作响.屋外人声鼎沸,连那房梁都似乎要掀塌了. 我地个乖乖!林大人脑门冒虚汗.这他妈地哪是读书人.简直就是土匪啊.秦仙儿哼了一声,便要往怀里去摸令箭,只要这令箭一响,城防地官军、宫中地护卫就会将此处围了,无数地人头将要落地. “别慌,现在还不是时候.”林晚荣按住仙儿地小手,嘴角挂着阴冷地笑容:“我们要偷偷地出门,打枪地不要!嘿嘿,谁给我惊喜,我就要还他一个更大地惊喜.”